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帮我一个忙……》。

“刚刚你的真的是帅呆了,能告诉我你是如何掌控火焰的么?”斯凯一走出赌城就迫不及待的朝着张远询问道。

“你想拥有的话,我可以教你。”张远的回答无疑让斯凯的兴奋值达到了一个巅峰。

那么张远是如何能够控制火焰的呢?这其实是张远的转职技能之一,圣龙吐息,可模拟高等龙息操控火、光、木三系魔法。这种控制火焰不是普通的从嘴里吐出来,而是真正的可以随意操控火焰的温度、形态、大小且完全不受空间的影响。即便是水下,火焰也可以正常燃烧,因为是技能的关系所以并不会消耗精神力值,而精神力值的高低也不会影响三系魔法的输出。

至于教斯凯如何使用火焰并非不可能,只要斯凯愿意跟张远穿越回混乱域,那么就会有无限的可能。两人走了一路,准备上地铁的时候张远突然感受到有人在跟踪,朝着斯凯使了一个眼色之后斯凯心领神会。在下一个转角张远突然从左边走,斯凯突然从右边走,两人混入人群之中本意是想让身后的追踪者找不到目标继续。因为张远不清楚跟踪者是来找自己的还是来找斯凯的,所以在闪开之后的张远会立刻加速更上斯凯,这个世界要想追上自己的人也好超级英雄也好很少就是了,而自己初来乍到虽然刚刚得罪了托尼但他还不会这么下作,所以极有可能跟着斯凯去的。

结果万万没想到,跟踪者居然是跟着自己来的,对方的速度不算快但绝对不是普通人。张远走了一路之后索性转身直视来者,待看到追踪者样貌的时候张远愣了一下,来者居然是一个老熟人,在第一次穿越《刀锋战士》之中被自己雇佣打团战的靶眼。下一秒张远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之前自己想过刀锋战士其实也是漫威里的英雄,只不过因为版权问题所拍摄的系列电影没有涉及其他的任何超级英雄。不过张远穿越过去的时候却是一个完整的世界,自己雇佣了鹰眼、惩罚者、靶眼过来帮自己打团,还建立了一个净水公司交给刀锋发展。

而眼前这个靶眼的脸赫然就是自己当初雇佣的那位,那么问题来了,是不是表示这个世界其实跟第一个世界刀锋战士是连通的呢?为了正事这个问题张远故意没有开口,只是盯着靶眼让靶眼来说第一句话以避免自己的尴尬。万一不是,自己叫错人了,岂不是输了面子。

“有人告诉我,有个硬茬子来地狱厨房定居,正好我顺路就来看看,没想到会是你。十年不见,你的相貌还是这么年轻,所以其实是你真是一个变种人对吧?”靶眼一开口张远就确认了,这货真的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靶眼,那么既然靶眼是熟人就代表自己的净水公司也许还在。

“我也没想到会见到老熟人,近来过的如何?十年没见,现在混哪里?”既然是熟人就没有必要那么谨慎,更何况以靶眼的能力,十年前就能被自己按着打,十年后的今天也没差,至少现在的自己能把十年前的自己按着打。

“前不久我被老板给抛弃了,本来我是想杀了替代者重新证明自己,但是今天这么巧看到了你,我觉得你比那位老板要来的真诚。”靶眼口中的大老板张远当然知道是金并,并且听靶眼的意思是他已经输给超胆侠做过监狱了。这货跟死侍一样是喜欢钱的那种,不过死侍是个大男孩是有下限的,但靶眼可是条毒蛇,为了赚钱完全没有下限,不过张远不介意,就怕你无欲无求。喜欢钱而已,虽然我比不过托尼但养一个靶眼问题不大。

“正好,我要建立一个全部由超级英雄组成的组织,平时有固定工资,任务的时候按照业绩拿提成,如果伤了残了养一辈子。”张远的话其实跟金并差不了多少,只不过金并是给年薪,一年之内工作或者不工作都有巨额的年薪拿。不过也有不一样的地方,靶眼被关起来之后金并并没有说救他,而是雇佣了艾丽卡取代他,这对于一个顶级杀手来说是一种侮辱。而靶眼现在想的不仅仅是要证明自己是最强的,还想要嘲讽一下金并,抛弃我是你一生最大的错误,作为高手自然有高手的傲气,靶眼虽然没有下限但该有的傲气还是有的。

“就工资来说肯定没有那位老板给的高,但待遇方面,我觉得我如果哪天废了你不会放弃我的。”靶眼说的是真话,干他这一行的,比他厉害的多的是,他只是因为失手就被金并放弃了由此可见跟对老板才有前途。

“欢迎加入,另外你在纽约有定居点么?”张远说着话从口袋里取出一串钥匙,然后从之中挑选了两个交给靶眼。

“我这个人现在一无所有,这是什么?”靶眼有点懵逼,他大概没有享受过那种包住宿的待遇吧。

“我在地狱厨房买下了一整栋楼,这是房间钥匙和车钥匙,另外戴上这个手环,有任务的话会从手环发布。”靶眼不是科技流,个人设定恐怕用的最多的电子产品就是手机,智能p>“师兄,这招是剑扫四荒!”

