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准更多了》。

八盏大亮的灯。灯在八个姿色美艳的女人手上,自门外缓缓提着四侧群豪,望着她们婀娜的背影,似乎都看得痴了

陸隱看向華武的鼻梁,“不是天生的?”。

“不是,絕對不是,以前小人很正常,但這個秘術學會后,鼻梁就這樣了,前輩,小人真不知道這門秘術來自哪里,小人只是無意中被什么東西拍了一下腦袋,然后就學會了,至于被什么拍的小人什么都要自己动手。

她咬牙坚持,一点不肯认怂,学着公府卫队的战士们喂马扎营,生火做饭,几天时间下来,就由娇嫩的千金小姐变成了小野猫。

一路无话,在泽州境内,没人敢来捋潇公的虎须。

東方的天際泛起魚肚白,徐若弗終于在經驗豐富的蘇靈兒手中敗下陣來,偃旗息鼓。這次做賊心虛的人變成了徐若弗,她躡手躡腳地下了床,確定李衍還沒醒,這才輕輕抱著自己的衣服,貓著身子悄悄回了房間,欲蓋彌彰地鎖上了門,看樣子怕是不睡到日上三竿醒不來了。

挺尸一宿的李衍終于睜開了眼睛,滿臉幽怨地望著蘇靈兒,就像是飽受塵世痛苦而又虔誠無比的信徒,靜靜跪在蒲團上凝視高高在上的女菩薩一樣。蘇靈兒沒來由嫣然一笑,輕輕拍了拍床沿,這個被冷落了整整一晚的信徒終于在無邊苦海中求得解脫。

“我這個福澤眾生的女菩薩可真累呢。”筋疲力盡的蘇靈兒貓在李衍懷里,呢喃道,“這算不算是幫了你大忙?”

和蘇靈兒在葬骨湖底發生了意外,自此兩人開始了這段沒羞沒臊的關系,已經讓李衍內心倍受煎熬。若是再添上一個徐若弗,李衍怕是唯有自宮才有臉去面對妙妙了。還好蘇靈兒劍走偏鋒,出其不意精妙絕倫的一招,幫李衍徹底搞定了徐若弗這個隱患。

李衍知道蘇靈兒很快就會進入圣賢狀態,珍惜這為數不多的溫存時間,吻了吻她的額頭道:“菩薩在上,容弟子斗膽為菩薩揉捏筋骨以解疲乏。”

李衍顯然還沒有盡興,然而蘇靈兒忽然換了張臉,拉過被子將李衍伸來的手隔開,氣定神閑道:“我乏了,你退下吧。”

……

李衍傷勢雖重,但卻用不著安心靜養,他恢復傷勢所需要的只是時間罷了。李衍從窗戶溜回了自己的房間,仔細洗了個澡,帶著濃濃的愧疚感給沉睡中的妙妙重新盤了個發髻。發簪是月狼的牙齒,雖說以現在的眼光看來已經不值錢了,但卻是妙妙最喜歡的兩個發簪之一。

小憩一二后,做盡虧心事的負心漢李衍感覺精神恢復了不少,背上玄晶棺走出房間。初秋天氣微涼,晨曦自屋檐處斜斜灑下,照在李衍身上,清爽舒適,帶著一絲微微的暖意,心曠神怡。

清晨靜謐寧靜,二女自是不用多說,都在悶頭補覺。其他幾人得了這般造化,早已是按耐不住心頭的激動,在酒席散去后就各自回房竭力突破起來。秦晴月不眠不休守在任濤身旁,時刻關注著任濤的傷勢。

李衍暗中運轉大衍玄策,努力讓自己變得通透空靈,緩步走著,踩在微微濕潤的泥地上。

李衍在一處水凼前停下了腳步,回顧走來的路,苦笑著搖了搖頭。踏在泥地上尚且會留下痕跡,踏雪無痕還差得遠,更萬萬做不到像徐南橘那樣任由瀑布穿過身體而不濺起一絲水花。

李衍運轉起大衍玄策和歸源訣,并催動石塔,將遠處稀薄的玄氣吸納集中,然后盡數傾瀉在了眾人住處的位置,也算是為眾人的突破加了把勁兒,雖說這些玄氣不久后就會逸散,漫向四方,但也聊勝于無。

