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抱抱大腿》。

柳长歌来到了泰和镖局,向陈炳国镖头询问了情况,并没有给柳长歌带来期望,黄青浦是真的死了,连陈炳国也这么说,不由得柳长歌不相信,陈炳国还说黄青浦留下了话来,柳长歌问是什么话。

陈炳国长叹一声,说道:“柳贤侄,你的师父找到我的时候已经身受重伤,无力回天了,他临死之时,唯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他与我深交多年,求我一定要找到你,他说,若是你回来了,便去北方长城寻找他的师兄长明,长明应该是你的师伯。”

柳长歌道:“我的师傅,只让我去找师伯么,没有其他话留下来了?”

陈炳国点头道:“不错,他伤势太重了,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咽气了,是我把他收敛了,葬在天山居附近的树下,一会儿,你可以去祭拜他。”

柳长歌心道:“师傅临死的时候还想着我,对我恩重如山,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他武功那么好,谁能杀死与他,如今我业有所成,一定给他报仇。”想到这里,柳长歌问道:“陈镖头,陈前辈,我师父究竟是被何人所伤?”

陈炳国道:“便是今日前来索战的那个人的师傅,大圣手刘俊昊,当时我也是从你师傅的口中得知的,刘俊昊是天山派的弃徒,是你师傅的师兄,他来找你师傅报仇,正赶上你师傅回天山居,两个人遇到了,你师傅不是他的对手,刘俊昊的武功太好了,你师傅中了他的碎灵掌,内脏都被打碎了,幸而他内功深厚,足以捱到来找我,并托付我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你,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附近山上都找遍了,派出了不少的人手,后来才遇到了雷老兄,知道了你的事情,于是这三年来,我关闭了泰和镖局,派出人手,四处寻找,今天终于把你给盼来了,我把你师傅的话,带给你,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总算是可以对得起你师傅了。”

柳长歌听后,感念陈炳国的恩德,深深一揖,说道:“陈镖头,你对天山居大恩大德,柳长歌没齿难忘,请受我一拜。”

陈炳国忙道:“柳贤侄万万不可,我与师傅,乃是至交,而且我对天山门徒,一向敬佩之至。”说着,双手将柳长歌架起来。

这时候雷宇也对陈炳国的行为十分佩服,说道:“陈老兄,你可骗得我好苦啊,我上次来找你,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些事情呢,害得我白忙了一场,还和孔镖头大打出手,何苦来哉?”

陈炳国笑道:“雷老兄啊,这件事情可不能怪我,我完全是按照隐居道人的吩咐,他告诉我,他死去的消息,不能泄露出去,葬礼也是悄悄进行的,没有几个人知道,隐居道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说到底,我还是对不起朋友,我本来答应过他的,无论如何,都会隐瞒他的死讯,因为他知道,他的大师兄刘俊昊太痛恨他了,一旦知道他死后,一定会去刨出他的尸体,进行鞭尸,他不想自己死了也不得安宁,你上次来找我,上来就问我,隐居道人在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告诉你呢,但是我看在你一心一意帮助柳贤侄的份上,也不啻为一个好汉,我还是违背了约定,把你指引去了隐居道人的坟墓,在这一点上,我可算是对得起你了,何来的对不起呢?”

雷宇没想到事情背后居然是这个样子,当即惭愧,说道:“原来如此,是隐居道人的安排呀,我可错怪你了,老哥哥,你请不要见怪,多多见谅呀。”

陈炳国淡淡一笑,说道:“这都是题外话了,这个时候的南泽城与你上一次回来已经大不相同了,而且我在江湖上找柳贤侄这几年,也在四处打探着大圣手刘俊昊的消息,心想有朝一日,要为老友报仇!”

柳长歌道:“陈前辈,多谢你了,你有心了,刘俊昊杀我师傅,我与之不共戴天,包裹整个洞虚派在内,他们近些年在江湖上搅起了一阵腥风血雨,都不是什么好兄弟,下次见面,就是我报仇的时候。”说完,这时候,柳长歌又想起了顾向前在石碑上留下来的话,不可乱杀人,柳长歌心想:“无路如何,我都要报仇,这一次,对不起顾前辈了。”

黄青浦是柳长歌成长的老师,甚至不惜耗费重金,购买天山雪莲,挽救了柳长歌的性命,但是柳长歌在武艺上的师傅

但是當他看到秦輝之后沒有任何的猶豫,當做陌生人一般甚至根本沒有給秦輝打了一個招呼,正當秦輝心中非常疑惑的事情,只見他先前的黃浦江卻是直接對著秦輝傳音道。

“秦輝就是他將我們綁來這個地方之后,把我們所有的人都派遣到那荒蕪之海的深處,去挖掘那種所謂的石頭,現在的我們兩個不認識。”

秦輝又怎么可能不明白這黃浦江所說的那一番話,是為何意呢?他點明了他和谷秋兩個人之間的關系甚至說明了,不和秦輝相認,完全是因為保......

陆小凤道:然后呢?老刀把子该死。”叶开道:“但你无论

蒙奇指挥着羽林铁卫,给北辰真人表演了平时只有秦始皇才有资格欣赏的舞阵,着实把老道吓的不轻。一边演的格外卖力,另一边看的无比心惊,恐怕是自打有舞阵以来最尴尬的一次了。

不过,无论是表演者还是观赏者,此时都并不知道,就在距离他们不太远的地方,小国师赵神仙正在经历着一次灵魂拷问,拷问的主要内容是:自己会不会被射得灵魂出窍?

