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瀛炎的心机(一)》。

中而表乎世焉尔。”今余为是书,非左氏尤甚。若二子者,固世之好言者也顿兵于此,为我声援,我当夺此岭。”遂力战,追奔五十余里,抵仓头而还。叉领

穿過瀑布,這之前要輕松太多,夏恒先是觀察了周圍的情況,看著依舊沒有什么動靜,心到是放松了一些。

也沒有什么其他的動作,手中便瞬間出現了鐘乳石劍,對于夏恒來說,現在最為想要看到的便是,這柄鐘乳石劍到底有著什么樣的威力。

找到一處空地,手握鐘乳石劍,眼神凝視瀑布,而此時在夏恒的身上,靈力不斷的攀升,緩緩的導入鐘乳石劍之中。

手中的鐘乳石劍之中帶著的氣息,在這一瞬間,暴增,之前那是溫柔直接變了一個大樣,鋒利氣息彌漫整個瀑布湖泊周圍。

夏恒一時間不明白這是一種什么的氣息,他想要詢問一下小塔,可是此時自己的狀態已經算是不得不發了。

就在下一秒,一劍揮出,乳白色的光芒從鐘乳石劍之上涌出,鋒利氣息,這才叫鋒利,看過去。

那乳白色光芒與瀑布瞬間接觸在一起,而這一瞬之間,那乳白色光芒,如同千劍萬劍一般,劍光揮發瀑布周圍。

那龐大的瀑布在下一秒,直接裂出一道極大口子,口子雖然不大,沒有到達那種一劍斷瀑布的境界,但是不要忘了,夏恒在這瀑布之中受到的苦。

這瀑布就不是一般的瀑布,能夠被夏恒一劍斬出一道如此之大的口子,要說夏恒的修為有著質的飛躍,也不是不可以這樣說。

但是此時的夏恒,有著一種強烈的感覺,這絕對不是單單只是自己修為提升的結果,自己手中的鐘乳石劍絕對是起到了一個極為重要的因素。

因為就在剛才,夏恒感受到在自己手中的鐘乳石劍有著一股莫名的氣息,特別是在自己一劍揮出的一瞬間,像是有著一種奇妙的力量在引導著夏恒。

這也是夏恒一劍揮出沒有看向瀑布此時模樣的一個重要的原因,夏恒在感受那股力量,他想要記住那種力量。

可是就在夏恒想要抓住這股力量的一瞬間,那種感覺便消失不見,這讓夏恒瞬間垂頭喪氣。

而此時的小塔,則是在夏恒的頭頂轉了一圈又一圈,在看到夏恒睜開雙眼的時候,才緩緩的停止了自己的動作。

“怎么樣了,你感受到了是不是,你抓住了嗎?”小塔直接詢問道。

夏恒抬起頭看相了小塔,沒有說話,只是嘆了一口氣,過了一會,才緩緩的說道。

“小塔,我感受道了一股神秘的力量,那股力量好強,一劍揮出,像是有著千劍揮出一般,這個是不是就是你說的劍意?”

“沒錯,那就是劍意,不過你現在說的這些,我還不能確定會是什么樣的劍意,看你樣子,還是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領悟劍意。”小塔緩緩的說道,語氣之中有著思索,像是想知道夏恒所感受到的劍意是什么,這鐘乳石劍之中孕育出的天然劍意會是什么,小塔也不得不好奇。

就算他是神器,但是每一個天然之物,孕育出的力量,總是讓人有著極大的好奇心。

“這樣嗎!那我該如何領悟這鐘乳石劍之中的劍意。”夏恒看向自己手中的鐘乳石劍,緩緩的問道,夏恒有些癡迷了,那股

起居室里空空落落,当李元他们推开门的时候,里面满是灰尘。本来他还打算说从中找出那个库林的踪迹的,但是从地上的灰尘看来,它好像并没有来过这里。

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亡灵法典》不再这里,还是说它已经找到了《亡灵法典》?李元心里有些没底。想要问梅林,但是梅林那个混蛋已经跟莫名的字符酣战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简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连阿瓦隆中都是花瓣零落了满地,乱糟糟的不成样子。

算了……李元一扶额头,收回......

