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刀道高手》。

……

夜,

豈止是長,

本就是沒有盡頭;

路,

不僅是無盡,

更不知去向何方。

黑,

不只因為沒有太陽,

卻是因為既無星輝亦無月光。

車子并沒有向南駛去,因為那里有河流,雖然河流上有橋。

但橋那邊卻是一馬平川的平原,明晶知道平原不是他們要去的地方。

所以出了明安市區,車子便拐向西方,西方是綿延不盡的大山。

黑暗中,連綿起伏元大山像一條條盤斧蜿蜒的巨龍,靜靜地臣伏在大地上,承受著上方黑暗的欺壓。

鳥獸還不知道世界發生了什么,它們不明白今天的夜怎么變長了,所以山林里還是很安靜,路上也很少有車。

這是一條穿越群山之路,現在很少有人走這條路,人們也都愿意坐飛機,或者“迅鐵”。

這條路上最多見的便是一些游山玩水的游客,當然在亂世的時候,游客們也通常都是晚上出來。

大山從來都是人們喜歡的地方,因為那里有樹木溪流,那里給人一種安全的感覺,安全而又隱秘。

何況人們傳說中。山中會有神仙。

所謂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山上的河流溪流通常都不是很大,不太可能有龍的。

“龍?”

“龍是什么?”

“龍是遨游天界的神獸,呼風喚雨,無所不能。”

