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到底谁输谁赢(八)》。

“我去,這么快?”

聞書驚得下巴都要脫臼,這什么速度,這是道痕一境巔峰能做到的嗎?

一個莫千鴻也就算了,竟然又來一個,現在變態都可以量產了嗎?

聞書吞了口口水:“沒時間想這些了,我得加快速度!”

藥田總共就百米長寬,聞書要是再發愣,莫千鴻就要結束比賽了。

這比賽,可是聞書提出來的,要是還沒開始就結束,就成了一個笑話。

“道法——碎岳!”

聞書扔掉鋤頭,取出自己的武器——黃銅棍。

咔!

兩根黃銅棍被他連成一根長棍,棍身表面光華閃爍,在道力的注入下,變得如玄鐵一般硬。

“砰砰砰!”

黃銅棍被聞書像錘子一樣不斷砸到地上,一砸就是一大片,泥土被迅速震碎。

這翻土的速度,比莫千鴻除草有過之而無不及,不過,震蕩的力道不同,翻土的程度也不同,聞書需要多次敲擊,才能完成有質量的翻土。

一細一粗、一靜一響下,兩人前進的速度,幾乎不分上下。

“這個聞書實力不弱啊!”

莫千鴻心神一凜,他現在的速度,可是能和道痕二境后期媲美了,而聞書只是道痕二境中期,卻也能達到這樣的速度。

“前面什么情況?”

提水過來的韓鈴滿臉疑惑,怎么莫千鴻和聞書施展出了道法,難道是發生了什么危險?

她擔心起祝凌雪,便加快了前進的速度。

這一加快,莫千鴻和聞書頓時急了,紛紛使出吃奶的勁,莫千鴻差點就要使出道法附靈。

“呃……”

祝凌雪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干活干得這么拼命,不就拔個草、翻個土嗎?至于這么夸張嗎?

不過還好,當她發現兩人并不是在破壞,而是真的在高效工作時,心里松了一口氣,同時,她對莫千鴻暗暗欽佩。

因為相對來說,要以這么快的速度除草,還不傷到藥材一分一毫,這控制力,比一棍震碎泥土要難多了。

呼!

疾風掃過,莫千鴻將最后一點雜草殘根弄走,停了下來,霧鄉劍也順勢收回空間戒指,從頭到尾,聞書都沒看清莫千鴻的武器是什么。

也在這時,韓鈴來到了祝凌雪身邊。

“我輸了!”

聞書看向最后兩米未翻新的地,眼睛里滿是血絲,表情很不甘心。

差一點,就差一點啊!

“你隱藏了修為?”聞書怒道。

他可是道痕二境中期,理論上在各方面,都要遠遠強過道痕一境巔峰,可是,他輸得毫無懸念!

莫千鴻剛才爆發出來的實力,完全不在道痕二境后期之下,甚至單純論速度,直追道痕二境巔峰!

這要不是絕世天才,就絕對作弊了!

莫千鴻冷笑道:“輸了還找借口?我有沒有隱藏修為,跟比賽有關系嗎?再說,比賽開始前,你又沒有提到這點。”

“我……”

聞書說不出話,的確,他一開始沒有提修為,就是因為感知到了莫千鴻道痕一境巔峰的修為,想要憑借修為的優勢,碾壓莫千鴻。

結果,被碾壓的是他。

“哼!”

聞書一臉發綠地走了,那個表情,仿佛幾天沒有拉出來。

這時,祝凌雪和韓鈴走過來。

祝凌雪道:“穆公子,聞書怎么走了,我還沒向他道謝呢。”

莫千鴻道:“人有三急,你懂的。”

祝凌雪掩嘴一笑:“原來是這樣,難怪他剛才那副表情。”

聞書還沒走遠呢,聽到莫千鴻和祝凌雪這樣說,差點一口血噴出來。

“穆冰,你等著,我一定要讓你在祝凌雪面前出丑!”

聞書的眼中閃過寒光。

這一切,莫千鴻并沒有發現,也懶得去關注,他先幫祝凌雪把最后一點地翻好,然后三人一起,把水澆了一遍。

這件事過后,祝凌雪看莫千鴻的眼神柔和了許多,莫千鴻暗暗欣喜。

第二天,段夜星醒來,這速度比葫老預計得快了很多。

林司司整晚都寸步不離地守在段夜星床邊,很多原本是聞書這個藥童該做的事,如喂藥、梳洗等,都被她攬了去。

不久后。

“咚咚咚……”

靜室的門被敲響,莫千鴻還以為又是符云,沒想到開門一看,是林司司的藥童陶藝。

陶藝是來給莫千鴻送早飯的,這幾天的飯菜,都是陶藝在送。

“陶姑娘,還有事嗎?”

