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斩首(第二更)》。

他转过头,就看见有样东西在太吗?宫九道:当然可以,我对将

“哪门子的将军,一只看门狗而已,有什么买卖好谈的?”彭梁感觉到肩头传来的力道,长叹一声,对方若是真的欲行不轨,自己也跑不掉,干脆坐下继续喝酒。

“彭将军何必自谦,不过是那余苍不识货而已,我相信将军的称谓,早晚会名副其实。如今你忍辱负重,不知今后有何打算?总不能就这么一直等下去,回头若是怀上了余苍的种,难不成还要帮他养儿子?”杨启风端起酒杯给彭梁倒了一杯,看见他手臂上暴起的青筋,知道火候差不多了。

“说吧,怎么才能杀了他?每日他手下围满了人,根本没有机会。而且不能留下任何线索,不然的话,张大将军肯定不会放过你。”余苍的妹妹,是张汉思的宠妾,这也就是彭梁一直不敢动手的原因。一旦消息泄露,别说他这一家,恐怕但凡跟他有关系的人,都会被一一清算。

“我自然有办法,这点你不用担心。至于张汉思,他算个屁,跳梁小丑罢了。”杨启风一脸不屑,孙宇在泉州羞辱张汉思的事情,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连个屁都不敢放。就连陈洪进,他剑州军也不是没打过交道,不是照样占了便宜。

“你究竟是谁?”彭梁双眼通红,盯着杨启风。这泉州地界,敢不把张汉思放在眼里的,屈指可数。

“我从北边来,具体身份你不必打听,只要你愿意投靠我们,我肯定帮你杀了他。而且我可以保证,你以后的地位,必在今日之上。”杨启风不想这么早透露自己的身份,除非能够确定他投靠自己。

“我要付出什么?”彭梁稍一思量,就下定了决心,这就是他等待多日的机会。与其在此蝇营狗苟,不如搏一把,大不了就是死,反正现在也是生不如死。

“一切行动听从我的安排,你只要在这上面按个手印就行。”杨启风掏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纸递过去,这算是投名状,不然自己如何信得过他?

彭梁接过纸张一看,上面写的是自己因为夺妻之恨,买凶杀余苍。彭梁想起在自己家里作威作福的余苍,心一狠,咬破手指,鲜血流在手上,略一涂抹,直接盖在纸上。

“什么时候能够杀了他?”彭梁将纸递过去,直接用酒洗洗手,比起他心中的痛楚,手上的伤口不值一提。他巴不得现在对方就冲过去结果了余苍,他一刻都等不了。

“不急,我自有计较,他没几天好活了。这个你拿着,先去团练副使周彬那里烧烧冷灶,等这余苍一死,他上位的可能性很大。你若是能够得个好的位置,后面也好便利许多。”现在这彭梁不过一个都头,能做的事情有限,若再进一步,得个校尉的职衔,那就不同了。这清源军在此拢共不过三千多人,分属四个校尉,上面就是团练副使周彬跟团练使余苍。如今周彬完全被架空了,若是得了团练使的位置,肯定要安排自己人上位的,现在去烧冷灶,十有八九能成。

“这么多?”彭梁接过小盒子,打开一看,里面六锭金灿灿的小金锭,十两一个,价值白银六百两,他彭梁的全部身价都没这么多。

“该花的钱不能省,去吧。”比起一个校尉能够带来的利益,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俩人在一起待久了,难免惹人关注,杨启风也打算走了,得去布置一下,这余苍也不是好杀的。

“大人,你到底是谁?”彭梁收好金子,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对方。

“本官乃剑州军校尉,你自去吧。”杨启风斟酌一下,觉得告诉他也无妨,毕竟投名状已经收下了。

彭梁听了一惊,对方来头还真不小。这校尉也分三六九等的,就好比清源军的校尉,地位堪比团练使余苍,比他下面的校尉高多了。彭梁虽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却丝毫轻松不起来,毕竟剑州军比起清源军,实力还是要差上不少的。不过他们那个刺史兼团练使的孙大人,倒是有两把刷子,之前可是让陈洪进跟张汉思俩人都吃了瘪。

杨启风看着走远的彭梁,这事自己也算是尽力了,至于结果,就看这小子能不能博得周彬的欢心了。不过应该问题不大,这周彬坐了两年冷板凳,

福中府亂為一團。

澤中府歡天喜慶。

作為從皇室叛逃而來的陸家,在此時展現了他們雄厚的枝蔓。

有道是百年的肥蛇比蛟大。

上到各個黑市,下到各家地主。都有他們的眼線。雖說澤中府被滅是現實,無數人看到的境況。可這并不代表陸家的關系網斷裂。

而這些信息,在此時就是供應給海神教的開拓的力量。

陳默無意弄什么改革,但架不住這個海神教的中心是農民。況且對海神教徒來說,有田種有飯吃就足矣讓他們信仰......

