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鬼气滔滔》。

……

就在这时屋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小女孩索性躲在了路正行和琼丽的背后。

只不过路正行此时和琼丽保持着一个尽量彬彬有礼的距离,但是这样自然遮挡不住这位霸气侧漏的小女孩。

为了让这两人做好自己的挡箭牌,小女孩命令路正行和琼丽两个人互相拥抱装扮成情侣的模样,这样她就可以安全地躲在两人身后了。

当然,这位小姑奶奶的两只枪依然顶在两个人的身上。

琼丽此时则狡黠地看着路正行道:“路公子,您看这样的情形,我们是不是算得上情非得已。”

路正行于是说出了四句必将惊世骇俗照耀古今的名言:“礼议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心中无杂念,何必多计较。”

但是在实际操作中,缺乏经验的路正行还有些不好意思,好在有琼丽大力的协助两个人终于按要求完成了这一规定动作。

于是当小木屋的门打开的时候,外面的人就看到了这样一幕场景,一个衣衫不整的男子正搂着一个女人脏兮兮的女人。

由于此时的路正行和琼丽已经渐渐地进入了某种正常的状态,所以他们的倾情演出并没有任何破绽。

屋外的那位女军官看到了这一幕,立刻扭过头去大喊:“龌龊下流!”

如坚信他要找的那个小女孩儿是不会藏在这种龌龊的地方的,她一转身就带着人走了,古板的女军官绝想不得到这么小的屋子里还能挤下第三个人!

这位小姑奶奶的枪依然顶在路正型的后腰,路正行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停止,当然他也不介意继续这样表演下去。

但是琼丽却动了,路正行感觉到琼丽的手从自己的身后猛地挥下,那位金发小姑奶奶发出了一声痛哼,路正行便觉得顶着自己的枪落到了地上。

接下来一幕就更具有戏剧性,枪拿在了琼丽的手里,枪口则是顶在了这个女孩的脑袋上。

于是形势大变,这女孩台词儿变得也很快,如果说识时务孝为俊杰的话,这女孩一定是俊杰中的俊杰。

只听她用极萌的语调柔声说道:“好姐姐,求你饶了我吧,不要打死我,会溅你一身血的,弄脏了你的衣服,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琼丽扑哧一声笑了,她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小屁孩儿。

不过笑归笑,琼丽并没有放下枪口,依然盯着她问道:“说!你是谁,你都干了些什么勾当? 他们为什么要追你?”

路正行回过头来,借着外面的暗淡的路灯光看着那小女孩儿,她看到那小女孩儿蓝色的眼珠一闪一闪的似乎在构思着什么。

两秒钟后,那女孩便十分可怜地说:“那个姓姚的司令十分变态想欺负我,他派人来抓我,你们一定要救我,不要把我交出去!”

联想到此前那个小个子军官到处强抢民女的事,路正行顺理成章地想到原来这里的司令也有这样的爱好。

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效之,他基本上相信了小女孩的话。

但由于同为女人的缘故,琼丽显然没有完全相信这个小妖孽的话,而是继续问道:“他想怎么欺负你?”

小女孩儿紧咬牙关,眼中竟然流出了几滴晶莹的泪珠

声音颤抖地说道:“他想把我关在他的屋子里,永远不让我出来!”

拥有着豪迈的国际人道主义的路正行是个不计前嫌的人,并不介意,这个小女孩跟自己不是一个种族,路正行决定要帮助这个孩子。

而琼丽看到这个孩子言真意切,似乎不像是说谎,变成路正行点点头,不再问什么了。

路正行说:“好吧我们要走了,你怎么办呢?”

女孩看到了琼丽手中的机甲,便说:“太好了,你们有机甲,那带我一起走吧,只要带我离开了个小镇就行。”

路正行非常好奇地问:“离了这小镇去哪里呢?”

女孩道:“这小p> “胡說,這神劍還是無主之物,豈能用搶來形容?”云逸矢口否認,義正言辭地開口:“我這是公平競爭!不對,是我吃虧競爭,讓嚴無眠先感悟了一個時辰。”

“好像有些道理。”胖娃被云逸說得一愣一愣。

“青師弟言之有理,神劍尚是無主之物,誰都可以嘗試與它共鳴。”段景點頭。

他和流風同時起身,朝著云逸走來,道:“青師弟請!詠竹師兄以及兩位師弟同樣自便,神劍歸屬全憑本事,我們二人絕不中途出手干預。”

“段師兄上道!”云逸拍了拍他的肩膀,投給他一個肯定的眼神。

下一刻云逸便直接盤坐在嚴無眠身旁不遠處,神識探出,心神全部沉入識海,緊閉著雙眼。

“殺!”

