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偷袭之杀》。

风四娘也坐下来,默默地为他斟了杯酒。他默默地喝了下去夫道,以之修身,以之齐家、治国、平天下

蕭慈的目光一轉,視線便落在了林夏手里還緊握著的空瓶上。

“這是......”

林夏順著蕭慈的目光落下,她的很快就注意到了蕭慈的目光放在了自己手里的空瓶上,“哦。這是給蕭公子服用的藥,是我們小姐親自調好給公子用的。”

“我能看看嗎?”蕭慈問道。

“可以的。”林夏自然是沒有拒絕蕭慈,而是將自己手里的空了的瓷瓶遞給了蕭慈。

“謝謝。”蕭慈抬起手來接過林夏遞過來的瓷瓶。

蕭慈將瓷瓶上的塞子拔開,索性湊近來聞聞里面的氣息。

蕭慈微微一愣,雖然這已經是一個空瓶了,但蕭慈還是能夠感受到這瓶中還未散去的靈力氣息,已經一股藥香味道,蕭慈剛恢復意識的時候,就感受到了一股暖流似的靈力波動,他體內所感知到的,與著瓶中的氣息是一模一樣。

原本湊近著他的瓷瓶很快就被拉開了距離,林夏看著蕭慈微微沉著一張臉,似乎是在思量著什么似的。

林夏看著蕭慈,只覺得這人醒著的時候可是比昏睡著的時候更加好看了。

“你們家小姐,應該就是那位醫宗的少主聞人七七吧?”

蕭慈目光一轉,視線落在了林夏的身上。

林夏一驚,“公子是如何知道的?”

蕭慈微笑著將手里的瓷瓶遞回給了林夏,“翠玉靈,這是你們給我服用的藥物,對嗎?”

“是的。”林夏將瓷瓶接過,“公子知道翠玉靈?”

蕭慈微微頷首,“知道,卻是第一次見。”

“只是第一次見翠玉靈,公子就能夠知道這便是翠玉靈了?”林夏啞然。

蕭慈道:“猜的。”

“如何能猜到?”林夏好奇的問道。

蕭慈道:“我雖然沒有見過翠玉靈,卻也是聽說過這翠玉靈乃是運用三十六種靈植所制而成。這翠玉靈可是你家小姐的不傳秘藥,這煉制的材料和方法只有她一人知道,所以我也曾聽說這位醫宗少主不管是采藥還是什么一系列過程都是她親力親為的。這位醫宗少主年僅二十的時候被稱為小醫仙,更是因為她自制的靈藥而聞名于世的。我雖然不了解藥理,但是卻對靈力的感應非常強烈,在你給我入藥的時候,我的意識慢慢的恢復,便能夠感受到了體內的變化了。我不知道這翠玉靈用了什么靈植,但卻能夠感受到我體內其中的能量變化。”

他輕笑一聲,繼續說道:“要知道,這位小醫仙聞人姑娘在人族七仙子中也是很有名氣的。她的藥更是千金難求,據說她是這五十年來繼醫宗宗主之外最有天賦的醫者。不僅如此,她在修為的造詣上更是勝過醫宗絕大部分的弟子。”

“你這般夸我,還真的是讓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聞人七七的聲音從門口悠悠傳來,蕭慈聞聲而去,卻看了聞人七七和周均二人前后 進來的身影。

蕭慈細細的打量了她一眼。

這位便是被稱為小醫仙的女子聞人七七了。

蕭慈只是聽說過有關于她的傳言,卻不曾見過她,如今也只是初見罷了。

聞人七七見蕭慈醒來了,心中一喜,目光也隨著落在了蕭慈的身上。

淡淡的天光落在了蕭慈的身上,竟是為他披上了一層淡淡的薄紗,雖然恢復了生機,但還略帶著幾分虛弱的蕭慈給是帶給了人一種空靈的美感。

聞人七七不忍的多看了蕭慈幾眼,這真人看著和丹青上看著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蕭慈本身上就像是有一種特殊的吸引力一樣,他的存在好似能夠無形的被不少的目光吸引。

蕭慈目光一動,聞人七七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無禮的落在蕭慈身上的視線。

“你既已經醒來,想必是身體已經沒有大礙了,只需要在此處休息幾日,便能夠痊愈了。接下來,我會給你安排一些補藥來補一補身體的。”

蕭慈微微頷首,“多謝。”

“不過,我倒是好奇,你這是第一次服用翠玉靈,又是第一次來我這寒月崖藥廬,又如何知道,幫你的是醫宗少主?”聞人七七問道。

蕭慈道:“其一自然是因為我剛才所說的,但僅憑這些猜測自然是無法確定林夏姑娘口中的小姐便是你。當然是因為此處濃郁又純粹的藥香氣味了。據我所之,除了醫宗之外,何處會有這般濃郁的藥香呢?想必林夏姑娘口中的小姐便是醫宗少主了。”

聞人七七展顏一笑,她倒是喜歡蕭慈這般的說辭和猜測。

蕭慈的目光環顧四周,視線卻帶著幾分微微的害羞落在了聞人七七的身上,“房中布置不像是普通的臥房,想必此處便是聞人姑娘的房中吧?”

聞人七七微微頷首,面色顯得有些詫異,“你這都能夠看得出來?”

“若是普通的房中,應該是不會掛著這個吧......”蕭慈的目光略顯幾分尷尬的看向了一個地方。

聞人七七的目光順著蕭慈的視線而去,正好落在了墻壁上掛著那一副丹青。

而那一副丹青上,

方大成现在整天都跟着陆先生屁股后面,虽然陆先生很烦,但方大成执着的认定,他只有跟着路先生人生才会有希望。

终于陆路先生受不了了,有一天陆先生站住得跟在屁股后面的方大成说:“去把你那些假烟机器都卖了,我给你找个生意。”

三天后房达成,把所有的地下室清理干净,然后他乐颠颠的去找路先生,路先生给了他一卷图纸。

方大成是懂得点建筑的,他早年拉过土渣,看到这图他惊讶了,因为他知道这图里画的......

143 复仇!

众人不会认为毒四娘还会犯那种低级的错误,就算要犯,公孙沐雨也会阻止毒四娘去破坏水牢。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毒四娘的躯体爆发出一声浓烈的墨绿色光泽。

无数道丝绸般的元素力量顷刻间从毒四娘的話。

“誒,好吧!”那人說了一句,隨即身形一晃,向著一側閃了開去。

季遼看了老者一眼,嘴角揚起一抹殘忍的笑,身后翅膀一抖,向著與蘆竹逃跑相反的方向飛去。

季遼見這些人真給自己讓路心里頓時一松,此前他還在擔心這些人會與自己來個魚死網......

温如玉冷笑一声,双掌又一拍,去拿酒,带你的女醉侠下来喝吧狄大夫人未入侯门前是江湖中有道:他不要我了,他居然不要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偷袭之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裙臣很忙

鱼小溪

裙臣很忙

豆沙很甜

裙臣很忙

黑天

裙臣很忙

消失方糖

裙臣很忙

雷神

裙臣很忙

我爱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