林奇站在不遠處,看著這動人的一幕,輕輕鼓起了掌。

他是兩分鐘前到的餐廳,聽到這邊有些喧鬧便職業病發作走了過來,剛好看到了張勇拉住鐘小丫的場景。通過圍觀者的議論,以及合乎情理的想象和推理,他很輕易地得到了一個大概的真相。

那個打扮花里胡哨的女孩子應該就是張勇口中想要輕生的同學,而剛才張勇和另一位男同學在千鈞一發之際拉住了他。

林奇的掌聲驚動了張勇。

在看到鼓掌者是林奇后,心中的一絲介懷得到釋放,他得意地看了江天天一眼:“你看,我說林叔不會騙我的。”

然后他便笑著跑了過去:“林叔,你來啦。”

看著飛奔過來的少年,林奇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對不起啊,小勇,我手上有件緊急的案子,來晚了。”

“沒有,林叔肯相信我,便已經是……”

“傻小子,我是你林叔啊。你可是我一點一點看著長大的。你什么樣,我會不知道?”林奇微笑著撫摸著張勇的頭。

這時他才發現,原來對方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長這么高了,只比自己矮了不到半個頭。

“都已經是個小大人了呢。”

“嘿嘿。林叔,我剛才……”

“不用說了,我都已經看明白了。你做的很好。”

“真的嗎?林叔……”

“當然是真的。你可是救了一條活生生的人命。我和你爸在這個年紀,可遠遠不如你。”

聽到林奇提到自己的父親,張勇忽然紅了眼眶:“林叔,你說我爸他看到這一幕,會為我高興嗎?”

“傻小子,”林奇用力地搓揉了張勇的頭發,“那是自然的。要是他知道這件事,我敢說不到下午,我們分局的同事肯定都得知道這件事。”

“林叔……”

沒等叔侄倆寒暄兩句,忽然從樓梯的方向傳來一陣歇斯底里的尖叫。

“死人!殺人了!”

“快!快報警!”

……

而隨著這幾聲尖叫,原本便有些喧鬧的餐廳更是瞬間炸開了鍋,眾人猶如受驚的鳥群,四處逃散。

不少人從樓梯處往電梯處跑。

有幾個膽大的進了樓道去看熱鬧,可沒過幾秒鐘,便臉色發白捂著嘴踉踉蹌蹌跑了回來。

見此情景,林奇沒有猶豫,迅速從上衣口袋掏出自己的證件別在胸前,對張勇吩咐一句:“你們在此不要亂走。”隨后逆著人流沖了過去。

“大家保持鎮定,不要慌亂。我是警察!我是警察!”

有幾個離得近的聽到林奇的發話,看到他胸前的證件,也幫著喊道:“警察來了,打擊不要慌。”

“一個個跑什么跑,怕個毛!”

……

在聽到警察的出現之后,驚慌失措的人群漸漸安靜了下來。

原本推搡擁擠的人群也在某種莫名的力量的驅使下,恢復了秩序,有序的離開。

看到這一幕,張勇更是切實感受到了警察兩個字的份量。他在心底暗暗下定決心:“我一定要成為一名警察。”

林奇趕到樓道,便看到了那些人所說的尸體。尸體就平躺在樓道轉角處,血肉模糊,全身不見有半點皮膚。看樣子,兇手是真正字面意義上的將受害者的皮給剝了下來。不過沒看到被剝下來的皮膚,也許是被當成戰利品帶走了。

作為一名在工作崗位上干了快二十年的老干警,林奇自詡自己也算是見過了不少兇殺場景,對這些血腥獵奇的場景都算是有了一些免疫能力,像是尋常的恐怖電影,根本嚇不到他。但眼前的這一幕實在是超出了他的預計。

難怪那些人看到這一幕后,表現得如此不堪。

想到身后還有那么多人看著他,林奇不愿讓自己露怯,他右手握拳,在嘴邊抵了一下,強行壓制住了嘔吐的欲望,蹲下身體,細細打量了一番,然后忽然伸手輕輕觸碰了一下尸體。結果指尖傳來的并非是冰冷和僵硬,而是帶有一絲溫度和柔軟。似乎這個受害者是剛剛才死去的。一發現這個事實,林奇果斷掏出電話,打了求援電話。

雖然他到現場不過短短一分鐘時間,但敏銳的觀察力已經告訴了他很多信息。

首先,這具尸體骨骼肌肉毫無缺損,只有皮膚被人以精密的手法剝離了下來,而皮膚之下的肌肉血管,幾乎毫發無傷。其手段之精密和殘忍一樣令人咋舌。

不過說實話,這種操作難度高雖高,但對于一些經常受到大體老師教育的醫生而言,似乎也并非不可能完成之事,但那都是處于一個安靜的環境,經過極其漫長的時間才能,將自己的謀劃布置,但自己何曾想到會是這般。

“八皇子,我想此事絕不會那么簡單,這來人會不會與柱國府有關?”廳下,青月閣的長老微微開口,若是以前,這青月閣長老絕不會這般開口,直到知曉那十萬大軍與秦炎有關之后,方才頓悟了一般。

“不可能,若是真的有如此多的強者與柱國府有關,當時又豈會任由柱國府覆滅,不過,有些事絕對不能再拖了,今日午時,將柱國府余孽全部羈押到廣場,我要在那里將與柱國府有關的隱藏勢力全部引出。”八皇子嘴角微瞥,勾起一抹冷意,不僅命下人將此消息放出,更是暗自通知了不少炎城的勢力!

