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说件事,很重要,必看!》。

卢小月想哭又想笑,她收到筑基礼物了。

一个小房间。

房间内镶嵌了上万颗低等地脉融晶,红霞般的光芒温暖着姑娘柔嫩的心房,房间四壁有晶石凸出来形成黄化村的场景,场景里四个小孩在追逐嬉戏,这肯定是左一飞弄的,房间角落一张小巧桌子,桌子上一堆贼丑,贼可爱的小玩偶。

一看就是求亿连的手笔。

小房间中央用法术制作了张贼土却贼结实的小床,松大兴把过半丹药整齐排在枕头位置,温柔的场景让姑娘有种新婚入洞房的感受。

还是三个新郎。

“有你们三个,此生足矣。”

卢小月悄然跨上小床,一大把灵珠和精挑细选的二等上品地脉融晶放到身边,柔和的五色光芒让姑娘更像仙子下凡,左一飞把韦心的衣服脱下来:“小月,这地底很热,韦心身上的味道早没了,你那件衣服估计经不起火属性筑基的威力。”

韦心:“现在是你身上的味道好吧。”

卢小月毫不忌讳的穿上衣服,卜玉儿有些嫉妒又有些羡慕:“小月,加油。”

松大兴:“开始吧。”

大家退到一边,卢小月双腿盘坐一手拾起金灵珠一手拾起地脉融晶和火灵珠,那形象可谓宝相庄严,下一刻姑娘闭上双眼牙齿一咬。

地脉融晶和金火灵珠被激活,庞大的灵力猛然冲进卢小月身体。

然后从一开始就出问题了。

地脉融晶不受控制!

庞大火力一经引动便产生灾难,卢小月的右半边身子顷刻间就变得火红,姑娘浑身颤抖着想要截断灵气,可燃烧之火如何会善罢甘休。

手臂开始发出焦糊味道。

“小……”

求亿连想出声,松大兴一把捂住他的嘴。

六个小家伙冷汗涔涔,卢小月已经全身赤红,焦糊味道愈加浓重,未想姑娘此时狠命一咬牙,全身猛一收缩强行将体内灵气压入丹田。

“成了一次!”

左一飞他们比卢小月还激动,筑基便是一次次将体内灵力压入丹田,而后将丹田内的灵根撑满并引起质变,最终让丹田反馈身体形成循环。

成了一次,便可能成第二次。

没想灾难更严重。

身体有了空隙,地脉融晶爆发更快,更庞大的火属灵气直冲卢小月四肢百骸,霸道的灵力从内部煮沸肌体,姑娘的肌肤被撑开裂缝,灵力从裂缝喷出再灼烧伤口,卢小月曾经美妙的躯体顷刻间就伤痕累累还逐渐焦糊。

卢小月痛苦而惊恐,她咬牙强行将这些灵力压进丹田。

灾难更甚,地脉融晶爆发更大。

左一飞看不下去了:“不能……”

松大兴一把封住左一飞嘴巴,同时太乙飞仙刀激活开来,那意思很明显:卢小月必须挺过这一关,谁敢阻止,他杀谁。

左一飞心痛,但理智和功法描述告诉他,任何修士筑基都必须经过这一关,他拉开松大兴的手,来到卢小月身边打开一瓶碧水清灵丹。

丹药被碾成粉倾洒在姑娘身上,以及地脉融晶旁。

奇怪的清凉仿佛给了卢小月力量,姑娘状若分娩般狠命再一收。

那站在秦輝身后的李狂和一天兩個人直接接過了秦輝所遞過來的那兩瓶酒,隨后各自都放到了自己的鼻子當中,猛的嗅了一下,不得不說當他們聞到這美酒當中的香味,最后一個更是表現出非常惆悵的面。

“怎么了?難道這酒不好嗎?配不上你的口味。”秦輝倒是打趣的開口。

“不不不,這酒我可是從來都沒有喝過,如果不是和秦輝大哥一同來到這里的話,恐怕我們這一生都很有可能接觸不到這種酒的存在,只是一看見美酒我都想起來了,我們在打斷......

