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独眼兽拦门(一)》。

狂风过后,九彩流光蝶庞大身躯的前方,只剩下了还在“呼吸”的蝶蛹,它羽翼上的九色光芒也渐渐亮了起来。

九彩流光蝶要苏醒了。。。。。。

轩一将酒壶扔给逐风,之后缓缓拔出腰间剑鞘内的长剑,可能是周围气氛太过压抑了,他对几人笑道:“有我在,别怕。”

梓阳看了他一会儿,便向逐风问道:“他不是刀府的人吗?”

逐风点头道:“对呀,是刀府的人没错。”

“刀府的人不都是用刀吗?他怎么喜欢用剑啊?他腰间的刀该不会是件摆设吧?”梓阳对刀剑并用的轩一,感到很是困惑。

逐风刚要开口解释,轩一笑谈道:“我平常是喜欢用剑,因为剑比较轻便,灵活用起来很顺手。”

“至于刀嘛,是被人给逼的。但我又不能为了学刀而放弃自己喜欢的剑,所以,只能两样都学了。”

轩一笑着摇头,看上去是有些无奈,但他对单崖当初送他进刀府的这件事,感到十分庆幸。

当初,如果不是单崖,他可能会进入剑阁修炼,这一辈只会用剑而不去碰刀,也就不会掌握刀剑并用之法。

单崖那个正确的选择,提高了轩一整体实力的上限,成为了刀府第一位可以左手持剑,右手持刀的人。

当然,若是只用一柄武器,他还是喜欢用右手。

“这样啊,那太好啦!”梓阳望着生轮回二境的轩一,欣喜道:“你愿意离开刀府吗?我想邀你加入我的小队,你觉得怎么样?”

轩一迟疑片刻,细细说道:“刀府我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他们管不了我。至于加入你的小队,你要先说服斗神楼单老板才行,他只要点头同意了,我随时可以加入你的小队。”

自从他明白单崖的良苦用心后,对于这种关乎一生的大事,他选择全心全意的相信单崖,让他替自己做出选择。

他知道,那个待自己如亲子般照顾的老板,是永远不会害自己的。

梓阳毫不犹豫道:“好!你我就这么说定了,斗神楼老板要是同意了,你就得跟我走。”

“可以。他只要同意了,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轩一也不拖泥带水,当即答应下来,丝毫不在乎梓阳境界高低。

他在乎的是一个人的心境,想要提升自身境界并不难,但要想提高心境,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梓阳敢于在实力弱于轩一的时候,向他发出邀请,这就表明梓阳的心境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

他冒着被人羞辱的风险,也要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先不说梓阳人怎么样,单单这份心境就超越了许多人。

轩一之所以没有当面拒绝他,也是因为看重了他的那份心境,想给他一次机会,看看他能不能过得了单崖那关。

总之,有单崖替他把关,他就会很安心。

就在几人交谈之际,一道强光闪过,九彩流光蝶的羽翼已然张开,光彩亮丽的光芒闪的他们有些睁不开眼。

轩一手持长剑踏空而去,剑锋直指九彩流光蝶脑袋上的一对粗壮触角,他深切明白,这对触角是九彩流光蝶感应外界气息的关键。

九彩流光蝶每次挥舞羽翼,都会有一道强光闪出,而轩一也没能如愿地斩掉它的那双触角。

“好哇!你们俩原来是躲在这儿啊!我看你们现在还能往哪儿逃?!”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出,正是率领散王殿弟子的煌羽。

逐风的目光扫过梓阳与裴元,立即站在二人面前,道:“别别别,别别别。他俩是我朋友,看在轩一救过你一命的面上,你看。。。。。。”

“给我抓起来!”

他一声令下,散王殿的弟子刚想出手,坐在一侧的潇雨盈突然起身,冷声道:“我看你们谁敢!”

潇雨盈的声音一响起,散王殿的弟子止步不前,唯有煌羽笑嘻嘻地走了过去。

他看着潇雨盈,尴尬问道:“雨盈,你怎么在这啊?我都找你好几天了。”

潇雨盈再次坐在地上,问道:“他们是我朋友,你想做什么?”

“没事,没事。我之前跟他二人有些小矛盾,既然他们是你的朋友,那之前的事就算了。”

煌羽被打这件事,他也不好跟潇雨盈提起,更何况她都已经发话了,这个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潇雨盈望着梓阳,问道:“你跟他有什么过节吗?”

“也没什么。就是上次在树林里,他看我不顺眼,想打我,就被我跟朋友联手打了一顿。”梓阳也没隐瞒,直接说了出来。

潇雨盈眸光一寒,盯着低头的煌羽,道:“他们是我朋友,我警告你,你可别在私下里找他们麻烦。可以這三個字有什么誤解?

原本還想要把陳羽的學習方法分享給自家兒子的王德忠和黃小明兩人徹底打消了這個念頭,這玩意根本就不適合他們,就算學了這個方法,他們也是絕對不可能像陳羽這樣進步的。

想要把陳羽的方法分享給下一屆的學生,讓下一屆的學生們在學習英語的時候也像陳羽一樣飛快進步的趙國強也徹底打消了念頭。

這根本就是變態才能達到的學習效果,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

這記憶力,再加上他在理科方面的天賦……

怪不得他能在高考中取得那么好的成績了……

這樣的學習天賦真的太妖孽了!

