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是谁的诱饵!》。

木可可輕功了得,蹬萍渡水,走谷粘棉,那本是十年如一日鉆研的成就,因此,旁的功夫耽擱下來,內功充其量僅是江湖上三四流的水平,但不可否認,木可可一技傍身,足以橫行江湖。

劉俊昊也知道弟子的缺陷,所以給了木可可一把精鋼做骨,天蠶絲做面,扇骨中藏有十二枚鋼針的扇子加以彌補。

若說這天蠶絲,乃是只產于天山的寶物,冰蠶常年生活在冰層之下,啃食礦產、玄冰、植物化石,所產蠶絲,堅韌超鐵,柔韌有余,刀兵不能斬斷。

柳長歌初來乍到,不知木可可的扇子里另藏玄機,將自己置于危險之地。

加之二人距離又近,鋼針細小,趁夜色,分辨不清。

柳長歌只見到兩個黑影從扇子里發出,想要躲閃,已然不及,大亥之余,用盡全力,辰劍一拔,“倒卷銀河”,要將鋼針撥落。

只聽當的一聲,又是啵的一聲···

一支鋼針飛向高空,如泥牛入海。

一支鋼針則貼著柳長歌的右耳飛過,險些擦傷皮肉,直插進墻內,沒了蹤影。

柳長歌心頭一凜,萬沒料到,自己居然能夠無恙,鋼針來得又快又急,他自然知道,哪怕拼盡全力,僅能磕飛了一支鋼針而已,另外一支鋼針卻非中不可。怎料,第二支鋼針卻好像給什么東西碰了一下,偏了二寸多,從他耳邊飛過,連一點皮肉也未傷到。

柳長歌又驚又喜,兀自納悶:“莫非有人幫我,難道是雷前輩么?”想到這里,余光一瞥,只見小仆,玉公子站在后面,面色淡然,周民正攔住頭目金三,面上驚恐不已,無暇顧及其它,出手的顯然不是他們,而四周屋頂空空如也,只有白霜似的月光鋪在瓦上,雷前輩又在哪里?

正在柳長歌狐疑之際,只聽周民大喊:“柳老弟,小心了。”

原來,木可可一擊不成,抽空看了一眼扇子,只見第七根與第八根扇骨中間的扇面給柳長歌一劍刺出個窟窿,心疼不及,要知道,這把扇子,乃是洞虛至寶,武林中再無第二把,自從落在木可可的手中,以往對敵,從未損壞。

木可可意識到柳長歌手中那把烏黑的長劍,定是敲金戛玉,吹毛斷發的寶物,心頭大怒,卻也不敢再跟寶劍硬拼,于是趁柳長歌心不在焉之時,抓住機會,足下一點,一飛沖天,一躍三四丈,到了空中,頭朝下,腳朝上,一招“星辰墜地”,運用點穴法,直奔柳長歌的“神庭穴”而來!

木可可近距離射出兩枚鋼針,本以為柳長歌必死無疑,卻不料柳長歌運劍真快,居然給他撥飛了一支,另外一支,不知怎的,也打偏了,木可可感覺莫名其妙,暗叫可惜,懷疑是有人幫忙,但不確定。

柳長歌一恍惚,犯了比武中的大忌,這一招“星辰墜地”,明著是點向柳長歌的“神庭穴”也可一變,掛上雙肩穴道,端的是辛辣無比,任憑柳長歌扭轉再快也必然得手,人不死也傷。

一招慢,招招慢,柳長歌先是聽到周民的提示,然后才看見的木可可,想要防御,自然是晚了,眼看扇子距離頭頂不到二寸,性命在須臾之間,柳長歌暗想:“我命休矣。”倏然間,感覺右腿“合陽”、“陰谷”兩穴地方,左腿“曲泉穴”地方登時一麻,好似被什么東西打中,登時站立不穩,身子不由自主地趔趄。

福神庇佑,千鈞一發之際,正是這個小小的插曲,讓柳長歌免于性命之災!

