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走不走》。

这间屋子乃是间小小的阁楼,但,咯咯笑道:大哥莫非是在说笑

個人屬性?

帶著一絲好奇,陳羽點開個人屬性。

【宿主:陳羽

性別:男

年齡:18

身高:175cm

體重:59kg

學霸積分:106000

等級:進擊的學渣

身體素質:35/200 極差

觀察力:33/150 普通

記憶:40/150 普通

邏輯:38/150 普通

圖形:35/150 普通

計算:35/150 普通

語言:39/150 普通】

【學業水平等級:

數學 1/10

自然科學 1/10

語言能力 1/10

工程學 未開啟(自然科學等級達到3級后開啟)】

一瞬間,陳羽的面前便彈出了一個清晰的界面。

這……這就是我目前的屬性?

我的各項屬性都這么低?

不可能吧?

系統是不是搞錯了?

看清界面的描述之后,陳羽的眼里露出了一抹懷疑的神色,他不是一個狂妄自負的人,并不認為自己天姿無雙,但是他不傻,這段時間的表現,他多少能意識到自己的一些天賦是比普通人要強的。

特別是在得到幾次屬性卡增加之后,他的某些屬性,絕對是超過了普通人的。

比如說記憶力,他絕不認為其他的人也能夠有他這么好的記憶力。

還有語言的天賦,他絕不認為其他大多數普通人能夠在那么短的時間內把英語和語文這樣的語言類學科的水平提升那么多!

甚至就連理科的那些天賦,他覺得應該都不是一般人能夠達到的,若不然的話,為什么他能夠那么輕松考滿分,其他人卻不行,就連一直非常努力,非常強大的學霸王偉,都沒有考過一次理綜滿分。

但是現在系統顯示的他的各項屬性卻全都這么低,最高的才40/150,3分之一都沒有,而且后面的評價全都是清一色的普通!

“本系統的一切數據均采用智人星系的評測標準,而非宿主當前星系,按當前星系標準,宿主各方面屬性在當前星系已處于較高水平。”

系統似乎感受到了陳羽的疑惑,解釋了一句。

原來如此!

陳羽的臉上這才露出釋然的神色。

若是以智人星系的智商水平標準來衡量的話,那就說得過去了,陳羽不知道智人星系的水平到底多高,在系統出現之前,他甚至都沒有聽說過這個星系,但是他可以想象得出來,能夠創造出系統的星系,其文明程度和智商水平,絕對不是地球可以相比的。

陳羽接下來又嘗試查看了一下其他的新功能,比如商城,結果卻得到了一個“商城未可啟,宿主晉級初級學霸后可開啟”的提示。

“所以,我解鎖了一級權限,就是解鎖了一個查看自己屬性的功能?”

在查看完了系統面板后,陳羽忍不住地向系統吐糟道,他發現除了看到個人屬性之外,其他的一級和二級功能,全部都是未開啟的!

“還有更加人性化的界面顯示。”

系統沉默了一下才回復。

“……”

好吧,系統你贏了。

“系統,我現在夠十萬積分了,可以進行第一期治療了吧!”

了解了所謂的一級權限之后,陳羽的心神重新回到了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事情上面。

其他的一切都素浮云,只有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可以!”

“那還等什么,馬上給我進行治療!”

得到系統確定的答案之后,陳羽頓時急切地道。

“此次治療將花費十萬積分,請宿主再一次確定是否進行治療!”

系統再次機械重復了一遍。

“確定!”

陳羽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確定,這還有什么好想的,積分再寶貴也可以再賺,命沒了就什么都沒了!這個世界沒有什么是比性命更寶貴的!

“開始治療……!”

在聽到系統說開始治療的一瞬間,陳羽便感覺眼前驟然一黑,整個人徹底失去了意識。

十分鐘后,陳羽重新恢復意識。

我這是治療完了嗎?

好像和原來沒什么區別啊?

有些迷茫地睜開眼睛,陳羽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情況,但是并沒有發現有什么特別的。

“宿主已經完成第一期治療,治療后可維系一年的健康狀態,宿主必須在一年內進行第二期治療,否則將在一年期滿后病發死亡!”

治療完了!

多了一年的時間!

總算是把自己這條命從閻羅王的手里搶回來了!

