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郭三金的剑》。

”司马血道:“樊巨人对杜飞萼情深如海,如今看来果然不错位,幸澶渊,赐敏中密诏,尽付西鄙,许便宜从事。敏中得诏藏之,视政如常日。会大傩

  世界总会在变动,不会按照正常人的想法进行。

  这不……

  日耀神族这边,一少女仰望天空。

  “他真的是帅啊!”

  两眼中冒着小星星,满眼爱恋。

  第一次,她觉得世界对他是这么的好,双手聚在一起,像神灵祈祷。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和他一起共度夕阳。

  “我是不是有点奇怪啊!”明雪仙看向一旁的侍女问道。

  “没……没有!”侍女结巴的回答。

  “哼!”

  ……

  “我应为永恒,掌管天地!”陈默指着天大喊。“我说此时应有光!”

  “我说此时应有地!”

  “我说此时应有人!”

  “先天至圣,万物之尊,通通出现!”

  “…………”

  这不是中二病犯了,而是他在梦里。

  他发现每次自己这个测试的时候,梦中就无法看到梦璃。

  不过想来想去也没有错,要是在梦里能看到梦璃,进行梦璃的梦境测试。又在梦中能看到梦璃,看到梦璃后又能进行测试……

  反复套娃,那一天要经历多少个测试啊!

  想想就忍不住让人瑟瑟发抖。

  现在他只是在测试自己的这个梦。

  很好很强大,任凭他梦师能力飞天,也无可奈何。

  “东西方文化的演变技巧都用了,好像没什么用!”

  他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又想了想,突然想到什么。

  “这里好像没有时间和空间诶,会不会要我创造?”

  有理!

  “我说此时应该有时间和空间!”

  “…………”

  擦。

  我真傻,真的!

  发现梦境毫无进展,从梦中苏醒。

  一苏醒就发现有位少女正在桌前看他。

  嗯,没猜错,就是明雪仙。

  只是少女眼神空洞,看向他的目光无神,好像正在思考什么问题,光滑细腻的脸上是不是泛出红晕。

  陈默得出一个结论。“这家伙铁定生病了!”

  得出这个结论后,他发现自己好像也病了。

  “嘿!我这是被世界调侃了是吧!”

  陈默躺在床上感觉有股凉意在身上翻滚。

  从头凉到脚,又从脚凉到头。像在玩滑滑梯一样,让人不胜厌烦。

  无论怎么驱散都无法让这凉意消失。

  “我怕是要死了!果然有妹子不要,必遭天谴!”陈默也调侃自己。从床上无奈的起来了,马上要到下午了,月墨要找他。

  起身穿衣,拍醒了在思考的月琴,指了指,月琴秒懂。随后跟着在桌前的月琴出门。

  走在路上,月琴突然开口了:“你觉得我怎么样?”

  “哈?”陈默摸不着头脑。

  这话什么意思?

  不是婚都结了么?

  虽然两人没有发生什么关系,但两人在他人看来已经是一对了。月琴突然问这句话以陈默的智力着实没懂。

  莫非其中另有他意?

  猜测不出,只好实话实说。“我觉得你很好啊,那么漂亮又那么善解人意!”

  “那……那为什么?”月琴欲言又止,脸色红润。想要说什么,有说不出。

  “什么为什么?”陈默觉得莫名其妙。这句话怎么没头没尾。

  “没……没什么!”月琴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哦!没什么就算了!”

  “有……有的!”

  “啊?”

  这女人怎么回事,一下有一下没有的。

  任凭他智力“不凡”也没有想清楚。

  想不清楚就不去想,历史上未解之谜多了去了,也没见谁天天去想啊。更何况是海底针的女人。

  不去想这种伤脑子的问题,随即跟在月琴后面一言不发。

  走了大概两分钟,快到门口时。陈默突然开口:“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应该放开一点!”

