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抓,一拳,一掌》。

當然了,這些殺馬特青年身上傳遞出來的那種若有若無的殺意,哪怕是隔著車子,隔著這些車窗和車擋板,呂澤也能夠清清楚楚的感受到。

因此上,呂澤能夠判斷的出來,這個王元芳以及這其余的三個殺馬特青年,本身也的的確確沾染過生命,死在他們,三跪九叩也没什么的。

  随着祭拜的人群越来越多,黄河之水就更加的波涛汹涌起来,翻滚着从上游开始往下游掀起了一片片的浪花,禹门口黄河段本来就是水流湍急,如今浪再一大起来,就颇有......

只见房屋甚是宽大,但房中却只扬只觉心底一阵刺痛,但口中却

我用两只又肥又大的兔子,换下张二捕到的那只比猫大不了多少的小狐狸。

那只小狐狸被我放出来,已经跑出好远,也没有回头看看我,接着向大山深处跑去,很快不见了。

我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惜我那两只又肥又大的兔子啦,我打两只兔子我容易吗?”

我独自一人拎着空荡荡的笼子走了回去,饿着肚子,把剩下的书给人抄完,尽快给主家送过去。

为的是腾出时间,好继续读书,这次科考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都说十年寒窗苦,不就为了博一个功名吗?

晚饭照样是南瓜粥,也有优点,就是省事,早上做一锅,晚上热一下就好了,有时甚至不用热,盛出来直接吃了,反正大夏天就当消暑了。

我喝着南瓜粥,想着,此时张二那个粗人,正就着小烧酒,拿着香喷喷的兔子肉,大快朵颐,同时还得不停的嘲笑我这个傻书生吧。

想到这里,我狠狠的喝光我碗里的南瓜粥,心想,书中自有黄金屋,他们这些人懂什么?

我不过就是心地善良,放生了这只小狐狸,也被这粗人像傻子一样嘲笑。

我放生小狐狸这件事,在村里传开了,这下好了,村里这些猎户利用我心软善良的性格特点,只要抓住什么小鸟,小兽,他们自己觉得没什么用处,都会来问我要不要。

这些人也是的,既便我心地善良,但是还没达到吃斋念佛的程度,村里人抓些小鸟,小兽,其实我是不会太在意的,我不是有时也打猎吗?

可是,当村里那些人把抓到这些小鸟小兽拿到我面前的时候,如果我不救下来,在那些村民的眼里,这些鸟兽就好像是我被杀掉的似的。

于是,每次我都硬头皮拿出我辛苦抄书的钱,买下来放掉。所以,我老也是赞不下几个钱,科考的路费也攒不够。

当我抄书的活交完工,如果没有新的活招揽,我就会读书,写字,累了就抚琴。

这把别人送我的旧琴,音色不是很好,但不是吹牛,我的琴艺还真不错,在我的学友当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我抚琴时,附近进山的村民路过我这里的时候,都会歇一脚,听听我琴声,虽然都是山野村民,他们也听不懂,但是都说好听。

明明这些村民很喜欢听我抚琴,可是每次他们听完了之后,摇摇头,往往就会丢下一句:“这玩意有啥用啊,又不能当饭吃。”

朱骞老先生和我的学友,曾劝我到城里达官贵人家里,去做伴读书童。

朱老先生说凭我的才学,做伴读书童,肯定日子过得不会像现在这样清苦。

可是我觉得,货卖帝王家,读书就要取得功名,不管能不能考中,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试的。

眼下的苦算什么,如果我真能取的功名还愁荣华富贵吗?不是有那句话,说书中自由黄金屋吗?