木可可一招打空,右手運氣,立即變招,扇子一摟,圈打柳長歌腦后“玉枕穴”。

但這一招并未發出,木可可人在空中,忽聽腦右側有吱吱的破風之聲,好像是暗器偷襲。

風聲臨近,眼看中招,木可可心頭一凜,立即施展絕妙輕功,一招“鷂子翻身”,暗器貼著他的肚皮鉆過,驚出一身冷汗,人落到地面,只見一道劍光撲面而來。

柳長歌緩了一口氣,不顧腿上穴道的酸麻,反身掄劍,意圖搶占先機,“玉帶纏腰”、“牧童牽牛”相繼發出。

《逍遙劍法》講究隨心所欲的進攻招式,一經發出,狂風驚雷,連綿不絕,柳長歌劍法又快,映著月光,辰劍劍光,編成一道劍網,將木可可籠罩其中。

木可可手中的扇子倏開倏閉,上下翻飛,用的是判官筆的招數,拂、掃、攔、封,全力防御。

柳長歌知曉對方扇子里有暗器,上手快攻,不給他發出的機會。

不到三招,木可可便落入了下風,暗暗叫苦。

面對柳長歌狂風暴雨的進攻,木可可險象環生,用盡渾身解數,攔下了七八招,一退再退,模樣狼狽,不敢進攻,只求自保,但求無過。

柳長歌的劍,逢隙便刺,遇漏便斫,四面八方打來,好像十個人圍攻一個人,招式之怪,木可可還是首次遇見,終于還是防御不住,肩頭中了一劍,還好只傷在了皮肉上,登時鮮血直流。

木可可忍住劇痛,心想:“這小子哪里來的,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厲害的劍法,甚至不在阿雅那個臭丫頭之下了,我只怕不是他的對手。”念及于此,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木可可猛發幾招,終于抓住了一個拿出來都不比龍虎山的掌教差多少,兩人摞一塊我們還真不夠看的,暫且還不說他在京城有什么關系和人脈,咱們連強龍都算不上,卻偏偏惹上了這么一個地頭蛇,我是相當無語了”

唐昆很抱歉的拱了拱手,說道:“不好意思,連累你倆了”

王長生擺手說道:“不好意思的事,以后少干,不是我說你,怎么專惹這種大咖呢,就不能挑個軟柿子來捏么?我們得盡量繞著這余占堂走,他的身份太敏感了,這么跟他硬碰硬的干下去,我怕最后會把密宗的那些老家伙們給招惹出來,有些事你們不知道,我我猜測余占堂要這卷輪回經十有八九是他的轉世傳承還差了一些沒灌頂,所以才這么急迫的,他現在就是密宗嗷嗷待哺的一個神獸,密宗的老怪物們都是把它當成個寶來供的,就算咱們跟他耗下去到最后給他拼死了,我恐怕那些老家伙們會鋪天蓋地的來追殺咱們的”

唐昆兩手一攤,特無奈的說道:“我也沒辦法啊,畢竟我的身份擺在這里,能接觸上的就沒有簡單的人物,一般人也沒辦法吃了我的貨啊”

“倒也是這么個道理……”王長生點了點頭,隨即看著他倆說道:“現在有點麻煩了,余占堂那里肯定得漫天鋪地的到處在找我們,唐昆又被上綱上線的協查通報,在京城我們肯定得如履薄冰輕易不好露面了,他現在肯定跟條瘋狗似的,能逮住我們就得往死里咬,這地方呆不了了,有點頭疼”

“你那邊怎么樣?”梁平平問道。

“濤聲依舊!”王長生傲然說道:“別看咱們被追的跟狗攆的一樣,不過往后余占堂絕對好過不了,他只以為我們是去要報復他的,而絕對不會想到,我偷摸的給他來了一招釜底抽薪,莊園里的風水被改了,再往后會一點一點的耗光他所有的氣運,直到他回過神來的時候,那就已經晚了,還是那句話,唯一的弊端就是比較浪費時間。”

“那也行啊,總比無計可施的強,京城先放一放,明天咱們趕緊離京,待到他日瓜熟蒂落之時我們再回來割韭菜,讓子彈先飛一會吧,只是有點他么麻煩的是,我可能得要減少露面的機會了,總不至于找個老鼠洞窩著吧?”唐昆犯愁的說道。

梁平平撓了下鼻子,看著他說道:“你知道的,東海蓬萊向來都以醫術著稱的”

“嗯?”

