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偏向虎山行》。

因为他觉得只要有一个人对他说的用处就是让他变成个酒鬼,死

欽德慷慨激揚,繼續講道,洼可汗發起的壯舉,就這樣灰飛煙滅了。

大軍戰敗以后,契丹國力兵力大減,在尋找出路的問題上,分裂成了兩大派,一派要繼續作大唐的附庸,另一派則要西附突厥。

無論依附哪個國家,都是對自己敵人的投降。

最后,以失活為代表的一派占了上風,再次歸附了大唐。

大唐皇帝故技重施,立即賜失活姓李,不但委任他為松漠都督府大都督,還送給他一位公主,封他為松漠郡王。

李失活附唐成功,躊躇滿志,又將他的都督府改名為大賀,死心塌地作起了大唐皇帝的駙馬。

而大唐對契丹的盤剝卻更加嚴重,要契丹必須一年數次向唐王朝繳貢,根本不讓契丹有喘息的機會。

釋魯感慨萬千,接過話頭講道,這時候,在契丹的歷史星空上,出現了兩顆耀眼的明星,那便是屈烈和可突于。

欽德搶過話頭繼續講道,屈烈和可突于分別代表著契丹的兩大部族,兩人都明白,要想使契丹得到休養生息的機會,契丹各部必須緊緊團結在一起,抱成一團,形成一個強有力的拳頭。

然而,連年的戰爭,契丹原有的八部組織已經名存實亡,部眾渙散,人心向背,契丹已是一盤散沙。

可突于依靠自己的雄才大略,在契丹各部有著非常高的威望,人們都尊稱他為雅里。

當時,把持契丹軍政大權的人,是由大唐皇室委任的松漠都督府大都督邵固。

邵固不思如何振興契丹,更不顧民眾死活,一味用民眾的血汗討好大唐皇室,將契丹變成了大唐的戰馬、肉食、皮張供應基地,而邵固自己則在衛隊的保護之下,過著荒淫奢侈的生活。

長此下去,契丹將徹底喪失民族精神,走向消亡。

可突于和屈烈萬分焦急,兩人秘密長談,制定出周密的行動計劃,以邀請邵固喝酒為名,聯手除掉了鐵心忠于大唐的大都督邵固。

兩人首先對已經散亂的部落進行整頓,根據實際現狀,重新設置了新的契丹八部。

契丹白馬青牛傳說,就是他們兩人杜撰出來的,目的就是時刻提醒契丹人,我們有一個共同的老祖宗,契丹八部,本是一家。

本來,新八部夷離堇一致認為,應由可突于出任契丹可汗。

可突于以大局為重,將汗位讓給了屈烈,而他自己甘愿出任大迭烈府夷離堇。

屈烈下令,將可汗牙帳再次改為遙輦。

釋魯指著欽德,對阿保機和曷魯說:“屈烈便是我契丹著名的阻午可汗,是可汗遙輦氏家族的直系祖先。可突于是我們耶律氏家族的直系祖先。從那時起,我們兩家一家主持契丹政局,一家主持契丹軍事,一直合作到了今天。”

欽德重重點了點頭,接著講道,為了團結各部落,凝聚契丹力量,公平公正地選出,應該是某種龍涎香之類香料,對人無害,提神醒腦。

高端娛樂場所,自有講究。樸管事沒有大喊一聲:姑娘出來接客嘍!而是輕輕敲門,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開門,見到樸管事,脆聲道:“樸二娘子?您帶客人來了嗎?”

樸管事輕聲道:“小蟻兒,快去告訴幽若姑娘,來了大貴客!”

