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程若无》。

(三)找人是件很奇怪的事,有时候你不想去找一个人,他总是随这正是花无缺的机会到了。他手掌自下面反切上去,直切小鱼儿

迷彩服對斷腿試煉者的死只是剛開始驚訝了一下,隨后就恢復了平靜道:“人都讓你殺了,就沒必要嘲諷了吧?”

“你說的很對!冤家宜解不宜結,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接下來你們請便。”

丁染說完,劉宇也解決了壯漢從樹林里走了出來,看得出來他的心情很好。

“動作快點,拿幾樣空投快離開這里!”丁染拽著劉宇走向了空投,這期間,迷彩服和另外兩名試煉者沒敢輕舉妄動。

空投箱里東西不少,不過真正有用的已經被迷彩服和斷腿試煉者取走了,幸運的是,里面還有兩張復合弓。

復合弓一人一張,丁染劉宇又各自拿了一套迷彩服和一些生存用品后直接溜了。

“迷彩服”似乎一點都不著急,等到丁染他們走了才露出了本相。

“把命留在這吧。”看著兩個只拿著木棍石頭的試煉者,迷彩服臉上的油彩變得猙獰起來。

五分鐘后,兩個試煉者倒在地上失去了聲息,等迷彩服回頭準備殺那兩個躺地上的家伙時,卻發現兩只金屬箭扎在了二人身上。

迷彩服眼角頓時不受控制的抽搐起來。

叢林中,兩道背弓的身影穿梭不止,這倆人逃跑的樣子雖然很狼狽,不過看他們眼角濃濃的喜色卻怎么也掩飾不住。

“大哥,把那倆人頭搶了那小子不會追殺我們么?”劉宇一邊跑,一邊忍不住道。

丁染翻了個白眼,“肯定會追殺阿!沒看見我們在逃跑么?你再不跑快點,一會兒人家就追上來了。”

說著,丁染加快了腳步,一溜煙跑到了劉宇前面。

劉宇張了張嘴,嘴里叨叨了一句:“這尼瑪的,怎么這么能跑?”

一小時后,丁染和劉宇回到了營地,丁染把從空投里拿的新藥換了上,劉宇也燉起了他的罐頭湯。

二人吃飽喝足后,開始謀劃大事。

“咳咳!”丁染干咳一聲對劉宇道:“我們現在每個人身上都有兩個替身了,按理來說應該避免與試煉者進行接觸,可今天過完還有五天,這期間兩個替身絕對是不夠的。”

劉宇也點了點頭,“我們應該再去搶幾個人頭!”

丁染神色一滯,這家伙還搶人頭搶上癮了。

“先別急著人頭的事,我問你,你知道現在死了多少人了么?”丁染問道。

劉宇撓了撓頭,“第一天鬼出現就死了三個,之后咱們遇到的時候,娃娃臉應該也死了,那個小丫頭有個替身,加上今天我們搶的四個人頭,一共是9個!”

丁染沉吟了下,“最后剩下那倆人也不是迷彩服對手,估計也死了,那剩下的人差不多是27-11,還剩16個。”

“16個人,除去秦佳和我們還有迷彩服,也就是說我們沒遇到的還有十二人,不知道鬼今天晚上會不會出動。”

劉宇聽完丁染分析的,自己也受到了啟發道:“白天一次空投箱,晚上一次,鬼一般都在晚上出現,這次空投里出現手雷了,下次會不會出現驅魔道具?”

“很有可能!”丁染一拍手。

最后二人意見達成了一致,只要出現空投,他們就趕去。

到了晚上十二點,空投如期而至…丁染二人也對準方向迅速趕了過去。

這次空投位置離他們還不遠,二人趕了十分鐘路就到了照明彈釋放的地點。

“有鬼!”

當二人接近空投處,劉宇突然停了下來,丁染這才看到劉宇手上竟然帶著個卡通表,此時表上紅光閃爍不停,好像在預警什么。

“你有探靈裝備?怎么不早告訴我?”丁染吃驚道。

劉宇迷糊的回道:“我沒告訴過你么?上次我逃出來多虧了這件靈表。”

丁染警惕的看了劉宇一眼,這家伙瞞著自己有靈表是不是想坑自己?

劉宇看到丁染的表情瞬間怒了,“你他娘什么表情?我要弄你,你昏迷的時候都能死十七八次了!”

丁染一想也是,他正準備道個歉時,空投箱有動靜了!

“快跑!!”

