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云兮【23】》。

时间缓缓过去,莫千鸿不知道其他地方战况如何,只知道,自己的道力已经不足四成,而跟在他后面紧追不舍的,却有三十多人。

其中,没有一个是道痕一境,最前面五个,更是达到了道痕二境巅峰!

单单五人的气息联结起来,所过之处,地皮就像被刀割过一般,直接少掉了一层,更不用说还有一群道痕二境了。

莫千鸿现在的实力,不算神霄剑,勉强能跟一个道痕二境巅峰对上几招,以一敌五,就算加上神霄剑,也是完败!所以,他只能逃!

“穆大哥,往西七十里,有一座圣眠山,那里地势复杂,或许能帮我们躲过一劫。”祝凌雪道。

逃了这么久,她已经恢复了一点力气,在莫千鸿的保护下,她原本慌乱的心也开始稳定下来。

只是,一直被莫千鸿背着,她有点不好意思,想要下来自己走,莫千鸿自然是不答应。

因为,祝凌雪的速度远远比不上施展了流星步的他,如果祝凌雪自己走,那很快就会被后面的追兵追上。

“穆大哥,谢谢你。”

祝凌雪的心里暖暖的,虽然身处险境,但已没有一开始那么紧张。

嗖嗖!

莫千鸿不断转变方向,借助周围的树木石块遮掩身形,同时用魂念沟通空间戒指里的神霄剑,真到了生死关头,他就算身份暴露,也要拼死一搏。

三十六个大宗有规定,彼此弟子是不允许相互厮杀的,莫千鸿身为百灵宗弟子,如果被人知道他杀了三个大宗的人,必然会被兴师问罪,这可比教训林子富要严重多了,到时,枯松老道都保不住他!

但这一切,和祝凌雪的性命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想要伤害她,必须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莫千鸿暗下决心。

七十里说近也不近,在流星步的急速加持下,莫千鸿跑了一炷香,才来到圣眠山脚下。

这时,道力已经不足两成了。

如此长途奔袭,让后面的追兵震惊不已,换做平常的道痕一境巅峰,别说还有道力剩余,就是一口气以这么快的速度跑这么远,累也要累死了吧?

因为莫千鸿现在的速度,可是和道痕二境巅峰差不多啊,这对身体的负担是非常大的!

肉身之力弱一些,根本撑不住!

“这就是圣眠山?”

莫千鸿打量着眼前的巨大山峰。

圣眠山远远看去,如同一个巨人躺在地上,面色平静地看向天空。

凑近之后,会发现山体内部,有着诸多相连的溶洞,与人体的经脉血管有异曲同工之妙。

也因此,圣眠山有个传说,这座山是一位大能幻化,一旦这位大能苏醒,就会拥有灭世之力,轻轻一动,便可使天翻地覆!

传说是不是真的,莫千鸿并不关心,他关心的是,圣眠山能否帮自己躲过后面的追兵。

在他之前的曲折移动下,最强的五个道痕二境巅峰,已经被他甩开六七百米,弱些的,更是被甩开千余米。

借助圣眠山溶洞的复杂地形,莫千鸿想要摆脱追兵,还是很有希望的。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圣眠山并没有外面看上去那么平静,在山体内部,充斥着一股腐烂的恶臭,凝而不散,地面和石壁上,都长满了阴邪的毒草,毒草之间,聚集着各种各样的毒物。

这简直就是一个毒山!

“有瘴气!”祝凌雪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三颗红色丹药,一颗给自己,一颗给莫千鸿,一颗给天音兽,“快服下化瘴丹,它能让我们支撑两个时辰。”

“好!”

莫千鸿和天音兽立即服下化瘴丹,入山的这片刻工夫,他们体表的护体道力已经被瘴气磨掉一部分了。

随着化瘴丹药力渗开,一股清凉之气缭绕全身,此时再闻周围的空气,已经不那么熏人了。

莫千鸿有些好奇道:“祝姑娘怎么会知道这么一个地方?看起来,你不像是会到这里的人啊。”

祝凌雪已经从莫千鸿背上下来,她笑了笑道:“我也是听四师兄说的,他之前练习毒术的时候,曾经奉师父的命令,来这里采摘过毒草。”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祝姑娘也是第一次来?”

“嗯,四师兄说,这山里的毒物很有领域意识,如果遇到打不过的毒物,就全力逃跑,只要离开那个毒物的领域范围,它们就不会继续追了。”

“那我们现在去哪个方向?”

莫千鸿看着前面的七个洞口,问道。

祝凌雪道:“它们看起来好像没有区别,我排第六,要不就走第六个洞口吧?”

莫千鸿道:“听你的,出自昆仑派。”

“昆仑派?怎么会是他们?”赵亮听得大惑不解:“难道他们知道你带着他们想要的宝贝,所以才出手抢夺?那后来呢?你怎么杀出重围的?”