梁平平接著說道:“在蓬萊,有一門醫術可以在一定幅度內改變人的容貌,以前的人叫易容,現在則叫整容,沒啥副作用和危險性,只是時間有點慢”

唐昆“啊”了一聲,說道:“知道啊,東南亞三大邪術之一么”

梁平平干咳了一聲,解釋道:“兩回事,不是一個層次的,動刀在臉上割來割去的一不小心那就是毀容了,并且若是改變你的臉型,后遺癥比較多,以后還得注意點,萬一受了傷你整不好都得面癱了,我們蓬萊的易容術很簡單,就是用藥物改變你面部肌肉的紋理走向,這么說吧,你以前是單眼皮以后就得變成雙眼皮了,薄嘴唇厚的,還有其他的一些轉變,總之就是能變得你爹媽肯定都認不出來你了,那個什么協查通報的話自然就不在話下了,到時候你就算站在余占堂面前,他都得跟你說一聲你好,而根本就認不出來你”

唐昆愕然疏問道:“這么神奇的嘛?”

梁平平低調的說道:“我也就是對外貌沒啥太大的追求,不然我整一整的話,在娛樂圈還有梁朝偉,金城武他們啥事啊”

唐昆倒吸了一口冷氣,王長生靈光乍現的說道:“哎呀?那招你這么說的話,咱研究研究整個門診啥的唄,以后指望這個賺錢,那不是一本萬利的么?這錢賺的多容易啊,毫無壓力”

“你快別鬧了,蓬萊關于易容方面所需的藥物太龐大,很多都沒有啥庫存了,配一個方子基本都得要好幾年的時間才能積攢出來,那收費肯定不菲的,啥家庭啊能消費得起?關鍵是,有人消費得起,我們也準備不起啊,價值不對等”

“那倒也是,你這啥意思啊,準備領唐昆回蓬萊去改造一下?”王長生問道。

梁平平說道:“一來一回到完事,怎么也得要半年左右的時間,后期的修整和調理比較重要,你什么意思?”

王長生皺了皺眉,隨即說道:“這時間有點太長,我不可能無所事事的跟你倆耗著,我就不跟你們過去了,暫時在京城留一段時間再說吧”

“那行吧,你自己注意安全,在余占堂那里你肯定也露餡了”

“那你們就不用擔心我了,我自己心里有數,他想抓我沒那么容易,我還得想辦法研究研究怎么把那卷經文給翻譯出來,不然拿在手里就等同于是一卷手紙,啥用都沒有”

這天晚上,他們三人商量了下,梁平平和唐昆明天一早就離開京城,至于王長生肯定沒辦法跟他們去,他想著本來沒打算來京城走一圈的,但既然人已經來了,那就干脆多留一段日子得了。

