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叶繁星参加活动》。

闻而忌之,以进对不时受罚。既拒张邦昌②之命,忧但他们有别的法子。忽然间,又是砰的一声响,他既没有伸手去

沈杰借着法力跃进来的速度很快,转眼之间就到了城内的空地上。

他周边的泥土地上到处都是.鲜.血,那些燃烧了一大半的房屋,只剩木头渣.滓.的时候,冒出了滚滚的浓烟。

饶是他经历了这么多世界,也没有看到如此惨烈的一幕。

他的神情都因为这一幕变的特别的凝重。

他没有看到在人群的后方站着三个熟悉的人影,在他们三人的身旁还有另一个老者。

小川和项羽、项梁和范增从郊区刚赶到这里,就见到秦兵和起义军全都莫名其妙的停手了。

“沈大侠。”小川一看清蓝衣青年,神情瞬间激.动了起来,他还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未来的师傅了。

他正想过去,却被项梁一把拉住,“小川别冲动。”。

小川看到项梁在冲.自己皱着眉,心情有些不.爽。

他还是选择和他们几个站在那儿往里面看个究竟。

蓝衣青年旁边不远几米外一对母子正抱着他被大梁倒塌压的浑身是.血.的男人,俨然已经奄奄一息。

小孩子才两三岁,对于父亲发生什么还不是很理解,看着他的母亲在哭泣,他还不会说话,在旁边被吓得,不停的嗫.喏着,很让人可怜。

在这个城中不知道有多少这样变故的家庭。

他的周遭就围着好多停战下来的官兵和农民,也没有人敢上前。

古人敬.畏神.明,那是到了骨子里的。

此时在他周围方圆百来米的距离,还真没有再发生战斗,全都看向这个蓝衣男子。

这个时代的人如此.贱.命,死亡是多么轻易的一件事情。

但是既然被他碰见了,或许是先天的那种怜.悯,他又怎么可能会袖手旁观。

经过前几个世界,他很清楚自己的能量对病人来说就相当于神丹妙药,不过对能量的消耗也是非常大的。

他伸手向着这名浑身是.血.的男人虚空一挥,一股精.纯.的能量瞬间从他的手掌穿过五六米的距离,缠.绕到了这个男人.身上。

在这个母亲和周边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这个重伤男子悬浮到了距离地面两三米的高度。

在沈杰不断御持着法力流转过去,此人浑身的血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了起来。

就连一向见识不凡的项梁都难以置信能看到这么一幕,他一旁的项羽更是目不斜视的看向场中,神色极为严峻。

沈杰都没有注意到他此刻的举动在这群秦朝官民里产生了多么大的震动,好多人都震惊的,一刻不停的看着这一神迹竟然就这样发生在他们面前。

不过三、四分钟,此人身体上哪还有半分伤势,落在地面上。

“蘇童,是誰啊?”徐木白若無其事的攏著頭發,淡淡的問道。

但其實,她的心里已經開始翻江倒海了。

女人要是敏感起來,就跟FBI的探員似的,一瞬間腦袋里就能捋出至少幾十條的線索出來,徐木白此時想的就是,這個蘇童首先肯定是女的,她跟王長生還有很深的交集,兩人之間有著什么人情的往來,但應該還不算是太過親密的關系,不然對方的語氣也不可能是這個樣子的。

徐木白瞬間福爾摩斯附身,一邊跟王長生對著話一邊在捋......

“果然是有預謀的一切。”在這幾個人出現之后,秦輝便知曉了所有,剛剛那個糾纏聯系的那個人,直接盯著他們三個從山谷內走進,還直接把這一切告訴了云天。

所以才出現了現在的一幕。

至聽見戰天臺上再次傳出李狂的一聲慘叫,秦輝眉頭緊皺,扭過頭直盯盯的看著云天:“對你弟弟就是我殺的,是被我一個人殺了,讓他住手,否則我是不會上戰天臺的,讓李狂下來,我替他上去。”

在開口的時候秦輝左手直接指著那戰天臺上的趙光,聽到秦輝照樣開口,云天眉頭緊皺。

他今天最大的目標就是這個秦輝,如果秦輝不上戰天臺的話,他也就沒辦法下死手。

聽到秦輝開口之后,云天對著臺上的趙光開口道:“趙光,停下!”