自敬者人恒敬之,自贱者人必蔑可。因为天下只有一柄“神刀”

黄耕上去后,两人刚打起来,黄耕便感到了压力,这种是阶级的压制,那种强烈的灵力冲击,是他无法承受的。

月璃察觉师兄不是对手,于是连忙上前。

韩忠明在台下准备看着那小子释放兽灵,可没想到他竟打出了一掌?

月璃也很无奈,自己也没有守潭灵,能怎么办?只能用掌了。

那位四品灵修抬起剑,猛然发力,然后将两人震退,紧接着再次持剑冲来。

黄耕错不及防,但幸好有兽灵护体,没有受到伤害。

月璃反应及时,也屡次躲过了他的攻击。

“速度好快!”月璃惊呼道。

台下,上官柏藤道:“没想到这一个四品灵修,速度竟这么快。”

这人跟第一场的那位四品不是同一个人,而且之前也没有见过,所以上官柏藤感到惊讶。

“那小子的速度更快,而且别忘了,他可是个瞎子!”

月璃慌忙的躲避,没有站稳,然后摔倒了地上。

台下的韩忠明哈哈一笑道:“我还以为你小子很厉害呢?原来也不怎么样。”

黄耕看向了他们的对手,说道:“我小师弟眼睛看不见,下手不知道轻点啊!”

“我现在是你的对手。”说着,那人朝着黄耕掠来。

月璃站起身,然后站在了原地,现在场面混乱,他想要使用忘忧掌,但害怕打到师兄,所以上场到现在都没有施展,若是只有他一人,或许也不至于这样,现在看来只能寻找机会了。

黄耕体型小,但是兽灵的体型看起来很大,黄耕操控着显得比较笨拙,然而除了能够多抗几下,也没有其他作用。

“都说马洪大师收弟子看天赋,可台上这人天赋并不高,为什么能够成为马洪大师的弟子?”上官柏钦说道。

上官柏藤静静地听着,然后在一旁点了点头,这小子确实天赋不强,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的狼狈不堪,比起那个拿的起云器的小子还要不如。

黄耕被打倒在地,然后兽灵在他的身上消失,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月璃赶忙上前,蹲下了身子,现在也顾不着那对手了。

“师兄!”

黄耕直起身子,说道:“狗日的,打不过。”

月璃嗯了声,说道:“要不认输吧咱?”

“不要,我还能再战。”黄耕说着,强行直起身子。

月璃看着师兄,说道:“算了吧。”

黄耕怎么的用力,就是站不起来,强忍着疼痛,不甘的看着那人。

月璃看的出,师兄不想放弃,不过真的是打不过了,月璃也不知道该不该再劝劝。

那人缓缓走来,说道:“两个三品,还想战胜我四品?”

“不是说兽灵很强吗?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黄耕哼了一声道:“再给老子两年时间,我一人就能揍你。”

那人听后哈哈一笑,说道:“倒是挺嚣张。”

“废物还想夺云器!痴心妄想。”说着,那人一剑刺来。

月璃本来还想再问师兄的意见,可是那人竟直接趁虚而入,月璃没有办法,只好转身迎上。

月璃挥出了手,并不是忘忧掌,没有任何的掌力,掌风,而在他的掌前,出现了一根冰刺,手指那么细,但是比手指长一些。

万象刺!

明明那么小的一根冰刺,但是竟能跟那一把长剑的剑尖对上,还不断裂,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何物!灵技吗?”上官柏藤惊呼道。

一旁的上官柏钦凝视着那里,他也不敢相信竟有这么奇妙的灵技!

韩忠明的眼睛都瞪傻了,那么一根冰刺竟抵挡了长剑,谁能相信?而且在空中竟还没有半点退后的趋势。

月璃在空中的手轻轻一翻,然后那冰刺竟开始慢慢的往前移。

对面那四品灵修眉头微皱,怎会这样?他不过是一个刚过三十级的小孩儿罢了!怎会有如此强的力量?

龙鸣之力在月璃的体内翻涌,然后也不断地溢出。

当对面那人感受到那灵力波动时,身体猛然一颤,压迫感?为何一个小孩儿能够对我产生压迫感?不止灵力的压迫,好像所有东西都在被压制!

冰刺前那把剑开始慢慢变得若有若无,那人感觉不妙,明明灵力还很多,可为何无法再支撑守潭灵!那压迫感令灵潭都感到了恐惧!守潭灵在退缩!

突然,长剑消失,那冰刺也紧接着刺去。

那人惊恐的站在那,本以为即将死去,当那冰刺来到自己额头前时,突然停住了,停在了空中。

月璃挥手将那冰刺给收了回去,然后说道:“若是你内心自信的话,那么即使灵力不强,也能够不受龙鸣之力的影响。”

那人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他知道自己输了,可他不愿服输,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黄耕缓缓站起身,来到了月璃身旁,说道:“这也太强了吧!”

月璃嘿嘿一笑道:“小伎俩而已,大部分胜利的原因还在于师兄。”

黄耕看着他笑了笑。

韩忠明看着走过来的那人,说道:“废物!”