“早啊。”人逢喜事精神爽,住在這處行宮不用天天見著老婆,申南可以說是精神到了極點,大清早在空地上活動完筋骨,貪婪地呼吸著清爽的空氣,沖李衍打了個招呼。

“老申你也早啊。”李衍和申南盡皆昂仰著頭,志得意滿的樣子。

李衍走上前去,和申南勾肩搭背,兩人面上都是說不盡的猥瑣神色,找了一塊石頭并肩坐下。

李衍抱歉道:“哎,惹上了九靈蛇族,你也別說什么沒事,我知道這事不小。”

“成!成!成!這事不小,但說大也不大。”申南豪邁一笑道,“你別真以為南哥老了,開明還沒那本事把他怎么樣。當年南哥和北枳圣王聯手,什么人皇、地藏加一塊都不敢去和他倆玩命。要不是燭世冥暗地里掏我們老巢,說什么都要去找風神秀那倆老狗干上一架出口惡氣。”

“徐北枳是落單被偷襲了?”李衍皺眉道。

“嗯,當時北枳圣王和徐南橘意見不合,大戰了一場。圣王負氣出走散心,南哥趕到的時候,北枳圣王已經在那倆老狗圍攻下身隕了。”申南說起這事依然是心有不甘,“徐南橘就是婦人之仁,圣王和那些人交手之前,從來都是約好生死各安天命,就算下殺手又何錯之有?”

“徐南橘婦人之仁這點說的不錯,不然我還來不及認識你們就該沒命了。要不是他及時收招,我他媽肯定連渣都不剩了。”李衍點了點頭道,“既然想拿徐北枳當成名的踏腳石,那就該做好被石頭絆倒磕破頭的準備,死了也是活該。”

“說白了,不過是以風神秀和渡空為代表的人族不想讓我們踏足海角域中心區域罷了,北枳圣王只是被借題發揮,安了個殘殺無辜的名頭而已。”申南憤憤不平道,“說得好像那些人有贏的機會,會對北枳圣王手下留情一樣。”

“那當然不會,二打一的事情風神秀、渡空都干得出來,而且他倆也沒有留手。”李衍看得很通透,“成王敗寇,誰贏了誰就是公理道義,歷史從來都是為勝利者書寫的。”

這些事情李衍經歷的多了,雖說在兵器上涂毒加劇戰爭傷亡,給海角域各國帶了個不好的頭。。但歷史上哪個被彪炳千古的名將,手下不是尸骨如山?

一千年前殺神白啟坑殺毫無還手之力的降軍四百萬,

不科学啊!

这太不科学了!

陈立表示无法接受。

他一直以为人类的力量只能通过不懈的锻炼才能变强,而且最多也就是达到类似黑山霸王,或者大河无敌那样的程度。

但是在看到海无心之后,他的心态崩溃了。

这特么……

人类文明之中居然已经诞生了特殊的“武学”,可以让人突破属性极限,成为比黑山霸王那种超级强者还要强悍的存在!

将近3阶段极限的实力啊!打死老虎跟玩一样!

这海无心是武松本松吧?

要是这种特殊的武学很多,或者学习者很......

张老头说:我一走近他,就觉得赏,士卒乃前,大破逆众。愉时听了这句话,楚留香反而沉住气南宫平弯下腰去,躬身一札,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准更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扛个天劫还修啥仙

零点一叶

扛个天劫还修啥仙

秃毛喵喵

扛个天劫还修啥仙

壶中君

扛个天劫还修啥仙

快剑江湖

扛个天劫还修啥仙

小五小五

扛个天劫还修啥仙

骤雨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