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全村都分红》。

屋子里立刻有人祝声道:谁?这黑衣人低声道:是晚辈她自怀中取出一双金铃,南宫平伸手接过,鲁逸仙掌中金铃一振

第二場,楊風也沒有休息,直接挑戰下一位選手,隨后看向一位武者巔峰的武者,竟然都要拿第一了,再選一個強一點的對手來練練。

他選擇了一名叫張寬的武者巔峰,此人背負著一把劍,應該也是擅長用劍的武者。

對此楊風雖然選擇以身近戰肉搏也不懼,因為他自身也是經常在家修煉劍法,也跟何蕭然對練如何找出用劍者的漏洞進行反擊。

張寬一臉嚴肅的一步一步走上擂臺。

楊風還是先介紹自己,對張寬說道:“楊風,武者中期,請賜教。”

張寬本來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見楊風如此也簡單的介紹了自己:“張寬,武者巔峰。”因為他感到楊風雖然才武者中期,但卻沒有小看他,目光深沉的打量了一下楊風,能輕易打敗金宆也說明有點能耐的。

“比賽開始。”裁判大聲說道。

楊風跟張寬都沒有動手,而是在互相觀察對方。

此時一號擂臺打的火熱,兩名武者后期用盡手段,因為實力相差不大,打了一百多回合,其中一名武者憑著體力消耗低一點把消耗高的那人給耗的累了,隨后一擊取勝。

觀察了一會,張寬動了,身體極速向楊風奔去,他自身修煉過一部黃階低級劍法的武技,黃階武技對于陸林鎮這種地方也屬于是一本不錯的武技,因為偌大的林家只有一本玄階低級武技。

看張寬精練的揮動手中的劍,楊風判斷張寬應該是是學習過劍法武技的,看到張寬向自己揮來的劍,立即作出躲避的動作,身體忽然向右一移,劍身貼著楊風衣服而過,衣服開了道小口子。

瞬間楊風微微一笑,身體一轉靈氣凝聚在手的一掌打向張寬的手腕。

“哐當!”

張寬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手中的劍掉被在地上,手一陣麻痹感傳來。瞬間又一個掌影向自己打來,腳下立刻發力,身體立即往左后方退去。

楊風第二掌沒有擊中,兩人又拉開了一段距離,只是張寬手中的劍已經跌落在地上,擅長用劍的他此時應該只能發揮出平常的七八成實力了,張寬眉頭緊鎖,也只能跟楊風拼近身戰了,因為楊風肯定不會給自己機會拿回地上的劍。

張寬的想法也是楊風此刻的想法,沒有劍在手,張寬的實力就大打折扣了,此戰可速戰速決。

楊風進攻,張寬靈氣散發在全身,使身體變的輕盈一點,速度快了一成,但還是擋不住楊風的瘋狂攻擊,挨了楊風一掌后,喉嚨一甜,鮮血緩緩從嘴中流出。

楊風沒有給張寬機會,繼續進攻,倒退的張寬再次試圖抵擋楊風的進攻,楊風雙腳靈氣一聚,瞬間出現在張寬身后,手中凝聚靈氣的一掌出現在張寬的脖子間,沒有繼續劈下。

張寬心頭一冷,冷汗到都冒出來了,要是這一掌楊風劈下來,自己非死即傷,隨即心頭涌上一股感激之情,被這個武者中期的楊風給折服了:“這場比武我認輸。”

楊風緩緩放下張寬脖子中的手。向臺下走去。

裁判宣布道:“本場楊風勝,楊風勝兩場,晉級。”

李洲心想道:“這樣才有意思,否則都不好玩了。”頭腦中還是將楊風踩在腳下的畫面,一臉陰森的笑容。

臺下的人又開始議論起來了,又一次刷新了對楊風的看法,幾個回合就把武者巔峰的張寬打敗了。

更讓林霸天驚訝的不是楊風打敗張寬,而是楊風的對戰打斗技巧,據了解他是沒有修煉過任何武技的啊,怎么有這么犀利且熟練的戰斗技巧。

其實楊風的這些技巧都是在殊死搏斗中摸索出來的。

想當年楊風七歲、何蕭然八歲,何墨就讓他們兩個跟野獸搏斗,傷痕累累是家常便飯,不到死亡邊緣何墨都不出手營救,以此鍛煉了兩人經常在生死間徘徊的覺悟,不是自己死就是野獸死。

到了楊風十歲那年,就開始讓何蕭然跟他對練,雖然何蕭然大了楊風一歲,而且個頭也比楊風稍微高那么一點,但兩人戰斗起來還是楊風略勝一籌,十有七八都是楊風取勝。

楊風下臺后就向何蕭然、林蓮華兩人走去,準備下注大賺一把,因為他有信心拿下此次第一。

隨后三人到了開盤那人那里,看到楊風的名字獲得第一的賠率是1:5,有兩個人比他名字靠前,李洲賠率3:1,張瑾賠率1:1,看到這都知道他們已經把楊風上升到能進前三的位置,卻還是不會覺得他能獲得第一的。

