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黑风寨灭》。

道一句不好听的话,业火寺不用其他的寺院,这里的和尚,自地藏佛张万豪之下,空闻和尚等人,没有一个正经八百的僧侣!全是一些有心向佛,佛祖不度的绿林好汉。

别看他们虽然每日念经诵佛,用心则成,暗地里却还藏着匡扶正义,替天行道之念。

学成之后,下得山去,何人身上没有沾上几条人命?

若论佛法大道,万千精妙,业火寺的和尚们只是浅尝辄止罢了。

如今,要帮人评理,不啻为一个难题。

空闻和尚在一边直皱眉头,其余和尚,佛法,武功,皆不如空闻,而且主持师兄在此,何人胆敢僭越,说个一二?

于是和尚们都在一边站着,喁喁相谈,评头论足,形如看街道耍把式一般了。

柳长歌听了一会儿,对于双方的矛盾,一知半解,不做评判,兀自暗暗的偷笑!

他觉得这个黑粗的汉子,很有意思,光着膀子,袒露一身的肥肉,好似是一个雍胖的废物,但有些时候,眼见并不一定为实,何况对方是故意扮猪吃虎,但见在肥肉之中还有肌肉盘虬,分明没少在身体上锤炼过。

黑汉惺惺作态,表现在弱小和恐惧,有时脸上还伴有怯懦之色,但神色之间,那一股嘲讽之意,却是掩盖不住,不愿郑家五虎如此大动干戈,这是气人太甚,不过,在柳长歌的心中,说不上为什么,觉得黑汉如此做,却有一丝丝的过瘾。

黑汉子说完之后,看和尚们没有反应,不仅又相求道:“各位大师,你们都是佛门子弟,心善之人。有佛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可不能见死不救。西方极乐世界虽好,我可不还有些贪恋人间的欢乐,不愿意去呢。”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柳长歌。

柳长歌倒让他看得很不好意思了,想要躲开此人的目光,却是躲不开。心道:“这个黑汉,看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和尚,且不认识你。咱们萍水相逢,你闯下的祸,难道还要把我牵连其中么?”

柳长歌一时也难分对错,但是他对郑家五虎没有任何好感,觉得这些人凶神恶煞,又见他们,舞刀弄棍,平日里一定鱼肉乡里,横行霸道。而且面有心生,一打眼看过去,一个个獐头鼠目,歪瓜裂枣,不见一个慈眉善目之人,尤其是他们恃众欺人,不符合江湖规矩,让柳长歌十分恼怒,不禁有些心向幽默的黑汉了。

郑家五虎中,提着短枪的那人,脸色铁青,眼中并无和尚,心道;“黑肆胡说八道也是没用,欺辱到我头上来,如来佛祖来了,岂能救你?”

他将手中短枪一提,指着黑汉,骂道:“狗东西,油嘴滑舌,别恶人先告状了,大师们平日里忙得很,哪有空闲答对你这个骗子,你更不要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好像是一条狗,在师傅们面前摇尾乞怜,你该乞怜的人是我们!”

黑汉子眼中满是祈求地看着柳长歌,淡淡地说道:“诸位大哥,你们本领高强,是江湖上的好汉,可我也不是狗呀!人怎么会冲人乱叫的,我又哪里求人了,你们要钱,不是我不愿意给你们,但我为什么要给你们呀,何况我又不欠你们钱。”

这时,郑家五虎中一个拿刀的人冲上前来,骂道:“狗东西,到现在你还不认账了是不是?你输给我们的,怎么不是钱?现今钱在哪里!你是不是欠了我们的?”

黑汉子哈哈笑道:“输给你们的钱,是我运气不好,这几日估计是踩着狗屎了,实在是倒霉透顶。我已经给了你们,又怎么欠你们钱呢?”

又是一个流星锤的人道:“三弟,你跟他啰唆什么,他是故意戏弄咱们呢,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怕是不知道咱们五虎的厉害。”说罢,脸色一沉,双眼迸出火星来,就要动手。

黑汉子见状,向柳长歌身前一扑,动作很快,那么胖的身躯撞过来,霎时好像是一头牛冲来!

柳长歌往左一闪,从容避过,黑汉子则站在了柳长歌的位置上!

柳长歌窜出一丈开外,很不高兴,心想:“这汉子怎么回事,好生无礼,真以为我会帮他么?”