墙上三排寒光凛然的箭孔,随着熄灯道长那只大脚丫子落地,同时应声而现。电光火石之间,这道机关陷阱便能决定楼梯上二人的生死。赵亮倒是反应奇快,毫不犹豫便闭上双眼,而他前面的熄灯道长却还想着再挣扎一下。不过,熄灯的所谓挣扎,也仅仅是发出一声惊呼:“哎呦我天!”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楼梯和墙壁中间又发出了一阵咔啦啦啦的轻响,转瞬即出的弩箭忽然停了下来,紧接着墙上的箭孔再次闭合,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熄灯道长差点就要扶着栏杆跳出去了,眼见异变发生,赶紧稳住身形,心有余悸的瞅瞅那面恢复正常,再没有半点痕迹的墙壁,转头问赵亮:“仙长,这……这是怎么回事?”

直到此时,赵亮才睁开眼睛,先是看看自己身上,然后又看看熄灯,不禁又惊又喜:“我靠,没射到?!”

“不是没射到,”熄灯眨眨细眯缝眼:“是根本没射。”

赵亮恍然大悟,旋即又大惑不解,正要开口问熄灯道长究竟怎么回事,却只听下面传来小雅的喊声:“没事啦,放心大胆地往上走!”

两人闻言面面相觑,赶紧转头去看,只见郑卢雅正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来,而之前被赵亮触发的那个三十六级台阶的陷阱,也已经神奇的恢复原状。

小雅一口气跑到他们近前,好奇的问道:“怎么不继续往上走啦?咦?你们为何都脸色惨白,满头大汗?该不会是爬累了吧?”

赵亮不答反问:“你刚才干什么了?”

“我去找机关的总枢纽了呀,”小雅笑道:“放心,我已经把它关了,后面一片坦途。”

赵亮和熄灯异口同声的问道:“总枢纽?什么意思?”

小雅像看白痴一样打量二人片刻,然后噗嗤一乐:“你们连这个都不懂吗?唉,真拿你们没办法。但凡是布置重重机关陷阱的建筑物,通常都会设有相应的总枢纽,其中的道理很简单。第一呢,是因为建筑中各处机关,如果想要保证顺利运转,就必须有足够的动力来维持。现代建筑的机关,依靠的是电力,而古代没有电力,就只能利用流水或流沙所形成的推动力。总枢纽的作用就是开启或关闭这个动力,否则便极易造成陷阱机关的失灵。”

她见赵亮和熄灯听得连连点头,表情格外夸张,不禁莞尔一笑,继续道:“至于第二个原因嘛,就是跟使用安全的问题有关啦。建筑物不同于帝王陵墓,总归是要有活人经常进出的。墓葬里面设置的机关陷阱,只为防范一种人,那就是盗墓贼,所以一旦启用,便不会考虑关闭的问题,因为正常人也不可能会进到古墓里去。但是建筑物的防御体系就不能这么考虑啦,除了敌人,恐怕主人来的更多,倘若不能控制机关的开启或关闭,那岂不是建筑物的主人也要小心翼翼,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自己的陷阱给弄死了?”

赵亮一拍脑门:“卧槽,我怎么没考虑到这一点呢?合着你刚才在下面到处转悠,是在找总开关?”

郑卢雅点点头:“是啊,不然你以为我在干嘛?之前我做过预判,七宝琉璃塔的总枢纽要么是设在外面,要么是安置在塔内。如果在外面,就绝对不会离宝塔太远,因为那样不符合力学的常理,而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七宝琉璃塔的四周非常空旷,一眼望去,没有任何隐藏总枢纽的地方。于是我就知道只能在塔里面找。至于说塔内何处嘛,其实跟咱们家里的照明开关一样,肯定在一楼呀。北辰每次进来,先将总枢纽关掉,然后上楼办事,等到他下来之后,把塔内机关全部打开再离去,以便防备别人进入,合情合理吧。”

“仙姑果然高明,小道佩服的五体投地。”熄灯道长忍不住称赞道:“如此明显的道理,您说我怎么就想不到呢?请教仙姑,那处总枢纽究竟在何处呢?”

小雅把身子探出栏杆,指着下面道:“喏,就在那个屏风后面。那里有一口大水缸,想是用来防火灭火的,水缸旁边有一块石板可以掀开,机关总枢纽就在里边,握住上面的铜环往右一扭,就关闭了,扭回来就是开启。”

赵亮没好气道:“我说大姐,您老有这个计划咋不提前通知一声呢?害的我们刚才险些挂掉,上楼之前喊你你也不搭理我。”

小雅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然后笑道:“对不住啊,我以为你知道总枢纽的事儿呢。另外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一旦专注做事,周遭的一切就全感觉不到了,任凭你怎么喊我,我都完全听不到,呵呵呵,害你俩受苦啦。”

赵亮心道:唉,估计这种极度专注的状态,就是成就学霸的核心因素吧

“看,那就是昨天宮主親自接待的人!”

“是他?聽說他一挑四,還都是越級,沒想到這么年輕!”

“他旁邊那幾個女孩好美啊!”

“……”

莫千鴻他們一來,周圍就響起了議論聲,特別是昨天被攔在外面沒能見到莫千鴻的,現在都伸著頭,努力去看莫千鴻的尊容。

不過看起來,也沒有三頭六臂啊,到底是哪里值得彩云仙子對他高看一籌呢?

“人齊了!”

林曦站起來,看了周圍的人一眼,這百人里,有八十個都是她的親朋好友,其中也包括她的父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抱抱大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只想活的长长久久

刚大木

我只想活的长长久久

卿搽

我只想活的长长久久

南州十一郎

我只想活的长长久久

浅问

我只想活的长长久久

大刁

我只想活的长长久久

原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