郭东明跃起之后,立马稳住身形,手中的精钢短剑快速划过,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的残影,带着下坠之势直斩而来。一寸短,一寸险,只要能欺身黏住秦晴月,阔剑大开大合的优势就将荡然无存。

“剑斩七星!”

秦晴月哪里会给郭东明近身的机会,阔剑冲天而起,瞬间划过七处关键点位,封死其剑势的同时,直斩郭东明腰腹。

在无力可借的情况下,一个人的身子再如何弯扭,腰腹所处的位置都难以改变,这也是秦晴月这一剑的杀机所在。

郭东明无力闪躲,但也没有选择与阔剑硬拼,因为这无异于以卵击石。他剑招一收,竟弃剑不用,左手抓住阔剑的钝刃,整个人绕着阔剑转了一圈,背贴阔剑剑脊滑下。

“厉害!”

“好胆!”

这一记兵行险着,在场众人一阵惊叹,李衍也不禁咋舌。

面对这样一剑,大多数人都会打消掉近身的想法,试图在阔剑上借力,拉开距离保证安全。这般灵活的变招以及过人的胆识,足以让人称道。

郭东明滑下之后,右手短剑一横,便要逼秦晴月就范。

秦晴月没有料到郭东明会使出这般古怪险招,但依然不慌不忙,右手阔剑脱手,使得郭东明失去平衡。然后秦晴月腿一发力,整个人背贴地面倒滑而出。

两人并没有分出胜负,但秦晴月阔剑脱手,并没有再胡搅蛮缠,豪爽一笑抱拳道:“师弟你这一招厉害!这场算我输了!”

郭东明也收剑回鞘,谦逊道:“师兄,承让了。”

二人这般气魄与胸襟,当真是折服了在场不少人,但这并不是楚国一方想要的结果。

先前说话的燕无忧出言道:“洗剑阁的朋友,如果诚心要夺这株火葵的话,那就亮出点真本事来。当着这么多江湖朋友的面,在这里比拼剑招有点不妥吧?”

豪爽和愚蠢是两回事,洗剑阁的人也不是鲁莽之辈。先前秦晴月和郭东明二人,切磋比试并没有消耗玄气,这当然也是为后面的硬仗做准备。

看着燕无忧拿这件事出来做文章,郭东明言语之间没有丝毫客气,望向燕无忧挑衅道:“我和师兄之间玄气没有太大差异,比拼剑招就足够了。阁下若是心存怀疑的话,不妨上来指教几招,也好让我这乡野鄙人开开眼界。”

郭东明这句话并没有别的意思,但却在无意间把燕无忧的退路给堵死了——他此时若不应战,待会儿就算郭东明被别人打败,他也再无面目上场。

燕无忧没想到郭东明会说出这般话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阴沉着脸走了出来道:“指教不敢当,请。”

一根散发着冷冷寒气的漆黑镔铁长棍出现在燕无忧手中,材质品阶显然不俗。

李衍看着眼前这火药味正浓的二人,心下一喜——洗剑阁的人都是宁折不弯的性子,只要稍加表演,便足以让他们和楚国对立起来。

“你要是不出招的话,那我就先出招了啊。剑行八方!”

见燕无忧迟迟不出招,郭东明也没再客气,玄气漫上短剑,剑身开始微微震颤,发出一阵阵剑鸣。

玄气在剑身之上流转,逐渐变成透明虚幻状,好像是有了生命的清水一般,一股一股地游动。

郭东明手腕一翻,打出无数个剑花来,持剑向前,剑势矫若惊龙,带着一股浩然正气,直刺燕无忧。

“烟雨无定!”

燕无忧双手持棍,不断转动,长棍瞬间化作一圈密不透风的棍影。棍影转动间,玄气变成一圈深黄色圆盘,摆好防御架势。

就算郭东明这一剑能破开玄气圆盘,攻势也会锐减,在刺中棍影的刹那,若不及时撒手,手臂将被搅断,甚是阴狠毒辣。除非修为远高于燕无忧,在破开玄气圆盘之后,还有余力强行用剑止住棍势。

“嗞——”

剑尖接触到飞速旋转的玄气圆盘之时,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无数玄气崩散而出,引动阵阵疾风,吹得二人身上衣服猎猎作响,头发倒竖。

郭东明面色微红,玄玉色经脉如蛟龙一般盘旋在手臂之上,剑势缓慢挺进,在僵持了数息时间之后,终于刺破了玄气圆盘,剑身之上的玄气几乎消耗殆尽。

“叮!”

