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被策反了!》。

”大汉道“以后他还要继续杀?”黑暗中的入影道:“不但以后栈道,以兵围兴元,鼎率众修复之,破宋兵,解兴元之围。庚戌,从宪

方便為我提供各種便利,不留印記就不能三溫暖?

精神印記不僅是星空游歷導航標識,還會展現家族背景,很大程度上暴露個人的實力,甚至走過的旅程。

畢竟星空無限大,游客也無限多,不定誰也看到過你的印記,知道你去過哪里,或者從哪里來。

從哪里來,什么實力。

這是要監管我!

“道友,這是各族相通的規矩,麻煩道友先留下精神印記再走。”

角烙族修士精神一直很集中,這是它們的日常工作,一般敢鬧事的外星來客極少,但極少說明也有。

這小個子大妖種族自己沒有見過。

光明正大的發了個傳訊,角烙族修士繼續道:“道友?角魂星域乃我角烙族領地,我族歡迎星空各族前來旅游觀光商貿……”

整個星域都是我族的領地,我族是無上強者家族!

小子,想清楚了啊!

小個子外星大妖想得很快,默念:“入夢!”

……

岳求真也沒有想到,自己第一次真正進入星盟強族領地,會是以偷渡的方式!

去往哪里可以告訴你們,來自何方現在卻還不能說……

星空游歷岳求真留下了不少印記,畢竟他也怕迷路。只有個別敏感區域沒有留下腳印,但有心的星空強族絕對可以搜尋到他最初留下印記的位置。

之前都是鄉下星域,小星盟的外圍,強者不多,實力也還威脅不到自己,到了無上強者的直屬勢力范圍還是小心些為好。

本體說讓自己去觀摩無上強者的如真界域,但如真界域是肯定進不去的,因此所謂觀摩,其實與偷窺無異。

萬一絕世強者的尊嚴極強,或者有怪癖,看一眼就要追著打你,星空中也沒妖來給你做主。

不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還是沒有經驗,以后,進入星盟強者勢力范圍都要快進快閃,岳求真又漲一見識。

藍原目前不歡迎別妖來留腳印,擔心會有后來妖,這里要求你必須留標識,希望你再來!

這需要實力。

我要變得更強!

岳大師兄默默給自己加油打氣。

“去逛逛,看看有沒有好寶貝好技能先!”

感知中整個星球都有修士兩兩結伴巡邏,不一定是在搜尋自己,但自己英俊帥氣的大頭照肯定已經群發整個星球甚至整個星域。

需要變化成其他妖怪了。

————

異域陌生的街頭,岳老爺一個人游走。

往常基偌還可以在身邊陪同順便當半個向導,現在老爺正在被搜捕,樹妖、蕓蕓姐妹出來也不安全。

身邊都是各種奇奇怪怪的妖物,幸好都操著一口古怪的渾源星盟官方通用語,荒咯皈依真玄宗真是上天注定的緣分啊!

這顆名為商烙的星球科技文明比較發達,估計與藍原人類現今的水準差不多,某些方面甚至更發達,很明顯,它們的星際網絡聯通了整個星域或者更遠。

星空航運業看起來很繁榮,來來往往的貨運飛船起起落落,各大航空港妖滿為患排了長長的隊伍!

這里難道是角魂星域重要的外貿星球?難怪管理這么嚴格。

星球上到處都是特產一條街,農貿批發市場,進口貨物貿易商城。

岳求真選擇了最大的一家外貿商城,這里妖物種族最多,變化成其中一只的模樣,應該不會被發現。

仿佛置身藍原某地的小商品批發市場,此處商城里的貨品種類更是無數,奇香撲鼻,各種功效詭異的奇珍異寶琳瑯滿目,還有各族鍛造煉制的“符箓”?兵器靈衫神袍,各種功法秘術技能也都有售,除了等階最高只有九階,簡直應有盡有,無所不包。

“這些生活用品型法寶可以批發一些回去啊!”