小蟻跑上樓去了。樸管事把王泱三人請進一樓的客廳,招來三個少女給他們用白色的紗巾輕撫全身的衣裳,動作柔柔弱弱的。

王泱仔細看看,都是細眉大眼瓜子臉,連手上的皮膚都潔白如玉,配上一頭柔順光滑的秀發,的確不負藕花美人的盛名。

去了塵土,三個少女軟言細語,請客人到后面的雅間洗臉洗手。

羊的要片刻不離的保護王泱,生硬拒絕道:“姑娘,在下跟著主人就好,不需麻煩。”

把少女弄的手足無措。

曲三道:“老弟,但去受用無妨,主人無礙的。”

羊的看了王泱一眼,見他示意自己照辦。才和那少女往后走了。

……

三人享受了美人的洗面搓手服務,王泱和曲三都是見過大場面的,一臉輕松自然的走回客廳。

大兵羊的從小就進了軍中訓練箭術,哪里體驗過美人溫軟的玉手,拿著雪白的面巾,用帶著藕花香味的溫水給他洗臉洗手,中途還換了一盆水,兩條面巾。

即使以超凡戰士的堅定心念,出來時也面色有些潮紅。

不一會,那個小蟻兒下來道:“三位貴賓,我家姑娘有請!”

大堂經理樸管事這才施禮離開。

三人上了二樓,跟著小蟻轉過一個山水屏風,見到了一位背對他們的女子,一身長裙,背部曲線玲瓏柔美,令人賞心悅目。

窗戶開著,湖面微風吹進來,及腰的黑發和白色的臂帶隨風飄蕩。

老司機曲三很給美人面子的抱拳行禮,道:“在下澤南旅人老三,我家主人慕名而來,拜訪姑娘。”

那女子轉過身來,展顏一笑,絕美的容光把曲三和羊的看的呆了一呆。

就連王泱也覺得此女的姿色,雖然比不上蜀山劍俠傳世界的絕世女仙,但也只是輸在仙氣上,容貌也差不離了。

女子屈膝行禮,道:“妾身幽若,見過三位客人,三位旅途勞頓,請坐下喝杯藕花酒,解解乏!”

說著請三人分別坐在三個案幾邊,她自己背對窗戶坐在王泱對面。

華麗的案幾上擺了四樣小菜,一壺酒。幽若用修長白皙的纖手給王泱倒了一杯酒,語帶一絲幽怨道:“這位閣下,都坐在這隱香閣二樓了,還不肯露面嗎?”

王泱大笑一聲,掀開斗笠,曲三出手接過放在自己身側。

拿起酒一飲而盡,整個人放松的下來,正式的跪坐的姿態變為隨意的席地而坐。

你是不是也上了她的当?”陆小什么?小马道;别人都叫我小马

“好啊,好啊!”齐进全与张宝釜连连的点头,他们貌似是越听越感到不错,有种渐入佳境的感觉。

他们看着王锦香的目光,也是越发的和善与欣赏起来。

王锦香很是满意眼前的状况。

自己如此被总裁们赏识,真的是太好了。

看样子,自己的人生道路就要从今天发生改变了,重大的改变,从原本的一条稳步上升的曲线,变成一条突然拉升的大直线。

“继续,继续!”齐进全与张宝釜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是!”王锦香点头,然后说道:“我的上策,就是形成一个大的形势,舆论!社會氛围,从这一方面断掉对方的道路!当然,若是能够刚好出现一个相关的政策!那简直就是太好了!”

王锦香说出了自己的上策。

这话说出来,齐进全与张宝釜越发的满意了。

在他们的眼中,王锦香简直就是最为顶级的谋士,他们能够遇到王锦香,真的是运气太好了。

“好啊,好啊,就是这样子!就是这样子,简直就跟我想的一模一样!”齐进全拍手鼓掌说道,非常高兴。

“是啊,是啊!实际上,我的心中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还没有形成一个具体的东西,现在听到小王说的说话,我脑中想的一下子就变得具体了,就是这么一回事情!”张宝釜很是满意的说道。

两位总裁都很满意呢。

王锦香听着两位总裁的话语,感到既然对方满意,那么她也就不说什么了。

说起来,以上的话语,可是听的王锦香感觉不太自在。

那算是什么话,你们既然都已经想到了,还要自己说什么?

多余吗?