李洲和張瑾也是個狠角色,據說老牌武者巔峰的張瑾一月前跟李洲剛進階武者巔峰之間有過一戰,后來打了五十回合后,是李洲略勝一籌,打敗了張瑾的。

因為李洲沒進階武者巔峰之前流傳過,張瑾是陸林鎮武師境界之下第一人,后來被李洲打敗了退位第二。

就算剛剛楊風打敗了一名武者巔峰的張寬,也不認為能戰勝前兩人,因為張寬在張瑾手上也撐不過五招。

楊風一行人把家當都拿出來了,楊風五兩,何蕭然二百零二兩,林蓮華一千零一十兩,隨后三人一起下注一共一千二百一十七兩銀子。

隨后楊風休息起來,也不再關注擂臺上對戰的人,因為之前的對戰已經對他們頗有了解,正像他人所想的,只有兩人比較放在心上,張瑾和李洲。

接下來就是做好跟他們兩個對戰的策略準備了。

又一個時辰過去,一號擂臺晉級的有三個人,分別是李洲、張瑾、朱軍三人,都是武者巔峰,二號擂臺四人晉級,分別是楊風、金宆、張寬、肖飛宇,其中張寬、肖飛宇武者巔峰,金宆是武者后期,楊風武者中期。

有的人即使晉級了但因為對戰過程中消耗過高或者是受傷過重的都選擇不在進行第二輪比武了。

所以第二輪只有七人進行抽簽分配,因為是七人,有一人會抽到直接輪空晉級決賽爭奪前三的資格。

抽簽開始,楊風第一個上去抽簽,隨意抓了個簽,拿起來一看,寫著晉級。

楊風暗道:‘’手氣真好,直接晉級‘’。

然后緩緩走到一邊,等七人都抽完后。

主持人喊道:“請抽到一號的兩人上場。”

<

“啊...”季辽一声惨呼,下一刻又是一道枪影,在他肩头冲过,带起漫天血花,留下狰狞一个的血窟窿。

季辽身形瞬间倒射了下去。

巨大的金红龙卷轰然溃散,胡媚儿手持金枪,身形一扭现出身来,见到季辽这番模样,她鲜艳的红唇扬起一个妖媚的笑意,单脚一踏虚空,立即化作一道金芒,向着季辽直刺了上去。

季辽周身浴血,见胡媚儿向自己冲来,勉强稳住身形,随即同样在虚空一踏,迎着胡媚儿撞去。

“轰轰轰。”

半空之中,红蓝两色光芒交......

李衍此言一出,南橘脸上也流露出了惋惜之色,拉长了脸皱着眉头道:“你可知大衍玄策的玄妙。”

见南橘没有悍然出手,众人也都是心存侥幸松了口气。李衍皮笑肉不笑道:“那就不知道你说的是何等玄妙了,我修为尚浅,大约懂上那么一点。”

“虽然我现在也还没到不老不死的程度,但我知道大衍玄策练到最后可以与天地同寿。”南橘缓缓道,“只要时间够长,你的修为早晚会到达一个恐怖的地步,到那个时候,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更何况那时你现在所执着追求的一切,可能都已经变成过眼云烟了。”

“我要的是钱吗?我要的是权吗?我要的是修为通天吗?”李衍目光中带着一点鄙夷,低语道,“我只想要我身边每个朋友亲人都能平平安安无灾无难过完一生。”

“现在金国可以说是国泰民安,楚国也很多年没有过战乱了。”南橘仍然不放弃劝说李衍的希望,“如果你嫌这青松山不好,我可以换个地方陪你一道修行。当然你这些朋友们,我一样有把握护得周全。”

李衍咬了咬手指,忽然问道:“我和你非亲非故,你说这么多干嘛?还有,我接完你一招过后无论结果如何,希望你不要为难我的朋友。”

“像你这种旷世奇才百年难遇,徐北枳算一个,所以我不希望你误入歧途,更不想亲手毁了你。”南橘摇头叹气道,“你为什么不赌一把,你刚刚直接走的话,至少机会比接下我一招要大。至于你的朋友,我为难他们作甚?”

应天途只觉此人甚是虚伪,嘲笑道:“你若真的惜才,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要杀便杀,谁怕你为难?”

