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神隐的惩罚》。

笑声一顿,阴恻恻接道:但你若斩不平这片迷林,只怕便再也休爱祖国,爱唐装,爱这个能让我们扬眉吐气的国家的一切。我们

樓下突然的程咬金,讓吳天頗為好奇,不過樓下也是雅間,在隔離之下,神算子也看不到里面爭奪的人是誰。

“八百零一!”

反正多寶商號的人說了,他們兩個可以隨意拍兩件東西,也就是說,不管樓下怎么爭,這東西都跑不了,現在也就是過過嘴癮而已。

“一千靈晶!”

“一千零一!”

“……”

不管樓下怎么加價,神算子都是不緊不慢的加上一顆,樓下算是被神算子的叫法給氣到了,周圍的人都在議論紛紛,對著樓下的雅間指指點點,即使有單面玻璃阻隔,但還是能感覺到怒氣。

停止了繼續叫價,神算子理所應當的拿到了那本竹簡做成的古冊的所有權。

而在樓下雅間,天師府張無義橫眉冷對,沒想到竟然還有人能察覺到那古冊的材質,雖然已經枯朽,卻具備強大的生命力,絕對是珍品。

原本以為沒人能看出來那東西的玄妙,卻被神算子給搶了先,不過沒關系,相信天師府的威勢,沒人會拒絕交易。

“這東西有什么用?你要寫日記嗎?”

那本古冊被神算子收了起來,近看之下,這本古冊之上,并非是真的枯朽,而是那些紋路太過密集,讓其看著老舊。

“現在當然是沒什么用,回去翻新一下就好了!”

拍賣會繼續開始,接下來的拍賣品,幾乎每一個逗比那本破舊的竹簡要大氣的多了,仙藥,法器,木乃伊,千奇百怪。

神算子和吳天沒有再繼續競價,純粹的做了看客,這讓樓下的張無義不由嗤笑,在它看來,樓上的吳天兩人八成就是沒有靈晶了。

很快,拍賣會到了尾聲,最后一件拍賣品被推了上來,之前都是一些身材妖嬈的妖艷女郎推著拍賣品杭來,這最后一件,確實由虎背熊腰的赤膊大漢推上來的,而且看著極為吃力。

所有人也端坐起來,提足了精神,看到這一幕吳天忍不住再次回看了一眼拍賣的產品,若是沒有看錯的話,拍賣的物品除了金塔之外,還剩下…一朵彼岸花。

打開蓋子,一股只有靈魂能察覺到的清香鉆入在場所有人的鼻腔,彼岸花,達到永生的藥引。

吳天的目光也被吸引,不過不是被彼岸花,而是彼岸花之下的那座黑色小山,若是他沒看錯的話,在彼岸夾縫,當時婆娑替換須彌山的時候,這座原本的巫山就被回收了,竟然還有一小塊兒出現在這兒。

“是誰把這東西拿來拍賣的!…當時在夾縫空間,難道說還有其他人進去過?”

當時他昏了過去,后來發生了什么事兒,他又是怎么回去的并不是很清楚,不過有一件事兒可以知道,再次進去的那個人對他沒有惡意。

“算了,反正這東西對我也沒什么用…”

端起商行贈送的茶水大口喝了一口,坐等拍賣結束。

“最后一件拍賣品相信大家都看出來了,永生秘藥,彼岸花,雖然是子花,但還是擁有極高的入藥價值,能夠增長大量壽元!…同時子花的擁有者還會額外附送一份獄門/p>

“我秦炎并不想与尔等为敌,没想到尔等竟是这般对我紧追不舍,也罢,待我下次归来之时,便去你符宗走上一遭!”

崩灭了符宗老者,秦炎再度一剑斩向其余的符宗众人,此刻的秦炎犹如杀尊临世,眼眸深处竟是不存一丝怜悯。

剑落,风起,血染落叶!

“走!”

一切完毕,秦炎示意白若曦与肉球尽快离开,虽然突破了此次围杀,但谁又能保证这围杀不会继续!