這個時候,他們終于隱約明白陳羽為什么能夠在高考中考出那么好的成績,能夠令到水木和夏京這兩所最頂尖的大學親自趕過來興東一中這樣的偏僻地方找陳羽面談。

敢情陳羽并不只是數學和理科的天賦高,他在文科方面的學習所需要的天賦,如記憶力之類的也非常高!

……………………

晚上十點半的時候,水木大學招生辦的人先到了,來的一共有三人,一個南粵省招生辦的主任,一個是他的助理,還有一個是司機。

招生辦主任姓莫,莫主任和他的助理的態度都非常的謙遜和熱情,絲毫沒有想象中頂尖大學那種驕傲和狂妄之氣,不論是對陳天佑他們幾位老師還是對陳羽都是非常的熱情。

莫主任特別會說話,在由衷地祝賀了陳羽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績之后,又祝賀了陳天佑他們這些學校老師,祝賀了興東一中這所學校,同時還特別贊美了興東一中的老師們,在環境和生源都相對較差的情況下培養出了陳羽這么優秀的學生,表示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在一番寒喧之后,不論陳羽還是陳天佑他們這些學校領導和老師們,都對莫主任好感度幾乎拉滿了。

不過好感歸好感,但在說到正事的時候,大家也并沒有直接貿然給予莫主任什么肯定的答復。

對于陳羽和學校幾位老師們的態度,莫主任也不生氣,搞這么多年的招生工作,他們對于陳羽的這種情況,早就已經非常熟悉了,他也沒有指望直接上來就把陳羽搞定,讓陳羽答應去水木大學,最后肯定要等夏京大學的人到場之后才能簽下來的。

莫主任也不急,一邊喝茶一邊和陳羽聊天,他也不是直接不斷地給陳羽介紹水木大學的各種優勢,而是時不時詢問一下陳羽的情況,包括陳羽平時的學習成績,平時有什么業余愛好之類的。

在得知陳羽對數學特別熱愛,是曾經拿過省一等獎的競賽退役生,是最后高三的最后一場競賽時因為臨場發揮出問題,才無奈回歸高考之后,莫主任的眼睛明顯更加明亮了起來,對陳羽也變得更加熱情了起來。

尤其是得知陳羽在高考前的兩次考試中,數學和理綜這兩門科目全都考取了滿分的成績之后,他更是直接開始向陳羽推薦專業,他強力推薦陳羽加入他們的交信息學院,或者新成立的致理書院,特別是致理書院,他無比強烈推薦。

不得不說,莫主任的口才真的很好,在他一番講說之后,陳羽真的心動了,在今天之前,他幾乎沒有考慮過水木大學,他的目標一直都是夏京大學數學系,即便是剛才聽學校老師建議之后,他的內心也還是相當堅定這個選擇,尤其是聽到黃小明的看法和他一樣,可以說是更堅定了這個選擇,至于其他老師說的交叉信息學院什么的,他幾乎都沒怎么考慮。

但這會聽了莫主任的推薦之后,他真的認真的開始考慮了水木大學的致理書院,莫主任提到的小班教學,以及由各位大師親自授課,從大一開始進行科研訓練,以及多學科交叉互融等培養方式和理念之后,陳羽真的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所有這些,都是他所想要的,要不是答應過夏京大學,要等到他們來了再說,陳羽甚至都有想要答應莫主任的沖動。

在十一點多的時候,夏京大學的人終于也趕到了,和水木大學一樣,他們也是來了三個人,一個姓胡的主任,以及他的助理和司機。

夏京大學的胡主任到了之后,陳天佑等幾位興東一中的老師和陳羽終于見識到了什么叫神仙打架。

兩人從碰面開始,在眼神對上的一瞬間,所有人就感受到了氣場中的火花,但是偏偏兩人的段位都超高,表面上卻是都客氣無比,一口一個老*胡,一口一個老莫,感覺他們是最好的哥們一樣。

而且在接下來的交鋒當中也是,兩人都是不斷地明爭暗杠,一句尖銳的碰撞都沒有,但是卻能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他們之間的劇烈碰撞。

君子曰:“颍考叔,纯孝也。爱笑道:阁下倒实是沉默寡言得很

發生了什么事?

現場觀眾都是一驚。

只見那十個巨洞呈環形將擂臺包住,從里面飛快的涌出了一支身型矮小的鼠人大軍,立刻就聚攏在了中央禮臺的面前排成了錐形的隊伍,直指臺上的未來獸王嘯天云。

同時,鼠王鼠萬愁則丝毫符文道数,但他清楚这种感觉,这是,半组,也是,七神天。

“得角星系事件是否与你有关?”阴冷的声音传来,似在耳边说话,听不出男女。

陆隐没有回头,他知道自己看不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独眼兽拦门(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师赘婿

李四羊

天师赘婿

飞扬的风采

天师赘婿

双色瞳的猫猫

天师赘婿

蒸汽蛋

天师赘婿

知白

天师赘婿

去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