陳羽并沒有被系統那些一/p>

“是的是的!”疤臉大漢頭點的跟開了連點器一樣。“我這幾天都心神不寧的,剛剛過來攔你們也是職業素養啊,我這個人還是很老實的,從來不主動找事。”

“如果不是超凡事件的話,應該有活人被關在地下。”白映開口,想了想又補了一句。“是我的話我就這么干,在空氣并不充裕的地底保持若有若無的黑暗,并不良好的食物和一些爬蟲、動物的游走。”

“能讓人產生大量的恐懼。”

羅克南抱著肩膀,他總覺得大白天涼颼颼的。

旁邊的疤臉大漢這時候站不住了,渾身都在發抖,頭上的冷汗欻欻的冒出來。

“是我的話我就這么干”這句話給他帶來了成噸的恐懼。

白映總覺得這個人身上也有點黑,順應本能,順口一吸,疤臉大漢直接倒在地上。

一股記憶出現在腦海中……

“起來!你TM這個廢物,連威脅別人都不會,要你什么用?”幾個黃毛把一個瘦小的身影逼到角落,對著那個瘦小的身影一頓亂打。

那張被打腫的臉很陌生。

然后記憶有些千篇一律,這個瘦小的人天天被欺負,那些黃毛的手段稀奇百怪。

一天,他被那幾個黃毛打暈過去,昏昏沉沉中只感覺到自己在被人拖拽,醒來時已經是一片黑暗,偶爾有“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沒有吃的,沒有水,沒有光,沒有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可以出去了,但他再也看不到了,他找到了那幾個黃毛,把他們拖拽進來……

下一刻……

“來……陪我……”

“來!陪!我!”

“死!”

凄厲的慘叫聲在耳邊響起,仿佛有一只厲鬼趴在肩膀上呢喃,然后發出尖利的慘叫。

白映渾身顫抖,他不知道為什么全身無法控制的流冷汗。

是因為……恐懼嗎?

這不是疤臉大漢的記憶,這應該是一只變異體的記憶。

縮在角落里的跟班看到那個白臉年輕人沖著自己大哥吸了一口,自己大哥就倒在地上口吐白沫,那個年輕人興奮的渾身顫抖,眼睛里還那么冷靜……

“鬼啊!”小跟班直接跑路,兩條腿跑得飛快,不到半分鐘就消失在視野范圍里面。

“怎么了?”林木林開口詢問。

“變異體的生前記憶,很純粹的雜質。”白映手還有些顫抖,他的精神空間里那縮在角落里的黑色仿佛得到了補品,把白色淹沒了一大塊。

“去工廠里看看。”林木林說道,羅克南直接一馬當先。

兩個一等實力的心相師來幫自己做這種低端事情,這才是真的面子大,白映心想著。

“你們是來干嘛的?”幾個穿工服的男人看到羅克南從正門走來,直接上前阻止,依舊是手上的手套臟兮兮,里面的襯衫白潔如新。

“來檢查的,叫你們老板過來。”林木林攔在羅克南前面說話。

幾個男人面面相覷,臉上的狠色漸漸淡下,取而代之的是茫然和糾結。

“去叫老大。”

這話一出,白映和林木林就知道有問題了。

旁邊的機器在制造的是兵器,長槍、長戟、大刀、短劍等等,把把尖口銳利。

按照夏城法律,制造兵器必須在城主府登記并且擁有擔保人,擔保人必須是政府機構下述職的一等以上評級。

販賣兵器的標準就很低,只要有錢,有貨源就可以賣,但也需要花錢請人來檢查,沒有合格證沒人會買。

這小小的工廠,周圍人際稀少的工廠,怎么可能是一等以上擔保的工廠?

這是違法生意。

但他們沒有第一時間撥打鎮壓所的電話。

“應該不是條兒。”幾個男人在竊竊私語,但是林木林聽得見,這也代表著預兆力量的微微恢復,預兆力量會自主加持肉身,比如聽力,隨著意志的轉換而轉化加持對象。

以前的人還是管鎮壓所叫警察局,差別只在于以前的警察叔叔會幫助人們處理雞毛蒜皮的小事,現在鎮壓所只負責鎮壓,糾紛交給裁決處。

當然鎮壓所下的城衛處也被稱為警察,報警電話還是妖妖靈,也不知道他們說得是哪個條兒,八成是城衛處,因為日常生活中的官方科普已經早就強調了警察局改名城衛處。

裁決所相當于法庭,只不過差別在于兩者都不止負責對于普通人和超凡者,還負責一些攻擊性不那么大的變異體。

“老林,頭上之前還說這廠子主人挺懂事的,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白映開演。

“希望如此,誰想大動干戈呢?”林木林瞥了一眼帶著敵意的“工人”們,一臉不屑。

這時,一個瘦弱的男人走來了,看到這人白映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這是剛剛記憶里的那個被欺負隨后變異的人,也是在自己旁邊鬼叫的東西。