就在这一瞬间,一阵金铁交击的清脆声音响起。一股庞大无匹的扭力传来,短剑带着郭东明的手腕飞速扭转一圈。

郭东明吃痛,及时松开剑柄。短剑应声飞向高空,不见踪影,过了许久才直直坠下,剑身没入泥地,只留下了一个剑柄在外。

“这也太毒了!”

“怎么还下死手啊!”

周围唏嘘声响起,在场绝大多数筑体期的修者都已经看出了个中端倪。

燕无忧停下舞棍,将长棍斜握于身后,面上没有丝毫羞耻之色,正声道:“朋友可还有招式要使?”

望军数年,谋画居多,封陈国公你不但水性好,壁虎功也这么高

拉德是“银徽章”团伙匪首,一向对自己目前取得的人生成就感到满足和无比自豪。

因为小时候的不幸遭遇,他自懂事起就对生活、社会不满,立志长大后要做坏人、恶人,如今不仅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而且还靠上了星球政府中一个强有力的后台。

这个后台老板不仅能让他带领“银徽章”快乐的、安全的抢夺,而且还能解决所有赃物的销路问题,没有后顾之忧。

他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按照后台老板提供的信息抢劫、抢劫、再抢劫,赃物多多益善,然后将分到的赃款挥霍,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

虽然抢劫农产品在拉德看来太低端了,有辱匪徒这门职业,但农场农产胜在质优价高且数量大,所以他也免不了“世俗”,一直在打农垦区的主意。

只是以前小股同行太多,不时袭击各个农场,不仅导致农垦区增大了防范力度,还造成农产的存量不太多,他觉得组织一次大规模的抢劫不划算,所以一直没有下手。

而随着农垦区联网机制的建立,小股同行的锐减,农场主们的心理戒备有些松懈,特别是农场经过一段时期的休养生息后,农产存量大增,已经到了值得他们动手的时候了。

于是,拉德便向后台老板提议,而这正合后者的想法,经过一番谋划,便有了今晚的行动。

行动采取围点打援、各个击破的策略,先假装袭击农垦区最西头的卓尔大叔家,实则在东、南、北三面的必经之路上设下伏兵,出其不意消灭前来增援的邻居,然后将卓尔大叔及其邻居们的农场一并“吃下”。

比如说张冲大叔,在遭遇伏击损失全部武装机器人后,他家农场的防御便完全没有了,整个农场就成了“银徽章”手中煮熟了的鸭子,任其享用。

如果秦烽不够警觉,没有那个突然间产生的危机感,也将步了张冲大叔的后尘,甚至会在匪徒重火力下丧生,那么这部书就到此为止了。

而等抢劫完卓尔大叔家及周边农场后,如果时间足够,“银徽章”还将采取同样的策略,继续抢劫其他农场,扩大战果。

但现实却发生了意外,出现了秦烽这个穿越者,借着黑夜和树木、作物的掩护,利用五台小编队机器人,让伏击他的匪徒部队暴露了出来。

伏击的匪徒才十几人,还没有武装机器人多,不过他们却配备了联邦制式能量枪和轻型电磁炮,又是以伏击的方式,对付这些民用武装机器人绰绰有余。

但他们没想到自己已经暴露了,并且反被秦烽算计。

在他们自认为歼灭了目标,从伏击位置出来准备清点现场的时候,15台武装机器人突然从黑暗的侧翼杀出,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被电弧枪、电击棍发出的强电流电晕了。

接着,三张合金捕网发射,将这些匪徒集体捆绑在一起,他们的武器则全被收缴,转而装备到了秦烽和15台武装机器人手中。

然后秦烽叫江小夏他们过来,由他们负责看守这些俘虏,并将多余的武器留给了他们,

曾经,陆隐体会过辰祖记忆,其中有一幕便是辰祖望着花海发呆,倒是与这里相似,不会就在这里吧。

  “七哥,要不要搜搜?”千邹问道,他压根不知道自己学习到的逆步来自何人,这里,又曾住过何人。

  陆隐把千邹和那个小老头带去陨石外,独自进入这片空间,场域完全释放,确实该搜搜。

  以陆隐此刻的实力,场域范围扩大了极多,很快便将整片空间掠过,最终,目光看向河底,那里有些东西。

  河水清凉,陆隐来到河底,......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帮我一个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上丹师

古呆子

无上丹师

西瓜炒肉

无上丹师

天才哥

无上丹师

董无渊

无上丹师

孤情君少

无上丹师

我真不想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