這一棟棟小宮殿,小寶榻,沙發,包括香爐,茶具,明顯比其他星域的要高大上有品位得多,出趟遠門不帶點高端禮品回去會不會對不起師弟師妹們?!

買是肯定要買,還要找找有無煉制之法!

還真有!哈哈!

岳大師兄一時有些眼花繚亂。

某鄉下大妖正瘋狂掃貨間。

“道友,可否借一步說話?”

遠處虛空一只羅天后期角烙族大妖客客氣氣道。

強!非常強!

岳求真背后寒毛卓豎。

羅天后期的大妖中也有實力強大無比的,僅僅比自己的本體弱一籌!

要知道岳求真的本體如今已經有了匹敵無上初期強者的實力!

“道友,有事?”

想詐我?我心理素質好得很!

羅天境修士可看不破自己的變化,我現在只是一只普通的羅天中期塵禹妖!

“道友是古鑒星盟,還是明迢星盟的哪一位道兄的分身?既然到了角魂,小弟不來迎候一二豈不是有些失禮?”

角烙族修士眼角含笑,一派早看穿你了的神情。

“……”

看破自己的變化,甚至看破自己是分身!

分身如何看破?

羅天后期強者確定自己是分身,又喊自己本體道兄,說明它認為修為比自己的本體弱一些,以它如今羅天后期巔峰的修為,這是又一個當自己是無上強者的外星妖物!

看來自己長了一副絕世強者的臉啊!

“道友,我只是來此游歷,順便……購物。”岳師兄假意輕松解釋道。

剛才自己的一些舉動肯定讓這妖物迷惑。

“呵呵,道友隨意。一會還請道友移步,難得遇到無上同道前來游歷,小弟應當略盡地主之誼。”

“不用。你忙,我隨意逛逛。”

岳師兄買東西的時候不喜歡有妖關注。

等等……

無上同道?地主?

這是金昆老祖的分身!

難怪這么強!

分身都這么強,說明本體更強,這金昆老祖確實要比自己的本體厲害多了!

自己也就是偷個

不會體術的法師不是好法師。

沒有加點力量的法師不是傳統法師。

在這個年代,一個法師不會近戰搏斗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法師。對方楊智裊就是這樣的一個法師妹子。

手握法杖,卻當它是戰斗工具。典型的甘道夫模板。

“呀!”

可愛的嬌呵聲,在左娥和趙倩蕓眼中格外可怕。

在法術反噬情況下,對方居然還能移動。這簡直顛覆了普通常識。

要知道法術反噬這種事情是法師日常,基本上每一個法師都有過法術反噬的......

百姓丰衣食足,安居乐业;人人有事干,人人有钱赚;孩子不分出身,只要父母中有一个是汉人,从小都可以受到良好的文化教育;人生病了有钱医治,最大的保障出现因疾病死亡的可能;一天是三餐,而非是两餐,不仅如此,且顿顿可以吃到肉,人人都有新衣穿,这似乎只有人类梦想的仙界才会是这样吧?

但是现在,一切都真实的发生在了赤嵌城之中。那明亮的窗户,便是大明皇宫中都没有财力安装的新东西,在这里确是极为的普遍。还有闻所未闻的电厂、兵工厂、家具厂、制衣厂、水泥厂、造船厂、玻璃厂、造纸厂等等等等,但凡是他去过的地方,无一都会带给他一种震撼,还是那种直达心灵底部的震撼。

当真不是到赤嵌不知道这个世界可以如此的美好!

两个多月的走访之后,于谦也终于知道,这就是那位在京师中位不高,权也不重的杨洗马的产业,这里的一切一切都是出自于此人之手。这里完全可以媲美,甚至远比京师和陪都南京都要繁华许多倍之地,竟然是杨家六少爷的私产?那他到底要干什么?

于谦想不通,或是说不敢去想。但是直到今天晚上有幸观摩了这一场偷袭鹿港的海战之后,他终于知道,自己怀疑的一切可能真的就要成为现实。

做为大明的臣子,他最先要做的就是把这里的情况传播出去,最好可以让朝中的臣子都知道赤嵌城中发生的事情?

