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域外古路》。

小鼓的倔强超出了林肃的想象,后者觉得如果不带上他的话,估计他也会自己独行,那分分钟死在外面是很正常的,这样的话日后遇到天师府怕是得翻脸,当下先将就一下,说不定这家伙玩累了就会回去了。

  “我们完成师门任务就会回去青玄门了,到时候你还是得回去天师府,”林肃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好!我答应你!”小鼓想了想点了点头。

  众人在附近并未发现其余魔宗的痕迹,难道段更出现在这里只是偶然?这让林肃很费解。

  “我记得昨日天师府这两位师兄是追着一名魔宗女子出来的,那名女子呢?怎么会是段更?”杨随似乎也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魔宗女子?什么样的?”千雪皱了皱眉头。

  “拿着剑,剑气很强!”林肃简单的评价。

  “对,那眼神那举剑的姿态,一看就是个剑痴,”胡五四仍对那女子的神色心有余悸。

  “刚刚我看了一眼,两位师兄的致命伤就是被剑气所伤,不过来不及细看火就烧了起来,”林肃瞎掰说道。

  听到林肃与胡五四的描述,千雪低下了头不知在想什么,或许她知道了这名女子是谁,但当下也不敢肯定,希望不是她!

  “好了,现在段更已经死了,师门第一个任务算是完成了,是不是该庆祝一下?”见众人一脸沉默,杨随顿时嘿嘿一笑想打破这个场面,但却迎来众人的白眼。

  “离庆祝还早着,”林肃见到千雪的神色,他猜出了大半,千雪是个藏不住事情的人,如此看来昨日那名女子极有可能就是藏雪峰叛逃的紫夏,如果真是她的话,那就麻烦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庆祝一下,庆祝我正式加入屠魔大军!从此真正成为捍卫正道的弟子!”小鼓站了起来说道。

  众人有些无语,不过见他还是个孩子就没有计较,因为这条屠魔大道是要一路踏着尸体前进的,一不小心自己就会变成别人脚底下的尸骨。

  离开了沼泽,胡五四看了下地图,在几十里外倒是有一座小城池,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庆祝得起来,因为极有可能再遇魔宗弟子。

  一路上小鼓盯着林肃,而后者感觉怪怪的,是不是他察觉到什么了?应该不至于吧?

  “咋了?我脸上写了个帅字?”林肃有点受不了,顿时半开玩笑的说道。

  “噗...”妹姬见惯了林肃的无耻,但还是没忍住笑出声。

  “没什么,我只是想和你学习下,或许能帮我提升修为!”小鼓想了想还是直接说了出来。

  “那你应该去找梵人才对,你们天师府和梵音洞的功法类似,都属于霸道类型的,和我们青玄门不一样,”林肃摇了摇头。

  “可我觉得你才能教我呀,咋样?考虑一下呗,我可以拿我们天师府的修炼功法交换!”小鼓想了想说道。

  天师府的修炼功法?听到这里,林肃有些心动,但还是装出了一副我再考虑考虑的样子;小鼓见此知道这事急不来,反正以后的路还长着。

  “林肃你大爷的你还在装犊子!”狗爷喘了喘气,从睡梦中醒来,一醒来就听到林肃在装逼,顿时忍不住骂了一声。

  “狗子我还以为你挂了,正想给你整个花圈...”林肃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呸,狗爷我懒得理你,我还得继续休养,昨日强行催动玉壶差点要我半条狗命,”狗爷呲了呲嘴后继续沉睡了,一道道白色的元气朝它的身上汇聚,这些元气是林肃从万妖笼里汲取的,然后再转换给它。

  小城池转眼很快就到了,这里相对冷清许多,破旧的城墙四周还有一些茅草屋,一些村民站在自家门口摆着摊吆喝着。

  还未进门,胡五四便站了出来,还未等他开口,杨随便学他说话:“各位,我在这城池里有一座宅子,如不嫌弃可以去我那小宅子安顿一下,”

  “等会还有一张契约等着你,”林肃往前走了一步,两人一唱一和,引来众人一阵哄>

月氏点点头说道:“好。”然后架起老太婆就要走。

寻仙飞身向前,挡住去路,说:“想走?没那么容易。”

林骁也执鞭封住另一方,说道:“杀了人还想走?留下性命吧。”说这话时,他异常的愤怒,根本没想给对方留下活路。

此刻贾荣还在锅里烹煮,他想起景奇那句:“他才二十多岁,这要出事儿了,怎么给他家里人交代啊?”命债便用命来偿,这就是交待。

“放她们走吧!”孤落捂着胸口,受伤不轻,艰难的挣扎到林骁面前说:“求求你放她们走吧。”

“什么?她们刚才还想杀了我们呢!”林骁不愿意,怒道:“就算你们是故友,但今天之事你也见了,她们早就起了杀你之心,你还要放她们?”

