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兄长妻不可欺》。

更气人的是,马吃草,他们明才智是不是比王怜花更高

述律平和曷魯相顧無言,面面相覷。

阿保機看到述律平和曷魯并沒有反駁他的話,繼續說道:“我們契丹過去是很窮,也很弱,處處被別國欺辱。從我們截下給突厥的貢品那刻起,我們開始以我們的力量和方式,反擊了。”

述律平插言道:“是呀,那時哪里想到,我們真的將契丹做大做強了。”

阿保機嘆息道:“自從我們強兵以來,確實得到了不少財富,民眾本該過上舒心的日子了吧。可是恰恰相反,你看我們現在的契丹,部族之間和部落之間的矛盾空前激烈,究其根源,恰恰是財富過多所導致的。由于我們無意間的失誤,已經打破了草原的平靜與平衡。如果我們繼續去無端地與人搶奪財富,將來又會怎樣呀,只能使各種矛盾更加激烈。”

曷魯心情頓時沉重,嘆息了一聲,說道:“我們確實應該趕快消除國內矛盾,契丹國內,再不能這樣亂下去了。可是,用什么方法,才能平息這些矛盾呢?束手無策。”

阿保機停頓了一下,語氣變得更加和緩,說道:“據韓延徽講,只要消除了部族制,矛盾自解。可是,部族制是契丹的根基,哪能隨便消除。看來還得想別的辦法。”

阿保機嘆息一聲,道:“往后,我們要以守疆為主,能做到不被人欺負就行了,再不能無端興師打仗啦,打仗是要死人的呀。”

曷魯想,打仗本來就是要死人的嘛,阿保機怎么會有休戰的想法呢?

這些年來,契丹不是靠打仗才強大起來的嗎?

述律平看了曷魯一眼,反駁道:“該打的仗還是要打,如果別的國家來進犯我國疆域,我們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阿保機并不理會述律平的話,繼續說道:“昨天,我煩悶至極,騎馬到草原上去散心,肚子餓了,便到一戶牧民家吃飯。那位老太太說,他本來有三個兒子,先后都死在了不同的戰場上。你們知道老太太叫我什么嗎?”

述律平和曷魯沒有答復,靜待下文。

阿保機突然哽咽起來,說:“她說我阿保機是殺人魔王。”

述律平和曷魯同時一驚。

述律平問道:“難道那老太婆認出你來了?”

阿保機抹去了眼窩的淚水,長嘆一聲,道:“她要是真知道我便是殺人魔王阿保機,還不得舉刀砍我呀。”

述律平道:“老太婆一定是瘋了,怎么能信口開河呢。”

阿保機不搭述律平的茬,繼續說道:“當老太太咬牙切齒痛罵阿保機的時候,我就感覺有無數把刀子在反復捅我的心臟。我有罪呀,是我讓無數的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呀。”

阿保機再也說不下去,哽咽了起來。

述律平長長嘆了一口氣。

曷魯的心中也怪不是滋味。

阿保機胸中的郁悶,隨著不斷滾出的淚水,排出了許多,慢慢坐直了身子,擦干了眼淚,平靜地說道:“劉守文更是天下頂級的草包。難道他就沒想過,一旦契丹軍隊幫他擊敗了劉守

枯雷運轉枯字秘,腳步輕點,飛躍虛空。

巨人皇一手抓空,然后順勢壓向另一個方向,那里,是策九所在,他早已發現了策九,一掌轟然壓在地上,不過同樣打空,策九避開了。

遠處,策九松口氣,驚訝望向巨人皇,他沒有主動出來,也沒有露出絲毫氣息,巨人皇居然能發現他,這么說,其他人也應該暴露了。

“一起上,我們全部暴露了”慧三通低喝,抬手,黑暗穹頂落下眾多金色流星,咂向巨人皇。

巨人皇隨手一揮,足以......

他的头上戴着一顶用白布做成的招再说,那知展梦白铁剑落下,

人就是这样,一旦身居高位,是没有几个舍得放权的。申佑即是如此,感受过了监察局长那威风八面的样子,现在让他下来,是当真有些不舍,即便是明知道接下来做的事情会得罪不少人,但还是不愿意离开。

即然申佑表态 这是家事,我插不了嘴。

他们一家在一楼的办公室里说话,我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厂房里边走边看。

这边是仓库,嗯,里面有成品衣,衬衫之类的 。

我只......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兄长妻不可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阴阳道祖

谷奕

阴阳道祖

天狼星娘子

阴阳道祖

樱雨飘零

阴阳道祖

白龙鱼狐

阴阳道祖

狂砍九刀

阴阳道祖

落落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