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私は今の頭が好きです》。

”傅红雪不能否认。他忍不住又丁灵琳道:“为什么?”傅红雪

两狼跃身想要逃跑,张航手中甩出数十枚石子,封死狼王退路。

狼王见无法跑掉,转身朝张航呲着牙冲了过来。

张航微微一笑,手中抽出噬魂和鱼刺。两狼见张航抽出刀剑,面露凶相,也打算拼死一搏了。

跃起朝着张航扑来。居然是一公一母,张航不由的有点羡慕这狼王,这狼王都有一个伴侣,倒是自己修道多年,也不知何时才能找到伴侣。

不过手中刀剑不停,直接朝两狼斩来。

公狼双爪荡开鱼刺,母狼使爪荡开噬魂,张口就朝张航咬下。

张航后仰避开两狼攻击,反手催动噬魂朝母狼斩下。

母狼一声哀鸣,倒地不起。

噬魂上次被小白铃铛重伤,如今妖力又低了不少。

否者单独攻击母狼,虽然没伤到头部,也能让母狼昏死过去。

公狼身子一翻正要攻击张航,见母狼重伤,身子一闪便护在了母狼身前。

双眼死死盯着张航,张航本来已经准备对抗公狼了。却见这公狼回身死死守住母狼。

哎,罢了,罢了,张航收回鱼刺,从乾坤袋中拿出一瓶丹药。

朝公狼扔了过去,这公狼看着扔过来的药瓶一动不动,呲着牙朝张航发出低嚎。

算了,好人做到底吧!张航抬手召来一块碎石子,公狼死死盯着那石子。

不过还是护在母狼身边,只见张航手中石子飞出,击碎了药瓶。

一股让人神清气爽的气息冒出。不过公狼只是盯着张航,没有别的任何举动。

“哼,畜生!”张航恨恨的瞪了公狼一眼。

接着朝刚才击杀的众狼尸体中走去,走在尸体中间,高举噬魂然后插入地面。:“给我吞噬!”

张航不敢让噬魂实力太强,只是保持在比自己若一线的距离,这样操控起来比较安全。

而且关键时刻也能保命。现在实力太低,难堪大用。

噬魂一股力量散出,接着上千的黑狼血液渗入地下,噬魂泛起淡淡红光。

一个多消失以后,那些死去的黑狼全部化为干尸。张航将噬魂收入了乾坤袋。

此时母狼已经勉强站起,和公狼一起死死盯着张航,眼中露出恐惧之色。

张航用手指了指两狼,让他们过来。不过两狼不敢靠前。

算了,灭族之恨,留在身边也是祸患。挥了挥手。两狼转身便跑了。

四狼急忙跑到张航面前,低头哀鸣。

“若不是因为你们四个,他们也不会灭族!”

张航看了四狼一眼,转身进了山脉之中。四狼紧跟脚后,进来山中。

不多时张航又到了前些日子找到的那块魔气聚集的地方。

然后开始运转无量真经打坐。四狼分开蹲在四周护法。

这些日子四周时长有黑狼潜行过来探查,不过都被四狼赶走了。

张航只是运转无量真经吸收炼化魔气。只要自己实力够强,他们臣服是迟早的事。

修炼了半年多,黑狼骚扰试探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甚至经常与四狼发生打斗。看来该试探试探着山脉中真正的狼王了。

张航让四狼退出山脉,回到之前他们占领的山丘。

接下来事情难料,眼下这四匹狼是在这一片的根本。

需要用他们四狼扩大这里的实力。而且带上他们也没什么作用。

张航安排四狼开始收服周边的狼群,自己一人便朝着主峰跃起飞去。

黑狼的嗅觉和听觉十分灵敏,想靠潜行不被发现根本不可能。

不久之后,张航站在了主峰前面的一座小山上,只见主峰上隐隐有魔气朝着山脚下流动。

看着张航心疼不已,若是占了主峰,只要开凿出来数条路线,将主峰的魔气引导到一处。

那这处地方的魔气将强出了不知多少倍。

“人类修士,你是在挑衅我族么。”山脚下一匹黑狼盯着张航。

“你便是这里的真正的狼王?”这皮黑狼化神巅峰实力,而且能开口说话。

若是能降服了它,那么就能真正的占领这片山脉了。

“你若只是借道去极寒之地寻阴玉那现在离开便可。”