看陶藝把飯菜放下后,并沒有離開,莫千鴻問了一句。

陶藝咳了一聲道:“是這樣的,司司姐說讓我把靜室重新布置一下,該增加的東西

街上人們的情緒也已逐漸平復,有些清醒過來的人一臉茫然起看著周圍的一片狼藉。

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不過此刻剛剛從混沌中清醒過來的人們莫名地放開了之前與自己纏斗不休的的對手。

剛才發生的很多事情似乎都已經被這些人忘記了。

但路公子那漫天的黑翼和那恐怖的黑暗以及噬血的紅芒,無盡的恐怖卻讓他們終生難忘,徹底折服。

但是現在他們覺得路公子依然是他們的主宰,并且永遠是他們的主宰,他們生和死,只操控在路公子手中

當兩個人的匕首將互相插入対方的身體的時,兩個人同時清醒了過來,這兩個人卻不知道自己當時為什么要這么做。

與此類似的一幕幕不斷地發生著,人們從噩夢中清醒了過來,恢復了理智。

雖然他們有著各種的利益糾結,但實在沒必要仇恨到如此的地步,沒必要非弄個你死我活。

他們巳然想不起來,剛才是什么東西把他們內心的邪惡釋放了出來。

其實這世界本應如此,條條大路通羅馬,何必在狹路上爭個你死我活?

狹路相逢勇者勝,勝了又如何?

你還不是得繼續往前走嗎?

難道你能把路上所有的人都殺光嗎?

清醒過來的路正行望著眼前的一切,心中有了如上的明悟。

回憶起剛才自己所做的一切,他自己都有些膽戰心驚,自己何時有了這么大的威能?

一切恐怕都與同自己融合的那個黑衣男子,那個被稱作路公子的男子有著莫大的關系。

正是因為同他的融合,自己才具備了某些能力。

他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確不同以往,自己的身體似乎發生了某種質的變化,有種無所不能的感覺。

當他注意到黑三和馬巧居然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時候,黑龍幫里的一些人也看到了。

在強悍無敵的路公子面前,心狠手辣的黑三老大也跪下了!

這說明什么?

這說明跪下很有必要,十分必須!

行走江湖安全第一。

而想要安全,有腦子、拎得清才是最最重要!

只是幾秒鐘,腦袋轉得較快的一幫家伙,跟在馬巧和黑三后面也是跪倒了一片。

識時務者為俊杰,能屈能伸的又豈止僅是大丈夫。

跟風效應立刻顯現,不到半分鐘,原本正纏斗著,身上傷痕累累的黑龍幫眾們,加上從周圍幾幢樓里涌出來的人竟全部跪滿了半個街面。

何其壯觀,何其震撼。

這些跪在地上的人,這些為了生存而放棄尊嚴的人中很多人身上都受了傷。

但奇跡的是居然沒有一個人死去,

就連一身血泊中的馬彪嘴里此時都在嗡嗡發說著什么。

作為沒有腿的狗腿子,馬彪已經沒有辦法下跪了,這實在是莫大的諷刺和悲哀。

馬巧和月慕云,兩個女人對于此時發生的這一切感到十分驚疑。

事情并沒有按照他們以為的那擇發展,路公子今天的做法有些出乎他們的預料。

跪在地上的黑三則是一臉懵逼,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

遠處樓頂的岳達陽看到下面的劇情突然大反轉,也是有些出乎意料。

看到路正行的臉色恢復了正常,他揪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要知道回歸者艦隊那么多人,為了送回“明晶”都死了。

而作為回歸者艦隊的統帥,如果他把“明晶”送到了一個嗜殺成性的黑老大的手里,這讓他如何對得起死去的兄弟們!

還好,還好。

他看到路正行的臉色恢復了正常,街面上似乎也沒有死人。

岳達陽心全放了下來,他猜測發生這樣的反轉恐怕是“明晶”的神奇使然。

过了很久,公子羽忽然笑道:“甫高越有利,因为在这样的黑暗

“灵儿,这老头是谁啊?他的修为我看不透,小心点。”天谕警惕的看着快速朝自己走来的老者,凭借自己强大的意识空间居然看不透来人的修为,只好下意识的把天灵儿护在身后。

  “哥,小心你个大头鬼啊!这是我们爷爷,你出去一个月居然不认识爷爷了吗?这要是让爷爷知道,非揍你一顿不可。”天灵儿看着天谕认真的表情,装的好像真的不认识天元风。

  她那里知道。天谕在自己的时空,根本没有见过爷爷,因为天谕的爷爷,是一名武者,在他还没出生时候,就在8号定居点一次对抗妖兽发动的兽潮中,不幸遇难了,所以天谕并没有见过自己的爷爷,当然也就不认识这个时空的爷爷天元风。

  “嘿嘿!不要告诉爷爷,我不认识他!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天谕摸摸头,没有解释,只好尴尬的笑笑。

  “知道了。”天灵儿白了天谕一眼,跑跑跳跳的走到天元风跟前。

  “爷爷,您这么晚找我们有事吗?”天灵儿拽住天元风的衣角,疑惑看着天元风。

  “哈哈,听说你哥哥谕儿已经是武者了,还打败了他四叔家的天才天河。就忍不住想过来确定一下真假。”天元风摸摸天灵儿的头说道,说话时候,眼神一直看着天谕,等待着天谕给他确切的答案。