熄灯道长语气淡然:“说起来,对方那些人确实是昆仑派的高手无疑,个个身怀绝技、本领超卓。而且,他们对小道丝毫没有任何留手的余地,居然招招夺命。不过,也算是我行得当头鸿运吧,对于昆仑派的功夫,小道并不陌生,甚至对其中的破绽罩门还颇有心得。眼见他们猝然发难,而玉衡星又不在那里,我便没有太多顾虑,拼着受了一点伤,接连出手打伤他们三四个人,然后施展木遁之术,才终于脱离了包围网。”

熄灯顿了顿,继续道:“所谓木遁之术,乃是奇门遁甲的常见招式,用来迷惑寻常的武林游侠或许好使,但是作为天下道门正宗的昆仑派高手,对这类隐遁之法自然跟吃饭睡觉一样熟悉。所以小道虽然一时得逞,侥幸从强敌环伺之间脱身而出,但是他们很快便反应过来,继续对我进行追杀。那个时候小道身上负伤不轻,担心斗不过对方,于是在林间加速奔逃,好不容易才凭借轻功和体力甩掉了追兵。而我自己也已经快要油尽灯枯,所以只能当缩头乌龟,暂时找个树洞藏起来疗伤。”

熄灯道长讲的很简略,语气也颇为轻松平静,可是在赵亮等人听来,无不感到凶险异常。尤其是蒙奇、车英、朱家和宫羽博这些习武之人,更是胆颤心惊。要知道,昆仑派虽然是道门宗派,不似江湖帮会那样招摇。但它历史悠久、能人辈出,一向有“天下道门半出昆仑”的显赫名望。尽管昆仑的弟子很少行走江湖,可是无论其法术,还是其武功,在江湖武林之中,都可谓公认的顶尖水准,属于“绝不能轻易与之为敌”的那一类存在。以前不知道有多少游侠流寇和武林帮派,因为不小心招惹了昆仑,而被对方硬生生修理到人间蒸发的。

此番密林伏击,昆仑派出动了十几名高手,又是采用四面合围同时发难的方式,居然都困不住熄灯道长,反过来还被他给干掉了三四人,而代价也只是负了些伤而已,足见这位长着一张驴脸的老道有多强悍了。

宫羽博心道:我滴个老天爷,怪不得北辰真人让我召集西北武林的各路人马,一起来此围剿熄灯道长。这要是没有几百人的规模,恐怕还真是搞不定眼前这位牛人啊。不过也幸好我聪明,及时跳转了阵营,投在小国师的旗下,不然像熄灯道长这样的煞星,但凡没能当场得手,顺利弄死他,那么作为他的敌人,今后非得惶惶不可终日了。

赵亮此时也感慨道:“老哥你可真是福大命大,还是我当初说的没错吧,你且死不了呢。身上的伤势怎么样了,要不要找人再处理一下?”

“调息了一整天的功夫,早已经不碍事了,”熄灯道长微微一笑:“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仙长的诸般指点啊。前日之所以能顺利脱困,也多亏在被围攻关键时刻,我巧妙运用您传授的法门,及时看破了对方的心……”

赵亮一听熄灯道长要当着小雅的面,说起窥心大法,吓得连忙打岔道:“啊哈哈哈,你太客气了,太客气了,主要还是你自己厉害。后来呢,赶紧说后来。”

熄灯道长满脸疑惑,不知道赵神仙这是怎么了,但既然仙长垂询,他自然也不敢怠慢,赶忙道:“我养好伤势,从藏身之处出来,已经是昨天中午时分了。小道思来想去,感觉还是应该先返回咸阳,找您和徐福师弟商量一番再做打算。可万万没有想到,我才走了没多久,便发现一路上到处都有道门暗语符咒,说让我来井口镇救玉衡星。小道感觉事情有些蹊跷,便找了个村落,乔装改扮成寻常行脚客,悄悄咪咪的摸到了这里。直到昨天下午,我才从镇上百姓的口中打听到,此处白云凡一家的灭门之事,以及把小道当做凶手所进行的围剿。不用说,这肯定又是那些贼子针对我的一条毒计。于是,我便在暗中潜伏下来,打算一边寻找昆仑派的人和玉衡星,一边查访白家一案的线索。昨晚,您来到小镇,之后又派兵控制了局面,我全都看在眼里。当时本来打算跟仙长相见,但是小道转念一想,不如先别急着现身,您在明,我在暗,两边一起使劲。既然贼子们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吸引到您这里,那么我可能更有机会捕捉到他们的破绽。”

赵亮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你也是挺有想法的。现在破绽算是找到啦,就在这间房子里。不过我还是搞不清楚,昆仑派的高手为何会伏击你,而玉衡星又是如何落到了他们的手中,另外……”他转过头,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宫羽博,接着道:“北辰在这其中又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郑卢雅此时说道:“这些问题还不简单吗?把里面的那些人都抓出来,审一审不就全都清楚啦。”

三姑娘突然放声大喊道:来人呀。赠昭勇大将军、龙兴路总管、

贵族们还沉浸在刚才美轮美奂的藤条烟花中,但一看到这校长艾丽娅走了出来,就停下了赞叹,立刻鼓起了掌。就连对面队伍不少人,也翘首以盼,期待她玩出点什么新花样。

但校长看上去似乎并没什么兴致,懒洋洋地走了过来,走到了中间。

看到邓云在看着她,她转过身,拉了下裙摆,略微笑了笑:“伯伯好。”然后马上又恢复了一脸无聊的表情,感觉这微笑只是为了完成任务罢了。

她抬头看了眼天空,伸出了两只手,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地面开始抖动,无数的沙砾震动着向着她中心的位置,飘了过去。空气卷着树枝树叶等,和沙砾一起,形成了一个漩涡,魔力以肉眼可见的红色气息浮现了出来,汇聚在她双手之间。