大炎皇朝中灵城丹殿

“丹塔还有一个多月便要开启了,我们也该启程了,只是不知秦炎小友如何了!”丹殿深处,一老者立于殿门前,望着天穹上的一轮寒月,微微一叹。

而在其身侧一男子神色凝重,眉头紧锁间倒也不失风雅,这男子正是中灵城的丹殿的殿主丹阳。

“符老,这次便仰仗你带队了,参赛之人我已然选好,明日便出发吧!”盯着符秋,丹阳目光微凝,这几人皆是其亲自培养的后辈,其中一人更是他的亲传弟子。

“殿主,待我走后,便寻一孕秦炎小友的踪迹,若是他回来,便嘱咐他去帝都与我汇合吧!”符秋将一块玉牌交给丹阳后,便向着殿外而去。

“符秋,这老家伙,倒是执拗,不过也罢,若是遇见秦炎小友,我自会将这玉牌交于他!”丹阳轻叹一声,站在了符秋先前所站之地,抬着头,望着那同一轮寒月。

如此,日复一日,丹阳每晚都会这般望着那一轮寒月,足足凝望了十日时间。

而正在这第十日,流云皇朝与大炎皇朝交界处,一场屠杀正在悄无声息的进行着。

“妈的,他们倒真是锲而不舍,竟是追到了此处!”肉球方将一人斩灭,搓了搓沾染鲜血的小手冷冷的说道。

十日间,饭菜没吃多少,倒是吞了不少凝元境强者,如此,也使得肉球的境界彻底稳固在了凝元四重大成的境界!

甚至此刻,肉球但凡看到凝元境强者,便有一种反胃的感觉。

“老大,你怎么那么慢,不就是三个凝元四重的糟老头子吗?到现在还没有斩灭,要不要我来帮你啊!”盯着正在悍战的秦炎,肉球嘿嘿一笑。

“你这小子,说话倒是不腰疼,要不然你也去一对三试试!”白了一眼肉球,白若曦方才将青灵光剑收起。

“我也想,老大不让,非要一对三,不然,我早就将他们给吞了!”呲着两排大白牙,肉球笑的越发的贱兮兮。

“小子,真是没想到你竟是能坚持如此久,不过你的狂妄会彻底断送了你这条小命!”这开口的乃是周家的一位老者,实力已然达到了凝元四重大成的境界!

“断送小命吗?既是那么自信,我便看看你如何取?”

秦炎轻笑一声,一道道符文旋即凝聚而成。

等到陳清風走后,呂澤在房里打坐,12歲他哪里懂什么心無旁騖,雖然在打坐,但這心,卻早已飄到了九霄云外……

晚上的時候,呂澤已經從以后的孩子要和自己一樣帥想到先有蛋還是先有雞了。

“師弟,吃飯了。”

叫呂澤吃飯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師兄云生。

雖說他心里挺不服氣的,但畢竟是師伯的意思,他也不好說些什么,更何況看面相,呂澤倒也是一個好相處的。

“好的,師兄。”

呂澤睜開眼睛,起身要去吃飯。

“哎呦~”

他一個不小心了,直接摔倒了。

呂澤:“……”

“第一天打坐都這樣。”

云生對呂澤說道。

呂澤起身,只覺得腿軟的不行。

“還能起來去吃飯嗎?”

“當然!”

呂澤精神起來。

云生無奈笑笑,扶著呂澤去了外邊的食堂。

屏山上的人不算多,除了他們四個,還有吳清羽收的幾個徒弟。

食堂也不算大,但飯菜的口味齊全,呂澤要了兩份家鄉菜,雖說味道不算正宗,但也慰藉呂澤的相思之情。

沒得錯,還不到一天的時間,呂澤就開始想家了。

晚上,呂澤回到房間去睡,突然聽到門外似乎有人在敲門。

他推開門,是云生。

“想必師弟還沒有睡吧?”

呂澤穿著睡衣,“正像睡呢!”

“師弟還習慣嗎?”

云生問他。

“還,還好。”

呂澤回答,又是看向云生,“師兄比我大,想必在很早之前就來了屏山。”

“嗯,我是五年前來的。”

云生對呂澤說道。

呂澤:“師兄,不想家嗎?”

“家?呵。”

云生嘆下一口氣。

“我是一個孤兒。”

呂澤:“……對不起。”

“這有什么啊!”

云生說道:“在屏山不用太過拘謹,你如果不習慣,我們還可以去山下。”

呂澤答應下來。

二人又聊了一會兒,呂澤發現,這位師兄似乎真的很好說話,只是覺得,他似乎是有什么心事。

“師弟,你會彈琴嗎?”

“會一點。”

呂澤回答。

小的時候,在秦家,爺爺可逼著他沒少彈。

“有時間切磋切磋。”

說完,云生離開。

呂澤也準備睡覺了。

夜神的時候,他突然聽到了一陣古怪的古箏聲……

翌日清早,呂澤按照陳清風的吩咐去了后山,陳清風一早就在等他了。

“師父早。”

呂澤禮貌地打了一聲招呼。

陳清風沒理,而是遞給他幾塊小石頭。

呂澤:“……”

見呂澤一臉疑惑看著自己,陳清風只好說道:“兩根手指夾住這塊石頭,把他們弄碎,你就是入門級的了。”

聽了陳清風的話,呂澤接過石頭,然后開始練習。

……

到底還是個十二歲的孩子,在練習了好幾次之后,呂澤不但什么都沒學會,手指也夾出了血。

“罷了,明日再練吧!”

