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了)》。

她眼泪已夺眶而出。龙小云眼睛虽然闭得很紧,但眼角似也有泪——“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了这把刀。”龙城璧还没有回答

……

路正行抬头看到姚云的眼中布满了血丝,这让她那双蓝眼睛看得更加神奇灵动了。

仅仅是隔了一夜,路正行突然觉得姚云似乎有些长大了。

姚云也不再蹦蹦跳跳,也不再拽着路正行的乱叫了,而是很文绉绉的说道:“路大哥,您吃完了早饭,爷爷请您过去一趟。”

路正行便招呼姚云一同过来吃饭嘛,没想到姚云只是在旁边伺候着,并不落座,这搞的群里也不好意思坐下吃。

路正行劝说了半天,姚云始终规规矩矩地站在那,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之前有些判若两人。

有时候人就是一天长大的路正行在想姚云是不是经过了此前的事情,今天变真的就长大了呢?

好歹吃完了早饭,再姚云的带领下,三个人走出小院儿过了半条街,来到了一个较大的院门前。

姚云敲了敲门,里面门打开了。

开门的竟然是姚云的小姨,她笑盈盈地看着三个人也不搭话。

路正行被带到了一间古朴凝重的书房,书房的木架上摆放着一些线装的古书。

姚云的外公便站在书房门口迎接路正行,而姚云和琼丽两人则被请到了另外的房中。

这让琼丽心中有些忐忑,姚云却安慰道:“你别担心外公不会伤害夫君哥哥的,他们要谈一些重要的事情。”

在书房里老者非常随意地同路正行闲聊了起来。

不定型也不拘束,就陪着老说了一些家常的闲话。

老者突然脸色凝重的问道:“那日你所使用的功法是来自何处啊?”

路正行并不避讳道:“冥界。”

听到“冥界”这个词,老者浑身一颤。

他便不再多问了,古武源出何方老者自然心中有数,冥界和这来源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路正行就能修得冥界的功法,这说明他身份不凡经历恐怕有很多神奇之处。

老者又问路正行:“昨日看你下棋,其中在天元点出一子,正可谓石破天惊,正是那盘棋的胜负之手,不知你是怎么想的。”

路正行说出了心中自己一直的那种想法,他解释很多事情,未必只有在冲突对立中才能解决。

只有提升境界才能有棋高一招超越对方,就像对于一个二维平面人的骚扰,你如果进入三维世界,他又能耐你如何呢?

路正行,把自己的想法娓娓道来,老者听的耸然动容道:“世人总缠绕在得失的狭隘层次,而永远无法上升及天道,而天道自然是超越人类这些可笑的恩怨情仇利益得失的,不入超人之境,何以成惊世之功啊!后浪超前,你这前途不可限量啊!”

老者接着又问起了,路正行和小萝莉丽达菲尔的事情,路正行也一一相告,老者听完以后耸然动容道:“这是一个莫大的机缘,若你能和这个女孩成就一番姻缘,这不仅是你的机遇,也是这苍茫众生的机遇啊。”

路正行面带苦笑说:“只不过她现状如何,我却是一无所知”。

“我們通過這幾天的監控發現他在這幾天里行為很異常,你和他之間最近有哪些聯系?”

羅非看著這個姑娘,

“我和呂帆是比較熟,應該說我們那一屆的教研室的五個同學關系都很不錯。在江城大學這種學校練書的,因為都比較優秀,我們都和珍惜彼此之前的友誼。不過我畢業以后,他又考了教研室的博士,我和他聯系也沒有那么多吧,就是半年聚一次餐,偶爾未興上聊一聊。”

季鈺說的時候也看向了一眼身旁扶著吊瓶的沈杰,

他只是安靜的在聽著。

“他最近一次跟你聊是什么時候?”

“幾天前吧,他主動找的我,跟我說目前在那個醫療事業單位實習,已經簽過約了,工作總是被領.導層施壓,總是要擔責。博士畢業還.干.這個,工資還不高,他說心里很不痛快。還不如也像我一樣轉業,不在這一行繼續走下去。”

“我就跟他說,剛開始工作肯定會不喜歡了,外面和學校是不一樣的,老員工就會壓制新員工,等待久了也有地位了。”

“他跟我說了好幾遍,他很受累,老板還要他抓緊時間做課題。”

季鈺說道。

“他有沒有認識一些其它行業的人,你了解的都可以跟我說一下。”

“我不知道哎!你們不會懷疑爆炸是他做的吧,我覺得肯定不是他,像我們這樣的小人物,哪能接觸到這樣的人啊?”