这光芒逐渐开始耀眼,让周围的人都不得不用衣袖挡在自己面前,避免自己被闪瞎双眼。渐渐地,光芒又开始熄灭了,大家从衣袖后探出头去,只见这火红的能量被包裹在一团黑色的东西里。

不,这黑色的并不是什么物质,而是能量,纯粹的能量,强大到能不让光线逃逸的能量。

随后,她往天上轻轻一抬手:“龙破斩——散!”

一个小火花飞上了天空,黑夜中,这火花,不如说是火苗,细小如丝一般,并无任何起眼之处。

底下围观的贵族们,不由得产生了一丝疑虑,有些甚至交头接耳:“这……是不是失败了?”

“是啊,怎么什么都没看见?”

“怎么了,怎么了?”

大家焦躁不安地看着上面。

克里转头看了一眼邓云,他皱着眉头盯着天空,虽然什么都没看见,但他敏锐的洞察能力,能感受到天上有一股巨大的魔力在酝酿着什么。

突然间,天上闪了一下,如白昼一般,一道圆形的波纹扩散开来,推走了空中所有的云彩。

艾丽娅轻喊了一下:“it's show time!”

随后向着蓝队的人拉了下裙摆,退后了一步,示意大家慢慢欣赏。

一个巨大的火球,如太阳一般,出现在空中,但这不仅仅是火球,根据魔力构成的不同,竟然开出一朵朵火焰的花瓣,从外面一层层剥离了开去。随后花蕾之间激射出了无数道流星一样的火苗,向更高处激射出去,划出了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如天女散花一般,纷纷落在了这魔都香海里拉之间。

“那个……艾丽娅……”郎爱德颤颤巍巍地走了两步,走到她身边。

“怎么了?父亲大人?”艾丽娅回过头,看着她的老父亲,虽然年纪和钱议长差不多大,但是在这黑夜中,看着有些苍老。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你仔细听听?”

听郎爱德这么一说,周围的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听着声音。

黑夜中,远处传来了呼喊声:

“救火啊!!!”

“走水拉!!!!!!”

“救命啊!!!炎魔又发疯了!!!”

诸如此类的呼喊声此起彼伏。

这……

“你个孽障啊!你下手能不能轻一点!就你会龙破斩!就你会龙破斩?!让你放个烟花!你放龙破斩!你有毛病是吗?”郎爱德把她按在角落里,抓住头发对着脑门就是一顿削:“你知道烧死人要赔多少钱吗?你来参加个生日宴也能给我搞出点花样?!”

“郎兄,郎兄,这小侄女也不是故意的,你且住手罢……”钱议长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给我个面子。”

郎爱德这一大把年纪,一下子失去了劲道,用手捂住胸口,仿佛心绞痛发作一般:“孽障啊!!孽障啊!!!这得赔多少钱啊!”

“郎兄放心,我之前已经让王国警卫队,关照过消防那边,提前防备了。另外,这要有损失,今天是我大寿,这是为我祝寿,也该我来出嘛。”钱议长抚着他的背安慰道。

这郎爱德一听,提前防备了,而且不用自己郎家掏钱,当下缓过了大半口气,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你负责?”

“我负责!”

郎爱德当下便恢复了精神,握住了钱席恩的手:“老席啊老席,你这……我怎么感谢你好呢。”

“没事没事,今天我大寿,大家玩得开心,这等小事何足挂齿。”这钱议长作为最高议会的议长,自然是财大气粗,没把这些小钱当回事。这郎爱德可就不一般了,心里想着还好躲过了一劫,不然这真是赔不完的钱呢……

见大家都一时安静了下来,没了刚才那高兴劲,钱议长便随手一指:“下一个是谁?就你吧,那小子。”

说着便指着躲在人群后面的克里。克里原本想躲在后面逃过一劫,这突然被赶鸭子上架实在有些不妥。前面不说校长的龙破斩-散,惊天动

所有人看向乌尧,包括白苏,他茫然,隐瞒?他们隐瞒什么了?等等,不会真是自家宗门做的吧,要开战了?那他怎么办?先找好躲得地方,他可不想死,他只是个代理宗主,实在是主家无人才让他上位,他不可能在位多久,还不想死,只想踏踏实实活着。

  一瞬间,白苏想了很多,脸色不断变换。

  乌尧脸色沉重,“其实做这一切的,很有可能是忘墟神”。

  众人脸色大变,“七神天之一的忘墟神?”。

  木邪也脸色一变,“忘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云兮【23】》。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仙家当护卫

第贰夢

我在仙家当护卫

晓未央

我在仙家当护卫

杨露禅

我在仙家当护卫

一叶刀圣

我在仙家当护卫

山海有期

我在仙家当护卫

席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