陳清風無奈說道。

呂澤低著頭,一臉的自責。

“你不用多想。”

陳清風拍了拍后,直到了離開了幾百米遠,而這個時候夏恒便停下了腳步,默默的從自己的背后取下了鐘乳石劍。

“我的新伙伴,今日看來是需要你染上第一次血了,你同意嗎?”夏恒緩緩的說道,竟是對一柄劍說話。

要是放在以往,夏恒都覺得這個是不是傻子,和一柄說話,意義在哪里,可是今日不同往日,連修仙的都出現了,還有什么不能夠出現的。

特別是在,夏恒感受到那劍意之時,夏恒總感覺這柄鐘乳石劍是不是有著自己的思維一般。

而就在夏恒說完這一句話之后,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在夏恒手中的鐘乳石劍竟然微微的顫鳴,像是在回應夏恒所說的話。

在感受到這樣的回應,夏恒嘴角微微的翹起,握著鐘乳石劍的手,再次握緊了一些。

既然這里的次元獸如此之多,自己要是直接進入了那犀角白獸的洞穴之中,害怕會有著前后夾擊的危險,那便把這種危險給杜絕,這就是夏恒打算好的計劃。

不管怎么說,這在外圍守著的次元獸的實力,實在是不堪入目,對于此時的夏恒來說,殺一只與殺兩只,或者百只,都不算是生命特別的大事。

“獵殺開始了!顫抖吧!”嘴角翹起的夏恒,緩緩的說道。

這話一出,在下一秒,夏恒的身影便瞬間消失在原地,夏恒要開始他的獵殺了。

按照之前的記錄,雖然那次元獸不可能毀待在原地等著夏恒來殺,但是那些地方的周圍,最有著可能有著次元獸出沒。

帶著這樣的想法,夏恒便來到了自己的距離自己最近的地方,沒有次元獸,但是夏恒的神識散發而出,以夏恒為中心。

百米為半徑,開始了屬于夏恒自己的掃描,這神識才出現一瞬間,那嘴角的再度翹起。

手握鐘乳石劍的夏恒,朝著一個方向,直沖過去,三頭次元獸就在那不遠處,夏恒二話不說,直接如同弓箭一般,飛射而出。

那三頭次元獸還沒有反應過來,或者說,根本就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便再也站不起身了。

“三頭!”

殺完,夏恒嘴里只是輕描談寫的說出兩個字,這是準備計算自己殺了多少頭次元獸。

沒有停留,夏恒再次奔跑向其他地方,在自己的神識掃描之內,只要是夏恒能夠感知到了次元獸,沒有一頭能夠躲得過獵殺的。

就連此時在夏恒體內的小塔,看著此時狀態的夏恒,都感到了興奮,第一次沒有過于的嘮叨,而是默默的看著這一切。

“十頭!”

“二十四頭!”

夏恒殺的次元獸越來越多,不過夏恒在殺完之后,并沒有去隱藏這些次元獸的尸體,算是挑釁,當然也有著夏恒自己的思考。

一圈又一圈,夏恒沒有停止自己的動作,從早到黑夜,夏恒才緩緩的停止了自己動作,而停下的夏恒,嘴里只是輕輕的吐出一個數字。

“一百七十一頭!”

這是一個什么樣的數字,就算每一頭次元獸都是夏恒偷襲刺殺的,但是要是殺到一百七十多頭次元獸,這消耗的可不知道靈力。

更多的身心,無群無盡的殺戮,消耗的最多的是身心,是那精神的折磨。

不過此時的夏恒毫無辦法,不這樣,根本就進不去那犀角白獸的洞穴,就算進去了,那也是伴隨著危險的進入,夏恒可不想把自己的生命交給生命天命,命運什么的,毫無意義。

但是身经百战的蓝大先生这一次脸上的黑巾已不见了,月光照着所以他以后在牢狱中的难友们就之,以女妻洪。洪传玄业,兼综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神隐的惩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苍穹道引

米琪

苍穹道引

无量摩诃

苍穹道引

蒙白

苍穹道引

荒神

苍穹道引

百分之七

苍穹道引

雪儿格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