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呻吟永夜唳病鹤—彭孙贻(五)》。

海頓指揮幾個水手在兩艇之間搭上一塊跳板,自己先走過來確認安全,回船把王妃牽過來。

逃難之中,蘇王妃也不見狼狽,一身獵裝,頭發扎起,身上的王冠珠寶首飾全部取下,還佩戴了一把細劍,昂著頭。

王妃朝王泱行了個宮廷淑女禮,目光炯炯的盯著王泱的臉,道:“泱王殿下,我們脫離了邪神爪牙的追殺嗎?”

“我叫王泱,不是什么泱王。還不確定,不過那些魚人之魂并不能在陽光下出沒。”王泱作揖回禮道。

“既然您堅持,那我就稱您王先生。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先修整一下,等我推算出最近的船只或者島嶼在哪個方向,我們就出發。”王泱說完閉目養神。

王妃還以為他在用某種神奇的能力“推算”,沒有打擾,和海頓回自己船上了。

此時,一個用望遠鏡觀察四周的水手大叫道:“有船!有船出現!”

正在休息吃喝的眾人興奮的問:“在哪里?在哪里?”

結果那人又道:“原來是救生艇!”

眾人失望的重新坐下休息。

“不對勁!海頓長官,請您來看一下!只有一艘船!那些人像是被什么東西追趕!”瞭望手道。

海頓走過去奪過望遠鏡,仔細觀察之后,大聲道:“那艘船在逃命!婦女和孩子都在劃船!我們不能停留!諸位!趕緊起來劃船!”

蘇王妃道:“我們不能拋下那些女士和孩子逃走!王先生!我們現在回去救她們,會很危險嗎?”

王泱大聲回應道:“應該沒什么問題。”

六艘船上的乘客很快做出了調整,兩艘船在海頓的指揮下脫離隊伍,飛快的前往救援。

這兩艘船只有兩隊槳手,速度很快。

王妃用望遠鏡關注救援行動。

十幾分鐘后,兩艘救援艇接近了那艘靠女人和孩子劃槳的救生艇。

半小時后,三艘橡皮艇返回。在極度驚恐的逃難者的描述之中,大家都知道后面發生了詭異的死神追殺事件,救生艇一艘一艘消失在海上。

即便如此,王妃還是下令返回事發地,救援那些幸存的救生艇。大家沒有意見,執行王妃的命令。

老七也帶著瓷絲國青壯準備參與救援。

畢竟幸存的大多是女人孩子,而且貌似黑暗中的死神無法出現在陽光之下。

正在調整乘客時,突然,王泱神識感應到海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生物,迅速朝七艘連在一起的橡皮艇游過來。

提醒道:“大家小心,有大型海獸來襲!”

在那個海獸露出海面的瞬間,大喝一聲:“雷來!”施展天雷禁法,一道驚雷狠狠的劈在它身上,發出轟然一聲巨響。

翻涌的海浪把眾人的救生艇推出老遠,等海面平靜,驚魂未定的眾人看到一只巨大的怪魚飄浮在海面,遠遠飄來一陣烤肉的香味。

王泱命令老七把船靠近觀察,那怪魚長著大鯊魚的身體,頭部是深海巨魷的樣子,長著許多十多米長的大觸手。

除了一根觸手焦黑,怪魚身上沒有明顯傷痕,被直接電死了。

柯爾偵探大喊大叫著讓水手劃船靠近怪魚,掏

《江州地产大亨之子深夜坠楼!》

  《柏氏地产股价暴跌,继承人深夜坠楼原因成迷!》

  ..............

  翌日清晨,江州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柏德川跳楼的事件,李彪早上起来的时候看到消息,不禁精神一震,正要睡觉就有人送来了枕头啊,这条消息对柏氏地产来说是绝对的坏消息,但是对于正要对柏氏地产进行收购的李彪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利好消息。

  李彪马上找到网络上的素材,用自己写作文章的风格,再次写了一篇......

胡铁花咬着牙呆了半晌,终於还这里?”马空群道:“暂时只好

“你才像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他对这个非常反感,目光也有些凶.恶的向她瞥了过来。

  “呵!”她没想到这个男的刚出来就对自己使脸色。

  她也没有再想理他,车也就还有一会马上就到底站了。

  沈杰累的也没有心情讲话,

  经过地轨这么长时间的自我修炼,障.曳.功学了二十多页,大半时间竟然都在将以前学过的功法又修炼了一遍,

  他觉得脑海里对那些功法的理解更深了一些,但是却不是很强.烈,

  他觉得障.曳.功很邪.性,

  到了后来,他明显就发现这个功法好像是活的一样,故意阻止着他往前修炼下去,

  以至于后来学习下去,每一步前面都好像有面铁墙堵在那里。

  但是他的气力也几乎被耗费光了。

  他此刻坐在地铁的位置上,虽然累的几乎力.竭,但是他却很满.足。

  “接下来你准备去哪里?”

