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决定开饭店》。

展梦白、杜云天已被萧王孙劝阻而瘦,指甲剪得很短,手洗得很

经过一段时间的搜索,确定已经没有什么遗漏之后,杨磐将所有得到的东西聚拢到了一起,总共包括任务物品13块死者的铭牌,一份存有资料的储存器,铭牌是在尸体的脖子上取下的,至于那份资料则是从一个光头的尸体上找到的,看样子他应该就是阿尔法小队的队长,这些任务物品在杨磐触碰后,空间都给予了相关提示。

当然除了任务物品外,还有一些没有被损毁,能够继续使用的武器,包括手枪6支,步枪1支,霰弹枪1支,手雷9颗,匕首8把,各类弹药若干,绷带食物之类的补给品若干。

其实步枪的实际数量远不止这么多,但是大部分的步枪都被暴力破坏了,枪体不是扭曲就是弯折了,看样子应该是衔尾蛇感染体攻击阿尔法小队时间接造成的结果,倒是手枪可能是因为体积减较小的原因,很少出现损毁的现象,也因此大部分手枪都完好的保存了下来,便宜了杨磐。

将所有搜集到的东西清点清楚后,杨磐松了一口气,然后迅速将所有的物品塞进顺手从尸体上拔下来的军用背包中,至于装不下的多余枪械弹药和补给品则是直接存入了储物空间中。

正当杨磐将霰弹枪和步枪插在背包两侧,弹药和补给品刚装了一半时,他的身后传来一阵声响,同时响起的还有小拉达的预警声。

杨磐立刻扭头往身后看了一眼,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反而变得更加快速,把未装满的军用背包往身后一背,还没来得及放进背包的武器弹药直接往储物空间中一塞,最后还顺势将两把装满子弹的手枪别在了腰间。

与此同时衔尾蛇感染体那纠缠扭曲的身体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或者应该说是一部分身体。

此时出现的是衔尾蛇感染体的部分身体,它的其他身体部分正分解成一条条黑色的蛇状触手,从通风管道的开口和缝隙中钻出来汇聚到一起,重新组合成它的身体。

看着眼前的即将组合完好的怪物,杨磐却感觉有些棘手,对方的身体正好挡住了他进来时的入口处。

眼见对方的身体越来越完整,杨磐知道再不走等对方完全恢复身体想走就很麻烦了,于是他看准一个空隙想要趁机冲出去,而那只衔尾蛇感染体虽然暂时移动不便,但反应却是很快,直接把自己那由黑色触手组成的手臂回了过来。

杨磐一边移动一边注意对方的动向,但衔尾蛇病毒感染体这一个简单的挥舞手臂攻击的动作却让他眼神一缩,不得不停下前冲的脚步,不过就算及时停下了脚步,有三根黑色的触手也抽在了杨磐的手臂和胸膛上,让他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本来以衔尾蛇病毒感染体的手臂长度,这一击挥击是绝对攻击不到杨磐的,但是在它挥舞手臂的过程中,那条由扭曲触手组成的手臂仿佛是橡皮筋一样伸长到了接近4米的长度,这才使的杨磐中招挨了一下。

不过好在杨磐的身体被血统强化过,这本会使普通人骨断筋折的一抽只是让他多了三道高高肿起的血痕,并没有伤到骨头并不会对他造成太大影响。

被击退后,杨磐站稳脚步,瞟了一眼受伤处,有活动了一下,发现并不是太严重后就直接忽略了过去,双手探向腰间,拔出了那两把手枪,瞄向了那只已经组合好身体的衔尾蛇感染体。

随着杨磐的手指微动,一声枪响,枪口处冒出一团火光,感染体的头部溅起了一团黑色的粘液,子弹精准的打在了感染体的脑门上,不过杨磐却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刚才想降低对方的速度,所以瞄准的是对方的腿部。

眼见第一枪不准,發嗎?”

韓度聽了,沒有一絲猶豫,自己手掌一拍,“發!他娘的,本官不過了。”

“不過大人,這樣一來的話,寶鈔提舉司賬上的銀錢足夠支應嗎?”黃老反問了一句。

嗯?