路正行一邊裝模作樣地開著車,一邊向小蘿莉解釋著這些讓地球人聽起來昏昏欲睡的事情。

可小羅莉覺得自己的準夫君路家哥哥好智慧,知道這么多,她從來沒有見過哪個外星的土著能一口氣講出這么多的事情。

因為此前爺爺和媽媽帶她去達的那些地方,那些土著們往往說不了兩三句話,就會抽刀拔劍,怒目相向,很是無趣。

當然他們打起架來也不像路家哥哥那么酷,背生黑翼,赤目紅光。

行駛的車中并不是很黑,有著一定的照度,所以小蘿莉看到了路正行手腕上的黑色手鐲。

“好漂亮啊!”小蘿莉的一聲驚呼,把剛剛要睡著的月慕云驚得坐直了起來。

那話嘮的準夫君路正行別耐心的告訴小蘿莉這便是黑龍令。

于是前面那一幕重新再開始循環,小蘿莉自然要問什么是黑龍,什么是令?黑龍令是什么東西等等,等等。

裝作開車的路正行便從頭講起,一直講到明安歷生關于黑龍的傳說。

車子里其實很安靜,這輛車的隔音被明晶改造的很好,除了路上有些顛簸以外,再沒有什么不適。

有些疲憊的路過行,后來幾乎是閉著眼睛敘述起了那個關于黑龍定的傳說。

坐在他后排的小蘿莉把手從座位后伸了過來,插在路正型夾克的兩個口袋里,秀美的臉龐貼在路正行座位的斜后方,從這個角度小蘿莉能看到路正行子的側臉。

橫看成嶺側成峰,側看夫君真不同。

情人眼里出西施,小蘿莉越看越覺得路家哥哥好帥好酷,好英俊。

又拿出了一個絲紗的斗笠,穿戴了起來。

穿好之后,周安打開門走進了里面,剛走進去,一道掌風向著他的胸口襲來。

周安使用金銀煉身功,把異像隱藏,手掌擊到他的胸口,周安不動不搖,而周安在同一時間出手了,手中狂風點穴手的揮起,手掌中氣流涌動,向著襲來的那個人的胸口擊去。

崩的一聲,那個人被擊飛了出去,然后掉到地上沒有聲息了。

這時周安才看到是余浩波襲擊的他,壞了,不會是出手太重死了吧,周安連忙走了過去,手指在他鼻子口處摸去,還有氣,應該只是暈了過去。

既然沒死那就好辦了,周安沒有再理會余浩波,而是走到那些箱子旁邊,打開了幾個箱子看了看,里面都是一錠錠的銀子,整整齊齊擺放在里面。

周安也沒有多看,以防夜長夢多,幸好這些箱子都一模一樣,周安能放到一個儲物格子里,隨即周安的手一個個的碰到箱子上,把箱子一個個收到了儲物格子里。

當把所有的箱子收完之后,周安踏著飄云燕子步,離開了銀庫,只剩下余浩波躺在空蕩蕩銀庫的地上。

周安離開了銀庫,就向著縣衙外面走去,他要繼續實施他的想法,這次周安很容易出了縣衙,然后周安用最快的速度,向著古縣城的城墻上奔去。

這次周安的目標是城墻上的紅衣大炮,古縣城雖然只是一個小縣城,但是還是被大元朝分配了一個紅衣大炮,防御縣城。

紅衣大炮是大元城攻城、防城的第一利器,有無可匹敵之威,一炮之下,十幾個人一轟而死,十炮之下幾百個人一轟而死,百炮之下,千人萬人一轟而死。

紅衣大炮威力如此之強,所以除了大元朝外其它人不許擁有紅衣大炮,只要擁有就是反賊,大元朝會出兵圍剿。

其實古縣城的紅衣大炮也不算大元朝分配的,是千年之前,進入廢墟之內的武者發現的,賣給了古縣城的縣令,從而古縣城有的紅衣大炮,當然了古縣令也向大元朝上交了折子,大元朝批示了,古縣城才能使用了紅衣大炮。

但是比較可惜的紅衣大炮只有一尊,如果有十幾尊,幾十尊的話,古縣令也不會這么容易被攻破。

古縣城是屬于歸元城的管轄,在歸元城下屬之處有二百七十八個縣城,卻只有三座縣城有紅衣大炮,其中兩城是立了大功勛才得到的,不像古縣城這么幸運從廢墟中得到了一尊。

周安手伸到紅衣大炮,正想收取的時候,突然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人。

這個人是個二十多歲的少婦,穿著青紗綠裙,是透明的,里面若隱若現,尤其兩個雄圍的山巒一抖一抖的,十分的妖嬈美艷,

“小哥哥,你好,奴家紅袖這廂有禮了。”紅袖伏下身子,露出胸前雪白的皮膚說道。

“你是?”紅袖的山巒有些晃眼,不過周安還是保持鎮定。

“奴家是天狼幫的二當家,這次來找周安公子,是想請公子交出一件東西。”紅袖嫵媚的說道。

紅袖一直在尋找周安,卻怎么也找不到,可是在縣衙的時候她看到周安向著外面溜去,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不過她并沒有在縣衙動手,而是等到周安離開了縣衙后才動手,只是周安離開縣衙后離開的速度太快了,她一時沒有跟上,所以才在紅衣大炮這里找上周安。

“想要找我要什么東西?”周安也沒有想到在這里會遇到天狼幫的人,還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二幫主,而且二幫主還是這么美艷的女人,這讓周安提起了一絲的興趣,天狼幫的二幫主想要他的什么東西。

萧少英道:你的朋友了,倒是熊兄真是我

对于这件事情,杨富经过向杨晨东请示之后,表示东帅为了全大明的百姓都可以享受到这些高级物品所带来的好处,决定拿出一定的货物专供商人,至于数量可以是京师限量日的两倍。但也有要求,第一是价高者得,第二是货物不得出现在京师的市场上。

这一竟价方式当然是杨晨东想出来的。他知道商人的本性就是逐利,只有要利益可得,那他们才不会管要和什么样的人去打交道呢?才不会管什么家国大义,什么礼义廉耻。

就像是时朝发展到了后期,商人集团与权力集团相互勾结,都把主意打到了军粮军械上面,以至于大明的败亡亡于内部的战火。那即然他们这般的不懂事,就多赚一些他们的钱好了,最少钱放在杨晨东的手中,他可以保证会用之于大汉之民。

打定了主意的杨晨东又让赤嵌城方面提供了大量的货物,甚至为了节约成本,让这些商人直接到天津卫码头取货。当然,原则上也是价高者得。

这一做法,倒是让天津卫码头变得热闹了许多,很多商人集中于此,但凡是竞价下拿到了一批货,便马上南下去售卖,一时间杨氏的东西流传于大江南北。当然,赚的最多的还是东帅杨晨东,影响力自然也是越来越大。

