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嶈阖海概况》。

风四娘咬着嘴唇,忽然捧起。除了孙老先生外,李寻欢

空中,焚天火脫離與紫色火焰的糾纏,重新化作一片火網,將金角螣殘尸罩在其中,瞬間便化作一片灰粉。

而在火網中心,一個黑漆漆妖丹安靜地浮在其中。

正是林天強忍劇痛,指揮焚天火將金角螣焚毀,生怕魔刀未能一擊致命,讓其將妖丹自爆。

而林天只顧得滅殺此妖,卻未能躲開金角從背后的再次一擊。

又是一聲肉體撕裂與骨骼斷裂的悶響,林天后腰處又出現一個巨大傷口。

金角從林天小腹穿出,沒有了金角螣的指揮,懸在遠處不再動彈。

林天遭受兩次重創,全身被鮮血浸染,口中噴血,身體徑直從空中掉落,狠狠砸在地面之上,將地面砸出一個數尺深大坑。

林天躺在坑中一動不動,魔神模樣退去,身體也恢復正常大小,他此時只覺得自己全身法力渙散,無法凝聚。

隨著體內法力的流失,林天覺得自己的生命之力也在一點點從身體之中剝離,但他此時根本無法動彈,更莫說打坐恢復,只能絕望地等待死亡。

自他踏上修途以來,多次遇險,甚至面臨死亡,但唯有此時,才讓他感到,死亡距離自己是如此之近,似乎隨時都會殞命,自己卻無能為力。

林天眼望天空,嘴角微微一動,似乎在笑,腦海中閃過慕芊雪的身影,還有父母、校園同伴。

天空中,火焰早已散去,但無形的靈氣卻漸漸加速流動,旋轉著向林天匯聚而來。

林天丹田處,那靈運珠終于現出身影,散發出淡淡白光,吸收著天地間靈氣,并轉換成精純靈力,傳送到身體各處,并修復著林天殘破的身軀。

此刻,原本以為自己將要隕落的林天,只覺得身體各處又漸漸有了知覺,隨之而來的便是劇烈的疼痛,但這劇痛,讓他覺得自己又活了過來。

“嘿……嘿嘿,沒死,哎喲……好疼!”

片刻之后,三道人影從遠處空中急速飛來,其中一人臉色焦急。

來者正是花雨清三人,三人已將兩只妖獸滅殺,全速向林天方向飛來。

“花道友,方才若非你施展秘寶,一舉將兩只妖獸擊傷,恐怕此時我們還無法結束戰斗的。”燕南飛在一旁說道。

但花雨清對燕南飛之言無動于衷,只是滿臉急色的全力向林天方向飛奔,此時林天已經獨自一人追擊金角螣多時,不知生死如何,心中急切萬分。

不多時,三人終于來到林天附近上空,雖然空中激戰過的氣息仍存,但此時唯有林天盤坐于地,身上血跡斑斑,一顆妖丹正被一團白色火焰包圍著,懸浮在其身前。

花雨清臉上一喜,急忙向下方落去,燕南飛與韓林兒也跟隨在后,從空中落下。

“林兄,你怎樣了!”

花雨清蹲在林天身旁,見林天雖能打坐恢復,卻仍可見身上兩處駭人的傷口,渾身都在微微顫抖,表情痛苦。

燕南飛與韓林兒站在花雨清身后,也是一臉急切,只看了林天身前的妖丹一眼,便將注意力全都,要不是有鄰居拉住,唐酒早就沖上去暴揍唐宇一頓了!

“二嬸,小瑩快放學了。我先去給小瑩送飯去了,下午我還要去學校的藏書閣。”唐宇瞥了一眼唐酒,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跡,對二嬸說道。

“嗯,你去吧。這里交個我才好。”二嬸拍了拍唐宇的脊背,看了一眼唐酒,無可奈何地說道。

唐宇走在大路上,不由得搖了搖頭。自己這敗家的爹,自打自己記事以來,他就沒有消停過。那會兒母親還在的時候還好,有人管著。自打自己把當時正在流落街頭的白小瑩帶回家后,母親的頑疾就越發嚴重了。從此以后,這唐酒就一直拿著這件事對白小瑩和自己拳打腳踢的,喝酒更加肆無忌憚,酒后又發酒瘋在自己和小瑩身上。

唐宇走到了白小瑩的學院門口,學院剛好放學,有一大堆的學生吃學院里蜂擁而出。唐宇便坐在一個石墩上等著白小瑩出來。

唐宇看著人流,在里面尋找著白小瑩那瘦瘦小小的身影。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個白皙稚嫩的小手輕輕地拍了一下唐宇的肩膀:“嗨!唐宇哥哥,你怎么來啦?”

“小瑩?你什么時候到我身后的?”唐宇轉過身看著笑容滿面的白小瑩,笑著問道。

“就在剛剛啊!唐宇哥哥怎么反應這么遲鈍?”白小瑩嘟起了嘴,說道。

“我這不是沒注意嗎?來,你一定餓了吧。來嘗嘗你哥給你做了什么東西?哈哈!是我家小瑩最愛的糖醋排骨!你聞聞看,香不香?”唐宇打開了手中的飯盒,拿到白小瑩的鼻子前,笑盈盈地說道。

