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路途中》。

他还是斜卧在榻上,背对着小人若是要恨一个男人时,随时

要知道他可是巴不得跟着顾倩回家的,这样他们两个就可以过自己的二人世界了,他才不想再继续收拾公司里的事情。

于是三个人便认真的忙碌起来,到了凌晨的时候,几个人才处理完自己手上的东西。

陆明伸了一个懒腰,对着顾倩说道:“现在还有事情吗?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回去吧!”

顾倩打量了周围的环境,于是连忙说道:“应该是没什么事情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站在他们两人身后的彭龙飞,现在是不知道自己该说话还是不该说话,毕竟他不想打扰这俩人,你侬我侬的样子。

但是他感觉自己现在仿佛已经被人忽略了一样。

思考了一会儿,彭龙飞还是决定开口说道:“既然没什么事情了,那我就先行离开了。你们两个继续,你们两个的二人世界。”

要知道彭龙飞是真的不想打扰陆明,只不过他觉得如果自己再不说话的话,这些人可能都会把自己反锁在办公室。

所以他不得不开了口,前面的两人有些诧异的转过头来。

看到彭龙飞的时候才想起来,今天还有彭龙飞这个人。

顾倩连忙一脸歉意的说道:“今天的事情多亏了你,不然我们也不可能现在下的了班。”

“这倒无妨,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看着彭龙飞跟自己的老婆说话,陆明的脸都要黑了。

早知道他现在可是要杜绝一切对他有威胁的东西,他可不想让自己打水漂了。

于是他连忙给彭龙飞使眼色,彭龙飞立刻明白了陆明的意思。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行一步了。”

顾倩点了点头,目送着彭龙飞离开。

然后再转过头来对着陆明说道:“那我们现在应该去那里?”

顾倩现在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做一项听听陆明的想法。

陆明想了想说道:“你现在还饿吗?”

早知道他们两个只吃吃了一点小零食罢了,其他东西可是从来都没有吃过的。

顾倩捂着自己咕咕叫的肚子说道:“确实是有些饿了。”

他倒是突然忘记了这一茬事情,他突然觉得有一些尴尬。

“那我们便去找些东西吃吧!”

顾倩点了点头,让人离开了公司。

可是现在已经是凌晨了,附近的餐馆差不多都已经关了。

陆明打量着这附近的情况有一些不知所措,看样子似乎没什么地方去吃饭了的样子。

顾倩也看出了陆明的想法,于是对陆明说道:“要不我们回家睡一觉也行,等到明天再起来吃饭。”

要知道现在所谓全公司都放假了,所以他们俩人什么时候上班也是可以的,既然事情已经忙完了,那他们两个人便可以晚点过去。

“这个不行,我可不能让我的老婆大人饿肚子。”

陆明想也没有想的就拒绝了,毕竟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老婆大人是饿了,他可不能让自己老婆大人一直饿着。

“可是这里好像饭店都关门了,那我们该去哪里吃呀?”

最終,價格炒到了六千。

期間,中年男人一直在盯著攤主的眼色。

但他似乎也沒有想到,攤主這么有底氣,還要不停的抬價,到了五千以后,他只敢一百一百的加。

這要是年輕男人反悔了,那可是整整五千多沒了。

這個年代的五千是什么概念?

都可以在北京“下只角”買到一間相當不錯的私房了。

不過,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說的就是這個理兒。

攤主將原來的兩千,硬生生漲到了六千。

拿到錢以后,攤主直接一股腦揣進了大包中,并警覺的望著四周。

這么大一筆數目,萬一碰到一個不要命的,那可就完了。

正所謂,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看著周圍沒有什么明顯異樣后,攤主這才一邊美滋滋的數著錢,一邊偷偷打量周遭的情況。

確定金額無誤以后,他才將玉交給了年輕男人。

年輕男人收起玉,不顧周圍人的搭訕,匆匆離開了這里。

走了幾個胡同,他突然轉過身來。

張成跟在了他的身后,看到年輕男人轉身,也停了下來,熱情的笑道:“先生您好。”

“您想干什么?”

年輕男人死死的攥著玉,警惕的盯著張成。

張成看出了年輕男人的小動作,不禁搖頭一笑,“放心吧,我不是來搶您的玉的。”

“我只是想向您推薦我的宋代青花瓷碗。”

說著,張成將自己的棉布撥開一角,露出了一半印有藍白相間紋理的碗面。

“不好意思,我爺爺只喜歡玉,而且我已經給我爺爺買好了,抱歉。”

年輕男人見到張成并非是打他玉的主意,稍微松了口氣,轉身便想離開。

“但是您不希望,給您爺爺買的是假玉吧?”

張成站在原地提醒道。

“假玉?”

年輕男人側過頭,蹙起眉頭。

“沒錯,您買的是一塊假玉。”

張成點點頭,向前走了幾步,“您的這塊和田玉,是塑料合成的。”

“胡說,別以為我不知道您什么心思,不就是眼饞嗎?”年輕男人并沒有因此而相信張成。

“您可以不相信我說的話,但我想,既然您給爺爺買的禮物,自然不希望拿回去一塊假玉吧?”

張成淡淡的說完,瞥了眼年輕男人緊握的掌心,“您試試用指甲蓋,能不能在玉上留下痕跡。”

年輕男人略微躊躇,瞧著張成倒也不像是故意這般說,便向后退了幾米,用指甲在和田玉上劃了一下。

看到一道淺淺的白色痕跡時,年輕男人愣住了。

張成將年輕男人的表情收入眼底,再次笑問道:“您覺得,真正的和田玉,有這么脆弱,能用指甲留下痕跡嗎?”

年輕男人的表情陰晴不定,顯然,他也覺得和田玉沒這么容易被劃出痕跡。

“你為什么當時不說?我可看到你也在場!”

隨即,他又想到什么,謹慎道:“你該不會是他們故意派來的吧?”

势,我得胜算矣。奈何弃庙社衫人标枪般站在池畔的枯柳下

“别别别……”

  徐浪被吓了一跳,赶紧将白蛮拉住,使劲往回拖。

  “老板,这个很好玩,人家想玩。”白蛮苦着脸说道。

  “那不行,你以后,还得经常跟着我出任务呢,你要是镇守乐园的话,我外出的安全怎么办?的人一直往里面走,还觉得他们有希望,看到陈渊身边女子那三个朱雀羽毛就开始为禁地家族祈祷了。希望别让禁地家族消失在这个游戏里了。

现在陈渊是异常的恼火了,手一摆说:“你们下去,我杀了他们老万你去建立一个行会。从今天开始,我杀他们行会一个星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路途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屈空

蝶之灵

屈空

青色地瓜

屈空

九茗

屈空

钟意里

屈空

只是只狸花猫

屈空

橙子澄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