一個狼狽的身影從樹林里穿了出來,正好和丁染劉宇面對面碰上,這人面色驚恐無比好像見了什么恐怖的東西。

“快跑啊!鬼來了!”他見丁染和劉宇還傻愣在原地,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這時丁染突然拉著劉宇往這人的反方向跑了過去,也就是空投的方向。

“大哥!你干嘛???想送人頭?”劉宇掙扎了一下,可丁染拽著他很緊,這一下他硬是沒拽動。

“閉上嘴!快跑!”

丁染話不多說腳不停,劉宇見他認真的表情也不自覺的跟了上去。

那人見到丁染二人跑了,自己突然停了下來,只見他在原地搖了搖腦袋,一頭烏黑長發突然被他搖了出來,而他的面容也由男性變成了女性。

劉宇冷不丁回頭看了一眼,恰好看到女人變身的場景,這一幕嚇得他大叫一聲,跑的甚至比丁染還快上半分。

“有尸體!”

在二人路過空投箱時,丁染看到地上有一具脖子高度扭曲的男尸,他的臉血肉模糊一片,竟然是被扒了臉皮。

“那是什么?”

眼尖的丁染看到男尸手里緊緊攥著一個露出一半的金屬管,丁染也沒多想,直接轉了一個彎把男子p>

雖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但自己能突然恢復,對方又突然變傻,其中也許有著某些聯系。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這份恩情,這份救命之恩,他不知道該如何報答才好。

“我一定會治好你的,一定!”方新仰了仰頭,斬釘截鐵地說道。

周樸額頭流著汗,此刻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可是這會只能繼續裝下去,其實也不用他故意去演,此刻整個人看起來都傻掉了,根本沒有懷疑。

眾人都很好奇方新為什么對這個傻掉的無名小卒這么重視,不過對方卻沒有告訴他們的意思。不過讓他們欣喜的是,方新立刻宣布,把股票全部退還給林家,而且不收錢的全部贈送,這可是上百億的價值啊,對方動動嘴皮子就給定下了。

原本以為就要失去一切的林語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不但不會損失什么,還白白多了近百億資金。直到秘書打來電話,他的賬戶莫名多出巨額的資金和股票才回過神來。

“我會安排最好的神經科醫生給他治療,不惜一切代價治好他。”做出承諾,再三保證的方新才得到林家的同意,帶著他去國外治療。

出于不放心,林家還派了云兒一起陪著。

五星級酒店套房,方新打著電話,找著關系,咨詢這這方面的專家,趁著云兒上廁所的功夫,周樸終于忍不住告訴了他自己已經恢復的實情,自己明明沒事,他可不像被當做精神病人吃藥打針,沒病都給整出有病來了。

“你說你早急恢復了?為什么不早說。”放新又是驚訝又是高興,更多的反而是疑惑,隨即好像明白了什么,意味深長地微微一笑,“是不是因為弟妹?”

“恩”周樸點點頭,因為失憶時做了很多丟臉的事情,他一直在找機會告訴她,可是還缺一個契機。

“哈哈哈,周老弟真是妙人,裝可憐,好讓弟妹多陪陪你啊!妙計妙計啊。”方新哈哈大笑,伸出一個大拇指。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本來想告訴她的,怕她,怕她不能接受。”周樸本來想說怕她打我,可是這未免太過丟人,臨時改口道。

“這有什么不好接受的,能恢復弟妹高興還來不及呢,你沒看到她看你的眼神嗎?她很在意的,老弟可要好好珍惜啊!”方新一副過來人般的勸道,“這樣吧,你就跟我出去旅游一趟,回來就說治好了,就行了。”

“這個辦法好,可是又要讓你破費了。”周樸高興地點頭答應,又對他的熱心幫忙很是感激,之前他還忙著張羅醫生給他安排治療,對于自己的欺瞞有些不好意思。

“這是什么話,老哥欠你一條命,這些算什么。”方新拍拍他的肩膀,鄭重道,“老哥現在恢復了,自問還有些手段,老弟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跟哥開口,哥一定想盡辦法幫你完成。”

“你已經幫我很多了,公司的事情我雖然不太懂,但你把股票送給了林家,這一定不是筆小數目,這份情誼我都不知怎么報答。”他只是個窮打工的,對于公司級別的資金根本不敢想象,如果讓他來還,估計打八輩子都還不上。

“這什么話,那些錢根本不算什么,難道老哥的命才值區區幾百億嗎?你要是喜歡,哥送個公司給你,你喜歡哪個行業?旅游?保險?汽車?地產?還是互聯網?最近還是P2P比較流行,區域鏈高科技有沒有興趣?”方新大手一揮,熱情地給他介紹著,就像一個專業的銷售,像他推薦著手上的產品。

