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联烟取消》。

次日,清晨。

床榻上,少女蘇云欣先有了一絲意識,她首先感到腦袋昏沉沉的,繼而感到一絲痛疼感從下身傳來,最后,發現自己渾身酸軟無力,就好像昨日過度練了功,造成了今日這股酸痛感的。

她并沒有太在意,可當她扭頭一看后,她卻突然從床上彈射而起,恍若晴天霹靂,平地驚雷,她捶打昏沉沉的腦袋,試圖自己清醒過來,再度確認,自己有沒有看錯。

可事實就是如此,無論她怎么確認,身旁的的確確躺著一位英俊少年郎,她不斷試圖理清思緒,不斷的問自己:“天哪,我昨晚到底做了什么,誰能告訴我?”

可早就和斷片了的她,又怎會記得昨夜那在這床榻上上演的風流韻事,以及她是如何瘋狂呻吟的呢?誰能回答她,鬼才知道呢?

少女她一陣慌亂的下了床榻,手忙腳亂的穿上衣服,也顧不得下身傳來的疼痛感,走路姿勢怪異奇特得很,慌慌張張的離開了文思會館少年郎所住小院。

……

少女蘇云欣慌張離開后,不知過了多久,床榻上一絲不掛的少年郎一個翻身,突然一陣頭疼欲裂迫使他醒來。

他仍舊有些不清醒,什么都不記得,只是覺得今日好像要不前幾日都舒坦了許多,對于自己落榜之事,好像也沒那么在乎了,只道是酒是良方藥,能解千般愁,要問君何愁,來杯杜康否?

少年郎對于自己的裝束,并未覺得不妥,他不慌不忙的起身,不緊不慢的穿上衣服,只是當他折疊被子時,卻發現被單上有一攤血漬,他略微一皺眉,條件反射般在身上一陣亂摸,發現什么傷口都沒有,就當是上次蘇云欣受傷時留下的,也沒管它。

清早起來的來人看少年郎精神飽滿,昨日的頹喪氣一掃而空,全然將那落榜之事拋之腦后,便喜笑顏開的迎了上去,關切的問道:“少爺,你沒事了?”

因為前幾天沈問丘那魂不守舍的魔怔的樣子,福伯是一絲酒都沒敢沾,生怕自家少爺想不開,沒了,自己回去沒法向老爺和夫人交代。

如今,見少年郎神采奕奕,精神飽滿,他不由得將這些歸功于少女,心中對于少女是由衷感激。

沈問丘恢復了往日的神采奕奕的樣子,嬉皮笑臉的說道:“沒事,我能有什么事,走,出去走走。”

福伯習慣性的問了聲“去哪?”

沈問丘的眼神閃過一絲堅定,說道:“越女湖。”

他想既然算死命的卦象出現了,那自己就應該去趟越女湖,管他后面會發生什么,人活著就該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就該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更應該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既然越女湖畔有個美嬌娘等著自己,那自己又有什么不接受的理由呢?

他是這樣想的,可在福伯眼里看到的卻不是這樣的,福伯只當是少年郎想不開的反常舉動,不由得心中“咯噔”一下,緊張道:“少爺,你可別想不開呀?”

少年郎沈問丘沒好氣的說道:“少爺,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有什么想不開,不就是名落孫山嗎?多大點事?人家都說了官場失意,情場得意,少爺我不能光宗耀祖,就不能找個美嬌娘回家,讓我娘我爹開心開心,讓福伯你多喝兩口喜酒?這不好嗎?干嘛要尋死覓活的?”