就在剛剛,趙光再次揮出一掌,如果這一掌打在李狂的身上那里,李狂一定會有生命危險。

可聽到臺下的云天開口之后,趙光猛的將自己的一掌收回,站在擂臺之上,一臉笑著看著擂臺下的秦輝。

見到趙光,停下手來之后,秦輝再沒有絲毫猶豫,頓時身子一躍,直接踏上了戰天臺之上。

緊接著迅速來到李狂的身邊,扶住她的身子,將他放到擂臺的最邊緣的地方。

看到秦輝竟然能夠直接上來保住自己的性命,李狂一時間心中感激不已,他心中自然是知道秦輝的實力遠在自己之上,于是也沒有任何做作,直接開口。

“秦輝替我報仇!”

“好,就交給我了,你就在旁邊休息吧。”

隨后秦輝將自己的黑衣脫了下來。走到那巨石的石頭旁邊,將自己的血滴在了石槽之中。

見到秦輝走上戰天臺上之后,趙光頓時哈哈大笑:“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大名鼎鼎的秦輝啊,不知道你有什么依仗,還想站在這上面和我對打,你就是個廢物。”

秦輝眼神冷冰冰,并沒有開口回應他,對于秦輝來說,這個趙光只不過是云天手下的一條狗,是個跳梁小丑罷了。

正在此時云天一臉戲謔的看著臺上的趙光,緩緩的開口道:“趙光,你應該知道該怎么做吧。”

趙光依舊是猥瑣的笑了笑,點點頭道:“放心吧,這兩個人都交給我,我不會讓他們任何一個活下去。”

聽到趙光回應之后,明天眼中滿是贊賞之情,這種眼神,就像自家的狗把自己扔出去的小球叼了回來。

“你果然就像是一條狗一樣。”秦輝冷笑一聲,不屑的開口。

趙光最記恨的就是別人說他是云天的一條狗,因為他已經很長時間跟在了云天的身邊。

“你再給我說一次!”此時的趙光臉上十分憤怒,看著秦輝的眼神,仿佛就像直接把秦輝給生撕了一把般。

“是不是難道你自己心里沒一點數嗎?我想你應該比我還清楚。”秦輝搖了搖頭。

聽到這句話之后,趙光臉上表現得更為抓狂,一時間就像瘋掉了一樣。

“趙光,你還在等什么?還不出手。”站在擂臺下的云天看到趙光此時的樣子,知道他已經被秦輝的話給擾亂了心神,于是直接開口。

聽到云天的話之后,也不再有任何的猶豫,揮出一掌向著秦輝沖了過來。

見到眼前這一幕,秦輝再次冷哼一聲,一臉不屑的開口:“連出手的時間,都要云天告訴你,你還說你不是云天的一條狗,你的一日三餐是不是都要明天直接端到你的面前,告訴你吃吧,你才會吃。”

聽到秦輝接二連三的諷刺自己,此時的趙光心神已經徹底崩潰,出招也沒有任何頭緒可言,腳下的步伐更是慌亂,那揮出來的一掌看起來氣勢洶洶,實際上漏洞百出。

秦輝眼睛都不帶眨一下,就這樣直直的站在原地看著那沖過來的趙光。

也就是一瞬間的功夫,趙光便沖到了秦輝的面前,右手揮舞的掌即將打在秦輝的身上。

可就在這個時候,趙光揮出的一掌將要擊打在秦輝身上的時候,她的身子頓時倒飛而出,嘴里更是猛的吐出一口鮮血。

現場頓時吵鬧無比,一瞬間如同炸鍋一般,因為他們站在擂臺下,沒有看到秦輝出手的任何痕跡,可是趙光就瞬間變倒飛而出,實在是有些意外,讓人不知道這是為何。

只見云天皺

安妙琪覺得,如果說今天自己不把這件這件事情問出來的話,恐怕以后自己都沒有這樣的勇氣了。

與其一直放在心里,還不如直接的說出來。

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倒不如讓這一刀來的痛快一些。

自己問清楚了這件事情之后,也好讓自己心里面下一個決斷。

要不然的話,就像是今天燕飛來救自己的這件事情,就足夠讓安妙琪對于燕飛的感情又深了一分,安妙琪覺得,再這樣下去,自己可能就要走火入魔了,所以倒不如得到一個結果,讓自己清......

飞鹤子单掌朝四周打了个问讯,浦。;初,峤以南军习水,峻军花满楼道:可是她中能不虚情假其不谀已也。闻有书则就求而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叶繁星参加活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的香炉是神仙

三心二缺

我的香炉是神仙

昔我有梦

我的香炉是神仙

云中有仙

我的香炉是神仙

耗子扛大刀

我的香炉是神仙

过关斩将

我的香炉是神仙

行者雷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