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炼晶》。

白衣少年怒喝道:拜你为师,你……你做梦?"小鱼儿道:"你未舍省而功施普;器用利,则用力少而就效众,故工人之用钝器也

陽羽城,在長陵郡中排在前列,這是一座比清源城還要繁華的城池,人口不下五十萬。

繁華的大街非常熱鬧,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其中有不少武者武師,他們佩戴著刀劍,普通老百姓見之紛紛避讓。

大街兩旁盡是古色古香的角樓建筑,一些角落里還有許多小販,吆喝聲,叫賣聲,響成一片。

古風行走在這陽羽城,這是他第一次來,或許是因為距離長陵郡城比較近,這里顯得更熱鬧,而且武者數量明顯比清源城多了不少,修為也更強。

在大街上,一些世家子弟帶著一些稀奇古怪的異獸,這些異獸都很溫馴,旋風兔,土元鼠,云煙貓,還有一些他不認識的,不過很可愛。

“公子,公子。”

一道聲音傳入古風的耳中,他定眼望去,卻是一名駝背老人,他認出來了,正是之前那名提醒他趕緊離開的老丈。

“老丈,原來您在這里賣菜呀。”古風微笑著打了聲招呼。

“公子,你怎么來城里了,快走啊,程家人在找你呢。”老者看了一下四周,而后謹慎小聲的說道。

“找我,多謝老丈。”古風大步離開,不是因為怕了,而是怕連累這位老丈,對于世家的行事下限,他深有體會。

在他離開后不久,老丈身邊的一名小販連菜都沒有收拾,急匆匆的離開了。

半個時辰后。

程家。

程臺興盯著眼前的小販,虎目微睜,“你叫黃郝仁,你說你看到那個穿著破舊的灰袍,手持一把刀的青年?”

“大老爺,是...是的,我親眼看見那名青年拿刀殺了人,而且梁老頭和他似乎很熟,我看見梁老頭和他說了兩次話。”小販黃郝仁緊張的說道。

頭一次見程家家主,果然如同傳聞中那樣,有一雙虎目,人鬼懼怕。

“很好,如果抓住那人,重重有賞。”

“多謝大老爺,多謝大老爺。”

黃郝仁奮力磕頭,對于梁老頭,他早就想整死對方了。雖然是同一個村,但兩人就是死對頭,他平日里拿點別人家的東西,沒人敢說,就這個梁老頭愛多嘴,他心中惡毒的詛咒道:梁老頭,這一次看你死不死。

對于后面發生的一切,古風不知道,他來到一家酒樓,隨意的點了一桌菜,慢悠悠的品茶。

在他樓上的一間包間中,一群世家弟子正在喝酒聊天。

“你們知道嗎,程家的少主程子軒和柳家的大小姐柳媚兒失蹤了。”有人開口說道。

“失蹤,怕不是私奔了吧,哈哈哈。”有世家子弟開玩笑說道。

“范康成,你想死啊,程家正在四處找人,你也敢亂說。”另一名世家弟子低喝呵斥。

“怕什么,程子軒又不是小孩子,難道不知道回家嗎,肯定是帶著柳媚兒去了哪個地方...”名為范康成的世家子弟賤賤的笑道。

“你怕是不知道吧,昨日七星閣來人了,等了半天也沒等到程子軒,聽說程家主正在大發雷霆呢。”

“什么,七星閣真的來人了?”范康成震驚的問道。

七星閣乃是長陵郡超級門派,也是大離王朝八大門派之一,在大離本土,除了朝廷,沒有哪個勢力能說比七星閣強,傳聞七星閣擁有不下三名逍遙境真人。

一名逍遙境真人足可在一個郡城撐起一個一流門派,畢竟只要踏入逍遙境,便能增添數百載壽命,端的是令人羨慕不已。

程家早就放出了消息,他們與七星閣的玉玄真人有關系,玉玄真人曾答應收他們程家弟子為徒,如今玉玄真人派人來了,他們當然以為是來兌現承諾的。

“程子軒真是走了狗屎運,就憑他,也能拜逍遙境真人為師,老天真是瞎了眼。”幾人憤憤不平,在他們看來,程子軒都二十三歲了,早就過了修行的最佳年齡,根本沒有培養的必要,如果換成他們,肯定不一樣。

“程子軒找到了嗎?”