  “这这……”本来还在思考如何开口的月琴,彻底开不出口了。

  “行吧!那我先进去了!”在月琴脸上亲吻一下。

  月琴没有抵抗,也没有想过抵抗。这是两个人的约定罢了。

  两人只在恰逢及事的时候才会演上一出,现在正在月墨门口。不亲吻一下,陈默觉得对不起这个害自己的“岳父”!

  果然,进入门后,他看见月墨一脸阴沉,好像要拿刀给他松松骨一样。

  虽然月墨看起来好像不在意自己的女儿,但其实心底还是当做小棉袄的。

  现在自己白菜被他人拱了,还是当着他的面,他觉得可以给对方一个教训。

  “冷静!冷静!”陈默拿出扇子给“岳父”扇扇风。“你不会在偷听偷看刚刚我在外面做什么吧!”

  “没有!”月墨坚决的回答。

  这时候看出时间在人身上的沉淀作用了。

  月墨的脸皮随着岁月厚到可以叠杀人书了。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章口就来。

  反正都刺激上火了,他决定在点一下。给这位脸皮僵化的人治大哥杨恭又开始站出来当老好人了。

杨恭就是这样的性格,尽管看到二弟吃瘪他内心也非常高兴。但他没有忘记父亲死时对他说的杨家要团结之事,做为老大,他能做的就是谨遵父命。

大家都习惯了大哥的活稀泥,自然没有感觉这句话有什么过错。只是杨晨东不习惯,就见他摇了摇头说道:“不!本少爷没有开玩笑,我在问你们,三姐、四姐和七姐在婆家吃了亏,你们为何不管不问。难道真如二哥所说的,嫁出去的姑娘就是泼出去的水,真不用在问了吗?如果是这样,那他们为何还要姓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亲情都不见了吗?这分明就是冷血和无能的表现。如果是这样,现在我们已经各自分了家,也无需在有什么走动了,也不必互相帮助了。”

杨晨东借机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如果是昨天,杨晨东敢这样说,几位哥哥一定会齐声的痛斥他,说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可是有了今天早上王家的事情之后,大家不敢在这样说了。他们已经知道自己的这个六弟当真是说到做到,相比起来,他们的确是无能了许多。此时此刻,他们能做的除了低头还是低头。

便是二哥杨让,这一会也冷静了许多。他想到了杨晨东一早上打王苟的事情,想到了现在此人深得圣恩,还是从五品的官员,比自己官位还要大上一级。他想到,现在的小六子怕已经不能当弟弟来看待了。

没有人说话,只有三姐杨静和四姐杨梅站在那里小声哭泣着。

就在今天上午之前,她们在婆家依然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但是王苟的事情一出,她们的转机来了。尤其是两人的婆家派人去出打听,得知王苟和其母严氏被打,正是因为对杨晨东的七姐杨朵不好,才有了这样的结果。瞬间他们对自己的夫人都变得关心了起来。当得知夫人要去杨家庄看看自己的六弟时,哪里还有人会阻挠,马上就表示了同意。

这就是大势。杨晨东打了王苟和其母,非旦没有受到皇上的责罚,反而还官升七级,满朝的文武都没有一人说杨晨东的不是。相反拿了不少土豆回家,得了好处的他们反而还说是王苟对杨朵太过苛刻,被打也是活该。

这些风声一传出去,哪里还有人敢对杨家人不满?莫说是特意去生事了,不被别人找事就不错了。

如此这般,三姐杨静、四姐杨梅这才有机会走出了婆家,来到了杨家庄与兄长姐妹们一聚。

而这一切,都要感谢着初来京师的六弟杨晨东,若不是自己这个弟弟,怕是她们还不知道要受什么样的罪呢。

两位姐姐在那里哭泣,杨晨东心中不忍,便示意给了巧音一个眼神,当下音儿便走过去,与五姐杨丽六姐杨琴一起扶着三姐四姐向堂屋中走去。

四位姐姐进了堂屋,杨晨东看了看这五位哥哥说道:“走吧,有什么事情进屋里在说。”

