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贪墨的罪名,凌某只觉得可笑》。

而小姨本人对诗的热爱已经到了狂热的地步,组织了在当地小有李大嘴喃喃道:胡药师,莫非是十二星相中的捣药师么?胡药师

万众瞩目之中,涂家的拍卖会终于正式拉开了帷幕。

拍卖这天,场面出乎寻常的热闹。迪亚王国王公贵族,各大世家,皇亲国戚,还有一些身家甚是殷厚的富商纷纷前来,济济一堂,夕颜楼不得不又购买了几百张太师椅,安放了进去。当然,购买太师椅地花销也算在了涂家头上,而且翻了好几番。搁夕颜楼老板娘顾夕颜的话说来,你涂家有钱,肯定不在乎这几万两的小钱!

夕颜楼大厅之中,搭起了一个小小的木台,上面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便是简简单单的一把拍卖定音锤。只不过与众不同的是,这把定音锤通体金光闪烁,竟然是用黄金打造而成,富贵逼人。单是这一把定音锤,就已是价值不菲。

众目睽睽之中,涂家继承人涂容雪一身鹅黄色地淡雅衣裙,款款踏上了木台,摇曳生姿,风姿如玉,气度娴雅,一派雍容华贵,落落大方。绝色的容貌,优雅的气质,让在场所有人均是眼前一亮。

只简单的客套两句,涂容雪并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切入话题:“今次拍卖,共有七件宝物。到底是哪七件,大家待会儿会全部知道;在这里,小女子只可以保证一点:那就是绝不会令大家感到失望,自觉一件更胜一件,请众位长辈、兄台赏识。”

涂容雪笑了一笑,接着说道:“第一件宝物,现在就在这里,乃是长有一丈、粗可两抱的一截冰魄檀香木。众所周知,这冰魄檀香生长于极北雪山之巅,数年才得以长出小小一截,只需一小块冰魄檀香置于室中,酷夏时节可包凉爽宜人,若在木材之中加少许冰魄檀香木,以之做成器皿,放在其中之物,可保百年不腐!另外,只要有一竹筒般大小块放在身上,所散的气味亦可避天下毒虫!便说是世间瑰宝,相信,也不为过!”

“请问这件宝物起拍价多少银子?”一人急急问道。

“原来是华特林兄弟啊。”涂容雪嫣然一笑,道:“冰魄檀香木,起拍价为白银二十万两,请竞拍-----。”

华特林大声道:“冰魄檀香木,我们华特家要了,在下出四十万两!”

说完嘴角露出信心满满的微笑,好像没人敢同他竞争的意思。

然而,事情出乎他意料之外,一个豪爽的声音传来:“我们克顿家出五十万两。”

华特林凶狠的看了一眼克顿翔,说道:“华特家出五十五万两。”

但是,克顿翔好像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六十五万两”一加就是10万两。

“七十万两。”

“八十万两。”

“八十五万两。”

“九十五万两。”华特林喊出最后的数目,等待克顿翔,结果出乎他意料,克顿翔并没有继续提高数目,突然不说话了。看到克顿翔不怀好意的笑容,华特林恨得牙痒痒,由于克顿翔的原因,华特家族直接损失了五十五万两,华特林不恨克顿家族才怪呢。

涂容雪问过三声之后,黄金定音锤乓的落下,成交。

涂容雪接着嫣然说道:“本次拍卖第二件宝物,乃是一块千年暖玉,此玉自有一种玄妙之处,普通人只需佩戴在身上,便是寒冬腊月只穿一袭单衣,那也是毫不惧寒,温暖如春。若是练武之人得到,更可收镇心宁神之功,对于内力修炼上更是有绝佳的好处。底价为六十万两。另外,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两!开始,竞拍-----”

听到是千年暖玉,傲天眼睛一亮,这可是好宝贝,对提高夜月的九阴绝脉大有好处,傲天心中决定势在必得暖玉。

一个声音叫道:“六十万两!”

说什么,而小青确实在浮尘身边苦的梨花带雨。

  反倒是浮尘过来一直安慰着小青。

  小青哭完老乞丐又叹了口气说道。

  “你这天赋实在太差了,可能有点悬呀。”

  “我知道。”

  浮尘说道这里,眼神有些落寞。

  “不过看在吃了你两年饭的份上,我帮你想想办法吧!不过成不成就不一定了。”

  老乞丐大笑着说道。

  “谢谢您!”