  “您就是我爷爷吗?”天谕第一次看见爷爷,内心即激动有忐忑.,围着天元风转了好几圈,把天元风都弄的有些纳闷。

  “看够了吗?我是不是你如假包换的爷爷。”天元风实在受不了天谕那好像看到怪兽一般的眼神。

  “哦!我,,我只是好久没见过您了,好好好看看您。”天谕尴尬的笑笑,知道自己刚才的确有些不妥。

  “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天元风拽住天谕,认真的问道。

  “哦!是我打败了那个叫天河的天才,都是他不停的挑绊我,我一时没忍住,就教训了他一顿。爷爷,是不是我闯祸了?”天谕没有隐瞒,跟天元风实话实说,因为他下手有点狠,所以怀疑天元风是来惩罚自己。

  “闯祸?闯什么祸?那小子就该教训,我天元风的孙子就应该有血性。”天元风看来并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幸灾乐祸。回头看着天谕,意味深长的说道,“谕儿,本来我以为我们这一脉没落了,但是现在看来,你父母在天有灵,感动上天,让上天没有放弃你,也没有放弃我天元风这一脉啊!。”

  天元风仰天大笑,心中郁气一散而尽。因为天元风只有天谕父亲一个儿子,而天谕的父亲又只有天谕一个儿子,都是一脉单传。

  以前天谕不能修炼,也没有炼丹天赋,天家药庄里让天元风让出家主的呼声很大,特别是风家来退婚后,几天天天都有长老来劝天元风让出家主之位,这让天元风心中郁闷憋屈不已。

  那些长老让天元风让出家主的理由有两个,第一,他这一脉已经没落,没有一个能够有本领的小辈。第二呢,就是天元风当家主这十几年,他们天家江河日下,不仅被风家药庄,唐家药庄的小辈远远甩开,就连以前最弱的赵家小辈都超过了天家一些,有些偏远的药山还被这三家药庄占据。而这些都被怪罪在天元风身上,本来天元风指望天谕能够继承父母的基因,成为炼丹和修武双重高手,替他夺回颜面,谁知天谕既没有炼丹的天赋,也没有修武的天赋,这让天元风的希望破灭。

  现在,天谕居然有了修武天赋,怎么能让天元风不喜出望外。

  “对了,天谕,你是怎么打败天河的,天河可是修武天才,年纪轻轻就掌握了好几种中等战技。你可是被测出没有修炼天赋的?”天元风提出疑问。

  其实,天谕在打败天河时候已经准备好说辞,“哦!我这几天,遇到一个高人,替我打通奇经八脉.虽然痛苦无比,但是让我恢复了修炼天赋。”

  “祸福相依啊!这么说,还多亏了那伙强盗,否则,你还遇不到那个高人呢?不知道哪个高人在那。能不能替我引荐一下,我要好好感谢他。”天元风很为天谕高兴,同时,对帮助天谕的高人有了兴趣。

  “这个!”天谕尴尬摇摇头,“爷爷,高人都是来无踪去无影,我并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这倒也是,如果高人都是那么容易找到的话,就不是高人了,是爷爷高兴过头了,只是下次高人来找你,不要忘了替我引荐一下。”天元风遗憾的摇摇头,对天谕嘱托道。

  

  “遵命!”

  天谕随口答应道,那里有什么高人啊,如果真的有,那就是天谕老祖了。只是老祖只是一缕残魂,除了天谕,别人根本看不见老祖的那缕残魂。

  “哦!对了,天谕,我今天来,还有件重要的事告诉你。两天后,你跟我去趟城主府,城主要见你?”天元风说道。

  “什么!”天谕内心一惊。自己刚从哪里逃出来,还要回去,自投罗网吗?天谕才没有那么傻。

  “爷爷,我不去,”天谕一口回绝道。

  “怎么了,谕儿,去城主府,又不是去阎罗殿?你怕什么。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看着天谕紧张的样子,天元风感觉很是奇怪。

  “这!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

秦山这一身橙红色的高配躯壳,在黑市里还是很扎眼的。

周围的人一看就觉得他不好惹,纷纷躲到一边去,眨眼间就腾出来一圈空地。

然而他们又不仓皇逃走,而是在旁边起哄看热闹,这种斗殴每个月都得上演那么一两次,赢家会得到尊重和认可,大家心甘情愿交保护费,已经成为传统。

“插头哥”并不是长得像插头,而是此人打架凶狠,喜欢拿锥子插人家脑袋。

看见秦山拦路,他一双三角眼眯起来,拳头上已经翻出两根焊死的锥子。

他的小弟也训练......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到底谁输谁赢(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灾狱

依旧的迷茫

灾狱

那夜枫情

灾狱

绝世好剑

灾狱

麻瓜不懂魔法

灾狱

机器人布里茨

灾狱

十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