白映的眼睛化作一個刻度板,上面刻著三分譏笑、三分驚訝還有四分“WDNMD”……

有贼,遂无行意,何也?”庆则拜么样的妻子,你还能说什么?黑暗

但是,躲坐在角落独饮的傲天,发现有道令人不安的眼光正紧盯着他。眼光来自于一个也坐在角落的粉脸上充满饥渴神情,装扮得极为妖艳的贵妇,水汪汪的媚眼中射出足以撩起所有男人内心征服的挑逗异彩,她已经站起,迎风摆柳般的扭动着水蛇腰,向傲天这边行去。看到妖艳贵妇向他行来,满是饥渴神情的粉脸上充满了挑逗的媚笑,如丝媚眼勾人魂魄,纤腰丰 臀,傲然挺立双峰,穿着半隐半露的轻纱,极为撩人。傲天不觉想起艳绝天下的成熟美妇凤飞舞,想到与她的飘飘欲仙感觉,不觉九阳神脉升起一股热流,剑眉一挑,嘴角逸出邪邪笑意,他已经打算勾引这个向他挑逗的女人。

事后,傲天才知道美艳贵妇是威迪斯城总军需官金侯爵最为宠爱,也最为害怕的夫人,因为金侯爵人已经老了,加上讨了几房小妾,自已又喜欢在外面胡搞,根本没有能力满足这位大夫人,只好睁一只眼,闭一眼的让她在外面胡混。

这位金夫人阅人极多,她早就暗中注意带着邪邪笑意的年轻男人,身材不是非常的高大,全身却呈现着一种柔和韧性的线条,象一只饥饿而又强壮的猎豹,隐隐还流露出一股霸气。如果能够征服这种男人,更让她感到快感。

刚才金夫人对着傲天直抛媚笑,一副成心要勾引人的模样,如月公主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金夫人可是帝都有名的荡妇,若她缠上了傲天,只怕傲天的声誉有所受损,作为主人,如月公主自然觉得自己有义务阻止。

如月公主正要走去角落,阻止金夫人的行动,突然,门外响起门官唱和声:“紫罗倾城到----”

这声唱和扰乱了内厅的喧嚣,大家,特别是贵族苍蝇们眼中露出惊异之色,他们好像都没有想到会有紫罗倾城会驾临这场宴会。

紫罗倾城,紫罗家族家主的独生女,花容月貌,国色天香,倾国倾城,是帝都威迪斯城男士心目中排第二位的梦中女神,都以能娶到紫罗倾城为妻作为奋斗目标,排在第一位的梦中女神当然是如月公主。这并不是说如月公主比紫罗倾城漂亮,而是因为如月是公主,紫罗倾城毕竟只是女侯爵而已。任何一个男人,在同样条件下,应该说都会选择公主。

当然,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紫罗倾城能力也超强,她可不只是女侯爵这个虚名,还是塔济帝国精锐的玄甲兵团团长,手中的实权可能还超过如月公主。

厅门处接着,传来一个脆若莺啼的声音:“对不起,我迟到了。”

众人向厅门望去,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什么时候,那里已经站了一位体态无比动人的女子,她穿着一身轻盈的翠绿罗袖长裙,一头秀发自然收拢于肩后,不看她面容,光是那种无比轻盈、灵秀的气质,站在那里,就足以令人炫目,一双冰洁如泉水涌动的眼睛嵌在一张矜持白皙的面孔上,慧黠温柔的洋溢着生命的无限气息,翕动着的嘴唇如漫天洒落的樱花,宛如圣洁高贵的九天仙女。

在场所有的男人都露出一付色授魂与的表情,而女人则惊异于她那超越一切的美丽。

自然,紫罗倾城的到来也打乱了金夫人的勾引计划,傲天也被紫罗倾城所吸引,不由自主站了起来,仔细打量着进城前一个老者提到过的神秘的、能力超强的紫罗家族下一位家主继承人。

看着紫罗倾城漂亮无比的面容和精光四射的眼神,傲天相信老者所说绝对符实。

正想阻止金夫人的如月公主,也顾不了金夫人,急忙碎步跑到厅门口,迎接紫罗倾城。

她高兴的牵起紫罗倾城玉手,口中有点埋怨道:“倾城,你怎么才来啊

符仙宫外。

天地异象消失,场内注视的几人收回了目光。

季辽反映最快,根本来不急与他人说些什么,一闪之下冲进了符仙宫,又是几个闪动便进入了后殿。

比水流嘴角擒起一抹笑意,看着季辽离去的背影负手说道,“看来我们种道山要出一个逆天资质的人了。”

云霓也是呵呵笑着,赞同的点了点头,“是啊。”

陆长空眼眸亮着精光,一阵阵闪烁,撇了一眼身边的三人,才轻声开口,“师兄师姐,我无相山弟子稀少,我可是正为寻一个传人而发愁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走不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炼妖师

蔷薇醉

炼妖师

苏倾

炼妖师

黄华溢

炼妖师

十月初

炼妖师

秦诜

炼妖师

健康的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