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麻衣如雪》。

但慕容家的人却连一个也没有来反畔”。是夏,洛阳暴水,杀千

看林小馨和林茵茵如此干凈利落地解決掉一只哥布林戰士長,李元都不禁咋舌。這,這怎么感覺這只哥布林戰士長紙糊的一般?

旋即,他才反應過來,上一次他們對付哥布林戰士長的時候,還只是七級,并且他們的武器還沒有經過卷軸強化。

斬了寻仙的身体,温柔的说道:“夫人,你重伤未愈,快躲到一边。”

寻仙皱眉道:“我打听到你被茅山囚禁,要在道门大会结束后处决,你怎么逃出来了?还有,这些人是什么情况?”她疑惑的看向杂乱的战......

就只这么样一件事,已足够子决定不管,你们就算每人

方子安甚为惊讶,史浩这话可真的是说到点子上了,他是个清醒的人,他说的完全正确。大宋最不缺的便是文人,会写诗作词的人大街上一抓一大把,但真正能经世治国之人却寥寥可数。以至于秦桧这样的人都在可以把持朝政,都可以任意胡作非为,朝政官员趋炎附势,则正说明了其实大宋士大夫阶层的堕落无能和无耻已经是一种风气。

“史大人所言极是,子安深以为然。子安也从不以能写几首诗词而自傲。子安并非这等浅薄之人。”方子安沉声道。

史浩转身看着方子安道:“子安,我有几个问题想跟你探讨探讨。我希望你说真心话,而非作敷衍之语。你可能还不了解我。我最恨作违心之言的伪君子。哪怕观点偏颇,只要是发自真心,我都不会见怪。毕竟见识高低和虚伪欺骗是两回事。”

方子安神情肃然,点头道:“史大人尽管问便是,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史浩点点头,搭在桌上的手指轻轻敲击桌面。八仙桌发出单调枯燥的哒哒声。突然间,史浩停止了敲击,沉声问道:“子安认为,岳飞是死在何人手中?我的意思是,人人都说岳飞是秦桧构陷所杀,被奸贼害死的。你是怎么看的。”

方子安吓了一跳,史浩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开口问的便是如此尖锐的问题。

“这个问题……似乎太过尖锐敏感。在下只一介小民,可不能胡言乱语评论这件事。观点或许有所偏颇,又或者有大逆不道之言,恐不便评论。”方子安道。

史浩皱眉道:“你是何意?”

方子安忙道:“在下的意思是……对于这件案子的讨论,可能会涉及当今皇上。在下不知天高地厚,若是有什么不当的言辞犯上,若是传了出去,怕对史大人不利。”

史浩呵呵笑道:“你大可放心。这不过是你我私底下的言语而已,不会传出去的。莫非你认为我史浩是个诱你说出不当言论,然后散布出去于你不利的卑鄙小人么?”

方子安摆手笑道:“不不不,绝无此意。”

“那便如你所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史浩沉声道。

方子安吁了口气,咬牙道:“也罢,在下便斗胆胡言了。关于岳元帅之死,民间自有许多言论。绝大部分都讲罪责归咎于奸相秦桧之手。都说秦桧是杀害岳元帅的罪魁祸首。天下人每提此案,无不痛骂奸相残害忠良。这已然成为了绝大多数人的共识了。”

史浩微微点头道:“是啊,难道不是么?”

方子安沉声道:“在下也认为,奸相秦桧必是对岳元帅恨之入骨的。原因很简单,主战主和之间并无调和的余地。岳元帅收复中原之日,便是奸贼秦桧授首之时。所以秦桧必是想要除之而后快。天下人将岳元帅之死归于秦桧之身,那可没冤枉这个老贼。说他是主谋也不为过。然而,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老贼秦桧虽位高权重,但他真的敢杀了岳元帅么?岳元帅在我大宋乃军中之神,声望高隆,人人景仰。秦桧虽是宰相,真敢毫无顾忌的杀了岳元帅这样的人物么?他有这样的胆量?便不怕犯了众怒,惹天下人群起而攻之,将他碎尸万段么?最主要的是,皇上会容他一手遮天,容他胡作非为么?他的权势虽高,但能高的过皇上么?”

史浩双目炯炯,瞪着方子安,沉声道:“然则你是想说什么?”

方子安沉声道:“天下奏案,必断于大理,详议于刑部,再上之中书,最终决于人主。像岳元帅这样的朝中举足轻重的重臣,其罪案议定而决,必将慎之又慎,程序上更是不得有半点疏漏。也就是说,就算秦桧等人对岳元帅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但案子最终还需‘决于人主’。要杀岳元帅,最终需要的是皇上的御批首肯。秦桧便有一万个想杀岳元帅的心,但若皇上那里通不过,也是枉然。反而会落得个反噬自己的下场。岳元帅最终被杀了,那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希望杀岳元帅的可不仅是秦桧及其党羽,最终那还是皇上的意思。你若问我岳元帅之死到底谁才是幕后的罪魁祸首。在下不怕说出大逆不道之言,恰恰是当今圣上要杀岳元帅,秦桧当然也是罪魁之一,但决定权却是在圣上手中的。”

方子安这一番话倘若在市井之间说出来,怕是立刻便炸了锅。他的话似乎不但为秦桧老贼在开脱,而且将矛头对准的是当今官家,这是何等大逆不道之言,当街打死还是轻的,诛九族也不为过。可是,他面前的史妾董氏,原名白,字小宛,復字青蓮。籍秦淮,徙吳門。在風塵雖有艷名,非其本色。傾蓋矢從余,入吾門智慧才識種種始露凡九年上下內外大小無忤無間。其佐余著書肥遁,佐余婦精女紅,親操井臼,以及蒙難遘疾,莫不履險如夷,茹苦若飴,合為一人。今忽死,余不知姬死而余死也! 姬初入吾家,見董文敏為余書《月賦》,仿鐘繇筆意者,酷愛臨摹,嗣遍覓鐘太傅諸帖學之。閱《戎輅表》稱關帝君為賊將,遂廢鐘,學《曹娥碑》,日寫數千字,不訛不落。余凡有選摘,立抄成帙,或史或詩,或遺事妙句,皆以姬為紺珠。又嘗代余書小楷扇,存戚友處,而荊人米鹽瑣細,以及內外出入,無不各登手記,毫發無遺。其細心專力,即吾輩好學人鮮及也。 甲申三月十九日之變,余邑清和望后,始聞的耗。邑之司命者甚懦,豺虎猙獰踞城內,聲言焚劫。同里紳衿大戶,一時鳥獸駭散,咸去江南。余家集賢里,世恂讓,家君以不出門自固。閱數日,上下三十余家,僅我灶有炊煙耳。群橫日劫,殺人如草,而鄰右人影落落如晨星,勢難獨立。只得覓小舟,奉兩親,挈家累。夜半,家君向余曰:“途行需碎金,無從辦。”余向姬索之,姬出一布囊,自分許至錢許,每十兩可數百小塊,皆小書輕重于其上,以便倉卒隨手取用。家君見之,訝且嘆,謂姬何暇精細及此! 甫行數里,潮落舟膠,不得上。遙望江口,大盜數百人據六舟為犄角,守隘以俟。姬謂余:當大難時,首急老母,次急荊人、兒子、幼弟為是。即顛連不及,死深箐中無憾也。因嘆姬明大義、達權變如此,讀破萬卷者有是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麻衣如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个魔

江公子阿宝

一个魔

乡下人冷爷

一个魔

米宏兮

一个魔

左泽

一个魔

萝北二饼

一个魔

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