他从幽灵山庄逃出来,被石鹤逼因为你上次的烟雾中无毒,所以

今天陈强作为安博医院特邀专家,前来开展他最新研究成果的领床实施阶段的调研工作,可谓是全院上下最瞩目的一件大事了。

如果陈强教授最终调研满意,愿意在安博医院进行他研究成果的临床阶段,那安博医院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将会大大的提高,甚至有可能挤进全国一流医院的行列。

因此今天安博医院上至院长,下至普通护士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配合着陈强教授的整个团队对安博医院全方位的调研,不敢有半点懈怠。

此刻李诗药看到的这则广告就是医院为了宣传本次陈强教授的研究成果而特意赶制的海报,像这样的海报不光医院大厅里有,甚至在医院里的每个角落都有安置,可谓是极为用心。

李诗药看着广告上写着的科研成果名称为“中医针灸治疗癌症之法”并在介绍科研成果的最后,写着陈强教授广招国内外中医高手的启事,启事中写道,只要有能力为临床研究提供突出贡献者,都可以成为本次研究小组的成员。

看到这最后的招募启事,李诗药顿时兴奋不已,如果自己能加入到陈强教授的团队里,那将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啊。

不光李诗药这么期待着,她身边的医生护士也都忍不住幻想着。

“陈强教授来了,真的太好了,如果我要是能被他选中进入团队,那以后都有可能得诺贝尔奖的存在,想想都觉得我家祖坟正在冒青烟了呢。”

“是啊,陈强教授可是当今最负盛名的中医专家,他研究的针灸消除癌症方法一旦临床试验成功,即使不拿诺贝尔奖也能造福世界,如果我能为此伟大的事业贡献出一份力量,减寿十年都愿意。”

…………

李诗药在一旁听着众人神采奕奕的谈论着,心中也是无比的激动,可很快她又垂下了头,自己现在连他的研究生都没有考上,又谈什么加入他的团队。

庞婉这个时候也来到了大厅,正好看到了李诗药,赶忙走过去拍了拍师妹的肩膀。

“诗药,你来了,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啊,我好接你。”

李诗药吓了一跳,当看到是师姐庞婉后,这才拍了拍胸口,道:“原来是师姐啊,吓我一跳,这里我都认识路了,还要你接什么啊。”

庞婉看到李诗药精神有些不是很好,担忧的问道:“怎么了,失恋了啊。”

李诗药白了她一眼说道:“我都还没谈恋爱,哪里来的失恋。”

庞婉笑着道:“我就是跟你开玩笑,再说谁不知道你这校花可是全中医大最难追的女神,我当然也知道你根本看不上那些土得掉渣的学生仔,不过你今天来了正好,你看到那广告牌了吧,陈强教授来我们医院了,院长可是连着好几天都兴奋的没有睡好觉呢。”

李诗药心不在焉道:“陈强教授来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又没资格成为他的团队成员。”

庞婉没好气道:“谁让你加入他的团队了,我是说他这次来不光是他一个人,还有他现在带领的团队成员,在这个团队里可都是来自全国最顶尖的中医领域的精英,其中不乏一些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我相信以你的姿色和中医水平,一定能得到那些年轻精英的关注,要知道这些人以后都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名扬世界的主,你要是能跟其中某一个有了关系,哪怕只是普通的朋友,日后也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了。”

李诗药撇了撇嘴,说道:“师姐,我是来医院实习的,不是来做梦的,你快告诉我,今天你都安排我做哪些事情吧,我也好写实习报告。”

庞婉笑眯眯道:“瞧你说的,这怎么就是做梦啊,我可是看到哪里有好几位帅哥呢,你要是不感兴趣,到时候可被跟我抢啊。”

“好好好,谁抢谁小狗……”

李诗药话音刚落,院长韩川就带着一名年轻帅气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对着庞婉喊道:“庞医生,我正找你呢,你不是说今天你师妹要来我们医院实习吗,人来了没有啊。”

庞婉立马恭敬的说道:“来了,这就是我的师妹,李诗药。”

说着庞婉将身边的李诗药拉到了身边,李诗药还是第一次看到安博医院的院长,看着这位五十多岁的男人,一时间难免会有些紧张,身体僵硬的说道:“你好,我叫李诗药。”

韩川极为开心的打量着李诗药,瞬间就被他的美貌惊艳到了,震惊的说道:“一直以来,庞婉就是安博医院的院花,可没有想到,她的师妹,也这么漂亮。”

李诗药害羞的低下了头:“您过誉了,我来实习就希望跟着师姐多学点东西,日后参加工作能更得心应手一些。”

韩川顿时就明尽被其灭,我不过是逃了出来!”黑袍少年再度一咳,虚弱的说道,语气内更是夹杂着怒意与不甘。

此音落下,不少修炼者皆是杀意万千,先前他们或许因总殿主只故,不会对秦炎出手,但此刻,秦炎断了他们的传承之人,又有谁会忍受。

“秦炎,必死!”