在中国,就是一个关系的国度,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走关系,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定律,千古不变。为了拿到更多的货物,找杨晨东走关系的人也是多不胜数,比如说他的六姐杨琴。

杨晨东未来到京师之前,杨琴虽然过的不错,但地位却是很低,这一切的来源都是因为她嫁给了一个商人。商籍为三等,便是连普通的良家子不如,这让她很难在哥哥姐姐们面前抬起头来。

随着杨晨东的出现,一切都改变了。这位最有本事的六弟不仅不看不起她,相反还很照顾自己这位姐姐,不仅每个月会给月例一千两银子,连同连她夫家白朋的生意也一并照顾了不少。

就像是从杨家拿货。别的商人都需要竞价才能得到,白家确是时不时的就可以以内部价拿到最优等的货物,这让他们家族生意很快就变得更加兴旺。

有钱了不忘亲人,这是杨晨东给予这具身体的福利,即然占据了他,那怎么说也要对的起人家才是,若不然的话,等着百年之后要如何面对?

杨晨东不想做亏心事,不想对不起对他好的任何人,所以但凡是能够帮忙,对杨家人他都不会吝啬。可与之相比的,有些人拿了他的好处,确还想着要算计他,此人就是大明的英宗朱祁镇。

神仙居和天外天的火爆,尤其是后者那可堪是日近万金来形容,这深深的刺激到了他这位当朝皇帝。

看着自己国库中一年进帐不过才四五百万两银子,但听说这个数字,杨晨东两个月就可以赚到了,这让他心中羡慕的同时也深深的妒忌着。慢慢的,就忘记了杨晨东曾经带给他高产土豆的事情,开始想着如何办一把东帅,得到更多的好处。

皇宫内院的后宫。朱祁镇看着钱皇后竟然闲来无事做些针线活,还说是为了给皇宫创收,他的怒火便是有些压制不住了。

凭什么一个小小的太子洗马,一年赚的钱竟然是自己这个当皇帝的好几倍?为何连母仪天下的皇后都想着做活多赚一些银子来创收?这岂不是显的自己这个皇帝太过无能一些了吗?

当一个人心中开始有着一种想法的时候,便很难在会被收回去,朱祁镇也是如此,自从惦记上了杨晨东之后,他就想着要用什么样的办法明正言顺的从其手中拿过大量的金银,这使得他竟然有些夜不能寐。

不要看朱祁镇是皇帝,但天下有太多的事情是让他无可奈何的。

比如说臣子们的利益就非是他想动便可以动的。

自西汉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思想成为封建社会正统思想。这种教育体制之下,让一些读书人成为了人上人,成为了贵族。为了保证他们的子孙也能够享受到荣华富贵,他们就很自然的抱起了团,对于任何针对他们的政策和决策,大家都会一拥而上的反对。相反,对于有利于他们的做法,会不为原因的全力支持。

时间一长,他们的权势就越来越大,便是一个朝代灭亡了,这些人依然还可以重换门庭,继续着辉煌。其中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孔家。

一个王朝传天蓋地的飛來各種不知名的蠱蟲,這些蠱蟲有的直接會附著在人體皮膚上,吸食人體的血肉,像一般的凝氣期修士,估計只要四、五只附著在皮膚上,三、四個呼吸便只剩一幅骨架支著皮囊了;還有的是從眼、耳、鼻竅穴中鉆入體內,自內啃食內臟,最后連骨頭都沒有,可能只剩一張隨風飄蕩人皮;當然有的蠱蟲是潛藏型的,潛入體內后或留在心臟處,或爬入大腦處,要么慢慢吞食心血,要么慢慢噬完腦髓,師兄我說的這些也只是常見的幾種罷了,這幫瘋子培育出不知有多少種陰毒蠱蟲了,我來到宗門幾十年,到過四象峰的次數都比這多十幾倍,就是不太想來這里,咳咳。”

