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需要的考验(四)》。

赵亮贼兮兮的嘿嘿一笑:“我昨天琢磨了大半夜的功夫,具体计划嘛,恕我现在还不能和盘托出。但是这里面需要魔王岭的弟兄们参与行动,另外还得让褒富来配合一下。暌离,麻烦你辛苦跑一趟,去找二丫和褒富,然后告诉他们……”他凑到二人跟前,嘀嘀咕咕的交代半天。

等到他说完,暌离和申长烈都有点被惊得目瞪口呆。

申长烈结结巴巴的问道:“大将军,您……您……您该不会是想造反吧?”

“胡说八道,我造哪门子反啊?”赵亮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说到底,还不就是为了救小四和小雅,顺便请动大王御驾,亲自来我这里一趟。好啦,具体情况你俩不用细究,只要按我说的做就行。上朝的时辰到了,我还得去应付虢石父呢。”

说罢,赵亮站起身来,伸过一个大大的懒腰后,得意洋洋的出门而去,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人原地兀自愣神。

赵亮在内侍的引领下来到早朝正殿,这个时候,此处已经站满了文武百官。看到他进来,众人纷纷行礼致意。

不论是高大英挺的武将,还是白发苍苍的文臣,大家在赵亮面前全都是低眉顺眼、毕恭毕敬。

大将军郑妮在朝中的地位那可不是一般的高贵,而赵亮也已经不再像刚来的时候那样战战兢兢。逐渐进入大将军角色的他,越来越享受这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除了下半身仍然有些不自在之外,其他一切都算是——非常完美。

赵亮心中暗道:我去,怪不得那些穿越者们来了就不想走呢,这玩意儿确实爽啊!放到现实世界而言,恐怕连特工总部的部长也没有这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待遇和感受。更何况,有些穿越者连“一人之下”都省掉了,直接就是所处朝代最牛掰的那一个人!

比如眼前的周幽王,这货在现代也就是一穷屌丝,走到大街上估计都没谁会拿正眼瞧他。可是现在倒好,说nen死谁就nen死谁,说要睡哪个就睡哪个,太尼玛嗨翻天啦。

正胡思乱想着,大殿里的编钟突然敲响,礼官高声喝道:“大王驾到——”

众大臣闻声赶紧按照品序分班站好,垂手肃立,整整齐齐的恭迎周天子驾临。不一会儿的功夫,周幽王和褒姒在大群宫女内侍的环绕下步入正殿,一直来到王位上落座。

看着他俩并肩而坐,赵亮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转头对旁边的人低声道:“哎,我说,王后怎么会和大王一起来上朝?这符合规矩吗?”

旁边的大臣闻言一愣,犹豫了半天才支支吾吾道:“嗯……这个嘛,大王锐意革新,王后天资聪颖,二人一起上朝定夺国家大事,实在是……是我大周之幸啊……”

“我呸,说人话!”赵亮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你不拍马屁会死吗?正经问你话呢,他们从什么时候就这样了?”

“大概……大概一年前吧。”大臣吓的脸都有点白了:“一年前,虢大夫给大王献策,在烽火台设宴,为王后娘娘解闷。那一次娘娘可能是受了风寒,回来后就大病一场,当时都把大王给急坏啦。幸好医治得当,没多久王后便逐渐康复。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王后娘娘不仅身体康复,连性格也有所改变。之前整日愁眉不展、郁郁寡欢,后来却变得活泼开朗、风趣明艳。也正是从那时开始,王后便一直陪着大王共上早朝了。”

赵亮听大臣如此一说,心中立时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可是他又说不清楚奇怪在哪里。正走神间,忽听宝座上的周幽王开口说话:“今日不讲旁的,单议田亩新政之事。诸位爱卿,可有什么要说的吗?”