柳长歌瞪了一眼黑汉,黑汉则冲柳长歌嘻嘻一笑,柳长歌面色一沉,双眉微蹙,便道:“喂,汉子,人家管你要钱,你把话说清楚了!不要四处冲撞。若要打架,我们可以给诸位腾个地方。”

黑汉子赧然道:“这位公子,太不好意思了,你看见没有,人家什么郑家的五个老虎,仗着武艺比我高,要欺负人成比例,這都是有據可查的,我們是正大光明可以放在桌面上的,你們盡管放心。”

“秦董事長,我把話也挑明了吧,我們對拿下這個項目是有信心的,在機房環境監控方面我們是最有實力的國家級設計施工院所了,當然我們愿意與你合作,這樣對我們更有把握,但是有三點:第一;我們的合作要簽訂正規的商務協議,雙方合作受法律的保護。第二;協議中不能用傭金這個詞,我建議用你們負責該項目的前端市場營銷,這個費用是你們的市場營銷費用。第三;營銷費用按照業內規定不得超過5%。如果這三點你不能做到我們就免談了,談不成生意還是可以做個好朋友。”

“這... ...這... ...你的殺價也太狠了吧,那你估計你們這個項目的合同總額大概是多少?”秦曉峰說道。

“按照對項目的初步估計,小目標我們拿下這個數據中心機房的環境監控設計和設備安裝調試。大目標是再拿下機房的裝修與施工安裝,調試。”

“那小目標與大目標的費用是多少?”

“小目標是1千萬元,大目標是4千萬元左右,還要看市場對手的出價做適當的調整,但是我說的是個市場估計價格,突破這個價格是會嚴重影響工程質量的非理性決策,我們不會做的,我們有企業的信譽和責任感。”陸敏男堅定地說道。

秦曉峰的眼珠子在急速地轉動,心里在計算,就是5%傭金4千萬的項目就是轉手200萬元的收入,這是個多么好的買賣,如果做打印紙的生意不知道要做幾年了。秦曉峰轉動了一下脖子里那根粗大的金項鏈說道:“要不這樣,我們幫你拿下大目標,你們給10%的傭金。”

“秦董事長,這不是討價還價的事情,這是行業內有規則,我們給你太高了將來審計是會出問題的,你被關進去判刑是小事,我們整個企業的聲譽就會遭受重創。”

秦曉峰出一聽感覺話里很刺耳,什么叫我‘被關進去判刑是小事’,但細想對方的話畢竟沒有說錯,我還是要忍一下,畢竟一轉手就是200萬的純收入啊。

秦曉峰咳嗽了一下說道:“那好,我看在與你們是初次合作,以上三個條件我都認了,這樣可以了吧,我這個人很爽快的,以后我們合作多了你們就知道了。”

“還有在協議中我們會寫明市場營銷費用的列支細節,并且規定在我們拿下數據中心這個項目合同生效后支付其中的20%,其余部分在項目驗收完成后一并支付,這應該沒問題的吧,因為市場營銷費用的支付業內都是這么操作的,我們也不能違背,這在我們之間的合作協議中都會寫明的。”

“好吧,我是相信你們的,你們也是國有企業吧,既然有這樣的規定我們應該遵守,外資企業就沒有這么多的條條框框,這個條件我也認了,我這個人很講義氣的。”秦曉峰說道。

“最后我想請秦董事長最近能否安排我們公司高層領導過來拜訪一下你們公司的秦志剛總經理嗎?”

秦曉峰迅速答道:“那當然可以,我只要一句話就可以搞定,秦志剛是我的老爸... ...”

會談結束,陸敏男一行離開了會議室,在電梯廳等電梯的時候,陸敏男想要打個電話,示意讓隨行的人員先進入電梯,說好在公司底樓的迅達公司大門口等。

陸敏男打開手機撥通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李婷的聲音:“敏男,你好,今天怎么有空打來電話,有事嗎?”

“李婷師姐,今天我帶了一個團隊在江海市,參與你們公司數據中心項目的應標,剛開完會。”陸敏男說道。

“是嗎?怎么不是先打個招呼,師姐可以照應你一下,談得順利嗎?需要我做什么工作嗎?”

“不用麻煩你了,走正常的招標程序,技術上我們是有信心的。”

“好,那我們今天晚上一起吃頓飯聊一聊。”

“師姐,今天晚上我們團隊還要開會研究應標對策,為這個標書做些準備,改到明天晚上可以嗎?”

“行,沒問題,明天我把晚飯的地址和時間發給你,明天晚上我還請兩位朋友參加你不介意吧。”李婷說道。

“好呀,聽你的,好久沒有見面了,明天晚上聊。”陸敏男說道。

学会识榜样与期望,立责任与未畏者也。韩子尝语人以文矣,日

說完,他強忍著眼角的眼淚水,大步的朝著墓道走去。

聽著漸行漸遠的腳步聲,妮妮微微的一笑,呢喃道:“小哥哥,再見了,謝謝你的這番情義,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里,一切安好。”

都說初戀是最讓人刻骨銘心的,也許在唐昆這一生

高天笑得都快直不起腰来了,止住笑声后他问道:“谢春花是咋发现的啊?”

吴桐撇着嘴说道:“有人给通风报信了呗,不然大晚上的,她怎么能知道自家爷们儿睡别人娘们儿床上去啦?”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黑风寨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夕花未了

石湖仙

一夕花未了

本非妖

一夕花未了

我饭李艺彤

一夕花未了

土豪小混混

一夕花未了

钟沐尘

一夕花未了

泰平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