糖醋排骨的香味很大,直接吸引了周圍很多人的目光。

但白小瑩卻沒有注意到飯盒里的東西,只是滿臉擔心地看著唐宇紅腫的臉頰。

“唐宇哥哥,你的臉怎么了?沒有事吧。”白小瑩抹了抹唐宇紅腫的臉頰,滿臉的擔憂。

“害!沒事兒!你哥我皮糙肉厚的,你快嘗嘗。”唐宇用筷子夾起一塊排骨,塞到了白小瑩的嘴巴里,笑著說道。

“唐宇哥哥,是不是你爸爸又打你了?疼不疼啊?”白小瑩一邊吃著,一邊說道。嘴里的糖醋排骨是一點味道都沒有。

“真不疼!我都免疫了,你就別擔心了!你快吃吧,我今天可是挑的上好的正排!”唐宇把飯盒遞給白小瑩,笑著說道。

白小瑩接過那個愛心形的飯盒,看著里面香噴噴的大米飯和糖醋排骨,覺得心里很是感動。

從小到大,就只有唐宇哥哥對自己最好,每次他爸爸發酒瘋到自己身上的時候,都是唐宇哥哥替自己擋住的。

唐宇哥哥每次有好東西都會給自己留著,而他自己卻吃著那些沒什么營養的東西。

白小瑩低下頭,眼里閃過一絲晶瑩,但很快被她擦掉了。

白小瑩扒了一口飯,抬頭看著唐宇,笑著說道:“謝謝你,唐宇哥哥。你做的飯真好吃!”

“嗯!你要是喜歡,哥哥不介意天天給你做!”唐宇捏了捏白小瑩的小臉蛋,微笑著說道。

他们先用大车将百里长青和扈从很久未休息,体力绝对已不如昨

作為一名優秀記者,克萊爾對真相有著極為強烈的好奇心。

這兩天她仔細整理了有關丁雨的全部視頻素材,從丁雨突然離家的行動軌跡上,她基本猜測出秦家兄妹可能就是給丁雨通風報信的人。

“鞠東偉帶走了丁雨,側面證實了捷恩斯公司出事的消息是真的。那么,這一對年輕人又是怎么知道這個消息的?恐怕只有查到這兩人的身份才行啊……”

她將視頻交給了警方一個交情不錯的朋友:“麻煩幫我查一下吧,我要他們的身份、工作和家庭成員情況。”

對方很快就反饋回來了:“男的叫何安之,女的叫何若素,兩人是兄妹,沒有固定職業,家住上海市黃浦區思南路44號。這兩人的家庭背景不俗,親友中有很多名人學者,最著名的是他們的爺爺,‘再生人之父’何平博士。”

“何博士?”克萊爾吃了一驚,明顯沉默了兩三秒鐘才回過神來:“我知道了,謝謝您。”

再看這兄妹二人的視頻,她就陷入了沉思:“怪不得他們能知道火星基地出事的消息!不過他們找丁雨是圖什么呢?他們的爺爺地位和聲望如此之高,有什么問題不能幫他們解決的呢?”

克萊爾發現自己知道得越多越迷惘,她傷神地揉揉太陽穴,端起了咖啡杯。

輕啜了口藍山咖啡,香醇的味道勾起了她的一些回憶,羅曼·塞納的形象突然躍入腦海,緊接著是那個寸頭秘書不善的目光、喪心病狂的凌辱……

她猛然驚嚇出一身冷汗,這件事竟然牽連到了博士,已經不是她可以碰觸的了,直覺告訴她再往下調查會有危險!

她立刻打電話召回那兩位駐華記者,命令他們將全部資料刪除,叮囑他們這次采訪的內容均為絕密,不可再向任何人提起。

兩個跑腿記者正求之不得呢,由于鞠東偉搶先把趙盤的家人拐走,他們的獨家新聞早就做不下去了。

克萊爾將那杯咖啡倒進廢紙簍,想了想,連咖啡杯也不要了。

她抱著胳膊走到窗前,看著亞特蘭大的街景,感覺自己被監視了,無所遁形,同時產生了一種發自心靈深處的戰栗。

鞠東偉那邊也順藤摸瓜,通過那輛紅色磁浮車查到了何安之和何若素的住址,身份,相比克萊爾的恐懼之下急流勇退,他的內心卻欣喜若狂。

公司里早就有傳言,說何平博士與總裁有分歧,不止一個人聽到過他們爭吵。

如今拿到了泄密的證據,加上公司內部正在鋤奸整風,這個消息如果用得好,絕對會成為總裁手中最鋒利的武器。

他假裝很沉重,叮囑那技術人員不要亂講話,自己則前往總裁辦公室匯報情況。

然而讓他意外的是,對于博士泄露信息的事情,羅曼·塞納似乎一點也不意外,很平淡地表揚了他兩句,就打發他回去正常工作了。

鞠東偉這一趟辛苦沒有得到預期的獎勵,心情有些陰郁,他琢磨著:“難道總裁與何平博士有矛盾的傳言是錯的?我是不是又做錯了什么?”

他當然不會知道

吕泽和齐彩珊重归于好,这让吕泽都没有想到,还多亏了黄勇和陈宇森来齐氏集团闹这么一出,不然恐怕齐彩珊也不会这么简单的就原谅自己,这事说回来的话还是得感谢朱宏达。看来自己那一颗回天丸还真是让朱宏达跟自己的关系一下子就拉近了许多啊,想在江州把自己的事业做大做强还真是离不开权力开路,以后跟朱宏达的关系要好好维护才行。

  吕泽和齐彩珊开着车,去了离齐氏集团不远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这个世界男女之间的这点是不外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嶈阖海概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圣古帝尊

矮子与圣女

圣古帝尊

青小稞

圣古帝尊

荔箫

圣古帝尊

黎七七七

圣古帝尊

九天揽星河

圣古帝尊

博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