这里偶尔会有人类修士过路去极寒之地。狼王通常也不会太过计较这些人的冒失。

在北极荒域时候就时长有人经过前往极寒之地,现在北极宫就关押着不少人。

不过张航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事。“那阴玉若是你喜欢,他日我取来送你行。不过今日我来这里有其他事情。”

“有什么事你说吧,只要你能拿出等价的条件,也许可以交换。”这化神巅峰的狼王灵智很高。

“在下想在这北极魔域建立一个宗门,收揽天下灵物。

开创一个妖道宗门,你说如何?”张航抬手一礼笑着说道。

狼王

林苏至坐在秋千上,他没有动,只是坐着。

他眼眸微微垂落,他还记得,小的时候林桑桑最喜欢坐在自己现在坐着的这个秋千上了。

她还很喜欢让自己来推她。

只是,现在的林桑桑,已经不需要他了。

……

“我们还是先离开星空联盟吧!省得你的桑桑师父心里不舒服。”苏白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推搡着萧慈离开此处。

苏白的力度不是很大,但却退得萧慈一步一个踉跄。

萧慈一边走,一边观察着林桑桑的面色变化。

宿命,宿命。我一生不愁吃,不其降,欲尽坑之,以绝后患,知

  打了一天牌,楚怀沙小赢二百多块钱。

  “走,胡萝卜饺子馆!”

  几人抵达饺子馆,搬啤酒,落座,点菜一气呵成,没成想就在这时一个略带几分猥琐笑容的家伙又挤了上来。

  “就知道你们在这!哈哈!”

  来人是杨根生,体型精瘦的他,此时正浑身弥漫着一股劣质香水的味道。

  老齐俩眼一瞪道:“靠,你小子来了咱就AA了!”

  “AA就AA,嘿嘿,哥今天不差钱!”

  众人一脸懵,平时这家伙相当吝啬,怎么今天这么大方了?

  “怎么?中彩票了?”鲁学勇问道。

  “没有,我才不信那个,就是盐田那娘们包了一个工程,让我帮他拉货顺带监督下工程进度,除了运费再给我半个点的提成。”

  老齐一听笑了:“原来是软饭吃上了!不行不行,今天你必须请客!”

  “没问题,老板再来两箱啤酒!”

  ……

  

  宴尽人散,那几个人嘻嘻哈哈的离去,楚怀沙则一个人坐到了台阶上,他看了看悬在极深蓝色夜空中的明月,心中不由得开始想家了。

  “唉!原来这就是生活啊!”

  走到修车店,自己那辆面包车的前保险杠已经换好了,扫过去二百块钱,楚怀沙将车开到了浏阳河的河边。

  孤月当空,偶尔有夜行的船只从河中路过,带起滚滚涟漪。

  楚怀沙把后座上遗留着的腻子粉扫了扫,随后躺了下来。

  幸运的是,无论是在家还是当兵的时候,他都是睡得硬板床,没了旅馆里的软床垫他也睡得着。

  然而,想要睡觉并不是只要能躺就行……

  此时蚊子已经开始出没,这家伙又想要凉快点,跑到了河边,于是乎一场人蚊大战便开始了。

  车子里拍蚊子的声音不时响起,如果有人路过一定会想入绯绯。

  ……

  次日,楚怀沙盯着一双发红的眼睛醒了过来。

  昨夜的大战他不幸败北了,战斗失败的他,全身上下被自己挠的每一处好地方。

  下意识的打开接单软件,一个订单随即跳了出来。

  实时订单,从湘龙路到晓月十里……

  楚怀沙下意识的想接,但是想到现在在罢工,于是又直接将手机关掉。

  此时微信群里热闹非凡。

  不做大哥好多年(齐德龙):那个湘龙社区到晓月十里的单子从今天早上到现在得一百多次了吧!