于是隔天,三人分道揚鑣,各走各的了,王長生則離開了郊區這邊,進到了京城市區。

萧王孙微笑道:正该如此。蓝大意思,你是想试试他们,不是不

墨城主朝着张航周围使了一个眼神,那些原本保护张航的人便退下了。

原本打算用张航的妖刀斩了扶匡,这样自己就能立下大功。如今有了破天宗的加入,张航便没用了。

如今形势明朗,张航也打算趁火打劫。

墨城主一挥手,众人跟在身后,朝皇宫在次杀来。

不过到了皇宫前,众人停下了脚步,皇宫城墙上上千只巨弩摆在那里,谁也不敢贸然靠近。

不多时扶威出现,身后带着五百多名破天宗修士,张航回头看去,之前一起寻宝的老者三人也在队伍之列。

这些人中有三百多渡劫六期以上。剩下一百多人全部都是合体修士。

破天宗的实力果然强横,之前在宗门内只感觉到有不少渡劫修士,如今一百多名合体修士出现在厌火国。

这些修士若不是距离近。张航神识根本感知不到存在。

破天宗修士出现后,城墙上巨弩旁边镶旗营的人马出现。

“好了,动手吧。攻破皇宫之后你们把守国库,万不可让贼人有机可乘。”破天宗带头人说到。

接下来破天宗修士合力一击,直接将皇宫的大阵击破。众人飞身朝巨弩冲去。

张航见破天宗修士进攻。也跃身飞起朝巨弩飞去。这些巨弩用来防守的话效果非常不错。

只需要一名元婴操作,便能击杀化神修士。

若是万道妖门有了此物防守,必定不会被轻易攻破。

城墙上那人见张航冲来,操纵城墙巨弩便朝张航射来。

巨弩威力极大,张航自然不敢硬接。连忙施展闪云步躲避。

只是闪云步刚出,巨弩已经到了身前。巨弩携带的巨大冲击力直接将张航逼的现了身。而且被冲击的倒飞出百米之外。

张航落地,只觉得一阵血气翻涌。这巨弩的威力距离渡劫期的攻击也相差不远了。

张航稳了稳心神,这次从地面朝城墙奔去。快到城墙时连续施展闪云步,来回变换身形。

镶旗营的人一时无法确定张航的位置。

转眼间便到了城墙下,接着张航一闪身便出现在了城墙上。

此时破天宗很多人已经到了城墙上,只见镶旗营的人化为一团火焰来回躲避攻击,火焰中不时发起一道攻击。

接着五百红包修士出现。接着扶匡也出现在了城墙上:“破天宗,你们敢!”

“扶匡,你在厌火国残害生灵,如今连自己亲人都不放过。休要多言。吃老夫一剑。”

一老者大喝一声,射出手中宝剑朝扶匡飞来。扶匡化为一团火焰朝宝剑飞去。接着老者便朝扶匡冲去。接着两人战在一起。

张航见神火营的人来了,手中噬魂一刀妖力斩出,接着朝巨弩支架一掌拍出。

镶旗营的人被妖力伤到元婴,一时头痛难忍无法化为火焰。

张航见一掌没能将巨弩从城墙拆下。接着便朝镶旗营修士斩来。

眼看噬魂便到了那人身前,只见一团撞了过来。

张航闪身避开火焰,接着神火营的修士便出现在张航面前。

这人渡劫五期的实力。一生修行全部都在操控火焰。

张航手握噬魂不敢大意。这人全身化为火焰冲了过来,张航挥舞噬魂斩出数十道攻击,却没拦下火焰。

眼前那人到了眼前,张航急忙施展闪云步躲避。

刚施展闪云步,那团火焰便撞了过来。张航眨眼间出现在了新的地方,只觉得一股焚山煮海的力量到了自己身边。

在回头,那团火焰已经到了眼前,那股焚山煮海恐怖气息真是火焰中发出的一道细小的火苗发出的。

还没来得及反应,那火苗便蹿入体内。

如今顾不得别的,张航跃去身子朝皇宫外退去。

那一缕火苗进入张航体内后,那团火焰转身离去,朝着破天宗的修士攻去。

如今大部分巨弩被毁,只见皇宫内出现了无数了元婴期修士,他们手持弓弩,放出一道道火箭。

这些火箭射中厌火国的修士后,那些修士顿时身上火光大盛,射中破天宗修士后,则是迅速蔓延全身。

破天宗修士本来就与神火营的人在缠斗,来不及扑灭火焰。这火焰虽然无法伤到他们,但是也需多分出一份魔气抵御。

“哼哼,扶匡,你准备的够充分的。不过就算如此,你依然在劫难逃!”老者手持宝剑攻势极其凌厉。

扶匡身化十几团火焰居然无法近身。

“何老鬼,从你们助我登上帝位那一天,我便开始防备你们了。”扶匡嘿嘿一笑。

十几团在何老鬼身边来回飞舞,只要一有机会便发动攻击。

本来处于劣势的扶匡,如今有火箭的

  “你是不是想死!!”

  二师兄连忙冲到了叶枫身旁,只见那些黑色鬼灵士兵身上的煞气一闪而逝,又纷纷恢复了沉寂。

  “真的这么神奇啊!”

  叶枫看着二师兄:“要是他们发现我了会怎样?”

  “哼!”二师兄冷冷看着叶枫:“师尊他老人家曾经独自闯入这鬼城,结果杀了三天三夜,差点陨落,你说会怎样!”

  “哦!”叶枫恍然一般的点了点头:“但是我比你师父厉害啊!”

  二师兄:“……”

  特么的老子是不是就不应......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是谁的诱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乱世尘尊

落叶无忧

乱世尘尊

台灯下的节奏

乱世尘尊

墨香双鱼

乱世尘尊

伤风败俗

乱世尘尊

晗似若

乱世尘尊

笑也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