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恳请陛下,赦免长公主!》。

曰:“臣年幼,军事重,聂祯在闽南躲久了,难道已只好喝

沿着溪水进入天坑后,果然见到天坑底部有一个大水潭。潭水颜色天然三分,三色水界泾渭分明,互不干涉,充分彰显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潭水中面积最大的一部分水是正常的碧蓝色,一部分水质略带浅红,另一部分则呈现一种宝石般的透明黑色。虽然水色三分,但其实每种颜色的水质都很好,看上去清澈无比,只是潭水太深,看不到底罢了。

  不时有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气泡从潭底冒出,轻快地窜上水面——见到这一幕,就知道眼前的大水潭大概就是脚下这条小溪的源头了。

  阳光从天坑上方缺口处照射下来,经过水面的反射,给天坑内的山崖石壁染上了许多斑驳的光点,这些形式各样的多彩光斑随着水面波动而晃动,波光粼粼,光影变幻,美轮美奂,十分壮观!

  见到潭水清澈,三色分明,十分神奇。不等小导游开口讲解,两位客人立刻就知道这里就是他口中的“三色潭”了。

  站立筏前的任老先生见此奇景,心情十分高兴,这位导游小朋友所言无差,自己夫妇二人不虚此行,于是左手轻抚颌下白须,诗兴大发,当场诵读了一首古诗游记。

  卫青在一旁听得连连点头,他学过这首古诗游记,知道是明代著名诗人刘方舟的名篇【襄州游·碧水石潭记】。

  就在卫青准备附和几句古词,以助老人诗兴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砰!”

  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一团硕大的黑影突然穿过天坑上方的缺口,从天而降径直坠入天坑之中,如流星一般向下闪过,落入坑底的碧蓝大水潭,发出一声重物撞击水面的巨响!

  “哗啦啦——”

  大片水花向外飞溅开来,十几米外竹筏上的三人眼看就要受到波及。

  此时,正诗兴大发的任老先生站在竹筏前端,任夫人站在他的侧后方,而小导游卫青则站在竹筏后端,手持竹篙定住筏子。

  面对大片密集的水花迎面扑来,竹筏上的三人跟本无处可避,眼看就要被淋湿全身了!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办,这么大片水花打上来,衣服肯定全湿完了,筏上还有女客人啊!我好不容易接个暑假小单,这倒霉催的……”

  就在小导游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

  “呵呵——”

  任老先生微微一笑,这位背着双手站在竹筏头的高大老人不闪不避,脸上云淡风轻,轻轻吹出一口气!

  “嗡——”

  一阵低沉的嗡嗡声传入卫青耳中。

  他瞪大眼睛,就见原本气势汹涌澎湃,扑面而来的大片水花如同遇到了超声波一般,瞬间被粉碎成雾。

  白色水雾只在空气中出现了一瞬间,旋而又被立即气化,蒸发得干干净净,就好像之前根本不曾存在一样!

  “哇——神了!”

  小地方长大的小导游何时见过这种场面,当时就惊呆了,忍不住叫出声。

  “任老先生,您这一手是传说中的法术吗?真是太厉害了!”

  任老先生这般吹口气就将大片水花瞬间雾化蒸发的手段,让小导游卫青惊为神仙,以为

此刻,他就是決定在場所有人命運的神。

“今天我破例仁慈一回,為的就是黑蝎子雇傭兵團的這份傲骨錚錚!好自為之!”

林肖看著他,淡淡開口。

然后緩緩轉身,朝著遠處走去。

盧子豪等人同時撤退,二百戰龍兵團兄弟,來如潮水去也迅,片刻之后,偌大的荒野之中,只留下狼藉遍地。

“三,三叔!”

桐棲哭著跑上來,他一只胳膊被徐超擰斷,隨意耷拉身子一旁。

一開始的驕傲和張狂,已經被這一戰打的蕩然無存。

“唉!沒想到他竟然這樣放過了我......

楚留香耸然道:莫非是昔年一剑开单车:每天早晨和傍晚,要骑

袁月这时也很惊讶,忙问:“怎样?”

“他一路走,那半个腰竟然慢慢的在长好,当时,镖师们又说这样的伤不死,那肯定是个鬼怪,又要我扔了他,虽然我也着实有些害怕,我见过不少江湖高手,还没见过这样的伤还能慢慢的往回长,还没见过人还能这样长肉的,任他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所以也有些害怕。可看他又可怜,那双大眼睛胆胆怯怯的,虽然很憔悴,但是斯斯文文,还有些害羞,心道,就算他是个妖怪或别的什么东西,那也得先救了再说。

于是我就执意带着他,在莽山遇到了一群强盗,你别说,还多亏了他。当时对方人多势众,打的很吃力,人都被打散了,我也顾不上镖车。那群强盗就去镖车上抢,那车上可都是上等的山货和一些宝石,被劫了我们镖门就完了。那张金风手持长矛,当时他的伤还是脸盆那么大,难以行走,他就坐在车顶上,左手拿着矛,抓着枪尾,当剑一样的使,来一个刺一个,来一个劈一个,后背像长了眼睛似的,没有一个山贼敢靠近。

渐渐我们打退了那伙强盗,平安回到沁阳。到沁阳时,一次趁他睡觉偷看他,竟然伤口全然愈合了,只是腰那里还是血丝壤壤的。他似乎对这样的伤司空见惯了,只是对我们趁他睡觉偷看他身子很生气,大发脾气。

后来我们也知道,趁他睡觉偷看他,其实很危险,他把刀睡觉也用布包着抱怀里,睡觉一惊一乍的,虽然他白天看起来若无其事,但睡着了只要有点响动,一下子就跳起来,持刀拼命的挥舞,把刀使的像滚轮一样护着身子,我还看到他当时眼还闭着,眼睛都还没睁开,就持刀乱挥……我的天!若是晚上靠近他,不被剁成肉泥才怪!”