  季钰看着沈杰,有些明知故问的说道。

  她这么清楚他的来历,他在这个世界哪有家啊。

  “附近有没有大酒店,最好是高档的那种,隔音要好。”

  他说道,刚刚眯了一会儿,觉得自己现在缓和了很多。

  “这么高的要求的。你带了多少钱?”她问道。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怀里掏出手机,打开了通讯软件。

  在他一项一项的点进去的时候,

  旁边这个姑娘目光一直都朝上面望了过去,

  她也想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钱。

  不过当她看到上面的两个逗号,后面还有一个1,

  “千万!”

  她看到这一串数字就觉得心惊.肉.跳的。

  “走吧,陪我去找个舒.服的地方,等一会儿给你一点。”

  沈杰并没有因为她的表情,有多动容。

  现在的他是觉得这样的一串数字没有那么多的吸引力。

  但是对于季钰来说,她看自己的眼光都有些不同了。

  “你不走,要我扶着你啊?”她笑道。

  车内的灯光暗了,从这个方向往另一侧看过去,一个乘客都看不到,

  那个穿着淡蓝色工装的二十,說是去拿煉制圣階乾坤再造丸的靈草什么的。明天才能回來。”喬碧璽解釋道,其實金袍人和白無常離開,有兩個原因,一就是喬碧璽口里所說的去湊圣階乾坤再造丸的靈草,二,就是為云嫣然和天諭獨處創造機會。

“怎么還不吃,怕我下毒嗎?放心吧!我既然答應父王讓你多活半年,就不會食言。”云嫣然瞪著天諭問道。

天諭白了云嫣然一眼,也不客氣,直接開吃,金色的蛟肉,美味的鹿肉,還有從靈獸身上取下來的蹄筋,許多都是大補之物。天諭雙手齊動,毫無形象的吃了起來,在他的對面,云嫣然看得直皺眉,心里忍不住想到,“這個色狼真是吃貨。”

“皇后,你也吃啊,這么多好吃的,不吃就浪費了。“天諭邊吃邊對喬碧璽說道。

“呵呵!你們兩個吃,我不餓,我出去去散散心,嫣然好好陪陪你的救命恩人。”喬碧璽朝天諭會心一笑,起身離開宴席。

“公主,你也吃,昏迷那么久,應該補充點營養。”天諭見喬碧璽走出餐廳,為了避免尷尬,就對云嫣然說道。

“我看見你就沒有什么胃口,你是不是屬豬的,吃的比豬還多呢?”

云嫣然用力握著手中的筷子,簡直恨不得將對面的天諭割來吃了,可是天諭卻絲毫不介意云嫣然的眼神。

反正已經得罪了云嫣然,成了她眼中的色狼。不吃白不吃,想到這,天諭也不顧形象,不斷將各種美食往自己嘴里塞,偌大的餐桌上,有一半的食物被他吃進了肚子。他摸了摸脹鼓鼓的肚皮,感慨道:“好飽啊!”

吃飽喝足之后,天諭的目光又落到云嫣然的臉上,云嫣然皮膚很白,很美,沉魚落雁一般的美。

“臭流氓,看什么看,沒見過美女啊。”云嫣然對天諭色咪咪的眼神極為不舒服。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惹不起我躲的起。”

天諭可不想與云嫣然爭吵,萬一,這古靈精怪的公主改變主意,現在就殺了自己,那豈不冤枉。再說,天諭可不是那種見了美女就邁不動腿的男人,那怕這個女人長得跟天仙似的,但如果太傲嬌,他仍然不會正眼看上一眼。

酒足飯飽,天諭離開了云嫣然棲身的宮殿,在侍衛帶領下,回到自己曾經休息的房間中。修煉在煉制圣階靈魂丹時候,吸收到體內的雷劫之力,他要盡快提高自己的實力,以便在接下來的天家成年禮上奪得第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呻吟永夜唳病鹤—彭孙贻(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不曾提起的爱情

柳一条

我不曾提起的爱情

无言不信

我不曾提起的爱情

水豚不是猪猪

我不曾提起的爱情

刘十八

我不曾提起的爱情

天海薯片

我不曾提起的爱情

再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