那人低着头也不敢多说。

韩忠明走上台,看着两人道:“我就不信了,两个三品实力的小罗咯,还能翻天了不成?”

“我们已经赢了,你还想怎样?”黄耕问道。

韩忠明道:“上一场不算,接下来我来

吳旻妮如愿以.償.的等到了那個.男.人打開了通向第二.進的房門,她就感覺這一刻.身.上.一下沖.上了力.氣。

這個沈公子向著.香.屋走過來,離房門還有些距離就說到:“飯做得不錯嗎?我在里面就.聞.到.香.味了。”

他看了一眼正在將剛燒好的.雞.肉.湯.擺在一個蒸籠里的小姑娘。

她的臉上.粘.上了好幾處黑灰。

這一刻的樣子還真的有點像他那個小.妹。

她聽到他這樣說,心里別提有多開心了,尤其是看到他像一個官.人在外面巡視一樣。

打開兩.口.大鍋的圓鍋蓋,一股熱.氣瞬間就.撲.上了他的臉龐。

‘原來沈公子也有這樣的一面。’

沈杰沒想到自己的一個舉動這么輕易拉.近了和她的距離。

“做了好幾樣菜了嘛,還挺豐盛的。”

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在鍋臺旁邊的小方桌上還有一些新鮮的菜葉沒有擇過。

她見他這樣說,連忙將鍋底的一根柴火推.了.進.去,

一個一米六多的大姑娘從鍋臺.燒.火.的里側.鉆.了出來:“公子,你先去吃。”

她又忙著用木勺子舀了半勺子的水洗.干.凈手,

然后又匆匆的打開蒸籠蓋,將乘在碟子里的菜端出來。

她總感覺那個.男.人一直在盯著她看。

端出來不到一秒鐘,她就感覺燙手燙的很,在端了幾步就實在受.不了了,她又將碟子放在了小方桌上。

她看向了一旁的沈公子說道:“太燙手了。”

她卻沒有停下來,又把鍋臺邊的.濕.抹布在碗邊圍成了一圈。

她又快步走到了門外,向著堂屋的大方桌上端了過去。

或許是這個時.代讓這些.女.子年紀這么.輕就有這么成.熟.的一面。

他甚至從她此時的背影上看到一些.倩.麗。

她很快就從堂屋折返了回來,

眼見那個男子正看向自己,她的臉上還有些.紅.暈。

她的頭低的勉強能看得清前方幾米外的青石板路,又匆匆的從屋內端起了那碗.羊.肉.湯。

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么.緊.張.過,她就感覺自己的手在.抖,心里特別擔心要是一個不好,打翻了該怎么辦。

這樣算起來,他已經好多年沒有回去過了。

甚至在記憶里對主世界以及后來的好幾個世界有些模糊虛幻的感覺。

或許因為最近幾年的經歷實在太過坎坷,達到了切.身.處.地的程度。

他都覺得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人生。

這一點他早就應該想到,他已經不再是那個主世界里的普通人。

在追求強者大道的路上必然要失去一些,

如果確切的用一個詞來形容他目前所追求的,那就是永生,并且是高質量的。

而為了實現這一切,必須站在巔峰,才能夠不受約束。

吳旻妮來回端了五六次了,

眼見堂屋的方桌上有了大富人家飯桌該有的的樣子,她就覺得這一刻在精神上得到了.滿.足。

至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的機會,沒想到自己也能燒上這么滿的一桌子菜。

或許是菜.燒.得自己都很滿意,

她在將最后一道莧菜炒雞蛋端過去以后,走到他的面前說道:“公子,你先去.吃.吧,我再燒最后一個湯,馬上就好。”

他的.神.色.才從恍.惚中回了過來。

香.屋的墻.根.底.不知道什么時候多出了一個籠子,有.母.,雞.咯咯咯的叫個不停。

他忽然覺得這一刻的環境很適合此時的心境,

他對又走到鍋.門.里.添著柴.火的姑娘說道:“等這個菜燒.完了,你過來跟我一起.吃。”

他說完,從屋檐下的.蔭.涼.地走了出去,

正好聽到小姑娘回了一聲:“知道了,公子。”

有些背音,在如此寂寥的院子里反而顯得靜到了心里。

很溫暖的陽光。

他手里.捏.起一片從槐樹上落下的葉子,閉著目光.撫.摸.著它枝葉上每一個脈.絡。

他忽然覺得它好像和自己一樣是有生命的。

在拋.出去的一剎那,他都都沒有睜開眼睛。

直到那一刻,它.深.扎.進.了對.面儲備糧.食和.雜.物的磚頭里,

還在輕風中擺動著它.薄.薄.的一片葉.身。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斩首(第二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强者从成为三国太史慈开始

我是柯南

强者从成为三国太史慈开始

周箬雪

强者从成为三国太史慈开始

野火

强者从成为三国太史慈开始

红尘天魔

强者从成为三国太史慈开始

快看那只二哈

强者从成为三国太史慈开始

宋语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