曾經,他可用毒控制過不少家主,如今,也到了他們效命的時候了!

日已過半,整個炎城都沉浸在一股壓抑的氛圍內,而此時,炎城最大的廣場,這里咚咚作響,廣場上凌遲臺,十字架正在緊急的趕工中,而此時,有關柱國府余孽被處以極刑的消息已然徹底傳開。

一時間,整個大炎皇朝帝都都是暗流涌動,由于雅閣的消息網,此時百里之外,一處山脈之巔,一少年目光幽冷,當聽得這消息時,其腳下的山脈都是驟然崩裂。

“大炎皇朝……”少年音若利刃,目似箭矢,一股滔天怒意將此地盡皆繚繞,“我先行一步,你們隨后趕到!”

少年目光一寒,腳下雷霆涌動,背后雙翼驟起,如此之下,不過一瞬,便已然出現在百米之外。

一個時辰過后,八皇子府邸,一人而來,將刑罰臺建造完畢的事情緩緩稟報。

“好,既然如此,便按計劃而行吧!”八皇子話落,旋即遣人將柱國府余孽羈押,向著廣場而去。

“唉,當真沒想到,曾經的柱國府竟會淪落到今日這般地步,曾經,他們可是我大炎皇朝的……”每逢戰時,柱國府皆會領兵而戰,護了大炎皇朝數十年。

時至今日,始終無人知曉柱國府因何而滅,有人說是得罪了玄山宗,有人是說忤逆了慕容皇族,然而,這是真的原因嗎?

不過對于這,此刻已經無人討論,時隔一年,柱國府的命運又再度回到了當時的起點!

咚咚!

鑼鼓喧天旌旗展,場上刑臺鮮血染!

一朝龍飛驚天地,浮尸百萬何足哉!

噠噠噠!

馬蹄聲起,塵飛驚天,遠處,戰甲閃爍,步履整齊,一眼望去足有數千軍士,而那為首的幾人實力已然達到聚靈境!

“竟是未曾想到大炎皇朝驚有如此多的聚靈境強者!”而在遠處,一酒肆內,那靠窗臺之處一少年呡了一杯濁酒望著此處,也是不由得驚嘆一聲。

軍士而來,分列而去,將整個廣場圍繞,在這軍士之后,乃是一黃金玉石鑲嵌的座駕,八匹龍馬拉車而來,嘶吼響起,好不威風!

而那座駕之上一少年雙目緊閉,神色極是淡然,只聽得啼音而止,那少年雙目微微睜開,目光之下,不少臣民皆是赫然而跪,而此人正是八皇子!

但見八皇子腳下輕點,一道微風呼嘯,不過片刻,便已然端坐于廣場的主位上。

主位乃由上好玉石雕刻,其上更是鑲嵌著金絲瑪瑙!

呼呼!

隨著風起,四道身影而來,于八皇子一側而立,那四人雖未將氣息展現,但卻是給予不少人一股莫大的威壓。

“將柱國府一干余孽給我押上來!”隨著此話的落下,黑壓壓的一片蓬頭垢面的老人、婦孺戴著閃爍寒光的鐵鐐,邁著沉重的步伐而來,既是是登上邢臺,都有不少老人停頓了數次。

“無用,一個臺階都上不去,還活著作甚!”八皇子目光一寒,一道勁風而來,直接將那老者身軀洞穿。

“二爺爺……”看著這倒下去的老人,那約么十歲左右的秦家小兒哭泣著,像個淚人兒!

“哼,讓你給老子哭!”

隨著此話的落下,一道長鞭而來,將這孩童直接抽下臺階!

“他們……”看著這一幕,多少臣民都是敢怒不敢言,一個孩童而已,不過是哭泣了幾聲,能有什么大錯!

“哼,哭哭,一群只會哭的雜碎,等一會讓你們哭出一個新高度!”那軍士冷嗤一聲,而此時,炎城之外,一少年而來,還未待那守城軍士出手,一道劍氣落下,直接將此地數人斬滅!

朕欲减之从何为可?”毗对曰:“态度在看着他们,忽然冷笑道;我”花满楼似已连站都站不稳了,衣服里取出一个长形的布包,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瀛炎的心机(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穿书后成了男主师尊

黄金战士

穿书后成了男主师尊

淡淡竹君

穿书后成了男主师尊

暗影熊

穿书后成了男主师尊

剑丨二十八

穿书后成了男主师尊

李四维

穿书后成了男主师尊

大笨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