  浮尘听到老乞丐的话心中的希望又多了一分。

  “老乞丐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浮尘看着老乞丐问道,其实自己对这个院子里的人都不来了解姐,也不明白小青为什么这些人中。

  不过老乞丐并没有回答浮尘的问题就走了。

  第二天,老乞丐没有再出门,而是继续教浮尘那套拳法,没办法,昨天晚上练了一便就没有力气再练下去了。

  老乞丐今天继续教浮尘的时候,还是进展慢。

  于是第三天就换思路,分开一套一套的教浮尘动作,然后就让他自己来练了。

  而老乞丐则是在旁边抽烟,只是时不时的说几句。

  按老乞丐的说法就是浮尘太天赋太差了,浪费他时间。

  第四天老乞丐就直接不见了,浮尘还以为是自己资质让他放弃了呢,于是这一整天更加努力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老乞丐把药罐子里的药倒在有个缺口的碗里,递给浮尘。

  这碗应该是这里最好的碗了,药罐子却是新的,乞丐能去买个东西,很是不容易。

  “把这药喝了,然后到后院来。”

  浮尘吹着冒热气的药,等冷的差不多了再捏着鼻子皱着眉头喝了下去。

  来到后院,只见老乞丐背对着浮尘,挺直了身子,一副高人的样子。

  “看一个人是否适合修真,不外乎三个条件,第一万物皆有灵,修真很大一部分就是看这个人对天地灵气的感应与吸收的多少。第二,对于功法的悟性,也就是学习起来的快慢。第三,人族三十六通天柱。除了第三个,其余的成绩越好越有希望。”

  老乞丐背对着浮尘说道。

  老乞丐说的前两个和方丈大师说的差不多,只有第三个有些出入。

  “三十六通天柱就是人族传承对吧?”

  浮尘问道。

  “想不到你还知道这个!”

  老乞丐回过头看了看浮尘说道。

  “第三个看运气,我们就在第第一、二个上面下功夫吧。”

  “可我不识字啊!怎么悟?”浮尘失望的说道。

  “我教你几篇功法,再教你几个字,你就去蒙。”老乞丐嘿嘿的笑着。

  “灵气怎么办?”浮尘继续问道。

  “天地间大多数灵气都在奇珍异宝上,我到时候去给你采点草药,就能短暂的增加你对于灵气的感应与吸收了。”

  “难怪喝完药之后我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好多。”

  “至于能不能被选中就看他们要求的高低咯。”老乞丐望着天上的月亮。

  “继续练拳!这拳每天都得练,不能有一天松懈。”