闻听此言,太宰季伦拱手道:“大王,老臣有本。”说着,他颤颤巍巍的跨前两步,道:“田亩新政牵连甚广,尚有颇多弊端隐患,还望大王三思。”

“哦?你说说看,有什么弊端隐患?”周幽王略微有些不快的问道。

季伦沉吟一下,最终还是下决心道:“井田绵延百载,擅改祖制,乃天下变乱之兆,此其一也。诸侯分封以贵,庶民夺地,乃尊卑乱常之祸,此其二也。贱户脱籍,削弱贵族……”

“够了够了!”周幽王不耐烦的一拍龙案:“来来回回总是那么几句,一点新意也没有!你除了会说祖制那一套,还会说什么?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是国家的未来!未来,你懂吗?”

老季伦被周幽王呛的呆在当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身后的准夫姬成业接口道:“大王,季太宰的话不无道理啊。祖制乃是国家根本,不得不以之为重。丢了根本,又何谈未来呢?”

姬成业出身王室,担任执掌刑律的准夫之职,说话颇有分量,他这一开口,很多大臣也都议论纷纷,七嘴八舌的支持太宰季伦的说法。

眼看朝堂上一阵嗡嗡声响,出言反对的人越来越多,周幽王气的又一拍龙案:“都住嘴!”

大臣们一瞧天子发怒,顿时

黑市的管理很有水平啊,连这种地下的交易,都有侍女迎接,倒确实方便实在。

“这五层全是交易店铺?”

沈深抬头望了上面几层,随口问了一句。

侍女很有礼貌,点了点头。

“是的,大人,整个交易有五层,交易东西的贵重程度,随层数提升而提升,五层等级最高。”

“如果我想出售一些东西,然后还要购买一些东西,去哪家店铺比较合适?”

沈深对黑市一点不熟,这个时候自然不敢自大骄横。

“五百万的在一层,二层交易额需要一千万,三层三千......

还有那盒西洋人参,不要舍不得钢刀都砍不开的胸膛,他两根手

既然赢了比赛,大家都乐呵呵的回去,一路上欢声笑语,有说有笑,不知不觉中回到日华城。

路上,有一天,郭怀宇偷偷摸摸拉着傲天到墙角,神秘问道:“小天,听说你们组了一个佣兵团?”

傲天微笑的点了点头。

“我们刚才商量着,想加入佣兵团,怎么样?”

傲天还是笑了笑。

“到底怎么样啊?”急性子的郭怀宇急问道。

“当然没问题,我就怕我们自由佣兵团名气小,侮辱了你们的威名。”郭怀宇几个想加入佣兵团,这说明他们很相信傲天他们的实力,傲天当然毫不犹豫的同意。

“去,我还以为有什么其他麻烦。这还不简单,佣兵团名气,只要我们加入,还不手到擒来,只怕到时名气会响亮得吓着你。”郭怀宇大言不惭。

“哈哈哈!”两人放声大笑,惹来一阵白眼。

就这样,龙御风、徐天啸、郭环宇和司徒冰也算加入自由佣兵团,这为自由佣兵团将来成为SS级佣兵团创造了基础条件。

凯旋回到学校,傲天几人都被当做是英雄,女王也发来祝贺信,并且还带来了几把上好的武器作为奖赏,不过傲天却没有领取功劳,反而隐瞒了自己功劳。他现在最主要的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安顿好宁芙神族们。不是说水月居不好,而是水月居进出的人太多,如果男的看见这么多大美女进进出出,不惹事才怪,况且水月居也确实比较吵闹,也不适合宁芙们安心修炼。

对宁芙们来说,现在最主要就是安心修炼,争取恢复到功力消退前的水平。终于,在城外郊区一个小镇里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小镇恬然、宁静,仿若一处世外桃源!

最后,傲天还把菲尼克斯和徒弟范通也安顿在小镇,既让菲尼克斯和范通负责照顾天月她们的生活,让她们安心静心修炼,也可以顺请天月指导他们修炼,一举两得。

回到学校,生活一如从前,既可以说充实,也可以说无聊,就看个人态度和想法!