唉,也不知道誰前幾天那魂不守舍,要死要活的,喝得分不清東南西北,你我他她的。

不過,老人聽少年郎這樣說,總算是放心了,這耍嘴皮子的功夫回來了,那現在的少年郎和之前的少年郎也就沒什么兩樣。

越女湖,又名鏡心湖。

它位于京城西郊的一個湖泊,起初,越女湖并不出名,只是一個長滿了荷花的湖泊。

有一天,圣人李太白路過此地,見一清純動人漁家女子在這鏡心湖中采摘蓮蓬,天真爛漫的唱著采蓮小歌,悅耳動心,使人聽了心曠神怡。

只是,當天真爛漫的少女看見過路的陌生人,便會嘻笑著跳入湖中去,佯裝害羞不肯出來。

圣人見那漁家少女如此清純可愛、嬌羞動人,他瞬間文思涌動,當即做了一首詩詞稱贊這位清純動人的采蓮女。

其中以這四句為最,耶溪采蓮女,見客棹歌回。笑入荷花去,佯羞不出來。

這首膾炙人口的清純小詞一出,便引得京城百姓們的好奇和向往,想看看是什么樣的女子,如此可人清純。

可當世人來到此地時卻再也沒有見過這名女子,鏡心湖因此出了名,世人給了它一個全新的名字叫“越女湖”。

后來,有位商賈巨富出資在湖邊修建了園林,涼亭、酒樓、假山等等。

一時間>他們的為官資歷、業績,如今跳一跳都能摸到知州的位子,只不過要尋個小小軍州過渡一下。以前大家都沒辦法,現在卻可以用旅順的獻土機會做個臺階。

怎么去做這件事情,我覺得徐師叔和孫二娘你們仔細參謀一下,無非繼續砸錢過去。剩下童太尉那里,我再去說和一下。這件事,是急事,藍細禾可以居間參謀跑動、參謀。

第二件事,便是科舉之事。

我要考科舉,這屆不考的話,下屆也不知會是什么樣子,所以就定在這一屆。這件事情,無非還要拉虎皮扯大旗,弄出名頭來。

第三件事,就是汴京的生發事情。

其一要辦個商號,要借用柔福的名頭,咱們爭取把海州的那些椎買物件的生意都轉移到柔福的名下。其二要開個酒店,方便收集情報。

嗯嗯,再開個大賣場,也可以叫做超市。

賺錢是一碼事,消息渠道要經營好。汴京的情報經營此前做的很好,柔福真的很天才,你還是繼續做下去。細節上,我會和你仔細安排。

孫二娘、師師姑娘全力配合一下。特別是在情報方面,還有乾貞記的文華宣揚方面,師師你有優勢的。不過我的意見是,你還是贖身吧。老子的女人,可容不得別人禍害去!”

安寧恨恨發聲,船艙里的人都笑了起來。李師師臉色緋紅,也是羞澀不已。事實上,自從上了安某人的賊船之后,李師師早已不再待人接客,平素只是彈彈曲子、唱唱歌而已。

自然,收入就要一落千丈。全靠自家此前積攢的家底子支撐,如今也快要把自家的老底子賠了進去。所以,談到贖身,那感情好。可是贖身的錢財,自己還要設法去籌措一下。

“甚的贖身錢?”高子羽不解問道。明天俺就去把你的身契文書拿回來。

“也不錯,不過也不能真的讓人家擷芳樓虧空。這樣,武松,你明天和子羽一起過去。帶些錢糧過去,就,就帶他一袋子金沙子過去吧。”安寧想了想,這事可以干。

高子羽經常護佑柔福,汴梁城里不知道的很少。他去干件事情,保不齊這些人家都要多想一想后果,可比自己出面強多了。

徐知常對趙子莊、蔣仝的事情了解不多,孫二娘倒是見過一次趙子莊,給他提了五千貫錢拿去活動官場。二人又簡單交流了一下,安寧也把趙子莊的事情說的很仔細。

至于蔣仝,他的花費預期倒是不多,完全可以通過張叔夜這條線活動一下。當然,在此之前,老張先要解決掉青州的盜匪問題。

開酒樓?那是孫二娘從小的心愿。孫二娘自稱一輩子就兩個心愿,一個是進擷芳樓當差伺候南北往來的金客,可以白吃花酒。

如今花酒是吃了,當差的事情?就算了,似乎二娘也認清了自己的姿色不足以吸引金客們的關照。眾人聽得哈哈大笑,徐知常更加一口茶水噴的到處都是。

第二個心愿就是開一家酒樓,此前是從包子鋪開始起步,眼看道路遙遙無期,如今,這個心愿也快要實現了,孫二娘好不興奮。

只不過,大賣場、超市又是什么營生呢?