這個韓度還真不明白,寶鈔提舉司的內務一直都是熊蒔在負責。韓度也相信他,從來沒有多加過問。

韓度低頭思量了一下,“那就先把消息放出去,讓大家先高興高興,等到工部的錢到了,即刻兌現。”

黃老滿心歡喜,連忙點頭道:“好的,那小老兒現在就通知下去。”

說完,便要轉身出去。

“等等!”

韓度叫住黃老,再次吩咐道:“另外你去告訴飯堂,今天加餐,好酒好肉都上,讓大家都高興高興......”

“好咧......”黃老臉上笑出了菊花般的笑容,轉身就跑著出去告訴匠人這個好消息。

很快,外面便響起此起彼伏的歡呼聲。

尤其是幾個年輕的匠人,歡呼的最為激烈,像鬼哭狼嚎一般,不知道的還以為這里發生了什么。

黃老站在人群當中,看著眾人的歡呼,不由地感嘆。

不一樣了,現在和以往完全不一樣了。

韓大人沒來之前,整個鈔紙局里面死氣沉沉,大家雖然每天也在做事,但是每個人的臉上看不到絲毫的希望。都想著熬過一天算一天,更加也就談不上做事用心了。

韓大人一來,先是給大家發放了薪俸,雖然不多,但是和以往一毛不拔的比起來,已經算得上是恩賜了,反正黃老自己是這樣想的。后來又把飯堂給弄出起來,這一連串的手筆,總算是讓黃老等匠人,在家里的地位提升了一點點。

從以往完全靠著家里供養,變成了現在可以獨自養活自己,甚至每個月還能夠拿一點銀錢回去。即將被自己拖垮的家,總算是在崩潰的邊緣保住了。

妻子臉上沉重的神色,也開始松了一點。

現在黃老一眼望去,這鈔紙局那里還有絲毫死氣沉沉的氣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鈔紙局變得朝氣蓬勃,就連自己這種上了年紀的老人,都好似感覺到年輕了一二十歲。

黃老想到自己也有十兩銀子的補貼,心里就是一陣火熱,他已經能夠想象家人知道這個消息時是什么反應了。被家里人看了一輩子的白眼,今天終于是揚眉吐氣一回。

今天的飯堂開門的時間要比以往晚上很多,不過眾人都安安靜靜的等著,沒有一絲抱怨。響午的時候,他們已經聞到了陣陣飄出了的肉香。

等到下午開飯的時候,眾人魚貫而入,連韓度也被他們給拉來一起吃飯。

原本韓度沒準備來吃飯,但是卻架不住眾人的熱情。

喝了一口酒,感覺到嘴里有些酸澀,這酒并不是太好,也就是農家常喝的那種。

韓度感覺這酒的度數也不高,大概和啤酒差不多,喝在嘴里像喝水一般。

韓度曾經也是久經考驗的戰士,能喝白酒的人,喝啤酒簡直是跟玩兒一樣。

相反這些匠人由于接觸到酒精的機會少,酒量基本都太差,就這樣的酒才喝了兩口,就滿面通紅。

一碗酒下肚,韓度也逐漸放開了,端著酒碗到處轉圈的開始敬酒、勸酒。

“都吃好,喝好啊。”韓度來到一桌人這里,端著酒碗朝幾人示意一圈,然后一干二凈。

“好哦!”拍著手掌的歡呼聲頓時響亮起來。

“大人海量!”

一旁的人見韓度酒碗空了,連忙起身給韓度倒酒。

小鱼儿道:那泣「胡说」先生偷里。他是高叫了两声有人吗之后

原本應該在中軍的石亨成為了前鋒將軍,并一再的下命令讓步兵跟上,這可是苦了其它的三萬多普通士兵。沒有健馬代步,兩條腿如何會是四條腿的對手,如此一來,雙方間的距離是越來越遠。不僅如此,便是步兵隊伍也脫拉的很長,使得一些士兵已經心想著:“遇到的敵人一波接著一波,一次比一次強”

我現在能力很弱,幽清的實力不知道有多深,這個云伊可看著也只能打打輔助,這個木神純屬享受的!

這木神的手下只能干干體力活,哎!涼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决定开饭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束龙

文婉

束龙

李白不太白

束龙

妖惑天下

束龙

妖治天下

束龙

圆舞天涯

束龙

浮梦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