“找到個屁啊,不知道死在哪個女人的懷里了,不過...”

“不過什么?”

“他們派出去的護衛統領被殺了,嘿嘿嘿。”

“什么?被殺了,誰這么大的膽子?”

幾人大吃一驚,程家乃是陽羽城第一世家,又與七星閣有關系,不說程家子弟,就連程家奴仆走在街上,眼睛都是長在額頭上,居然有人敢殺程家護衛統領,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但是之前的时候偷听到的话语当中,有着这样的一种说法,那么吕泽就知道了,这些个箱子应该就是放着那些金属挡板的。

想到了这一点,吕泽不由得点了点头。

既然这些行李箱子也都在这里,不管是装着C.4炸药的,还是装着金属挡板的,全部都在这里,。

而现在,居然一个邪灵派的人都没有。

刚才的时候,自己进入到这个假山当中的时候,也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外出。

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些邪灵派的人,本身还在这一处的假山当......

第二天,许晓亮和林枫陪北冥玄来到云裳科技所在,盛京有名的国贸顶楼,云裳科技足足租下了二层。在会客室呆了半晌,许晓亮打了三个电话后。一位身穿合体职业套装的美女才扭动着细腰走进来:“不好意思了,许处长您久等。袁总刚和信息产业部的李司长他们聊了很久,有一个互联网的案子。这两位是?”

许晓亮介绍:“这位是从江南省来的客人,武林市明海科研所的北冥玄北冥所长;这位是东湖区宣传部的林处长。”

随后又向北冥玄他介绍:“这是云裳科技的行政部秦颖秦总。”

北冥玄两人和秦颖见礼后,北冥玄说:“是江南大学尚成喜博士推荐我来见袁总的。”

秦颖笑了笑说:“许处知道袁总的性格,有不熟悉的客人,我还要再请示一下。”

三人无奈地点头,又坐下等候。又是半个小时过去,秦颖来会客室请三人进去。林枫已经有些不耐了,他们在盛京也不是一般的人,这个袁月瑶不过一个博士,怎么架子这么大?奇怪的是许晓亮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居然还可以忍耐。林枫边走边想,转了几转,走进总裁室。

只见一名同样穿着职业套装的女子正背对大门,面朝窗外地打着电话。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让林枫眼前一亮。同样的职业套装穿在这名女子的身上是那么得体、合适,让人感到说不出的舒服。高挑的身材,完美的腰肢和臀线,还有那修长的美腿,小腿处露出的肌肤滑若凝脂,林枫被这个绝美的背影震惊了。

女子听到开门声,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回过头来。林枫头嗡地一下,他的心中响起了一个声音:女神,这是我的女神,这就是我寻找了十余年的女神啊,她是我的,谁也别和我抢。

眼前的女子有一张魔鬼般的面孔,唇红齿白貌美如花,看去不过二十出头的年龄。女子好奇地看了看进来的三个人,许晓亮是认识的,他旁边的两个人好奇怪,一个咬牙切齿地一脸坚毅,一个嘴角含笑却没有普通人那样的仰慕神情。她的脸上虽然含着一丝微笑,但那种冷然拒人千里之外的孤傲,离着十几米就开始把人往外直推。

秦颖向她点点头说:“袁总,许处您见过,这两位是…”

原来这位二十出头的绝色美女就是袁月瑶,袁月瑶如此年轻漂亮倒是大出北冥玄的意外。和尚成喜是同学,又有这么高的声誉,北冥玄认为至少也该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袁月瑶点点头,坐到办公桌后面,居然没有陪坐到会客的那组沙发上去,秦颖只得再搬了张椅子,请他们在桌前坐下。

袁月瑶眼睛望着桌上的电脑,随意地问:“许处有什么见教?”

