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拿什么和朕争》。

小鱼儿道:是。燕南天道:你所练的武功,乃是无数位武林前辈在受到无数羡慕眼光,成就无数事业的同时,是否有人同情他们

因此上,吕泽还需要继续的将这一种专注能力,完全的专注下去,才能够更加好的将这一炉药材完全的炼制完毕。

可以说,时间已经过去一阵子了,但是吕泽的专注能力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有一种上升的趋势。

因为吕泽现在的情这条略显安静的街道上,像是一位孤独的行者。

因为典雅公司对前面道路的封锁,导致紧邻的这条街人流也大减,就连装饰辉煌的高档门店此刻都门可罗雀。

诡异的一幕在黑袍人身后发生,无论是街上的行人,还是门店内的店主......

王麻子茶攤內。

在共飲一杯代酒的茶之后,兩個相看兩相厭的妖怪之間的氣氛明顯緩和了一些。

悟色不再拘謹,蹲在板凳上的身體不自覺搖晃起來,然后低下頭開始向著所剩不多的面碗下筷。

鼠一也不再板著臉。他因為之前老王頭的事沒了胃口,索性將自己總共也沒吃過幾筷子的面碗朝旁邊推了推,然后提起水壺,先后給悟色與自己倒了杯茶:“所以那顆蟠桃就是大圣的傳承附帶的?”

將口中的面條咽下,喜滋滋地喝了口鼠一為他倒的茶,悟色才搖著頭說道:“不是。那顆蟠桃并不是大圣的傳承,而是來自于馬將軍的饋贈。”

“馬將軍?”

“對,老馬這個家伙雖然修行一塌糊涂,但是做人是真的可以。我以前一直覺得花果山離了大圣就不再是從前那座花果山了。但等我真正了解了馬將軍之后,才發現,其實花果山并非是大圣一個人的花果山。花果山曾經的熱鬧非凡也并非就是大圣一個人的功勞。畢竟以大圣的脾氣,他可能還真不太會處理下屬之間的關系。也許當兩個下屬鬧起矛盾來,他可能是看熱鬧最開心的那一個。”

鼠一點了點頭:“聽你這么一說,那花果山這檔子事倒是有些眉目了。之前他們內部為了爭奪那座山打得頭破血流,但最后居然讓一個修為最不出眾的馬將軍給守了下來。這應該也不是什么巧合。雖然這也是多方角力的結果,但那么多妖怪里,為什么被選中的偏偏是馬將軍?為什么這么多妖怪都愿意賣給馬將軍這個面子?這本身就已經很能說明什么問題。雖然之后只剩下了座名存實亡的空山,可守下來和沒守下來畢竟是兩回事。”

“哎呀,我之前怎么沒想到這么回事。”悟色一拍大腿,“還是老哥你夠聰明。我之前還真以為老馬那家伙是走狗屎運,靠著大圣的余威才勉強把山給守下來了。現在聽你這么一分析,這老家伙沒這么簡單。而且讓你這么一說,我又想起來了。雖然老馬說當時大圣走的匆忙,所以才把傳承交到他手里看管,但要是他真的沒這個本事,大圣能把這么重要的東西交給他?這個老滑頭,本大爺差點被他給耍了。下次絕對要去他那騙兩壇酒來。”

鼠一本以將茶杯送至嘴邊,一聽到這,又把杯子放下了:“走的匆忙?是因為那事?”

悟色點點頭:“不是那事還能是什么事?不過你也別看我。我也不知道當初那場大劫發生了什么。問老馬呢,他也是兩眼一抹黑。反正事情挺突然的。按老馬的說法,那就是大圣原本躺在家里正吃著桃子唱著歌,可突然來了一只穿云箭,把他給叫走了。事情似乎很嚴重。大圣只說可能會一去不回,就把一身傳承留了下來,讓老馬看著辦,而作為犒勞馬將軍的獎賞,他便將當時才咬了一口的蟠桃贈予了馬將軍。說著如果以后要是有機會回來的話,再幫老馬討顆成熟度更高的。”

“你說他們會回來嗎?”

悟色將最后的一點面條吃完,又將面湯一口氣喝光,打了個飽嗝,才滿足地拍了拍肚子笑道:“好久沒吃得這么暢快了,就一個字,舒服。”

隨后他才從牙簽筒里抽出根牙簽,一邊剔著牙,一邊說道:“我說又不頂用。但是憑良心講呢,我是希望他們能回來的。我已經跟老馬約好了,只要大圣一回來,就由他出面,好好夸我一通,怎么也得把這師徒名分給正兒八經地定下來。到時候怎么也要在花果山上大操大辦一場。憑我的面子以及大圣的面子,絕對把有頭有臉的人物都請上。到時候,本大爺也能在整個修行界前面威風一把。到時候,老哥要是有空,一定賞臉。”

鼠一看著悟色,沒說話。

如果說之前,他對悟色另眼相看,完全是看在小小的面子上的話。

那么此刻,有那么一點是因為悟色本人了。

因為這么多年來,他是真沒見過像悟色這樣的樂天派。

好像無論什么時候,無論遇到什么樣的事,他都能很輕易地笑出來。

鼠一很想問問悟色,他總是這么笑,總是這么沒心沒肺,會不會覺得累?