婧如“卟哧”一笑。

“你们还笑!”王青芳道,“你们以后离他远点!”

“我不怕!”

袁月叹了口气:

“他受了这么重的伤, 一定是很厉害的仇家打的,他因此夜里才容易受惊,后来怎么样?”

“可不是!后来他在沁阳住了两天,我看他身无分文,又没亲朋好友,问他家住那里,他说很远,但又说不出是哪里,只说很远很远,我想他伤还没全好,看他可怜就带回来了。”

婧意笑道:“大姐捡了个妖怪!”

袁月也笑了起来:

“其实像他那样的伤未必一定是妖怪或鬼魂之类的才能修复,武林中高手异人比比皆是,张公子以前应该是一个绝顶高手,受了此等重伤还可以化食生肌,他那时的食量是不是很大?”

“是呀!”王青芳吃惊的道:

“他那时的食量非常惊人,我们打的一大半肉食都被他吃了,当时我们还就据此认为他真的是个妖怪呢。”

五妹道:“以前是绝顶高手?难道现在不是绝顶高手?因为他手背受伤了?他臂上的伤很快就会好的。”

袁月轻轻一笑。

“你就会抬杠!”王青芳叱道。

“你们没见到他的武功吧?徒手夺你宝剑易如反掌!”五妹又道。

王青芳追问袁月:

“是不是因为他没了内力?我在密林那里摸他脉时,好像他身上没有什么真气,因为并没有什么真气走动,他说他专练的外家功法,没有内力真气。”

袁月摇摇头,疑惑地道:

“应该不可能,”心想,这人不说自己失了内力,自己还是别点破的好,但看着王青芳不悦的盯着自己,那已经看穿了自己,而且她是张金风的救命恩人,王家这一家人都不是是非之人,说了也无防,只好道:

“要说是纯练外家的也有可能,可据爹……,据别人说,进肉食可修复严重的身体伤害,但需要有很高的内力修为,否则无法化食生肌用肉来补肉。如果他曾受如此重伤,必然有很高的内力才能修复那么大的伤口,但他现在似乎是没有了真气,真气在疗伤时用尽了,而他的丹田应该也受了很重的伤,导致他无法畜养真气。所以他现在应该是内力真气全无,不然不会不修复胳膊上的伤。”

王青芳吃惊地道:

“还是袁姑娘有见识,若真是如此的话,他内力全无,还能有如此身手,那要是没有受内伤,那还了得!”

“我还是认为他是鬼怪变的,”五妹执意道:

“那晚我们看的真真切切,哪有人喜欢夜里去那种地方玩的。”

王青芳和袁月都微微一笑,袁月道:

“人都有些怪癖,比如有的人喜欢闻脚丫子,有的人爱吃臭豆腐,这张公子爱逛坟地罢了。”

说完和王青芳两人都笑。

五妹生气地道:

“我可不喜欢闻自己的脚丫子,四姐爱闻,我也……”

“什么?四妹闻自己的臭脚丫子?真的假的?什么时侯的事?”王青芳惊奇地道。

“有一次我亲眼看到了,她把个脚扳到鼻子前,一边闻还一边说‘真臭!比咸鱼还臭!”

婧如生气地跳起来:

“我哪有?那明明是你自己!”

王青芳和袁月哈哈大笑,袁月笑道:

“你这两个妹妹真是可爱。”

五妹又道:

“我说张大哥是鬼变的,你们不信!再跟你们说,张大哥不但晚上去,白天也去。”

袁月道:

“白天也去?白天谁都敢去呀?人家清明上坟不就是去坟地?”

“不同!”

“有什么不同?”

五妹又悄悄地道:

“有一次我们见到他,大白天的,趁着山上没人,他不知从哪拖来许多白幡,就是死人送葬的那种白幡,一个个插在坟地周围,白幡飘飘,他在那里面来回散步,好像很高兴的样子,这不是鬼魂是什么?不是鬼魂,谁喜欢这些死人的东西?他肯定是个鬼变的!”

“唉呀,”王青芳道,“这张公子的怪癖是有点严重。”

又故意地压低声道:

“那可能真是个鬼变的,那五妹,你们怎么办?他现在是你们的师父,天天教你们武功。”

“不怕,我们有准备,他害不到我们

“第三輪抽簽戰,一天后,開始”,巨大聲音回響。

無數學生被驚醒,同情看了眼陸隱,陸續離去。

韓沖看向陸隱,“陸兄,不要多想,好好準備”。

一旁,格蘭蒂尼梅比斯無奈搖搖頭,“我都感覺很幸運了,至少沒被人比較的那么明顯”。

陸隱無語。

“七哥,你有把握嗎?其實憑借秘步,面對任何人你都游刃有余,不過想贏就太難了,犼對傷害的承受上限沒人知道,那個叫云的女人太詭異了,你們人類的采星女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恳请陛下,赦免长公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徒具形骸

朕有病

徒具形骸

忘川老蟹

徒具形骸

烈日吹冰

徒具形骸

微扬

徒具形骸

梁上小先生

徒具形骸

幽非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