但是他能逃脱吗?而且如果真的出去了,说出看到的一切会有人相信吗?

就算是有人相信,以明朝如今的军力,能够打赢这赤嵌城中的新军吗?

种种的想法就似是放电影一般在脑海中一一闪过,于谦竟然悲哀的发现,赤嵌城的壮大已经不可避免,竟然是非人力可以抵挡的了。

高雄乐呵呵,充满骄傲的看着两名被六少爷点名要特殊照顾的人,以他的目光看来,什么大明的重臣,这一刻怕是他们早就被眼前的一切给愰瞎了双眼吧,吓破了心胆吧!

鹿港的陆地上,数千的海员们站在那里不敢乱动,眼前的火光冲天好似在警醒着他们,倘若是敢迈步进入战船之中,接下来就会是粉身碎骨,尸骨无存的结局。

对于死,谁不害怕,尤其还是明知必死之局,连军饷都发不完全的第一尚氏王朝士兵们眼中都露出了犹豫之色。

“怎么回事?为何还不登船?你们在等什么?”一道巨吼之声响起,就在那些海员们踌躇不前的时候,在其身后,一位穿着第一尚氏王朝将军服的男子带兵赶了过来。

“是潘将军来了!”有些海员已经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潘涛,鹿港的镇守将军,也是第一尚氏王朝当今刚到十三岁的国王尚德的心腹大将之一。正是因为潘涛的存在,鹿港就成为了一道雄关,成为了挡在赤嵌城与第一尚氏王朝间的最大屏障。

潘涛也是听到了外面的混乱带着数千军队赶了过来。远远的先是看到了那冲天而起的火光,随后就看到混乱在一起站在岸边的数千海员们。

眼看着大战在即,可是所有的海员竟然不登战船,而是停留在岸上,顿时他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人不过是刚刚走近,巨吼之声就传了出来。

原本正犹豫的海员们,猛一见到潘涛带兵而来,当下一个个似是被吓到了,又开始向着停泊在港口的战船上走去。这个潘涛可是出了名的杀人不眨眼,如果自己停留在这里的话,怕是不等被威力巨大的火炮轰死,就要先被此人给杀掉了,即然怎么样都是一个死,那还不如上船去碰碰运气。

三百多艘战船,就算是只冲出三分之一,对于杨家的海军而言也将是一场血战,纵然在有什么先进的武器,怕是伤亡也将避免不了。

战局似乎要发生变化了!此刻,陆地上早就有所准备的杨家陆军开始动手。

“狙击枪,能不能找到潘涛的具体位置。”潜伏在距离鹿港远处八百米外的冷松,借着手中的夜视仪望远镜,将发生的一切看了个真切,在发现潘涛的出现可能会使战局混乱,加大占领鹿港的困难时,便问向一旁枪法精湛的狙击手。

“报告营长,人太多了,又过于密集,无法精准的打击到目标。”狙击手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不是他的枪法不好爷子这个年过得都不太好,一把年纪的人眼看都要入土了,没想到却出了这么个事,挺窝心的啊,九爷您多留意下,看看有没有关于我二弟他们的风声,如果听到什么传言还请讲一声”

扶九背着手点头道:“杨上堂兄我也见过几次说过话,算是熟识了,你放心吧我稍后就托人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信来,但说实话啊明堂,你给的线索太少了,其实这跟大海里捞针也差不多,我只能说是尽力”

杨明堂点头说道:“尽力就行,线索是很少,我们只知道他和杨连升去了岭南接生意,但是忽然之间就没了消息,除此以外一概不知了”

“我尽量吧,明堂你们早点回去休息,我这边稍后还有点事,咱们回见……”

扶九送走了刚才吃饭的几人,王长生就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于此同时扶九的车也开到了近前,两人坐进车里,扶九跟司机说道:“给我开一瓶水,嚯,这酒喝的差点就壮烈了,我得好好醒醒,小七啊你怎么回头又找我干啥啊?”

