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诡秘森林》。

小鱼儿转头去瞧江玉郎,只见江想了,只想先去喝杯酒,好让晚

嫩臉修蛾,淡勻輕掃。余晟立在窗外靜靜的看著銅鏡前溫婉如水的女子。

時光又回到了三年前的暴亂,南熵國如狡猾的狼般審視著甕城邊鎮守衛的一舉一動,可是誰也沒料到十八年平靜如湖水的甕城會掀起驚天波瀾。

瘟疫蔓延,死尸遍布,死尸族駭人聽聞,帶著瘟疫入侵邊鎮村落,只要沾到便無藥可救,只得等著變為死尸族的一員,死尸不斷壯大,遍布荒野,人心惶惶,恐怖陰暗籠罩著整個甕城。甕城王下令封鎖城門嚴禁城外民眾入城,一旦發現城中有人感染便用火焚燒。

指令一下,便引起了甕城人的不滿,一夜間暴亂四起,甕城徹底陷入了無邊的黑暗。

腐蝕的氣味在空中彌漫,城外驚恐的人們,忍受著身體上的饑渴,精神上的恐懼折磨,這讓他們心力交瘁。時間仿佛停滯了,每一刻都如此漫長。

一個嬌小的身影出現在人群中,手里的大包裹與嬌小的身軀形成了巨大反差,食物和水,人群開始騷動,一哄而上。

嬌小的身軀被推到在地,干凈的面孔滿是驚慌,帶著倔強憐憫的眸子讓余晟的記憶如潮水般涌進腦海。

黑壓壓的人群暴躁起來,絕望的尖叫一層層蓋過人的耳膜,四周的沼澤向外吐著綠泡,死尸不斷的爬出沼澤向人潮走去。一雙有力的手抱起女子向城墻上略去。

看著慘烈的場面,余晟拉過女子將她扣入懷中捂住她的耳朵,不讓她看也不讓她聽,毛骨悚然的慘叫聲蓋過天際,天空灰暗的似乎快要坍塌下來,黑暗籠罩著大地。

“晟哥哥,你一定有辦法對不對!”看著眼前的女子余晟冷漠的心有些悸動。

“不,我沒有辦法。”冰冷的聲音。

“你有!你能救我,解開我身上的毒,就能解所有人身上的毒,對不對!”崔蘭心幾乎哀求的聲音。

“我為什么要救他們?”余晟懶散的聲音,落魄潦倒的神情讓崔蘭心難過。

“他們是人,他們是北澤人,除非你不是北澤人。”冰冷的語氣,憤怒的眼神,讓余晟想知道著個柔弱的女子為何會如此。

“好,我答應你,但是我有一個條件。”余晟漫不經心的說到。

“只要我能做到,什么條件我都答應!”崔蘭心堅定的說到。

“你一定能做到。”余晟微笑著道。

崔蘭心迫切的看著余晟。

“用你的命救他們的命。”淡淡的語氣如平地炸雷,讓崔蘭心全身一戰。

眼前落魄的男子,讓崔蘭心意想不到的話語,在城樓上細膩的舉動讓她怎麼也不會聯想到他會是如此冷漠的人。

“那你為何要救我?”崔蘭心的眸子漸漸黯淡。

余晟心中也不禁茫然,多少年來他還沒有忘記那個跟自己一起逃亡的小女孩,看著身邊的人一個一個倒下,原本天真可愛的臉滿是憐惜和無奈,那不是一個僅有三歲的女孩該有的眼神倔強卻帶著憐憫,可是戰爭的殘酷讓他們失去了家人,更讓他們飽嘗了世事的殘酷凄涼,不得不為了生存而痛苦掙扎。

崔蘭心看著茫然出神的余晟,灰暗的眸子里燃起了希望,他不會像外表那麼冷酷,真正冷酷的人臉上是不會黯然神傷的。

“好,我愿意用自己的命換他們的命!”

余晟看著表情堅定的崔蘭心

微微一笑,沉聲道“好,我成全你。”話一落地,扇尖已點在崔蘭心頸上。

漸漸暗淡的眸子失落的看著那一抹遠去的藍色承受。

“起!”云逸加上靈氣層次,直接將實力提升到了高階玄帝的層次。

而有了更加強大雄渾的能量注入,千幻法身瞬間變得凝實,神光大放,甚至那銅鈴般大小的雙眼都睜的更開。

“真龍拳!”這還不止,云逸再一次施展真龍拳,這一次龍吟聲越發悠揚,猶如真龍本體在虛空中遨游,在空間里長嘯!

嗷吼!!

云逸出拳了,整個身體以右拳為核心,承載著真龍之術的精粹,一往無前。

叮!