孤落说:“这里有个天大的秘密,放了她们,我把其中的原因慢慢说给你听。”

林骁仔细审视孤落,发现她眼神坚决,内心开始犹豫了。寻仙望向林骁,在等他拿主意。良久,林骁吐出一口气,对孤落说道:“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很好的理由。”

孤落点点头,几人就任由月氏扶着老太婆走了。

等那两人走后,孤落身体一软,向后倒去,林骁接住她,要扶她休息。孤落摆摆手,说道:“快扶我到你朋友身边,他还在阵眼当中。”

“阵眼?什么阵眼?”林骁虽满腹疑问,但还是照做,把孤落扶着过去。

孤落小手轻轻搭在雾凇子头顶,就看见雾凇子全身闪现如地上一般的阵纹,当中光华流转,纹路游走。渐渐,这些光和纹路都跑到了孤落身上,孤落终于恢复力气,坐到棋盘边儿上,长出一口气说:“我不是她们的对手,为了保这人的性命,我只能把他至于阵眼当中,护他周全。”

雾凇子这时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场景,第一句话就是:“这是哪儿?咦,师弟,你们也在啊?发生什么了?”

林骁见他终于恢复正常,对着孤落努了努嘴,说:“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儿呢。”

孤落缓缓道:“大家别急,听我慢慢道来。”

林骁三人听孤落慢慢说出一个古老的故事,满脸的不可置信,想不到神农架还隐藏着这样的秘密。

孤落说道:“上古时期,炎黄大陆曾出现过一个叫据比的怪尸,只有两条腿,没有胳膊,更吓人的是,他的脖子被砍得只剩下一点皮肉挂在躯干上,从前面看上去,就像是脖子断掉了,耷拉在胸前背后,来回摆动。这具尸体游荡在天地间,刀枪不入,力大无穷,善于跳跃,一跳之下就能从一个山到另一座山。他见人而食,嗜杀成瘾,往往到了哪个部落,这个部落就会血流成河。为了除去这个祸害,炎帝神农氏带领部落勇士击杀据比,在经历了三年围剿,部落死伤勇士上千人后,终于重伤据比,但据比却逃到了这片森林。

神农不愿部落再有人牺牲,于是决定布阵困死据比,便以这延绵大山为盘,刻画阵法。又花了三年时间,阵法终于刻画而成,但此阵有三处阵眼,需要三位有神力的人来控阵,而控阵之人,便再也不能出来了。面对危难,有三个人挺身而出……”

林骁听到这里,脱口道:“你们就是那三个控阵之人?”

孤落点点头,继续说:“我,月氏,还有黑姚就成了控制三处阵眼的人。我们虽各守一处,但都和整个大阵融为一体,大阵自动吸收天地之力运转,而我们则靠着汲取大阵灵力,不老不死,永困于此。而据比之尸在阵法的镇压下,永生沉眠。”

林骁无比心惊,又问道:“那她们为什么要杀你?”

孤落叹息,稚嫩的脸上满是沧桑:“谁能经得起永生永世囚禁的折磨呢?我们在这里,永远不能出去,还要对世人藏匿隐瞒,有时候低挡不住这份孤寂,我甚至都想到了去死。”当她说出这个“死”字的时候,大家明显感到孤落口中对“死”是那么的向往。

孤落:“但我不能死,我的职责让我不能死……尤其是那些人的到来,让我必须打起来十二分的精神来。”

“哪些人?”

“五十年前,有一伙人找到了这个地方……”

挥了挥手,钱二已送上了箱子,矩的是我,跟别人没有关系,所

趁着那两头岩石巨人被击倒还没有起身的瞬间,杨磐不顾身上还未修复完毕的伤势和结晶铠甲,快速回身将身后山岳上那两颗摇摇欲坠的包裹着远征小队其他人的结晶球抓在了手中。

看着哪两个已经起身的岩石巨人,杨磐在略微犹豫之后,便已,两个团子形状的小东西便从外面飞了进来。

两个小东西飞进来,半空中正好一个弧线落在了萧慈的脚边。

萧慈被它们的动作吓了一跳,他身体反应猛地发生了变化,他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出去。

两个......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域外古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日凯撒

末日战神

末日凯撒

四木

末日凯撒

小曼曼

末日凯撒

高举

末日凯撒

迦南之野

末日凯撒

水晶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