这一刻,不少修炼者皆是坚定道!

而这一幕,更是金银战将乐意见到的,如此多的修炼者针对秦炎,秦炎岂能活!

下一刻,但见一道道目光皆是凝视着丹塔门庭,“那小子要出来了!”

而在一侧,因为秦炎的缘故,符秋和周老已然被彻底镇压,这出手的正是金甲战将!

至于总殿主本想出手阻拦,然而,远处,一道气息却让其眉头紧皱,那气息丝毫不弱于自己,甚至,更是夹杂着一抹阴森的杀意!

“周老头,我觉不信那小子所言,定是他在诬陷秦炎,当今之计,便是传音秦炎小友,让其不要出现,不然,这天罗地网之下,他怕是会彻底陨落!”地面一侧,被迫双膝跪地的符秋咳着血,对着周老传音道,其脸色已然苍白似纸。

“怕是晚了,那小子要出来了!”但见周老凝神,看向那门庭处,那里一道光束闪烁着,但见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自其内缓缓而出,当这两道身影浮现后,丹塔门庭彻底关闭。

“果然,定是那小子使坏,灭了我等弟子,既是如此,那便该死!”未由秦炎分说,一老者便是踏出一步,向着秦炎斩杀而去。

凝视这袭杀而来的老者,秦炎魂海涌动,一座法阵赫然而成,法阵闪烁,其内一座巨山浮现,但见这山起云泽,将那老者直接镇压!

“嘶!”

望着这一幕,不少修炼者皆是深叹一口气,先前出手的可是凝元六重的强者,然而,竟是被秦炎一阵镇压。

“我与你并无仇怨,如此出手难道不需要给我个理由吗?”盯着这老者,秦炎目光清冷,隐约间,杀意略显!

只见秦炎手指轻动,那巨山再度下压几分。

“可笑,你斩我弟子,何来无怨?”但听得那老者话语森寒,而后将其力量爆发,终究将这巨山崩碎一角。

“斩你弟子?可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诸位今日想与我敌,便请出手吧,只是,今日但凡对我出手之人,我秦炎必斩之!”

秦炎话落,看向一侧,那里符秋和周老被镇压于地,可以看得出,二人所遭受的伤痛,一念及此,秦炎一步踏出,将天道剑紧握手中。

“金甲战将,银甲战甲,往日恩怨,今日便一并清算吧!”秦炎话落,直杀而来,而此时,数道身影骤然一动,向着秦炎袭杀而来。

“小子,你当真不知所谓,今日,便先由我等将你诛杀!”但听杀音起,一老者紧握战刀,率先杀出。

然而此时,一道青莲绽放,青光闪烁,将此地渲染,而后一道倩影浮现,但见其面若桃花,神色清冷,似冬之寒梅,不染纤尘,她凝视着秦炎,眉目间蕴着一抹淡笑,直接立于秦炎一侧。

“对他出手者死!”一如既往,白若曦衣衫飘飘,一头秀发如瀑般随风飘扬,但见白若曦一剑斩出,寒声道。

这一剑袭来,没有丝毫的迟滞,青光闪烁之际,那出手的修炼者当场喋血。

“这女子是谁?”本以为秦炎乃是一人,然而此时,竟是杀出这般奇女子,望着这女子,有些老辈修炼者都不由得怦然心动,更别提那些热血少年了。

“小姑娘,这乃是我们与秦炎之间的事,你还是莫要插手,不然伤到你便不好了,毕竟,我们也是有风度的!”金甲战将身后,八皇子挺直了胸膛,向前踏出一步,望着白若曦,其嘴角微动,勾勒出一抹笑意。

“风度个毛线,明明是看我嫂子貌美,起了歹心,就你那点小心思,真当老子看不出来吗?你个屌丝,回去自撸吧!”还不待八皇子整理仪容,一道看似笨重的身影自远处贱笑着而来,但见这少年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更是向着八皇子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贱笑道。

“对八皇子不敬,你……该死!”未待八皇子开口,一道身穿战甲的将军轰然杀出,只是,未待其枪刺出,一道魅影便是浮现在这战将身侧。

“吞了你!”

但见肉球嘿嘿一笑,旋即张开布满獠牙的大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说件事,很重要,必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纵横道仙

御剑斋

纵横道仙

罗森

纵横道仙

爱上屋顶的猫

纵横道仙

天下之二

纵横道仙

千堆雪

纵横道仙

寒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