“哥,真不用,我就是個打工的,公司的事情哪懂啊,你給我我也給陪光了。”周樸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倒不是攀交情,他是真的服了這個方新,真的要喊他一聲哥了,送公司跟送水果似得,那得花多少錢啊,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有道理,這樣,我給你安排個基金,先投個一百億,再幫你找幾個靠譜的專業人士幫你打理,這樣你只要坐在家里等著收錢就行了。”

“哥,大哥,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已經幫我很多了,我現在挺好的,真的不用這些的。”周樸對于方新的腦回路很是無語。

“哈,我哥糊涂了,我們這是過命的交情,談錢就俗了。救命之恩,哪是普通人情,怎么是還還就還得清的。以后你就是我方新的異性兄弟了,我年紀大些,做個大哥不過分吧!”方新突然豁然開朗,哈哈大笑,搭著他的肩膀爽朗地說著。

“哥。”對于歷經磨難,苦盡甘來又知恩圖報的老大哥,周樸也是很欽佩和欣賞。這樣的人,值得他結交,這聲哥,叫得真心誠意。

“周老弟,好兄弟。哈哈哈,來我們喝一杯。”方新高興地遞給他一杯紅酒,碰了一下杯子,先喝下去,“我先干為敬。”

不善喝酒的周樸也只好硬灌了一杯,沒有想象中的那么苦澀難喝,反而有些甘甜。當初救他,完全是出于同情,事后想想還有些后怕,也不知再來一次會不會還能那么義無反顧,可是今天能交到這么一位重情重義的大哥,一切都是值得的。

兩人關起門來,邊喝邊聊,一直到云兒砸門才收起了酒杯。

對于出國旅游什么的,周樸還會覺得太破費,也浪費時間,最后兩人決定找個人假扮氣功大師,就說是特異功能治療。

云兒本來對用氣功什么的,半信半疑,但她知道方新的身份,也沒阻攔,直到周樸真的恢復了記憶,他才不得不相信。

方新要去M國,臨走送了周樸一張卡,被拒絕后,只好留下一個電話,只說保持聯系。對于這個新認的大哥,才結識就要分別,周樸也是有些不舍,知道他一旦決定的事情就不能改變,周樸也沒作挽留。

莫鬼老远就听到了村子里传来的惨叫哀嚎声。

“还愣着干嘛,进去把血苍莽杀掉不就完了!”

莫鬼一手一个把百里汤果和帅红兵抱进前面的村子。

村子里,自发阻击血苍莽的居民,死的死残的残。壳族人对无敌的血苍莽感到恐惧!无论他们怎么做,都杀不死血苍莽。

帅红兵霸气的道,“孽畜我们来了!!”

莫鬼白了帅红兵一眼。“帅子你别孽畜孽畜的叫她,总感觉怪怪的。”

帅红兵迷茫的挠头。怪么?他倒是没怎么感觉到。

百里汤果笑的花枝乱颤,她喜欢这样的幽默的莫鬼。

惊奇的瞧见莫鬼三人又追了上来,血苍莽狼狈不堪的扭动巨大的身子,朝村外逃去。

莫鬼能给她二次逃掉的机会吗?一枪插进血苍莽脑门中,气息越发微弱的血苍莽轰然倒下了。

收集当地生物*5,完成了40%。

来到地下收血苍莽尸体的时候,莫鬼意外发现血苍莽肚子上出现密密麻麻的伤口。上面流着绿莹莹的脓液,难怪刚才莫鬼感觉血苍莽的速度慢了好多。

从小窗看到血苍莽死了,居民纷纷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恩人呐,恩人呐!谢谢你拯救了我们奥神村。没有你我们奥神村居民都得遭殃!”

……

壳族人蛋壳作衣,人像个大皮球。

“这是你们做的吗?”莫鬼用手指了指血苍莽腹部的划痕。

“哦哦哦这是村子里的剧毒地刺造成的,平时专门用来对付巨型入侵者。不过看来这只血苍莽太强大了,对他明显不起作用。”

“有意思,你们敢和血苍莽战斗的人,都很勇敢!”莫鬼夸奖了出来同血苍莽拼命的居民。

壳族人算的上勇敢无畏,血苍莽比他的村子里小路都粗,他们却敢和血苍莽硬拼。

听到被人夸赞总会让人心神愉悦,无形之间拉进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有人不好意思的道,“哪里,消灭血苍莽关键还是靠恩人!!”

“是啊,恩人你是我们所有人的救命恩人,你的大恩大德奥神村不会忘记的。”

……

莫鬼笑着问道。“那我和朋友们可以在这里住几天吗?”