尖銳刺耳的金石敲擊聲傳來,云逸的右拳在這一刻變成金黃色,猶如黃金澆筑一般,生生和長槍對轟。

嗷吼!

真龍虛影向前突進,靈氣所化的形體一口吞下長槍,真龍體內蘊含著一縷生死之力,這是云逸結合生死之力和真龍法術產生的新一式。

死之力繚繞長槍之上,迅速侵蝕毀滅持槍男子注入其中的神識,讓長槍和他失去聯系。

而生之力則加持于真龍虛影體內,讓一雙龍目張闔間便有崩滅諸天的威勢,令人心頭止不住驚駭震撼。

“噗!”

神識受創,持槍男子直接噴出一口鮮血,氣息微微落了幾分。

“崩滅!”云逸抬手一揮,長槍直接化為一道光點,在真龍虛影體內湮滅崩碎,不復存在。

“怎么可能!”持槍男子瞪大了眼,嘴角抽搐,完全不敢相信所看到的一幕。

轟!

這時千幻法身殺到,身為靈氣凝結而出的法相,它可不會手下留情,萬千神臂直接轟向持槍男子,恐怖的威壓讓她身上的守衛鎧甲直接被撕碎,沒有起到絲毫防御作用。

砰!

巨響傳來,碰撞中心神光彌漫,千幻法神太過璀璨龐大,神光根本無法掩蓋他的軀體,

神華褪去,在戰場中心,只剩下了千幻法身傲然而立,萬千神臂盤于身后,好不威武。

“唉,都說了給你們退去的機會,偏偏要動手,何必呢。”云逸輕吐一口氣,很是無奈。

“葛武!”最強的那人雙眼赤紅,持槍男子不見了蹤跡,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尸骨無存!

仇明海霍地瞪向云逸,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云逸怕是已經死了千百次不止。

“小雜碎,你找死!今日縱使放棄破界法陣也要滅了你!師弟們,與我一同拿下這個小雜碎,為葛武師弟還有薛燁師弟報仇!”仇明海大喝一聲,語氣中殺意凜然。

仇明海已經打定主意,千幻城可以放棄,但云逸必須死!

這不僅僅是因為云逸殺了兩名萬帝山弟子這么簡單,從長遠來看,若是任由云逸繼續成長下去,萬帝山可以說永遠也不會有翻身的機會!

云逸的妖孽天賦讓他心里顫抖了!

“殺!”

仇明海的身影率先沖上虛空,他手臂一抖,一柄大刀出現,這柄大刀足有兩丈長,但是在他的手上卻顯得很協調,他好似天生就是個用刀的好手。

轟!

其他弟子自然不會怕死,今日能夠站在這里都是他們自己自愿的,他們所做的一切,不畏生死!

余下的六人全部騰空而立,將云逸包圍在中心,防止他跑路。

而隨著六人全部放棄了破界法陣,那桿破界梭一下子變得黯淡無光,沒有了靈氣維持,破界法陣直接失去了效果,甚至是法陣紋路都開始自主消散。

几句话的功夫,那艘船想必已到为一名科幻片导演,可时运不济

林曉鋒學過神仙指路劍術,之后也拜過花無傷為師學過天光云影劍術,前者玄妙無比,多年鉆研卻是很難提升,后者殺力極大,因為有花無傷的指點,倒是也有所小成。但總的來說,這兩種劍術,林曉鋒也不過只是學到了些皮毛而已。

如神仙指路劍術,要如何才能達到神仙指路的劍意,天光云影劍術又要如何才能達到天光云影的劍意,這些林曉鋒都還沒有能夠完全理解。所以無論是神仙指路劍術還是天光云影劍術,林曉鋒只是學到了劍勢,修煉得到了一些劍氣而已。

這些本就就是為了對付輪回劍術的靈識而做的鋪墊而已。

現在,已經是完全不同,當林曉鋒在翻看了藏書閣內關于秋蟬劍術的解釋后,頓時有了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對于劍術中的劍根,劍勢,在結合了之前所修煉過的神仙指路劍術與天光云影劍術之后,頓時有了新的理解。

這三種劍術,一個玄妙無比,一個殺力極大,一個輕靈迅捷,再有一個便是已經承載在體內的輪回劍術,他們四者之間,都有一個共同點,那便是都需要劍心澄澈的修煉運使。只有纖塵不染的劍心,方才可以對周圍有最細致的了解,只有了解了周圍的變化,才能把握住當時當刻該如何出劍,以何種方式出劍。

