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妹夫》。

在一众迷失者的围观下,青铜巨蟹被反坦克炮击碎。

军车打着探照灯,在火焰中来到孙灵和武子奇面前——而李乐已经跑没了。

“武中校,孙警长。”陈峰陈组长从军车上跳下来,“情况如何?里面还有多少怪物?”

“拜某人所赐,情况还可以。但浪费了不少子弹。”武子奇阴阳怪气地说,当然,他并非在讽刺孙灵,而是在发泄自己对李乐的不满。

孙灵虽然也对李乐坑爹的行为有点不爽,但她更清楚,如果没有李乐,活下来的人肯定比现在少。

“两位把知道的情报汇总一下。我马上叫人来抢修电力,诸位尽快恢复警务系统的工作。”陈峰没有在意武子奇的牢骚,以上位者的姿势下令。

“不,放弃这里。”孙灵说:“不要让任何人靠近,疏散人群,然后隔离街道。”

她记得李乐回答的第三个问题。

阻止扩散的方法就和普通的预防传染病没区别,人人都知道。

但李乐说那是废话却不只这个意思。

陈组长拿官腔打发她:“孙警官的意思我们会参考的,但还请两位先去休息吧。”

孙灵盯着这个中年男人看了一会,“好。”

旁边的武子奇小声跟她吐槽:“你也看这家伙不顺眼对吧?好多人都讨厌他的……”

“我能听见。”陈峰拿着份文件一边签字一边说。

“你看,多讨厌。”武子奇撇嘴。反正已经得罪了那不如多说两句,陈峰还能因为这个把他干掉咋滴?

军队中忽然发生一阵骚乱。

几只突然复活在火焰中的迷失者成功同化数位士兵,然后被枪林弹雨覆盖,迅速消失。

对此,陈峰只是让人将一切记录好,但并没有对伤亡做出任何评价。

反正他一个异常事务局的,又不用对部队伤亡负责。在场最高军衔是武子奇,除此之外还有个孙家嫡系的营长。

总之,不管死多少人都和陈峰无关,他是负责管理精神力者和收集情报的。

李乐开着不知从哪个角落整来的车,向自己和林茵租下的房子开去,顺便半路还接了个电话。

“嗯?卫生巾……好吧,我给你带,要多少?”李乐叹气。他发现自己的储备对男性来说是一应俱全,但缺了些女性的必备品。话说末世中和古代人究竟是这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然后李乐露出疑惑的表情:女性对卫生巾的需求量这么大吗?一开口就是几十袋,真的能用完?

身为不懂女人的直男,他显然不知道啥叫日用夜用,也根本不知道女性来一次月经要用多少姨妈巾。当然,坦白说作者也不清楚,只知道很多。

末世之后这玩意和安全套也属于奢饰品了。

这都半夜十二点多了,但没有被灾难覆盖的超市依然在营业。在售货员诧异的眼神中,李乐拎着棒棒糖和卫生巾离开,还顺手在玩具区买了几副牌。

也只有在末日之前才能买到这么全的东西了。三天后剪卡纸做的扑克牌都会被当成宝。

此时的互联网上各种消息乱传,信息管制都有点压不住。然而真心相信末世将近的

见赵亮听完寇准的话一直沉默不语,佘赛花说道:“王钦若这分明就是异想天开。把中原地区拱手让给辽国,等于是在滋敌壮大。每过一天,人家便强盛一分,而我们则衰弱一分,同时还把战略上的主动权也完全放弃,日日都得防着契丹挥军南进。”

“谁说不是呢?”小王爷气道:“诱敌深入也不是这么个诱法呀!黄河两岸一旦落入敌手,再想有什么屏障,便只剩下长江了,那岂不等于丢掉半壁江山,跟辽国划江而治?”

寇准苦笑了一下:“至少王钦......

陆小凤道:我知道自己出手,只有你活着,我们才能对

卢文进正待问询,只听阿保机对阿古只开玩笑道:“这次遇到对手了吧,强中自有强中手呀。”

阿古只不服地耿了下脖子,道:“我没注意,才着了他的道。不信我们俩再比试一场,我阿古只不一定就输给了他。”

阿保机立即严肃起来,对阿古只呵斥道:“没注意?在你出手的同时,必须要想到对方反击。格斗如同打仗,输了就是输了,没有必要找借口为自己开脱。”

阿古只意识到,阿保机的话确实在理。

更何况,此人在击倒自己的同时,又击倒了划沙,出手如电,确实厉害。

这些年,自己放松了格斗练习,即使真的再比试一场,也不一定能赢。

想到此,阿古只举起酒杯,脸上露出崇敬的笑容,慢慢伸向卢文进,道:“好功夫,佩服,领教了。”

此人果然便是阿古只。

卢文进哪敢与阿古只碰杯共饮,急忙站起身来,给阿古只赔罪道:“得罪了将军,请多多包涵。”

阿古只不解,问道:“你这人真奇怪,你赢了,为何要向我道歉?”

卢文进看到,阿古只的脸上并没有挂起责怪的表情。

卢文进不解,契丹人行事,真也奇怪。

这要放在刘仁恭父子或李存勖军中,丢了长官的面子,不死也得脱层皮呀。

更何况,阿古只不但是阿保机的内弟,更是有名的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

难道,阿古只是由于阿保机在侧,不敢发作,留待日后报复?

卢文进正自胡思乱想,只听阿保机说道:“卢将军请坐下。刚才错怪了卢将军,还望见谅。”

卢文进在原来的位子上坐下来,阿保机给两人介绍道:“卢文进将军刚到我们契丹,往后,我们就要同堂议事了。卢将军,阿古只可是契丹第一勇士,今天败在了你手里,可见我阿保机又多了一员勇将。来,咱们共饮此杯。”

卢文进刚去鬼门关溜达了一圈,岂敢言勇,歉意道:“文进在幽州职位低下,时常与兵士在一起练武,也是阿古只将军大意,才侥幸得手,惭愧。”

阿保机喝下了杯中酒,对卢文进道:“卢将军,不瞒你说,我早就有取幽州之意。有人说,幽州城高墙厚,易守难攻。强攻幽州,必会造成巨大伤亡,得不偿失。我担心,贸然对幽州用兵,一旦伤亡惨重,我将无颜面对国人。所以,不敢轻易向南用兵。”

卢文进终于摸清了阿保机心中所想,不屑道:“再牢固的城池,也不会坚不可破。李存勖不就是从刘守光手中强取幽州的吗?”

阿保机心中一动。

对呀,李存勖能强取幽州,我阿保机为何就不能?

阿保机又道:“还有人担心,即使我们费力获得幽州,恐会招致没完没了的战事,最终不得不放弃。将军以为如何?”

卢文进不屑地笑着摇了摇头,道:“如今天下,群雄逐鹿,烽烟四起,兵戈频仍。若不敢面对战争,难成英豪。皇帝不是在大

……

看着路正行一脸的差异,七公主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显然如是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的。

七公主脸上现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显然她觉得把路正行算计了。

她的这一丝笑容,从额头前披下的几缕头发中露过,显示了一丝少女的顽皮。

而这种顽皮的神情和冷酷的外表衣着形成了某种奇异的反差。

所以说年龄是藏不住的东西,脾气也是掩盖不了的本性。

看到她这个样子,路正行反到不好生气了。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妹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人道馆

QQ爸爸

异人道馆

噩梦格式化

异人道馆

唐薇

异人道馆

逆苍天

异人道馆

淡雅的墨水

异人道馆

梁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