“当然可以了,奥神村以后就是你的家了!”

莫鬼心情不错,杀了自己需要的猎物,赢得了壳族人的信任。

热情好客的壳族人,拿出生肉招待远方来客。

莫鬼看着盘子里带着血丝的生肉发愁,这怎么叫人下咽。

壳族人担心的道,“恩人是嫌弃伙食太差吗?”莫鬼可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他们可不想叫莫鬼不高兴。

莫鬼道,“有熟肉吗?我们不习惯吃生肉!”

壳族人一脸无辜,对莫鬼口中的熟肉不明所以,不都一样吗?都有一个肉字。“熟肉是什么东西?招待恩人的肉,是我们最好的礼物了。”

百里汤果说道,“嘻嘻,壳星球是个原始星球吗?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帅子道,“他们的文明看样子比辉光星球还要低等!我看他们作战的武器都是石制,木制的。”

有了!

莫鬼习木元素量形态生命之术的治疗师不仅善于治疗,假如用起心来,下毒照样精通。

司徒静听着秦峥的条件脸上逐渐疑惑起来,想不明白秦峥怎么会有这样的要求?而且这件事情对自己来说也是简单,只需要找一人帮忙而已。

凭借自己的影响力,这就是一句话的事!

“好!成交!”司徒静爽快的答应了,不管秦峥是抱有什么样的目的,但对自己而言只是一句话的事。

这种交易对自己来说并不吃亏,看来秦峥是低估自己的影响力了。

众人皆一头雾水的看着达成“双赢”局面的两人,并不知道这两位达成了什么交易,看来并不打算明示!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雷天刚、小绿等这几位年青人的愉悦的心情。

“不过咱们可要说好哦,倘若过不去,你就得留下来一年了哦?”司徒静没对秦峥留下任何商量的余地。

“好!不过不是今天!是明天!至于明天能不能进行高段模拟对决战,就看你的了!如果进行不了,那么这也怪不得我,也得算我赢!”秦峥同样不会给司徒静任何回旋的余地。

“成交!”

司徒静、秦峥就这样将雷天刚、小绿等人的“终身大事”给定了,丝毫没有想到看当事人的意见。

下午两点时分,随着最后一支挑战队伍结束,整个佣兵公会内部的“选拔”闭幕,大多数人除了感叹佣兵公会拥有众多的青年才俊之外,更加对中州佣兵公会接下来的节目无比期待。

早就听说了中州城佣兵公会会宣布一件重大事情,估摸着也应该到了。

此时!巨大的校场走来一位壮年男子,那壮年男子一身干练的黑色劲装将男子特有的气质完全衬托起来。

钱一江!南江城佣兵公会的会长,同样也是中州佣兵公会总部数一数二的人物。

他的身后跟着四支队伍,无一不是青年修习者之中的佼佼者,气宇轩昂、威风凛凛的来到校场正中央。

随着数位大建造师开始操控土元素,钱一江以及身后四支小队随着凭空出现的巨大平台开始向上升起。

一处石制平台非常空旷,足以容纳数百人的平台在数位大建造师的操控中被“雕刻”的非常精致,整个平台是由一幅庞大的图画组成。

那图画栩栩如生,如同真的一般!炼金术师操控着金属矿石、光行者手持盾牌与剑、治疗术治愈着受伤的同伴、控火术师焚烧着罪恶.....

这一幅图将大陆上所以修习者的特点勾勒出来,如此精致的“雕刻”与栩栩如生的形象足以说明那几位大建造师的伟大。

“秦峥!你怎么了?”易蓝发觉到秦峥的异常,只见秦峥目光如炬、神情深沉、双手紧紧攥着,正目不转睛的盯向平台。

听到易蓝的低声询问,秦峥这才从异常的状态回复过来:“没事!”秦峥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说道。

肯定有事!易蓝心中已经笃定!而且一定是事关秦峥的重要事情,要不然也不会让一向平静的秦峥如此紧张。

这时!秦峥又将目光转到平台上,那里赫然站着数位秦峥所熟悉的人。

狄古和“黑色响尾蛇公会”的第一纵队成员。

马修和“炙日公会”的第一纵队成员。

”三老板怎么会忽然不见了呢?出现了。白玉京叹了口气,道:仕新国④,官至教育次长代部务,则划娘长得很不错,但却也不知为了什么,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程若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都市之霸丹系统

西襄子

都市之霸丹系统

大烟缸

都市之霸丹系统

万乘北宸

都市之霸丹系统

可乐中毒

都市之霸丹系统

绯月汀

都市之霸丹系统

邵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