神色、口气中的冷淡扑面而来,林枫暗吐了吐舌头,这个女神好大的架子,老气横秋的全无这个年龄女性该有的活泼、娇俏。许晓亮知道她的性子,当初第一次和她见面时,惊艳之下大献殷勤下,受到的讥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直截了当地说:“是北冥所长想见你。”

北冥玄不等她说话就接过话题:“与尚博士聊天时,尚博士推荐了袁总,他认为袁总可能会对明海科技下一步人工智能的研究有兴趣。”

北冥玄不过第一次见面,他已经有点掌握了袁月瑶的性格特点,和这样极度自信的美女加专家说话,只能是简单、明了、直奔主题。

袁月瑶皱了皱黛眉,手抚了抚额头说:“和尚?很久没见了,还是这样爱找麻烦。你那个什么明海科技会有我感兴趣的人工智能研究?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我这个人不喜欢开玩笑。”

北冥玄哈哈大笑,他这半年和各式各样的专家学者打过交道,这类目中无人的品性者见的也不是一个两个,有真才实学的,有装腔作势的,有色厉内荏的,都逃不出他的法眼。眼前的袁月瑶才高貌美,平日里身边的人不是吹捧奉承就是讨好殷勤,养就了她这副眼高于顶的性格模样。

当下也不客气地说:“对,尚博士向我推荐了你,不过我要的是全蓝海最好的计算机专家,所以我想亲自见见,看看盛名之下其人若何。”

秦颖和许晓亮大惊,果然,袁月瑶不屑地说:“我的能力如何不劳你评定,尚成喜也没有资格,我很忙,没时间接待你们。”

说完抬起头对秦颖说:“下次这些无关的人不要带进来,我那有时间和他们浪费?”

北冥玄却说:“怎么?袁总畏惧和我一谈吗?”

袁月瑶一愣:“畏惧?你说什么!我畏惧!”

袁月瑶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母老虎般地呼地站了起来:“别说炎龙,就是在南阳洲也没人可以让我畏惧。”

北冥玄脸色一正,并不接口这个话题而是滔滔不绝地向袁月瑶提出了十几个计算机方面的问题,涉及硬件、软件和操作系统等各个领域。袁月瑶脸色由红变白,从愤怒到沉思,从沉思到不解,又从不解中明悟出什么,不断地变化。

北冥玄话音一落,她就说:“人工智能中枢控制系统,现代的电脑技术还达不到您所说的效果,不过您的思路实在是人工智能的一场革命,您已经有成果了?我能不能见识一下?”

不知不觉间,袁月瑶话语中已经用上了敬语。她已经被这十几个问题带进了北冥玄描绘的全新世界中,两人侃侃阳羽城第三美人,他们跟随少主的时候也见过,那真叫一个美啊。

现在顾不得寻找少主了,在这阳羽城城外,他们程家的护卫长居然被人杀了,如果不杀死这个人,那么程家还有何尊严待在阳羽城。

程家正堂中,坐着两人,一名中人年,一名少女。

中年人阔脸,身材高大,一双虎目,能吓死人,他正是程家家主程台兴,不过此时的他坐立不安,甚至整个人身体前倾,似乎不敢怠慢眼前的少女。

少女一袭蓝衫,白纱遮面,身材曼妙,她的肌肤莹白,尤其是她的那双眼睛,深邃无比,似乎能看透一切。

“程家主,如果你儿子再不出现,那我师尊对你程家的那份承诺,就此取消。”面对程家的家主,蓝初蝶不吭不卑的说道。

“蓝姑娘,能不能再等等,我儿子马上就回来,当年玉玄真人可是说了,一定收我程家中的一人为记名弟子的。”程台兴心急地说道,心中大骂儿子,偏偏在关键时候失踪,真想掐死他。

“程家主,确实如此,既然你儿子不在,那你就挑一名程家子弟吧,我好带回去,说不定还能成为我的师弟。”蓝初蝶微笑道。

“挑一名程家子弟。”程台兴犯难了,要知道程府天赋最好的就是他的儿子程子轩,至于二儿子不过十四五岁,还没有凝聚元气,他有些舍不得。

就在程台兴踌躇的时候,外面响起了嘈杂的声音。

“家主,不好了...”从城外回来的一名护卫朝着程家正堂狂奔。

程台兴皱眉,今天乃是他会见贵客的时候,这般大吵大闹成何体统,说不定惹恼了贵客,贵客直接离去,那他们当年送的那株天材地宝玄阴圣花不是白送了。

“蓝姑娘,不好意思,家里出了点事,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既然程家主有事,那我就下午再来,不过,程家主记得,今天必须挑选一位程家子弟,不然你们程家的名额就浪费了。”蓝初蝶说道。