不过,王锦香的表情很是不错。

“没想到总裁们早就已经想到了,果然还是总裁们更加的深思远虑,高瞻远瞩,远在属下之上!”王锦香称赞说道。

“哈哈,小王,你也不用妄自菲薄,虽然你比我们差了一点,但是却比其他那些人强多了!你也仅仅只是仅次于我们而已!你很不错,很不错!”齐进全说道,不断的点头。

“是啊,是啊!英雄所见略同,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都是聪明人,有智慧,因此想到了一块,这也是很正常的!当然,你的高度不如我们,因此,想到的晚一些,少一些,不够全面一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你可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你的能力不足!”张宝釜说道。

“是,是!总裁们所言甚是!”王锦香虚心的听从着齐进全与张宝釜的教诲,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

“对了,小王,你还有没有想到什么?尽量完整一些,详细一些,全面一些!”齐进全开口问道。

“是啊,是啊!小王,想到了什么,就一次全部都说出来!有什么不足,也让我们给你参详参详!补充补充!完善完善!”张宝釜开口说道。

“这个……那么我就再说说!”王锦香想了想,然后说道。

齐进全与张宝釜的双眼发亮,这就准备继续听下去。

正在这个时候,却是听到房门外面,响起了一声欢喜的叫喊声,只听有人大声说道:“太好了,太好了!”

接下来,一个中年男子就慌忙的推着房门,向着房间当中跑了进来!

正在其的身边还有其他几个人,他们一脸着急的模样,开口询问中年男子说道:“怎么了,怎么了,什么太好了!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说给我们听听,说给我们听听,我们帮你参详参详,补充补充,完善完善!”

王锦香听到这话,感觉有那么一些熟悉。

“去你们的!这是我的功劳,你们谁也别想抢去,我半个字都不会让你们听到的!”中年男子大声的说道,伸手就把一旁的男人狠狠的推到了一旁,他完全没有留手的样子。

中年男子发了狠,用了很大的力量。

他把对方推在了地上,而且还不只是如此,他推倒了一个人,旁边还有其他人,他毫不留情的去推其他人,把其他人也纷纷的推倒在地上。

就是这么的不留情。

中年男子完全不把其他人当做是一回事,又或是完全把其他人当做是了自己的竞争者!

他对竞争者的态度非常明显,那就是全部推倒。

就是这样子。

中年男子脱颖而出,他从打开的房门跑到了房间当中,跟着他的几个人不是倒在了地上,就是不敢追到房间当中,只能是站在门口的位置,看着房间当中,很是生气的睁大眼睛,瞪向中年男子。

“好啊,好啊!没想到啊,没想到啊,你竟然是这样子的一个人!”有人很是生气,一副真正看明白了中年男子是个什么样子人的表情。

“太过分了,真的是太过分了,我们把你当做是自家人,但是你却完全不把自己当做是自家人呢!你等着,你给我等着!”其他人也纷纷的说道。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依靠自家老婆支招,你竟然拿着自家老婆的支招去找总裁们讨赏,你这样子的行为,还算是一个男子汉吗?”有人质问着中年男子。

但是,中呵,就憑那小子,當日他氣息虛浮,一看便知是使用了禁術,如果他現在敢出現在我面前,我一招就可以滅了他!”就在眾人激烈談論之時,一道不陰不陽的聲音傳來,讓眾人的目光望去。

云逸也抬起頭,只見數名白衣武者一起走進客棧,胸前都有著一枚青色的紋印,一看便知是來自同一宗門的師兄弟。

“是千幻宗的人。”有人低語。

云逸笑了笑,他這是和千幻宗結緣了啊,走到哪都能碰到,而且都沒啥好事。

“千幻宗的道友言重了吧,那名少年一看就不是池中之物,何必在背后詆毀他人名譽。”有一名性情耿直的老者開口反駁,很是不忿。

“嗯?老家伙,你敢置疑我的話?”帶頭的那名白衣中年男子歪過頭,語氣冰冷,不允許任何人違逆他。

“老吳,少說兩句,千幻宗我們惹不起。”老者邊上的人連忙拉扯他的衣角,讓他不要說話。

如今萬帝山覆滅,就屬千幻宗在萬帝城的勢力最強,這個關頭和千幻宗對上是很不明智的選擇,老者也清楚這一點,沒有再開口。

“哼,在我千幻宗面前最好本分一點,什么話該說,什么話該憋著要分的清。”千幻宗的領隊目光幽冷,帶著身后的宗門弟子走進了一座包廂內。

云逸這個當事人顯得很淡定,倒是影無極不時看向白衣領隊,這么詆毀云逸,他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的。

“無極啊,你要時刻記住兩個字,低調!”云逸自然能看出影無極的心思,他給自己倒滿酒,和影無極碰了個杯,悠然說道。

天仙酒家的事情在這個客棧內繼續被談起,但眾人卻沒有發現云逸就在此處,因為云逸暗中用靈氣改變了部分容貌,以免又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簡單享用過后,云逸站起身來,道:“走,去千幻宗看看。”

影無極起初還以為他聽錯了,但看到云逸頭也不回地走出客棧,他也只能跟上,云逸不是說要低調嗎?怎么轉眼間便要找上千幻宗了?