但想了想,又覺得這個問題實在沒有問的必要。

因為他忽然想起了剛才才見到悟色的時候,他那步履蹣跚的樣子,跟現在的活力四射似乎完全是兩個樣子。

悟色和小小獨處的時候,似乎有些像自己與畫皮獨處的時候。

可以卸下很多的東西,能感覺到很少會獲得的輕松。

所以悟色與小小一定是極其要好的朋友吧。

鼠一嘆了口氣。

不是因為疲倦,而是因為嫉妒烫伤。

“你什么时候不精(和谐)虫上脑了再来找我说话吧。”李乐转身,带着杨琪欣和孙灵离开。

难怪这货前世会被架空推翻。就算有黑辐射的影响,一个整天想女人的家伙也不可能久居上位。

进化者营地内,最多的设施就是妓院和餐馆。

来自异种牧场的肉类被大家端上餐桌,大快朵颐。黑辐射增加食欲的效果非常明显。

而妓院则完全被摆在了明面上,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进去打工。

偶尔还有小贩上来兜售一些让人亢奋的药物。

这里是名副其实的混乱之地。

李乐停在一间赌场前,若有所思,然后朝自己暂住的酒店继续走去。

林茵在屋里负责看着财产。而车上剩下的一些罐头饮用水之类的东西,有范南盯着,应该不会丢。

但要是大批药物或精神结晶留在上面,可能就会有人见财起意了。

当然,犀牛车本身才是最大的财富。

说是看财产,实际上林茵却是和林薇趴在一起用新买来的笔记本电脑看动漫。

“你过得日子也太好了吧?”林薇感慨。堂姐这整天都是手机游戏机电脑,末世中谁还能过这种生活?

虫镇基本上一点娱乐活动都没有,整天就是让人祈祷和耕作。

林茵:“你们虫镇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林薇沉默了很久才说:“我不太想说这个。”

看来这对堂妹来说是个惨痛的经历,于是林茵不再多说,专心看动漫。

李乐推门而入,“发挥你作用的时候到了,小茵。”

“?”林茵懵逼。

几分钟后,在赌场中。李乐拿着刚刚用精神结晶换来的五百块筹码,交给林茵:“上吧。”

“赌博不好吧?”林茵有些担忧。

“你平时氪金抽卡和赌博有什么区别?”李乐问道:“至少赌博还有可能赚钱。你氪金就算卖账号也很难回本。”

无,无力反驳。林茵有点蔫地接过筹码,“为什么忽然来赌场啊?”

伸手摸摸兜里棒棒糖的李乐:“我想找一个动手的借口。你随便玩吧,不然那么好的运气岂不是都白瞎了?”

临海的赌场规模不大,而且幕后老板王升和李乐关系还行。所以他一直没用林茵这个走路都能捡到宝(幽灵狙击枪)的赌场杀手。

有她在,多大的赌场都会破产。而李乐将确保没人敢出千。

林茵摸出魔术师牌,勇敢的上了。

她站在最传统的骰子比大小面前,信心满满地押上了——一块筹码。

一起来围观的林薇欲言又止。

杨琪欣在旁边看着林茵的动作,有些不解:“赌博要么靠计算,要么靠出千和诈唬,这种赌大小……”

莫非你们这些精神力者能透视?

范南在旁边笑了笑,“这些是流金涂层的骰子壶,不会被看穿的。诸位想玩什么就放开了玩吧,反正首领说过算是他的钱。”

说话间林茵已经赢了一局,然后她郑重其事的压了两个筹码。

赌小。

林薇抹了把汗:“有点刺激……”

一块精神结晶能换二十个筹码的东西有什么好刺激的?李乐翻白眼。

而以堂堂守卫长之身给他们当向导的范南暂时没察觉什么,只以为李乐和林茵是来玩的。

精神结晶在内陆虽贵,但几百块赌场还是能拿出来的。当然他们主要储备的硬通货是食物和子弹。也可以兑换进化者发行的货币——这个不是很靠谱。

林茵赢了第二把。林薇拿出手帕给堂姐擦汗。

李乐很想问你不管你爹了吗怎么玩得怎么高兴。但想想林茵在父母死后两三天就恢复平静的样子,就不得不感慨她们真是一家人。

第三把,林茵押大。

四块筹码。

范南感觉有点不对。荷官也微微皱眉。连赢两局而已,为何会给自己如此强烈的压迫力?

她赢了也没事,反正有人赢就会有人输,几块筹码根本不起眼。虽然这筹码算比较大的一块,能换好几斤粮食——

荷官还没走完神。

林茵已经赢下第三把,然后在小上,押了八块筹码。

“呼——”林薇吸气。

ps赌博需谨慎,这种数学期望低于一的东西,赌得越多输得越多。

求收藏啊,pc端的朋友们能给个收藏么。

石沉却暗暗忖道:这道人好倨傲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比不上你,永孙小组的眼睛已湿了,扭来,却命两个彪形大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拿什么和朕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明冥双龙

唐浣纱

明冥双龙

花颜

明冥双龙

妖夜

明冥双龙

衣山尽

明冥双龙

神秘男人

明冥双龙

云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