然而,這四種劍術也有很多不同,神仙指路劍術講求的是先發制人,追求以快打慢,劍勢必須連續遞進。天光云影劍術講求的是后發制人,追求蓄勢之后爆發殺機。而現在所研究的秋蟬劍術,卻是以蟄伏為主,看似無為,卻是有著牽一發而動全身之勢,蟄伏突起的瞬間,便是劍勢輕靈迅捷的轟出之時,至于已經掌握了三式的輪回劍術,林曉鋒目前還是不能完全參透,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

那便是輪回劍術與前三種劍術完全不同,劍根劍勢似乎有著更加深邃神妙的深意。

林曉鋒的這番感想當然也被他腦海中的如花感知,如花接著便道:“不錯,你總算能夠從自我的經驗積累中悟出了一點屬于你自己的東西。我想,你的林氏老祖特意讓你修煉了這么多種的劍術,恐怕就是為了你的劍道劍心打基礎的。”

難得再度得到如花的夸獎,林曉鋒頓時高興深深的吸了口氣,接著繼續翻看另外的書冊。

“林曉鋒,現在,你心中以為的劍道是什么呢?”如花突然話鋒一轉的問道。

林曉鋒頓時一愣,這下可把他給問住了,因為他連劍道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劍道是什么呢!

林曉鋒的這番想法如花當然早已知道,本以為林曉鋒已經經歷了這么多,對劍道已經有所了解了,不想突擊詢問之下還是將他給問蒙了。如花當即一聲冷哼道:“到現在你連自己的劍道都不知道,你還練個屁的劍啊!

難道你沒聽人說,對于劍道者來說,劍道是筋骨,劍術是皮肉,沒有筋骨的劍術就只不過爛泥般的腐肉而已。如果你要繼續這樣下去的話,你是修煉不出屬于自己的輪回劍術的。”

林曉鋒聽了,頓時尷尬得老臉一陣通紅,更是慚愧不已。如花接著又冷冷的道:“書架右上角有一本是關于何為劍道的書,你看了好好想想吧!你的劍道是什么,你想要追求什么樣的劍道?”

林曉鋒接著便踮起腳尖,右手從書架的右上角抓起了如花所說的書端到眼前,只見泛黃的書面上,以古篆體寫著兩個大字:劍道。

林曉鋒接著翻開第一頁,只見上面寫道:劍道,劍道者之魂也。劍道有千萬種不同,儒家的修身,養性,齊家,治國,平天下:這些都可以化為劍道。仁,義,禮,智,信,這些也都可以化為劍道。風,雨,雷,電同樣可以化為劍道。天時四季同樣也可以化為劍道。

萬物皆為道,同樣萬物皆可化為劍道。

劍道并不唯一,有千萬劍道者,便會有千萬種劍道。

劍道者,劍道也,劍心也。心中最心心念者,便可為劍道…

當林曉鋒將這本關于劍道的書看完,他先是合上書本,接著便是長長舒了一口,臉上的愁云忽然更濃了。總算了解了什么是劍道了,但是他卻更加的迷茫了,因為他忽然發現自己心心念的東西有很多,心念白雙兒,心念為自己付出了很多的林赤雪閣主,心念今后的路該怎么走,更心念自己的身世。

一直以來,他林曉鋒都是被動的接受著自己是林氏后人的這個事實而已,好像是自從見到云雪瑤后,自己就被卷入了巨大的漩渦之中,林家被滅,師父的背叛,兩位劍皇之境長老的身死,這一切的一切,心心念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連他林曉鋒自己都數不過來。

林曉鋒越想便越感到害怕,因為他越想便越會發覺,自己原來是一個沒有劍道的人,劍道乃是劍道者之魂,一個沒有魂的劍道者又能走多遠呢!

林曉鋒頓時陷入了沉思,如花再沒有說什么,因為有的東西并不是別人告訴了就可以了,有的東西必須要自己去親身的體會,去感受之后,方才能夠真正的變成屬于自己的東西,現在如花如花告訴了林曉鋒他的劍道是什么的話,這也不過是如花的

走進馬車里,周安才發現這輛馬車的空間很大,里面裝飾的很豪華,還有兩個侍女在伺候著,只是小男孩臉色蒼白,緊閉著眼睛躺在那里,

“李老你來了,少爺情況越來越不樂觀了,不如聽老醫的話派幾個人用快馬把少爺快點送入中平府,讓中平府的醫者救治吧。”一個侍女說道。

“現在先讓周公子治療一下吧,周公子的醫術很高明的。”李老說道。

“那,請周公子治療。”兩名侍女看了周安一眼,其中一名侍女說道。

周安走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诡秘森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全能技师

品丰

全能技师

束落

全能技师

伪轩

全能技师

永恒之火

全能技师

会骑墙的猪

全能技师

懒人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