千幻宗位于萬帝城的西南側,占地極廣,幾乎壟斷了四分之一的萬帝城,他們實力遠不及萬帝山,但是顯露出來的奢侈程度確實讓人咋舌。

而且千幻宗內不全是修行之地,其中遍布著諸多小城池,都是千幻宗的產業,囊括了衣食住行,甚至是武功秘籍,玄奧法陣等各種可以想象到的玩意兒。

這也為千幻宗吸引了超高人氣,讓他們資源不斷堆積發展,可以說千幻宗能有如今的實力和底蘊,大部分是靠資源堆積上來的。

剛踏入千幻宗,云逸便感覺到撲面而來的紅塵氣息,雖是宗門,但卻比萬帝城內任何地方都更加像是塵世間。

看到這副情景,云逸嘖嘖稱奇,改變了他原先對于千幻宗的看法,現在看來,千幻宗也不全是一群張揚跋扈的主。

“千幻宗的高層倒是很會經營和布局,只可惜在招收弟子這一方面實在是有些差勁啊。”云逸牽著慕容憐月踱步前行,現在的他行走在大街小巷上給人有一種高貴的感覺,沒有了之前的土癟氣息。

慕容憐月的眼睛彎成月牙形狀,粉嫩的小臉笑得合不攏嘴,一路上蹦蹦跳跳,異常高興,在她的身上從來都不存在負面情緒。

云逸有時都會忍不住羨慕她,擁有一顆無憂無慮的赤子之心,這是多么難得可貴啊,無論如何,他也要讓慕容憐月一直保持著這種狀態,這是一種發自心底的想法,沒有絲毫目的性。

不久之后,云逸三人來到了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之外,這座宮殿相當的氣派,由各種神金、神石經過靜心打磨才建筑而成,光是建造這座宮殿的資源,就足以抵得上一般不朽勢力的所有底蘊!

可以想象,千幻宗的實力雖然不怎么樣,但是他們掌握的資源絕對能夠在不朽勢力中排行前列,甚至穩占第一的寶座!

別看千幻宗為新晉不朽勢力,但憑借他們的底蘊,絕對請了不少客卿長老和名譽長老,這些人都是帝主級別的強者,相當于千幻宗用資源支撐他們修行,而他們則庇護千幻宗,甚至是幫助千幻宗抵抗外敵。

“這等手筆在不朽勢力中恐怕絕無僅有了吧?千幻宗確實是個好地方啊!”云逸贊嘆,光憑他所看到的景象,就能看得出千幻宗真正的領導者擁有著大智慧。

云逸甚至開始懷疑之前那些白衣弟子可能都被千幻宗高層算計在內,也許千幻宗準備展露獠牙,而那些人則被當做初露鋒芒的炮灰。

“此處為千幻宗核心之地,三位若是要參觀游覽,還請移步他處,對此產生的不便還請三位見諒。”宮殿旁走來一名身著鎧甲的守衛,言語溫和,姿態讓人很舒服,和之前遇到的那批人馬簡直是天壤之別。

云逸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低調行事,高調做人,這就是他奉行的準則。

“我們三人來此,想見一見千幻宗的高層,麻煩閣下通報一聲如何。”云逸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

他之前看到千幻宗之人如此囂張跋扈,原本是準備敲打千幻宗高層一番,不過如今改變看法之后,他更想見見千幻宗的宗主,能有這么大格局的人,將來注定不會默默無聞。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偏向虎山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绝品神君

叶惜语

绝品神君

茶仟

绝品神君

苏无七

绝品神君

永恒火焰

绝品神君

梦入洪荒

绝品神君

龙腾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