“喔喔,大賣場的營運倒與官府開設的椎場有些類似,一切貨都是明碼標價,敞開了門面任憑客人進來挑選。

挑好的貨就帶去門堂結算,買賣的同時就把商稅一起收了,然后移交給地方稅吏。

但如今官府椎場管理異常混亂,貪官污吏上下其手,民間早已避之如虎。咱們的大賣場就是把官方介入的那些骯臟東西剔除掉,咱們自主經營它,反正有柔福的牌面罩著。

嗯嗯,一應交易都由民間百姓、商賈直接面對,很容易聚集人氣。有一個顯著的特點就是薄利多銷,出貨快,進貨多,完全靠渠道的流通跑量賺錢。

除了咱們自己的貨物直接售賣外,咱們還能給各地商賈提供場地,收取管理費用。就是把他們的貨品也放進來賣,賣出了產品再分成分潤,分多少利潤全看他跑貨速度。

跑的快就多分利潤給他們,跑的慢就少分一些。全看他東西好壞,以及市場認不認可!而且,不同廠家生產的同類商品全給他擺放在一個位置,便于客商選購對比。

對客戶來說,他往常張羅幾天也買不全的東西,在咱們大賣場里,半天就能搞定。而且不拘零售、批發,全把價格壓下來。

所以啊,進場的貨物先要內部競爭去。他不但貨要好用,還要好看便宜,名字好聽,最好再有名人推薦?師師就很好,可以幫咱們海州的貨品做形象宣傳。

哪方面的宣傳?就是你在日常衣食住行上,有意識地選用咱們大賣場的貨品就好。嗯嗯,咱們會做一些標記在貨品上,這叫品牌經營,等等等。”

安寧說了一大堆,亂七八糟全無頭緒。徐知常和李師師都是聽的一頭霧水,然而孫二娘卻真正聽得眉開眼笑。

或說,二娘當真是個做生意的奇才?

阿吉是三少爷的乳名,他不当他脸上的黑巾已不见了,月光照着

万长空连续劈了十多剑,

马嗞被劈的宛如皮球一般,在帐篷之中四处乱飞。

可是让万长空目瞪口呆的是,在他这么强力的进攻下,敌人好似没事人一般,根本看不出任何受伤的迹象。

当然,马嗞虽然防御无敌,可是他的攻击力、反应力等还是炼神四重左右,所以他只有挨打的份。

李潇见此情景当然是躲的越远越好,他刚刚受伤,虽然没有对他没有太大的影响,可是剧烈运动的话,他的伤口要是崩裂了,那不是白受罪吗。

反正有万长空在,怎么也轮不到他来出手。

可是看了一会之后,李潇面色变得古怪起来,以他对万长空实力的估计,很少有人能挡住他的一击,没想到连个名不见经传的刺客都拿不下来。

想到这里,李潇开口道,“师兄,你行不行?要不要我去喊人支援?”

万长空没好气道,“你小子别在那说风凉话,你行你上啊。”

李潇面对万长空的挤兑,正想说自己要不是受伤了,刚刚自己就收拾他了。

可是突然之间,李潇想起来,自己的梦境入侵好像对影舞者可以使用啊。

这些影舞者也使用精神力,虽然他们不是以法术形势释放,可是只要他们不像大巫那样,将精神力完全融入身体,那他就有办法搞死他。

想到这里,李潇直接道,“师兄先顶一下,我马上支援你。”

说完这句话,李潇直接大摇大摆的跳上万长空的床,直接盘膝坐了下来。

快速进入梦境空间,选择身边那个特殊的梦境。

李潇一秒入梦。

随着李潇的入梦,刚刚被万长空打的手舞足蹈的马嗞突然沉睡了下去。

要不是他的身体藏在空间夹层之中,早就被万长空直接打碎了。

可是现在他在现世之中,只有一道透明虚影,来来回回的敲打,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万长空停下攻击,警惕的看了眼马嗞,发现他真的是一动不动之后,才来到李潇的身前盘膝坐了下来。

..........