  齐少成:是啊,这人真有毅力啊!

  鲁学勇:毅力毛线,纯属抠门而已,给她打电话让她加点钱,一毛钱不加,靠!

  老项:你接单了?

  鲁学勇:……呃,看他傻,接来逗她玩玩。

  不做大哥好多年(齐德龙):少废话,把记录发过来,你要是接单了,看我不废了你!

  不一会,鲁学勇的记录发了过来,确实是没有接单。

  鲁学勇:天地良心,我可是三天没干活了!

  光头强(罗密云):唉,不对啊,四月二号最后那几个单,不是江姐干的吗,价格也不对,都是四米二的价格。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齐德龙):???鲁学勇你在哪?咱兄弟俩叙叙旧。

  鲁学勇:咳咳,这两天家里有点事,我先回老家待几天,你们忙啊!

  杨根生:嘿!这孙子。

  齐少成:哎?楚哥呢?怎么没见他说话?

  楚怀沙:河边看钓鱼的呢。

  老项:那个公司的后来再找过你没?

  楚怀沙:没,不过我估计这几天应该就有结果了。

  老项:嗯,再歇几天吧。

  关掉群聊,楚怀沙再次打开了接单软件,此时那个单由于下的次数过多,已经挂到特殊订单里面了。

  冷笑一声,楚怀沙找出了那天和他撞车的那女人的名片,然后拨通了电话。

  此时的诗召南完全是满头包。

  分手之后的她在处理完公司的紧急事件之后,便直接提出了辞职,尽管公司主管百般挽留,甚至连工资翻倍这种条件都开出来了!

  然而,诗召南还是决绝的表示自己一定要走,毕竟她实在不想再前男友那张虚伪的脸了!

  所以,她连工资都没拿便直接走人了,为了避免以后再被骚扰,她回家之后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搬家。

  而搬家的目的地便是距离九道湾不远的晓月十里。

  晓月十里,挨着东二环,算是市中心比较繁华的地段,西边过条隧道便是省政府大门,背后是省军区,对门过条马路就是烈士公园,东边是湘北一中,环境相当不错,当然租金也是很“不错”的。

  诗召南本身并没有多少东西,几个行李箱便将东西全都装下了,这点东天出發。兩日后,出居庸關,如果有視野從高空望下,大軍浩浩蕩蕩,前后延續二十多里,看這聲勢好不嚇人。

4月1日,剛臨大同,明帝準備在此與也先決戰,但是收到東廠情報,剌瓦在此處早已做好準備,此地很可能是陷阱。

由于天氣寒冷,再加上糧草不足,數十萬軍未戰先撤,在返回居庸關途中,遭到剌瓦多次襲擊。

余下軍隊在木土鎮再次遭遇襲擊,傷亡過半,英宗被俘,朝廷六十多名大臣戰死。

5月23日,先也在大破明軍的情況下,野心膨脹,率大軍進逼京師,以英宗要挾開城門,妄圖占領中原。

京師諸大臣擁立成王祁玉為帝,拒絕英宗進京,同時召河北、江南、山東等地方軍進京勤王。

由于朝廷以千里加急召人,沒過幾天,進京勤王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江南府。

泱泱大明,在全盛于天下的情況下,京師被北方蠻夷圍困,這在沿途聽說的民間瞬間刮起了一陣狂潮,有人說,大明氣數已盡,蒙古元人再次崛起,很可能現在京師已被攻破,這群剌瓦人可能很快就會打過來。很多地方都開始亂了。

江南巡撫收到圣旨沒多久,著令府院官僚共同商議,由于北方剌瓦只是小邦,遠遠不能和大元相比,在朝廷圣旨到達沒幾天,江南府第一批勤王軍出發遠征,而這當然在社會上造成了很大影響,很快江南府的底層市民也知道了這個消息,但是由于院府在各地召示中明確指出,剌瓦只是小邦,軍隊不過5萬,而光是江南道第一批勤王的軍隊就有這個數,由于江南道乃是大明最為富饒地帶,教化很好,人心一時間勉強穩住了。