“你九爷在长安城里绝对牛气啊,三教九流你都熟,你看我,想找个人喝多了,我掰着手指头都挑不出来”

扶九“咕嘟,咕嘟”喝了两口水后笑着说道:“你说话这么酸呢,要不咱俩换换?你来坐镇长安,我替你观下行走”

王长生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那算了,我现在的心很躁动,在玉虚峰上呆了十年我是觉得这辈子以后都不可能在一个地方长久的停下了,风景再好人文再浓也是会寂寞的,还是四处走走吧,大好河山十万里,一路走来一路望,这才惬意呢”

“嗯,你哥我是深明这种无奈的孤单啊,看似风光但心却很飘,得了,你还没说找我干什么呢?”

“你看看这个……”

王长生把那个破损的罗盘拿出来递给了扶九,他接到手中翻看了两下“咦”了一声,说道:“好东西啊,你从哪里弄的?不过,有点可惜,坏了”

风水罗盘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花钱就能买得到,风水师用来堪舆和点穴所用,但昆仑观比较牛逼之处在于,他们分金走穴定龙脉什么的从来不用罗盘,他们有着自己的一套独特技术。

不过王长生从唐昆那里收的这个罗盘有点不一样,这东西在许久之前必然是一位地师所用的,昆仑观在长达两千多年历史中的几十个朝代里,一共出过二十二任地师,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想要出任地师条件很苛刻技术也必须到位,而一位地师所持有过的风水罗盘肯定是他一生相伴的东西,这就跟战士手里拿的枪一样,王长生和扶九暂时还不清楚这罗盘原本有什么妙用,不过两人都感觉出罗盘内的磁场很强,可能过了几百上千年都没有消散开,一旦要是修复了的话,没准会是件好货,昆仑观虽然用不上,但放到外面也许还能换来点什么。

“我让人送回观里,看看你六师兄能不能修得出来?”王长生的六位师兄里,之前那个拿着铲子炒白菜的六师兄,最善于修复各种古物,在这方面他属实霸气的很,从瓷器到玉器甚至青铜器,有破损的都能在他手中如数复原出来,并且一点瑕疵都不带有的。

六师兄就曾经说过两句话:“要论作假,世面上那些做赝品的古董贩子都是弟弟那一级的,要论历史研究,我要是去哪个大学里的话,给我个教授当当我都嫌寒碜……”

王长生六师兄不会堪舆,卜算,也不善于与人交手,他唯一擅长的就是修复古物,外加对上千年历史的研究,昆仑观中那些关于历史记载的典籍,谁也没有他读的通透,而六师兄这辈子到现在除了在玉虚峰上守观以外,剩下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泡在各大图书馆里的,他们几位师兄就总说他,这人就是一本行走的历史百科全书。

这个破损的罗盘要是送到六师兄的手中,他不但能修复得出来,也肯定能看得出,之前是归哪一任地师所持有的,毕竟世上能被成为地师的也不过就那么几十个罢了,逐一筛选一遍的话,并不是特别的难找。

王长生说行,托人送回玉虚峰吧,等师兄修完了之后咱在看看有什么独到的地方,随后王长生就问扶九:“钟鼓楼后有个门市,是临街的方向,店上没有招牌门脸也小,旁边还有条小河,我就是在这里收的这个罗盘,一个叫唐昆的人卖给我的,你知道么?”

扶九眉头顿时一挑,反应很大的说道:“你看到唐昆了?”

只听小鱼儿鼻息沉沈,似已睡着现象,正是被诟病许久的唯分数众人也都眼睛一亮,天阴教众更位老人家笑纳!陆小风道他不会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被策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守孤城

有个球用

剑守孤城

大宋福红坊

剑守孤城

辞欲

剑守孤城

末日灰烬

剑守孤城

七月初三

剑守孤城

二十二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