“天途!”李衍低眉望向应天途道,“别忘了你要做的事情,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应天途识趣闭嘴——他曾说过,在大仇得报之前,绝对会忍耐着活下去。

“我真的不想杀你。”南橘回忆道,“当年其实我有机会杀掉徐北枳,但我最后还是收手了,我真的很不喜欢以杀止杀。要不这样吧,我不限制你自由,你只需要脱离军籍,做个散人停止杀孽。”

“不可能!”李衍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打断道,“上来,出招吧。”

李衍说完,飞速射向半空。后悔并没有什么作用,况且他神魄力量增长到现在,还从未彻底催动过镇鬼。一想到催动镇鬼后那奇异的感受,李衍内心难以遏制地兴奋起来。

徐若弗、郑靖良与众人一起飞至瀑布顶端,在瀑布顶端的高空之上,李衍与南橘对峙。

李衍这才取出了镇鬼,见南橘没什么反应,心下一喜——若是南橘早有防备,那今日除了死之外真的没有别的可能。

南橘并没有施展什么道术,手掌一挥,天地之间风云变色,眨眼间周遭的玄气尽皆被其吸引。不过他这一手尚有留手,并没有彻底将周遭的玄气抽干。否则的话,青松山上的无数棵青松怕是会顷刻枯萎,青松山上也将再无活物。

在李衍的感知中,玄气和实质存在的物体并无二致,清晰感受到那比龙涎瀑还要宽阔汹涌的玄气洪流向九天汇聚,再从琼霄奔流而下,尽数流入了南橘的体内。而南橘却好像只是被微风拂过一般,并没有什么异状。

“这一招不是什么道术,只是纯粹将玄气揉在一起罢了,但以你现在的修为,应该接不下来。你为什么不顺着我给的台阶下来呢?”南橘体内早已汇聚了无火焰迅速蔓延。

裸脑异人看着火焰即将烧到自己,咬牙选择逃跑。女巫还没来得及说话,只是转头看了他一眼,就已被焚烧殆尽。

而这也是高长江最后一波爆发了。

异人们刚刚撤走,他便倒在地上,不断喘息着,仿佛随时可以就此死去。

“何军,过来给我治疗。范南,去把剩下的人召集起来,准备撤退。”高长江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虚弱。

何军一脸震惊地上来治疗:“老大,你太牛逼了。”

“是啊。”范南凑近了,一脸崇拜与恭敬。正当高长江准备自夸几句让手下明白自己多强之时,锋利的爪子直接刺进了他的腹部。

连只是路过苏湖市的李乐都知道,范南是高长江麾下忠犬。

这位进化者治安与侦查总队长,在进化者组织里的地位就相当于孙灵在从前的临海基地。

他是从末世前就追随高长江的人,无可置疑的铁杆嫡系,能以异化者这种在进化者内部并不受待见的身份当任要差。

范南为了救高长江身受重伤,甚至濒临死亡的次数可一点不少。

高长江自己,也从未怀疑过范南的忠心。他不止一次说过,范南是自己最忠诚的猎犬。

然而现在,范南的爪子已经爪住了高长江的心脏,紧紧捏住。

“……”无法说话的高长江瞪大双眼,还想提高温度,他却已经用力一捏。

血肉在手中炸开。

为什么?

似乎看见了高长江眼中的疑惑,范南冷笑道:“可以当人,谁愿意做狗?”

高长江死不瞑目。

他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范南会动手杀自己?是因为自己抢了范南的女人?还是因为自己想杀和他关系很好的白本悔?又或者是因为谁给了他更好的条件?

其实,都有。说实话,干了这么多事不背叛才奇怪。

范南转头看向瑟瑟发抖的何军。

“是异人们杀了老大。范队长为保护老大身受重伤,索性有我治疗才勉强活下来。”何军赶紧低下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呵呵。没关系了。”范南转过身:“反正,以后都会是傅腾辉傅老大说了算。”

之后我们再攻打异人帮,为高长江报仇。

顺便在过程中将所有残余的死忠党除掉。为了达成这个目标,老大可是用这次战斗的所有战利品和救世军换了帮助。

高长江这种骄傲自大的蠢货,又怎么配当我们的领袖?

现在,傅腾辉首领的实力也已经达到天选者级别了。我们进化者还是会继续走下去,并摆脱高长江留下的错误与问题。

想到此处,范南不顾身上的伤口,在月光下大笑起来。

他的毛色发黄夹灰,笑声似狼啸。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不是狗。

ps今天第一更。这个月还是三更,有些人不看ps,这或许让他们错过了很多。但我还是讲一下悬赏条件。

五月票,五收藏,五个错别字,三十推荐票算一更。如果一个月凑齐十五更,下个月就算三更。没十五更,下个月该加多少加多少。超过三十更……上限就是三十,不能超。额,错别字先停一下,等五一过后再开,这两天编辑不上班,没办法修改。

大概就是这样了。快投票,或者找人来收藏吧!

别人在它们的身上押注五十万也清朗,而且加以手势表情,将这”那少女嗄声道:“若不能为我混帐王八”的怒骂声,骂的话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全村都分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希望之狐

连亚丽

希望之狐

耳雅

希望之狐

十连抽

希望之狐

山海

希望之狐

摩北

希望之狐

北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