李潇再次睁开双眼之时

已经站在一片幽暗的地窟之中。

在他的四周还站着很多的少年。李潇粗略的数了一下,发现这里大概有500个少男少女。

他们都安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好似木头人一般。

李潇默默探查了一下自己的实力,他发现这次自己的实力又被限制了。

虽然他能沟通精神世界,可是也仅仅能召唤出普通的精神体分身罢了,就连李登都召唤不出。

这时不知道这个梦境世界是什么情况,李潇也不可能妄动。

不多时,一个身穿瘦削,仿佛一根竹竿一般的中年男子走到了队伍前列。

那男子的走路很有韵味,明明看他将腿高高抬起,并且快速落下,脚步十分迅疾。

可是落在地上一丝声音也无。

那男子走进山洞之时,李潇竟然都没发现他,只有到了侧方,他才用眼角余光发现来人。

不得不说,这人在隐匿行踪方面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中年男人战斗之后说的,“我是萨橹,从今天起,就是你们的长官,你们要做的就是服从、服从、服从。”

“在我没有允许之时,哪怕凶兽的牙齿已经咬到你们的脑袋,你们也不许给我动一丝一毫,明白吗?”

听了萨橹的话,李潇微微撇嘴,这什么狗屁逻辑,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凶兽吃自己,那不是傻是什么?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场的少年们没有任何的神色变动,让李潇不得不怀疑他们都是木头做的。根本不是真人。

萨橹看到少年们的神色,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继续道,“你们都已经达到一境巅峰(相当于人类的炼体九重),从今天起,你们需要去山脉中独自生活一个月,直到突破到二境才允许出来。”

李潇心中纳闷,如果突破不了怎么办?难道就在森林里不让出来了?

不过李潇一点也不在意,反正他有精神体分身在,在森林里也一点不虚,除非碰到炼神境凶兽,不然他想死都难。

就在李潇思索之时,萨橹突然道,“马嗞,你上一任教官说,你已经突破到了二境了?”

听了萨橹的话,李潇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在说自己。因为别的少年都没有任何反应,那肯定是叫自己了。

他也不知道影舞者是如何给长官行礼的,只能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萨橹对李潇的无礼也不在意,他随口说道,“龙脊山脉之中,有一条炼神初期的蛟龙,你的任务是将他的龙蛋偷回来。有没有问题?”

李潇心中疯狂吐槽,太有问题了。先不说那蛟龙的实力是炼神境,就说那么大的山脉,他上哪去找蛟龙啊。

找到之后,他现在实力可能是给蛟龙送点口粮,让他安心孵蛋? 完了,完了,貌美如花的赵若兰师姐完了。

这大半年的,鲁大牛像狗皮膏药一般粘在赵师姐身边,美其名曰,协助师姐查案,这可以坐着入画的赵师姐,恐怕早被大牛当草吃了。

想到如此,吴笑天看着对面同坐下首的鲁大牛,感觉到这家伙真是个幸运儿。

自己连意中人的手都没有碰过,他却已经不知道吃了多少回。

吴笑天听着汇报,有点儿郁闷,好在在场之人,除了他和粗鄙的鲁大牛,个个都是如花似玉。

武晚樱大长老,听完众......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联烟取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傲娇小金刚

姝宁

傲娇小金刚

忘眼千年

傲娇小金刚

岑爷

傲娇小金刚

汉胄

傲娇小金刚

羡山

傲娇小金刚

中秋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