傲天也把发生在竹轩城和河州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寒离月和眉茵,当即寒离月、眉茵和傲天商量,让傲天写了两封信,一封给程家良,一封给沈星河,交待他们整合竹轩城和河州城的城务和军务,制定合理政策,施行仁政,减免赋税劳役,大力引进外来人员,扩大城建规模。

同时加大军事改革,采取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和措施,鼓励奴隶、平民、各部族参加军队,不计身份地位,一律平等,强化军纪,赏罚分明,同时组建庞大严密,遍及大陆的军事、商业情报网,具体军事改革方案由谈鸿儒、沈星河、利智、霍去病等商议确定规模和数量,并叫沈嫣然把魔兽拍卖的钱送到竹轩城。

并且傲天还决定让沈嫣然通知鲁斯图带领圣门部分精英先期赴帝都帕斯凯特,采用雷霆手段,威逼利诱,软硬兼施,在不引起的帝都其他势力注意的前提下,秘密的整合和控制帝都地下黑帮和小混混,组建一个严密的情报网——黑龙卫。

这一天----

“好无聊啊。”敖灵儿在如意坊里高喊道,“傲哥哥,找个事情做做呗。”

听到这话,傲天灵活的眼睛骨碌转了一圈,突然一个好点子涌上心头,“我们来办一场相亲会,怎么样?”

“相亲会?”自由佣兵团众人听到这个新名字,非常惊奇,都拥过来,问道。

“听说现在皇家魔武学院的很多师哥师姐都没有对象,我的意思就是创造机会,让他们一个个配上对,哈哈。”傲天解释道。

“好玩,好玩----”敖灵儿首先鼓起掌来。

“不错,不错---”“好主意---”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大家都惊奇傲天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那规则呢---”银衣冷静的问道。

“这个,可要好好谋划谋划----”众人深思中張載,字子厚,長安人。少喜談兵,至欲結客取洮西之地。年二十一,以書謁范仲淹,一見知其遠器,乃警之曰:儒者自有名教可樂,何事于兵。因勸讀《中庸》。載讀其書,猶以為未足,又訪諸釋、老,累年究極其說,知無所得,反而求之《六經》。嘗坐虎皮講《易》京師,聽從者甚眾。一夕,二程①至,與論《易》,次日語人曰:比見二程,深明《易》道,吾所弗及,汝輩可師之。撤坐輟講,與二程語道學之要,渙然自信曰:吾道自足,何事旁求。于是盡棄異學,淳如也。舉進士,為祈州司法參軍、云巖令。政事以敦本善俗為先,每月吉,具酒食,召鄉人高年會縣庭,親為勸酬。使人知養老事長之義,因問民疾苦,及告所以訓戒子弟。移疾屏居南山下,終日危坐一室,左右簡編,俯而讀,仰而思,直得則識之,或中夜起坐,取燭以書,其志道精思,未始須臾息,亦未嘗須臾忘也。敝衣蔬食與諸生講學每告以知禮成性變化氣質之道學必如圣人而后已以為知人而不知天求為賢人而不求為圣人此秦漢以來學者大蔽也因呂大防之薦,詔知太常禮院。與有司議禮不合,復以疾歸,中道疾甚,沐浴更衣而寢,旦而卒。貧無以斂,門人共買棺奉其喪還,翰林學士許將等言其恬于進取,乞加贈恤。詔賜館職半賻。載學古力行,為關中士人宗師,世稱為橫渠先生。著書《西銘》曰:“乾稱父而坤母,予茲藐焉,乃混然中處。故天地之塞吾其體,天地之帥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與也。”程顥嘗言:“《西銘》擴前圣所未發,與孟子性善養氣之論同功,自孟子后蓋未之見。”嘉定十三年,賜謚曰明公。淳祐元年封郿伯,從祀孔子廟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需要的考验(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是混沌天书的继承人

琅骑竹马

我是混沌天书的继承人

木妖娆

我是混沌天书的继承人

水瓶座·杰

我是混沌天书的继承人

青衣呀

我是混沌天书的继承人

楚之囚

我是混沌天书的继承人

王者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