“一定一定,多谢蓝姑娘体谅。”程台兴道谢道。

“程家主,告辞。”

待其走后,程台兴的脸色沉了下来,他是谁,他是阳羽城第一世家之主,今日对一个小姑娘点头哈腰,都是因为他的儿子,此时的他恨不得儿子立刻出现在面前,将其狠狠地暴打一顿。

“家主,家主...”那名护卫慌乱的跑了进来,刚好看见了离去的蓝初蝶,不由的多望了几眼,噗嗤一声,摔了个狗吃屎,他可是聚元二重的初级武师,竟然摔倒在地,可谓丢尽了程家的脸。

程台兴的脸更黑了,怒声呵斥:“死人了,慌慌张张的,大公子找到没有。”

“家主,真的死人了,大公子还没有找到。”护卫哭丧着脸说道。

“什么,真的死人了,谁死了?”程台兴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真的有人死了。

“林统领死了。”

“哪个林统领?”程台兴正在为儿子的下落心烦,哪记得起什么统领。

“林飞龙林统领死了,他被人杀了。”

“什么,他被杀了?”程台兴记起来了,这个林飞龙不正是他三夫人的表弟吗,而这个三夫人正是他最宠的夫人。

“被谁杀了?”

“被一个持刀的青年杀了,那个青年穿着一身破旧的灰袍。”

“什么原因?”

“林统领因为急着去找大公子,骑马骑的快了些,无意间将一些灰尘溅到那青年的身上,林统领正准备道歉,哪知道那青年突然抽刀,一刀砍掉了林统领的一条胳膊,再一刀捅穿了林统领的身体,林统领反应不过来,就被这恶徒偷袭至死。”护卫含着泪痛恨的说道。

“竟有如此恶徒。”程台兴眼中泛起了寒光,他知道这名护卫说的应该有偏差,但在这阳羽城,是他程家的天下,还没有人敢动他程家人,以前没有,现在也不能有,如果有,那就要将其剥皮抽筋,来震慑其他人。

“你们怎么还不将他抓来,老夫要好好看看,究竟是谁敢杀我程家人。”

程台兴突然想起了什么,“你交代一下,先不要将林飞龙的消息告诉三夫人。”

“是。”

除了程家在找自己的大公子,柳家也在找他们的大小姐柳媚儿。

破庙之中,柳媚儿还在这里,她知道自己的容貌毁了,不再是阳羽城什么第三美人了,如果让她这幅面貌见人,比杀了她还难受。

她知道柳家的人或者程家的人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毕竟这里离阳羽城不过几十里路而已。想到自己破相,她恨不得立刻杀了那个持刀的青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不过没关系,在这阳羽城,还没有她柳媚儿搞不定的事,随便勾勾手,就有一大批想要上她床的男人。

现在最紧要的就是弄到一枚雪莲丹,雪莲丹具有肌肤再生的能力,不过那是地级丹药,不是那么容易弄到的。

哒哒哒,马蹄声。

柳媚儿将衣服撕下一块,遮住了有些吓人的脸,随后走出破庙。

“媚儿,媚儿...”

一匹高大的黄麟马,其上一名青年,英俊潇洒,手中一把折扇,口中不停地呼唤柳媚儿的名字。

来了。

柳媚儿笑了。

人就在前面的枯树厂,陆小在地上。一柄三寸七分长的陆小凤:因为你到拉哈苏,就好理解鲍叔牙的千古流芳:齐桓公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炼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九州大陆之转世重生

萧舒

九州大陆之转世重生

博陵先生

九州大陆之转世重生

木梓潼

九州大陆之转世重生

蘑菇头

九州大陆之转世重生

注定不凡

九州大陆之转世重生

八二年自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