“殺殺殺!”

……

“戰場!”云逸神識剛探入神劍內,他的識海中便浮現出一副黃沙漫天的景象,喊殺聲四起,這里到處都是士兵,他們的甲胄上猩紅奪目。

云逸處于戰場的中心處,兩方陣營都沒有人注意到他,他如同一名虛無的旁觀者,在看著這一幕發生。

“金凰家族、大枯山、承軒神族、妖神域……!”云逸看向他身前的那方陣營,直接驚呼出聲!

站在那方陣營最前面的數人,竟然都是前古紀元十大頂級勢力的巨頭!

而且左域和右域都到齊了,承軒神族、佛有寺等都為左域頂級勢力,他們和右域修行體系不同,他們看中的是靈力修行,所以他們的境界比之右域普遍高了不少。

“左域和右域竟然聯合了,他們的對手是……!”云逸緩緩轉過頭,看向他身后的那群士兵。

朦朧!模糊!似有若無!

那群士兵竟然給云逸這種感覺!就好似完全看不透他們,就算是實力最低的凝氣境小修士也看不清他的虛實!

“這和太古浩劫的敵人是否同出一源?”云逸思索道。

他從之前神秘水潭的石碑神識那里就猜測到了不少,這么多紀元離奇崩滅,大有可能是同一幕后黑手所造成!

“右域的兒郎們!”右域大枯山的一名干瘦老者率先大喊一聲,他雖然看上去弱不禁風,但他的身體強度絕對是整個前古紀元數一數二的!

這是大枯山的一名古神!也是開創出大枯天體的鼻祖之一!

“在!”驚天大吼回應,氣勢恢宏!

“今天,很可能就是紀元覆滅之戰!我們就和左域再比最后一場,看誰殺的狗東西多!”大枯山古神霸氣開口。

“是!”

“今日我們和右域有共同的敵人,我們的目標就是殺光這群狗.娘養的!他們想滅了我們整個紀元,我們就先讓他們大出血,殺到他們頭皮發麻!”左域承軒神族的一名古神怒喝道。

“殺!”左域一脈的武者直接了當,唯有一個殺字!

轟!

大戰瞬間拉開,最強的幾名古神在前方親自領兵,但云逸眼尖地發現有幾大頂級勢力竟然偷偷退到后方,并沒有沖鋒陷陣。

“叛徒!”云逸不用想也知道這些人抱著什么目的。

前古紀元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摧殘,這些偷偷后退的勢力必然事先投靠了敵人,準備在背后悄悄下狠手!

云逸都能發現這點異常,那幾大頂尖古神自然也心如明鏡,但他們沒辦法,這一戰無法避免,就算是死也要和敵人拼了!

“殺!”

砰砰!轟!

……

兩軍交戰拉開,云逸的神識完全淹沒在人海中。

“應該要來了吧。”云逸輕語。

他指的是冥冥中的那股神秘力量,它會掩蓋一切,就像一張簾幕,把真相包裹的嚴嚴實實。這一次云逸看到了前古紀元崩滅的一角真相,已經可以說是超出了某個界限。

果不其然,那股神秘的力量很快就出現在神劍內部,將接下來的一幕直接隱去,不可再見。

抵闾阳界。诸将惶恐问计,公持重谓法欲废不用甫曰交子可以伪造钱亦可

还有一个人左脚一踏踏到了幻想台上,周安看他的身手应该是风水师一脉,随即他把手放到了紫色的珠子上面。

紫色的珠子放射出了夺目的紫光,在紫光中有一个人影出现,走了出来。

这个人是银发白须的老者,胖胖的,穿清山上面的情景,但是幾縷陽光透過迷霧,折射下來,將整片迷霧點亮。

“太陽出來了!”楊嘯天感嘆道。

少年陷入沉思之中,好一會兒、感嘆道:“是啊!太陽終于出來了。”

楊嘯天聽到少年如此富有傷感的嘆息之聲,轉頭看向少年,這一看不要緊,經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鬼气滔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都市红侠之三少传奇

君自妖娆

都市红侠之三少传奇

战列舰i

都市红侠之三少传奇

掌惠

都市红侠之三少传奇

徒有梦

都市红侠之三少传奇

风傲雪

都市红侠之三少传奇

紫幻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