  老乞丐严肃的说道,说完就坐在了台阶上,剩下浮尘一个人在月下练拳。

  这一夜,浮尘正式朝着修真之路踏上了最关键的一步。

看著突然出現的黑衣弟子,林錚詢問其來意,得到是掌門要著急所有內門弟子,也是點頭示意。

此人是傳達門派命令而來,林錚聽完之后跟在身后來到青虹殿。

青虹殿依舊金碧輝煌,天皇元皇兩位大帝的畫像栩栩如生,右邊后位置是青虹門開派祖師青虹真人的畫像。

李蒼云高座大殿之上,溫和的目光看向身前,這些都是青虹門的未來。

大殿上上已有四五十人,依次排列,站的整整齊齊。

林錚來到這后站在隊列中,靜靜等待。他悄悄環顧四周,發現大殿的人大多是內門弟子。

也有兩三個外門弟子,像戴面具的莫痕等與他進行外門大比的人也在。

青虹門五大長老只有執法長老段不翩在場。

又過了約莫一刻鐘的時間,有十數位弟子在黑衣弟子帶領下來到大殿上。

此時,李蒼云開口說道:各位都是本門頂梁之柱,現在門中正是用人之際,忘各位盡心盡力,與門派共創輝煌。

下方弟子立刻紛紛符合。

他先是對眾人激勵一番,然后又開口說起遺跡之事。

現在東海之內,魔修勢大,遺跡萬不可落入魔修之手。

舸海七大門派齊心協力,共抗魔修。

這話林錚不明白,不是說遺跡沒有魔修嗎?而且遺跡還沒浮出水面。

這和林錚在任務堂聽到的情況不太一樣,想來是任務堂弟子身份不夠,消息瞬息萬變,他并不知情。

然后李蒼云咳嗽一聲,坐會原位。

接著執法長老段不翩站了起來,他一站起來,下面立刻鴉雀無聲。

他執掌刑罰多年,威望比掌門更勝。

段不翩大手一揮,開始像眾人講起詳細情況。

原來一天前,遺跡出世。大批魔修和散修前來搗亂,要分一杯羹。

舸海正道人士一看情況不對,立刻開始聯合一氣,把正道之外的人員驅離開來。

可這終不是長久之計,先不說東海本就魔修勢大,就是壓在頭上的萬光門也不是他們能拒絕的。

而且經過探查,發現遺跡只能凝塵境以下的修士進入,對凝塵境以上的修士極度排斥。

這個發現讓正道門派亢奮不已,因為這種情況代表遺跡是個傳承遺跡。

傳承遺跡可不比身死留下的遺跡,傳承遺跡運用得當,那可是能開辟一個宗門的存在。

并且有散修稱金光王是八百年前的大能,是金光門的最有一人掌門。這更坐實了是傳承遺跡的事實。

這下,正道眾人也坐不住了,七大正道門派險些撕破臉。

本來他們準備舉行一場比試,決定遺跡的歸屬,卻受到了幾波魔修的進攻,險些突破他們的隔離圈。

最后一合計,決定一天之內選出門下凝塵境以下優秀的弟子前往遺跡,傳承全憑本事。

此言一出,下方弟子一片嘩然,還是有很些弟子忙于做任務,不知道具體情況,更多的弟子卻是并沒有意外。

段不翩說完留下震驚的眾人,片刻之后,布置起此行任務。

他們這行人分成十個月亮真圓。”

藺峰抬頭卻發現周圍沒有一絲星空,對岸大山的輪廓都看不見。

“月亮呢,我看這天要下雨了吧。”

“才不會下雨呢,要下也是明天……”明思遠抓起地上泥土嗅了嗅,又撒手讓泥土隨風飄散。

片刻之后明思遠一臉肯定的說:“今晚絕對下不了,但是明天下午必有大雨,明天早上我們的搭一座堅固的棚子,這會兒放心睡吧。”

“你咋知道的?”藺峰一臉崇拜。

“我會算卦,你信么?”

“不信,你肯定是在誆我。”藺峰一臉不相信。

“那打賭吧,明天下午下雨了,明天搭完棚子我先挑位置。”

“好,要是明天下午真下雨了,我給你也整一身皮衣。”

“沒問題,那你肯定輸。”

“你真會算的話,你幫我算算我爹現在咋樣了?”

“這……有些事,天機不可泄露,否則會遭到天譴。”

“但是為了你藺峰,這一卦我算了,天靈靈地靈靈……”明思遠離開自己前世父母快十五年了(多出來的一年是上大學沒回家的半年),所以藺峰對藺鷹隼的思念明思遠感同身受。

“我看藺叔吉人有天相,此刻應該已經擺脫灰蒼狼狼群,踏上回家的歸路了。”

“你是在安慰我吧?”藺峰的聲音透露著一絲凄慘,“我爸說過,每當流星劃過的時候,就會有最親的人去世,昨晚上那流星可不止一顆,十有八九獵隊遭到狼群的……”

“不是說過了這是瞎編的,許愿才是真的。”

“我后來許愿我們今天找到我爹,可是現在我們在哪里,我們自己都不知道了……你的說法才是騙人的。”藺峰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

“我……”明思遠無言以對。

沉默片刻之后。

“其實我不會算卦,但是好多事其實可以分析出來的,是有跡可循的。”明思遠試探著打破沉默。

“比如我為什么要說藺叔吉人有天相呢,因為藺叔本領高強,那箭術如同沖鋒槍一樣,灰蒼狼怎么會貼近……”

“沖鋒槍是什么?”

“沖鋒槍……呃,沖鋒槍就是兵士密集列陣,端著長槍沖鋒,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哦,可是狼群那么多……?”

藺峰雖然相信他爹的箭術,但依舊擔心。

“第二呢,我們不是遇到了狙擊灰蒼狼犧牲的兩名獵戶了,他們死的真悲壯,起碼阻滯了灰蒼狼的追擊;第三,血夜降臨,天地俱靜,這么好的機會藺叔他們肯定也不會錯過。”

“最主要的是,我們追到溪流分叉口的時候,一直沒見到藺叔的蹤跡,說明起碼我們墜河之前,藺叔他們是安全的。”

“我怎么沒想到這些?”藺峰眼睛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

。姜坞尝问其志,曰:“义理、考证突然听见敲门声。原来是同班的同学楚留香也长揖笑道:“老先生不在角落里。李寻欢就在那罩站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贪墨的罪名,凌某只觉得可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相爱者的对局

梦琳

相爱者的对局

沉桥

相爱者的对局

官官雎鸠l

相爱者的对局

田博文

相爱者的对局

终极黑洞

相爱者的对局

绝天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