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云兮【27】》。

”陆小凤道:“他们为什么不来?”花满楼道:“他们在听雪儿上皇故事谷袖之入朝遍示廷臣曰武夫尚知礼况儒臣乎!”众善其言。

“医生贵姓怎么称呼?”光头大哥激动地握着周朴的手问道。

“免贵姓钱,叫我小钱就行!”周朴不想暴露自己身份,想到刚才离开的医生,好像有护士叫他小钱医生,省得事后被找麻烦,干脆借用了他的名字。

“小钱医無故消失了一些,隨著一陣轟擊,兩只手同時后退,露出了一個人影,正是陸隱。

蒼幕也被雙掌擊撞的余波震退,驚駭望向陸隱。

陸隱臉色凝重的盯著老者,論肉體力量,他足以媲美啟蒙境,但也只是二十多萬戰力啟蒙境,眼前這個老者戰力最起碼......

王長生只在長安停了一晚上,就按捺不住自己躁動的小心臟了,對于一個離家太久的人來說,家就在眼前豈能不歸?

于是,隔天早上剛剛吃過飯,王長生就拉著扶九說啥都要回家了,扶九說我們師兄弟也幾年沒見了,再呆一天繼續敘舊完了再回,王長生沉默半晌,才說道:“我一輩子能和家人團聚的時候本就不多,我想多珍惜一下。”

扶九則長嘆了口氣,也不再勸他了,只說年后有空的話再過來,于是寶馬七系的車隊就又啟程了,這次則比去機場接他時還多了兩臺,王長生問他為啥要這么高調。

扶九讓人打開一個后備箱,指著里面塞得滿滿的東西,說道:“都是給家里辦的年貨,你啥條件我知道,這點事就不用你來操心了,平日里我也偶爾去見你父母,時間久了他們也就不和我見外了。”

王長生“哦”了一聲,也沒說聲謝謝,對他來說在昆侖觀從師傅到師叔再到各位師兄,已經等同于他另一種感覺的親人了,說那兩個字就顯得有點多余了。

路上王長生和扶九打聽了下家里的狀況,扶九跟他說兩個老人過的日子很平淡,其實本來他也可以把人接到長安城里照顧的,但是他們都不太愿意,總覺得生活了一輩子的村子要是離開了,去哪都會感覺很失落,禹王村就是家,還有兩個孩子飄在外面呢,遲早都會回來的。

四十多分鐘后,五輛七系進入了禹王村,一直開到一棟很普通的農家院門前,村里有人看見了一點都不覺得驚異,大概最近七八年左右了,幾乎每隔一兩月就會有這種車開到王寶久的家門前,據說是他們在外地打工的兒子讓人過來看看的。

當年,王長生被他師傅接走的時候,村里人并不知道具體的細節,對外王家人就說是孩子被一遠方親戚接走,去外地干活去了。

車子停下后,王寶久和林楊花正在院子里拾掇,初時他們還以為是扶九又過來看望了,就連忙擦了擦手走了過來,等看見王長蓉先從車中下來,這才知道是女兒放假回家過年來了,但是等到一個穿著身長袍的青年過來后,兩人的眼睛幾乎在一瞬間就濕潤了,哪怕隔了十年每年,早已物是人非,王長生不在是那個十二歲的少年了,他們離著挺遠也能認出這是自己的兒子。

王長生抿著嘴唇,感覺喉嚨里一陣干澀,他一拉長袍的下擺雙腿頓時一彎,人“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雙手扶地磕頭說道:“爹娘,我回來了……”

王長生跪地,叩首,十年離家仿佛壓彎了他的脊梁,久久都沒直起身來。

王寶久和林楊花顫巍巍的走了過來,上前一把抱住王長生,哽咽的說道:“額地兒呀,呢總算是回來了”

王長生十二歲走的時候,他師傅曾經和他們說過,這孩子血脈緣太淺,以后恐怕得少回家中了,哪怕就是回來也不多就是盤桓幾日然后再走,一年不過兩三次最

现在陆隐最想知道的就是之前被抓去哪里了,那个地方夏戟不愿让自己知道,绝对与他的分身有关系,也绝对不可以被自己知道。

  陆隐回忆着经历过的场景,绘画了下来,决定在遇到采星门的时候卜算,一旦确认那个地方,就可能知道夏戟一个分身所在,以及他的身份。

  放下个人终端,陆隐看向四周,起身,动了动脖子,然后一跃而起,跨入星源宇宙,寻找人烟,他要确定自己的方位,当然,未必需要公长老来接,只要不碰到绝强者......

于是她紧握了握她丈夫的手,叹未看见过陆小凤如此激动,也想他出手就是一招两式,劲力先发知道我是什么?那人道:你只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云兮【27】》。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逆道魔君

泊小不

逆道魔君

少寒

逆道魔君

忘语

逆道魔君

杨家二小姐

逆道魔君

紫衣居士

逆道魔君

第七重奏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