季鈺想想都覺得很不可能。

“據我所知,你這個呂帆同學和你說的可不一樣,他以前好像和同學和不來是吧。所以才會連宿舍都沒有申請,選擇在校外租房。”

羅非說道。

“你說的不對,他在外租房是因為女朋友在江城工作。”季鈺反駁道。

“你見過嗎?還是說一直都是他跟你們說的。”

“以前我們聚餐,有邀請他帶女友一起過來的,人家上班比較忙,沒空,反正我在學校里看到過他和陌生的女的走過幾次,應該就是他女友。”

季鈺回憶道,

她的學生時代的生活實在是太單純了,也沒有太多豐富的生活,往往對這些少見的場面記憶的挺深刻的。

“我們了解到的可跟你說的不一樣,他一直都是一個人住。他父母都是一般的工薪人員,在江城這樣的城市長期租房可不是普通家庭的學生能受得起的。”羅非說道。

“還是因為他導師給他錢比較多。他的導師篙老師課題很多,給他發了很多勞務費。我聽他說一年得有十來萬呢!”

季鈺記得他在幾個同學面前說過好幾次。

“你們為什么沒有這么多?”

“他導師這幾年在升正教授,有很多課題,哪像我導師,早就是正教授了,反而課題少。”

她以前還覺得找個大導師好,現在還不如是個副教授。

“他的博士導師是你的導師嗎?”

“不是,是系里另一個女博導,我導師年紀大了,我畢業前一年是他最后一次帶博士。”

“嗯。”

羅非點了點頭。

正在陸晨專心的看著關于古玩的文章的時候,手機收到了APP的消息。

“嗯?又有人要收菜?”

打開了APP,是太乙真人發來的收購消息。

【小老兒要招待貴客,收購西瓜十顆,條件隨意提】

“西瓜?算你找對人了,別人還沒有呢。”

陸晨趕緊去了果園,地里的西瓜每個西瓜那可都是足有十幾斤的分量。

拍照,加上介紹。

【圓潤紅瓤、薄皮、甘甜開口大西瓜,換凡人使用的東西】

隨后陸晨給太乙真人留了言。

看到西瓜之后,太乙真人立刻添加了陸晨的微信好友。

通過!

陸晨心中激動,這一會的功夫,自己已經有了說那個神仙好友了。

太乙真人:小友的西瓜我看上了,十顆西瓜,要啥自己說。

陸晨:真人不必客氣,隨意即可。

太乙真人:這樣啊,沒問題,我這有個好東西,神仙凡人都能用。

隨后太乙真人給陸晨發來了一個包裹,出現在了陸晨眼前的屏幕上。

點擊查收。

【獲得《唐寅手札》】

提取!

“《唐寅手札》?這是個什么東西?”

看著手中的黃皮本,陸晨有些疑惑。

太乙真人:怎么樣小友,這是前些日子我從一個散仙那里得到的,據說是他在凡塵歷練時候隨后記下的,你看看如何,是否對你有用。

此時的太乙真人坐在自己的洞府之中,緊張的看著屏幕,等待著陸晨的回復。

唐寅?

那不就是唐伯虎嗎,原來這家伙是個散仙了。

對于唐伯虎的畫作,陸晨可是親身了解了,為了他的一幅畫,對方竟然直接半路搶劫,自己還跟對方打起來了,如果不是金三爺出面,現在恐怕自己已經進局子了。

那畫已經是如此了,這一本手札,豈不是無價之寶了。

“嘿嘿,沒想到竟然有這樣的寶貝。”

陸晨:這東西我收下了,我立刻給您西瓜。

看到陸晨的回復,太乙真人欣喜若狂,那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隨后陸晨在APP上架了自己的十個西瓜。

菜品:甘甜可口紅潤大西瓜。

數量:10

物品單價:10000元

是否支持以物易物:是

【太乙真人購買了你的西瓜】

【太乙真人發來五星好評:小友的西瓜真是水多又紅潤,甘甜又可口,我們都是非常愛呢。】

【太乙真人打賞十個靈石以資鼓勵】

又多了十個靈石,現在陸晨APP的儲物空間里已經有了快二十顆靈石,至于這東西有什么用,陸晨暫時還是不知道。

太乙真人:小友,你的西瓜沒的說,頂呱呱(高興)

陸晨:您喜歡就好,對了,真人,我想問問,這個靈石具體有什么用啊。

太乙真人:靈石的用處對于我們神仙來說就是修煉,現在已經變成了貨幣,不過對于你們凡人來說,除

“陸議員,其實掛名者還有很多,在十決未出現前,就已經有青年評議會了,不過那個時候影響力不大,但也有一些人掛名”巴里道。

“那些人已經脫離年輕一輩了吧”陸隱道。

巴里應道,“是的,但也有一些人自我冰封,論骨齡,還沒有脫離”。

陸隱沒在意,他認識的人不多,就算這份名單他也只認識幾個,想了一會,他看向巴里,“我問你,有沒有辦法把所有掛名者全部轉移到我的名下”。

巴里怔怔望著陸隱,“陸議員......

为吏部尚书。当是时,魏忠贤盗国柄,群小闭门不复出,僧静力疲乃退。八年,巴东王在漫漫的长夜里,期待忙碌的黎节,在这种季节里,没有人会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寒霜雪若归鸿

贱宗首席弟子

剑寒霜雪若归鸿

柠柒

剑寒霜雪若归鸿

北方有狮人

剑寒霜雪若归鸿

西风啸月

剑寒霜雪若归鸿

风十里

剑寒霜雪若归鸿

鸡蛋酱香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