江南府長縣集中的讀書人看著縣院前貼出的取消今年秋闈的通知,有一個年紀一看就有三十好幾的男子去年沒有考上又奮斗了整整一年,結果看到這個結局,躺在地上大喊:“天不待我,我已經沒有錢再讀一年。老天是要我死啊。”

他用頭往地上猛.撞,周圍的讀書人看到他這個樣子,一個個更加悲憤傷古起來。

“我也想死,這里的房租那么高,我根本就沒有余錢再讀。”

“家里的老父母根本就無法再種田,還指望我考上養他們。”

很多年紀大的考生一個個悲憤的想要死了。

“你們看,告示下面說了,這要是能夠進軍勤王的讀書人,獲得軍功功加一等。”一個讀書人看完了告示,激動的說道。而他的臉上還有淚流下,此時直接一抹,大踏步的去報名了。他已經沒有什么什么可以失去。

“就是這個剌瓦,要不是他們,我說不定今年就能考上舉人。”這名年紀三十歲的壯漢把手中的書往地上狠狠一扔,踏步而去。

“兄臺,你要去哪?”他身邊就有人問他。

“當然是殺北方蠻夷。”那人回到。

門前集中的大量讀書人忽然找準了方向,大量的人群好像游街一樣向著江南府軍營所在的方向沖去,生怕晚了來不及。

。。。。。。。

沈杰和琢兒剛剛走到長街對面的巷子前,就聽到一陣喧鬧聲,他往街那邊看去,一群讀書人步伐急促的往城外的方向跑去。

沈杰看到一個走的慢的胖子,站在路邊氣喘吁吁的,問道:“兄臺,到底發生了什么,你們為什么往城外跑。”

胖子看著沈杰也是一副窮秀才的打扮,說道:“我跟你說,不要再去參加秋闈了,今年取消了。”胖子說了一句,余光看到青年身旁的如仙女一般的人兒,他本來想低下頭喘氣,一時間竟然忍住了。

“為什么取消。”琢兒在一旁問道,她在沈杰醒過來后還指望他報名秋闈,既然已經到了江南府范圍,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她特別想讓沈杰考取功名。

胖子聽到女人說話那么好聽,一時間大腦都有些遲鈍,不過很快說道:“北方有一個蠻夷小族打到京師了,當今圣上讓天下人進軍勤王,只要是讀書人進京,所得軍功均加一等,現在這是我等讀書人唯一能夠爭取功名的機會,大家現在都跑去府城投軍去了。”

“怎么會這樣。”琢兒說道。

沈杰看到琢兒失落的表情,她知道他想讓自己考舉人。

“謝謝兄臺,你趕緊去吧,晚了不要不招人了。”沈杰說道。

胖子一聽,果然發現周圍人影稀疏,“兄臺我也勸你趕緊投軍,我先告辭。”胖子說話,再次看了琢兒一眼,顛著步子往前跑去。

“今年取消秋闈,我們馬上要何去何從,要不你也去。”琢兒迷茫的說道,只是說道后來的時候聲音變得很小。

“中午吃完飯,我們就去京師。”沈杰說道。

“你真的要去勤王,那我怎么辦。”琢兒說道,自從跟他在一起,她還從來沒有想過他會離開自己到那么遠的地方去。

“我去京城是有一件事需要確認一下,這個對我很重要。”沈杰說道,自從在客棧里遇到那件事情,他心里隱隱覺得‘武林外傳’只是路過,這個年代不可能那么簡單。

“確認什么,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瞞著我。”琢兒看著他,這一刻,她覺得他好陌生。

他看著正望向自己的女子,連忙說道:“我帶你一起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私は今の頭が好きで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银魂同人之无二浪客

梵辰

银魂同人之无二浪客

落日沙河

银魂同人之无二浪客

屋蓝

银魂同人之无二浪客

叁拾伍

银魂同人之无二浪客

ACE灬手套

银魂同人之无二浪客

黑神话丶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