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抓,一拳,一掌》。

这正是丁香姨身上的香气。丁香姨的确很香对这些终年漂泊在海上的男人来说,只要有一张床就已足够

半小時后,一艘小型交通艇從阿瑪瑞爾號中飛出,向旺吉實驗室的方向駛去。

這艘通過阿瑪瑞爾號上的逗比進行遙控指揮的交通艇上,只有7個人和兩臺作戰機器人。

韓兼非帶上了趙小南和鷓鴣,陳明遠帶著兩個同樣是聯盟王牌機師的隨從,駕駛著和格萊斯頓一樣的白色裝甲隨時戒備,而周融似乎沒有帶什么人,只好讓兩臺自主作戰機器人來充當自己的保鏢。

似乎是為了盡可能節約能量,實驗室的大部分外部燈光都是關著的。

處于謹慎考慮,韓兼非沒有直接完成對接,而是讓交通艇圍繞整個實驗室平臺飛行一圈,在確認并沒有什么異樣后,才緩緩停靠在平臺的補給艙中。

“韓兼非,我可以感應到,平臺中有他們的存在,具體數量未知,請務必小心行事。”

交通艇停穩后,韓兼非的私人頻道中傳來逗比的聲音。

“應該沒事,”韓兼非想了一會兒,回答道,“也許是旺吉博士的樣本。”

“但愿,”逗比的聲音再次響起,“我會按照預警計劃對實驗室進行全面包圍。”

“好的。”韓兼非說完,轉身對陳明遠說道,“讓你的艦隊協助我們包圍實驗室吧,一旦出現意外,不能讓任何東西從這里泄露。”

陳明遠點點頭,對自己的私人頻道說了些什么。

透過實驗室平臺的外部觀測窗看去,原本黯淡的星空中突然亮起數十個明亮的光點,那是新羅松特遣艦隊星艦機動時,常規發動機所發出的光芒。

新羅松艦隊開始機動后,更遠處的星空中開始出現更多亮點,韓兼非知道,那是聯盟混成艦隊開始機動部署。

在與新羅松艦隊形成犄角之勢一起包圍實驗室的同時,他們還隱隱形成對新羅松艦隊的監視壓制陣型。

明眼人都知道,這是陳明遠在做兩手準備,隨時可能出現兩支艦隊火拼的情況。

鷓鴣輕輕冷哼了一聲,韓兼非笑道:“在陳總長看來,我好像比實驗室里那些東西還要危險。”

“我冒著生命危險,不是為了跟你同歸于盡。”陳明遠冷聲道。

“氣壓已平衡,正在開啟艙門。”補給艙中傳來一個電子聲音,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隨著氣密門泄壓的聲音,補給艙和交通艇的大門同時開啟,通信信號中那個不修邊幅的旺吉博士出現在艙門附近。

“走吧,”韓兼非摘下頭盔,第一個走出交通艇。

“老板。”雖然并不怎么懂得客氣,旺吉博士還是跟韓兼非打了個招呼。

“怎么就你一個人?”看著博士身后空蕩蕩的走廊,韓兼非皺起眉頭。

“你就給我派了這么幾個人,實驗室的工作有那么多,我自己能抽身來迎接你們這些長官,已經耽誤不少進度了。”旺吉絮絮叨叨的抱怨著,語氣中充斥著不滿。

韓兼非并沒有因為他的態度而生氣:“那就長話短說,我們直接去看你的研究成果。”

旺吉點點頭:“跟我來吧。”

說完,他壓根不看韓兼非身后的人,轉身向艙室內走去。

韓兼非聳聳肩,跟了上去,艙門在眾人身后關閉

“實驗室平臺嚴格采取隔離操作,我們所在的第六層屬于觀測和外部區域,根據你制定的安全條例,外來者嚴禁進入五層以下區域,除了我以外,任何研究人員嚴禁進入本層。”在冰冷的鋼鐵走廊中,旺吉博士向韓兼非介紹道。

只不過,他似乎完全忽略了其他人的存在。

“今天之后,我會認真評估你的研究成果,”韓兼非說,“如果達到我們想要的目標,在進行無害化處理后,你們就可以離開這里,回到新羅松了。”

旺吉博士停下來,情緒激動地揮了揮拳頭:“我發過誓,這項研究將是我一輩子的事業,我哪里都不去!”

“那也要確保這里完全無害。”韓兼非說,“如果以后我們要跟這些怪物作戰,有的是你研究的機會。”

旺吉博士的手停在半空中,他的目光掃過韓兼非和他身后的人。

“你們要跟它們打仗?”他的聲音提高了一些,“你們、還有你們,所有人,包括那個狗屁教團,全加起來,你們都打不贏的。”

他的聲音雖然很大,語氣卻很平靜,似乎在敘述一個事實。

“跑吧!趁它們還沒有爆發,離開綠洲星區,人類文明才有延續的可能。”

博士說完,便不再說話,在整個實驗室平臺中,除了腳步聲和機動裝甲步行時微電機的嗡鳴聲,便沒有任何聲音。

“到了。”讓人窒息的沉寂并沒有持續太久,博士很快把眾人帶到一個空曠的觀測大廳,這里有一臺巨大的全息觀測裝置,可以跟蹤顯示平臺上幾乎所有區域。

“那我們直接開始吧,博士。”韓兼非說,“跟我們說說,這種怪物究竟是什么東西。”

博士點點頭,開啟那臺巨大賞,因而就歸了武騰空。

暗紅色水晶球,兩人都不認識,但是又覺得被血手人屠帶在身上應該也是一個寶貝,不過武騰空得了“血元功”,這水晶球就歸了蘇景。

“蘇景兄弟,這次是我占了你的大便宜,今后只要你有什么事要我幫忙,只要傳個信到離火劍宗,便是刀山火海我也不在話下!”