說到這,李無一那豐神俊郎的面龐上也是一陣抽搐,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

“你知道就行了,我們走吧。”說罷,李無一也不待李言回答,駕起法器破空而去,李言聽了這些話,那還想在此停留,早就想走了。

就在李無一剛飛離的同時,那些劍狀植物中間,亦有不少人看見這飛行之物,其中一簇植物根部,一年約二八的紅衣美女盤膝而坐,望向飛走的李無一輕咦了一聲。

“咦,剛才那法器好像是李無一那小子的,上面另一人是誰,怎么到此繞了半圈就走了,我還想找他飲飲酒作作詩呢。”

她又稍一沉吟“算了,過幾天再去找他,這小家伙快成了。”她身材火辣,酥胸高聳,紅衣鋪地,然后她又看向二只手掌心內一條若隱若現的細線,然后又閉上了美目,把一雙玉手又按在了那植物之上。

飛行中的李無一好似感應到什么似的,不由的腳下法力狂涌,飛行法器速度又陡然飆升,頓時如離弦之箭飛射而出,這一舉動倒讓旁邊的李言不免多看了幾眼,今天自認識這大師兄以來,他可都是一幅平易隨和,遇事不驚的樣子,怎么突然間像是失去了那風雅之態,一幅心急火燎的樣子。

李無一當然也注意到了李言的目光,他假裝沒看見,二眼直視前方。

“師弟,前面就是老君峰了,這也是本派主要處理日常事務的地方,掌門師伯也居住此峰,像執事堂、任務堂、門派授法、大比什么的,都是在此峰舉行。”

在李無一狂催靈力下,只花了約半盞茶的功法,他們便來了魍魎宗主峰--老君峰,在路上時,李無一也向李言又介紹了老君峰的地位。

除了小竹峰,各峰都有自己的執法堂,但像功法秘籍珍藏閣各峰都是各峰自己管理的,一來是各峰修仙的屬性不同,每峰都有自己的主攻屬性,所以每峰各自管理相應的功法,當然像那些通用的功法,每峰珍藏閣里都是有的;二是別的山峰弟子也不是不能借閱別峰珍藏閣內書籍的,只是借閱的費用要比在本峰多了不少罷了。這個沒有什么可置疑的,畢竟同屬一宗,而且又有幾個是單一的圣靈根之人,學習其它屬性功法也是正常的。

這老君峰除了上述這幾點外,還額外多出執事堂,這是專門處理對外事務和宗門各種事務的,比如李言此行來的目的,就是領取入門物品。

其他的類似像每月一次的講道說法,也是在這峰舉行的,會有各峰派遣不同的筑基期高手前來講法,讓一眾弟子在此學習、領悟,甚至有時金丹大修也會前來講道說法,每每此時,此地都是人頭躦動,天空中人影穿梭不停。

還有什么五年一次各峰筑基中期以下的大比,十年一次的筑基中期到后期的大比,諸般此類事情都是在此峰舉行。

宗派掌門也是此峰的峰主,同時更是一品煉丹宗師,不過他們這派的煉丹可不僅僅是表面上那種與其他門派一樣的煉丹師,其他門派的煉丹就是真正意義的開爐煉制仙丹,這些丹藥基本都是有助修行的丹藥、或是輔助升級、解毒類的丹藥、又或是延年益壽、治病救人的丹藥等等,總得來說都是有益人體的居多。

而魍魎宗的老君峰除了煉制上述丹藥外,它最著名的,或者是臭名昭著的就是他們主攻煉制各種劇毒丹丸、粉末、或是無色無味的氣體,甚至是可以大面積擴散的瘟疫苗種。

李言望著眼前的執事堂,再看看周邊的建筑和來來往往的人,心里總歸好受了一些,感覺這才是一個正常的宗門該有的樣子,至少這里的人是正常的,雖然偶爾有攜帶毒蟲兇獸前來之人,但收斂了不知幾倍,就連那些同來的兇獸都被修士不知用了何法弄的都有些低眉搭眼的。但這幾峰有個共同之處,李言感覺到這里天地靈氣充沛之極,讓他每呼吸一口都感覺舒服的想呻吟幾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刀道高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寻找神明的猎魔人

黑风山恶少

寻找神明的猎魔人

不问三九

寻找神明的猎魔人

秋有火

寻找神明的猎魔人

蛋包洋芋

寻找神明的猎魔人

墨渊轻狂

寻找神明的猎魔人

终极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