这样不知不觉的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好运气似乎找上我了,你说奇怪不。

这天早上,我刚出屋子,就发现一只又肥又大的兔子,在我的门口,不知谁放的。

我高兴极了,美美的炖了一大锅,连汤都喝的一滴不剩,撑得接下来一天没吃饭,都没感觉饥饿。

说真心话,前面说了,我出去打猎基本都是两手空空而归,那天一下子得到二只大肥兔子,让我给了张二,要说不心疼是假的。

我常年累月的沾不到多少荤腥,今天的兔子肉居然得来全不费工夫,怎么不叫我高兴。就连读书都觉得更有劲头了呢。

没想到,过了不几天,我又在门口捡到一只兔子,让我吃了一天,心情美美的。

我知道守株待兔的典故,那本来就是众口传说的小故事,居然就在我的门前发生了啊。

我从这天起,只要一出门,就习惯的往门口四周看一看,到底还能不能再捡到兔子。

还真别说,没过几天,我真的又从门口拎回一只兔子。就这样,每隔几天我都会在门口捡到兔子。

我可能读书读的有点迂腐,可是真的不会傻到会相信,有兔子接二连三的会撞到我的门前。

我开始怀疑,一定是有什么人打到兔子,放到我的门口的。

我想,就村里的那几名猎户,如果打着兔子会舍得送我?一定自己吃的香喷喷的。

那些人我太了解了,就是猎物多得自己吃不了,也不可能送好心我,也要拿到镇上集市去卖,换点钱贴补家用。

于是接下来几天,我白天睡觉,晚上就爬到我门外的一棵大树上面,下决心弄清楚,门前老捡到兔子到底怎么回事。

一连两天什么事都没有,我有点泄气,一直到第三天,快天亮的时候,我终于有了发现。

从村子的方向走出了人影,径直向我这里走过来,还探头探脑的,好像怕被人发现。

这个神秘的人把什么东西放在我的门口,然后转身就要离开。

我没看清这个人是谁,岂能让他离开,我急忙从大树上跳下来,说道:“是谁啊,深更半夜的到我家干啥来了。”

我突然出现,就这一嗓子,把这个人吓得扑通一下子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口里不停的念叨着:“狐仙奶奶,饶命啊,小人知道错了,狐仙奶奶饶命啊,我家上有老,下有小,我知道错了。”

我借着朦胧的月光一看,哎呀,这不是村里猎户张二吗,我笑道:“张二哥,我是武皓天啊,快进屋里。”

我急忙拉起张二,把他让进屋子里面。

张二看见是我,立刻哭丧着脸,跟我进了我那间破屋子。我点上一盏油灯,让张二坐下来。

那个让我有点讨厌的猎户张二,此时带着哭腔对我讲述起这几天发生的事。

原来,那天我用两只肥兔换那只小狐狸放掉后,张二实打实的对我嘲笑一番,回去就着烧酒,美美的吃了一顿兔肉。

可是也就过了六七天的功夫,在一天早上,张二发现,家里养的鸡鸭,全都被什么动物咬死了,一只不剩,横七竖八的被扔了一院子,鲜血淋漓,内脏流了一地。

猎户张二是个浑人,五大三粗,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他见到院子里,他家养的鸡鸭,如此惨状,倒也没有害怕,知道是那只小狐狸报复他,气的跺脚大骂。

张二扬言要找到那只小狐狸,将它碎尸万段。这件事情,我身居村外,很少和村里人往来,所以竟然一无所知。

于是,张二联合村里的其他几个猎户,进山,发誓要抓住这只小狐狸。

说来也奇怪,这座大山虽然不小,但是这些猎户从小在这里长大,而且经常进山打猎,对这座山可以说熟悉无比。

按理说就是闭着眼睛也不会走丢的。

张二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也偶尔进山打猎,虽然只是消遣,但是进山出山的路不是难找的。

可是就奇怪了,这天就不知道怎么了,这些个猎户进山不久,天就变得灰蒙蒙的,下起了大雾。

别说找到这只小狐狸,就是一只鸟也看不着了。

张二他们整整在山里转了三天三夜,也没有走出这座山,出山回村的路再也找不到了。

谁也弄不明白怎么回事。这时候,还是有个年长的猎户,忽然想起了什么,带领大家跪下来,向四周拜个不停,嘴里念念有词:“狐仙奶奶饶了我们吧,我们知道错了,狐仙奶奶饶了我们吧,我们知道错了。”

他们跪在那里,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雾才渐渐散了,张二他们这时发现,原来他们进山后,实际上根本没往山里走多远,那条经常走的,出山回村的路就在眼前。

张二他们狼狈的回到村子里以后,各个吓得面无人色,全都对张二埋怨不已,说他是惹祸的精,连累大家。

可事情没算完,当天夜里,这几个进山的猎户家里养的的鸡鸭,和张二家一样被杀死的得干干净净。

这些猎户不干了,全都去了张二家,要他赔,因为是他连累了大家。

可是猎户到了张二家一看,大家吓得已经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原来,张二家鸡鸭几天前就死个一干二净了,现在就连的养的牛羊猪狗,所有家畜一夜之间全被杀死了,院子的墙上,地面上全都是鲜红的血迹。

他家院子里能喘气的就剩下张二他一家那几口人了,张二一家人吓破了胆。 “咯咯,有這個詞兒嗎?你要說的是不是強搶民女?”女人終于說話了,但出乎意料的是,這個女人的聲音很動聽,根本就不像他相像中的樣子。

“嗯?你,你會說國語?”王長生有些懵逼。

“嗯。”女人點了點頭,聲音似水的說道:“我大學的時候,在華國留過學。”

因為女人的這套“裝備”把自己捂得很嚴實,所以王長生只能看到個大體的輪廓,根本看不清她的樣子。

“能把那臉上那玩意摘了么?”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刻,王長生似乎突然對眼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抓,一拳,一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怪物墓地

倦书者

怪物墓地

惊梦时

怪物墓地

任性小娘子

怪物墓地

盗版小法师

怪物墓地

七饭

怪物墓地

默闻勋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