分贓完畢之后,武騰空依舊覺得自己占了便宜。

如此年輕的他們,此時還保持著一顆赤子之心,財寶雖然珍貴,卻也無法迷惑他們的雙眼。

若是換了其他一些在塵世間摸爬滾打了幾十年的老油條,在看到這十幾萬銀票的時候,說不得都會暗中向同伴下手,以求獨吞了。

“說什么占便宜,咱倆這是平分的好不好。”蘇景笑著說道。

“對了,蘇景兄弟,你不過玄氣九品巔峰的實力,就能擊敗玄通境修玄者,這簡直就是聞所未聞的天才,你的師門居然也放心讓你這么厲害的家伙這么早就外出歷練嗎?”

兩人將銀票之類的收起來之后,武騰空突然對蘇景問道。

“我沒有師門啊。”蘇景呆呆的回答道。

一句話,直接讓武騰空呆在了當場:“什么?你實力這么強,能夠越級擊敗玄通境修玄者,竟然沒有師門?”

“嗯,沒有。”蘇景點點頭,想了想后說道,“如果真要說的話,我應該能夠算是一個散修吧。”

“......”

武騰空先是一怔,呆滯了片刻,隨后才雙眼放光的道:“蘇景兄弟,來我們離火劍宗吧,你這么天才,來離火劍宗之后,一定能夠大放異彩的,說不定未來都有成為宗主的可能呢!”

“離火劍宗?”蘇景呆了呆,隨后搖了搖頭,拒絕道,“不了。”

離火劍宗一聽就是使劍的江湖勢力,自己可是想要成為一代槍王,槍出如龍橫掃千軍的存在,離火劍宗不適合自己。

“別啊蘇景兄弟,我們離火劍宗可強了,可以說是大離最強的江湖勢力之一,你若是成為我們離火劍宗的弟子,日后甚至能夠讓離皇陛下親自接見你,賞賜你。”

武騰空有些急了,他是真的希望蘇景能夠加入離火劍宗,在他看來,蘇景既然是一個散修,那么如果再繼續這樣一個人修煉下去,只怕遲早會將自身的天賦荒廢掉。

若是能夠得到他們宗門系統的培養,未來一定會成為名震大離的頂尖強者!

不過聽完武騰空的話,蘇景對離火劍宗就更沒什么興趣了。

不就是受到離皇陛下親自接見嗎,這算個啥,沒興趣,沒興趣。

“蘇景熊頂,你聽我說啊,你天賦雖然強,可是只有像我們離火劍宗這樣有規模有組織的勢力才能將你的天賦完全的發揮出來,否則你若是一個人修煉,就算天賦再強,未來成就也是有限的。”

見蘇景不以為然,武騰空更急了,瘋狂的勸諫道。

散修,雖然自由,可是修煉比那些大勢力的修玄者要難得多。

大勢力的修玄者,可以輕松的得到高級的功法,高級的玄技還有大量的修煉資源,而且還有強者指點、教導。

而這一切,散修都沒有,他們只能依靠自己。

“我準備參軍。”看著一臉急切的武騰空,蘇景行蹤也泛起一股暖意,他能夠感受到,對方是真的為他好,所以他也沒有繼續直白的拒絕,而是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參......軍?”武騰空的神情頓時一滯。

“嗯,是的,參軍!我準備前往北境天策府參軍。”蘇景點點頭正色道。

嘶!

武騰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身為離火劍宗的內門弟子,他當然知道大離第一軍天策府天策軍了。

那可是大離最強大的軍隊,其戰斗力之強甚至還在十八萬禁軍之上。

而且天策軍才只有七萬人而已。

天策軍中強者如云,十大將軍更是足以媲美他們離火劍宗宗主的存在,天策府之主,天策上將晟王李寂然,更是當朝一品,堪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頂尖存在。

據武騰空所知,天策軍雖然強大,可是其中的競爭極為激烈,比他們離火劍宗都激烈的多,甚至還有極高的死亡率,很有可能一場戰爭之后,人就直接沒了。

“蘇景兄弟,你有這個志向,自然是好的,只是天策軍雖然強大,可是其招收新兵也極為嚴格,若是你無法通過其新兵招募,或者在新兵期被淘汰了,可以來離火劍宗,我敢保證,你只要來離火劍宗,立時便能成為地位不在我之下的內門弟子。”

武騰空看著蘇景正色道。

“好的,我會的。”蘇景笑著回應,他當然能夠感受到武騰空對自己的善意。

叶枫,又一次乘上了前往凤翔郡城的飞剑。

  这一次,是老李同志亲自护送他前去的,一路上,有不少重要的事情交代。

  “叶枫啊,此去凤翔郡城,一切都需以安全为重,你是我天云最宝贵的弟子,切不可为了任务伤了自己。”<画像,是他母亲没错!”

唐公碧一看道:“却是神似!”卫湛道:“虽然如此之巧,但我们无凭无据,岂敢断言?”唐公碧道:“阿湛,不如我们今晚潜入少阳帮一探究竟。”

卫湛道:“姐姐此计可行。”两人于是着装打扮。

一带一路,惠及的不仅仅是中国诚之之道,在乎信道笃。信道笃除了对萧十一郎外,她从未对个中倒有九个多是自西往东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抓,一拳,一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南梁子云之少年西行

琅骑竹马

南梁子云之少年西行

等一下马上更

南梁子云之少年西行

无敌大咸鱼

南梁子云之少年西行

爱小说的宅叶子

南梁子云之少年西行

幻龙影虎

南梁子云之少年西行

问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