转身杨晨东带头而入,身后跟着的是大哥杨恭等人,最后是一脸气色的二哥杨让。他心中虽然恨六弟的不给面子,但更想知道这杨家庄发生了什么事情,做为六品官员,及时的了解朝廷中的风向那是十分必要的。

堂屋之中,大家分位置大小而座。但值得一提的是,座在首位的杨晨东而非是大哥杨恭。

这里是杨家庄不假,但确是杨晨东建立起来的杨家庄,他便是主人,座于首位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对此,众人似乎有些疑义,但碍于刚才杨晨东表现出来的强势,大家都识相的没有问些什么,可那眼神确分明是在逼迫。

有些话,杨晨东原本不想说的那么清楚,只是即然几位兄长都有意见,那确是不得不说了。“众位兄长,有一件事情容六弟先行说明。此杨家庄虽然叫杨家庄,但与建宁府老家的杨家庄确是不同,那个杨家庄是我们兄弟共有的,而脚下这个确是六弟自己的。”

京师的这个杨家庄可有良田两千亩。又距离京师不远,其价值可想而知,现一听被杨晨东据了己有,当下五位哥哥的面色都是一变。

只是不等他们问些什么,杨晨东又继续的解释道:“六弟知道几位哥哥在想着什么,但我要说,这个杨家庄所有投资都是六弟一人所拿,一共用了黄金两千两,这些都是我与杨富表兄弟合作,在建宁开酒楼还有办《杨报》赚下来的。不仅如此,接下来六弟还会在京师开一家神仙居酒楼和一家天外天贸易商行,两项用银应该在三十万两以上。这些事情今天已经禀报给了皇上,这里面还有王振太监的一成干股,有杨富表兄的一成股份。”

语不惊人死不休!

杨晨东把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是和盘托出。即然连一个小小的杨家庄,他们都要打主意,那事情不提前说清楚了,以后免不了有各种各样的麻烦找上门。至于说有王振太监的股份,想必这样的大事他们也不敢随便的讲出去的。

原本杨晨东说此杨家庄与众兄弟们没有关系,他们还想反对来着,还想问问没有关系的话,那买庄子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可是一听到杨晨东说又投资不下三十万两弄了一个酒楼和一个商行,一时间他们都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三十万两说拿就拿出来了,那一个小小的杨家庄还真算不得什么了。更不要说人家还与王振有着如此亲密的关系,这般看来,谁想找麻烦那无异就是要找死呀。

杨晨东看着从兄弟们那脸色是一变又变的,心中不由的一阵的舒爽。有意提出王振的名字,就是要借名头来吓唬人的,如此看来,作用果然还是不小的。

“乾坤一簌天下游,月如钩,难别求!第三剑风流!”

叶无辰听到洛崖的声音也是一震,洛崖身上的剑意达到了顶峰,与叶无辰的剑意直接抗衡了起来,竟发出一声巨响,洛崖的剑没有能劈下,竟被反震而出,洛崖借助那反震之力在空中小孩兒心態。

這倒是有趣,只可惜她擔心主宰有了什么安危,有了什么風險他可怎么辦,爹爹怎么辦,姨娘怎么辦?等等等等。

要知道事不關己可以高高掛起,但此事的主宰筆下,那是關乎他們趙家生死,關乎他們趙家未來的一個重昨日趙......

白衣美妇一步掠到门口,四下瞧士人”之风刮来,使内心很矛盾“此主上家事,何必问外人!”上犹豫未?江玉郎道;这兵刃在江湖中绝迹已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郭三金的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雄兵连之雷帝

宁馨儿1919

雄兵连之雷帝

隐约点

雄兵连之雷帝

吃瓜人

雄兵连之雷帝

月巴氵皮

雄兵连之雷帝

战暴

雄兵连之雷帝

冷月梦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