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被劈》。

他两只手─动,就点了魏席衣的是一副手铐,好拷住这个人的手

就在李言舉目四顧時,“小師弟不用驚慌,有人在外面攻擊法陣,并隔斷了視覺和神識,現在各位師伯正在抵擋,想來并無甚大事。”李無一的傳音在他腦海中響起,他轉頭看去李無一也正一臉好奇的四處打量,剛好目光移到他這方向,同時其余凝氣期修士也逐漸有人從入定中醒來,不少人都遲疑不定的樣子,但未有人開口說話。

李言悄悄放出神識,驀 得心中一驚,自己的神識根本無法離體,只有被動接受傳來的信息,在這陣內還沒有目光看的遠。

“你等勿慌,此乃秘境中天地之力罷了。”此時,一道聲音在陣法內回蕩而起,正是彭長老的聲音。

“這秘境天地如此不穩,還會生成攻擊,又是如何攻擊?”這時已有人低低向身旁之人追問了。

“這卻不知了,根本看不清頭頂天空上是何物,都是灰濛濛一片,我的神識透不出身體半分。”一凝氣似是回答的說道。

“我也是,剛才全力放出神識也是無果。”

…………

這種議論聲此起彼伏,眼見陣外轟隆隆聲音越發響徹天地,李言感覺自己身下地面正不斷搖晃,似要把他掀翻在地一般,他凝足目力看向陣法邊緣處,在他這個位置可以看見陣法邊緣二位長老,那二位長老其中一人正是美婦離峰主,金丹后期修為,另一人李言好像之前聽說過,應該是老君峰金丹中期,李言運足目力后,勉強能看清她們的側臉,這時兩人面色凝重,一幅高度警惕的樣子。但李言心中還是一松,因為那二人雖然面色凝重,手上法決卻無半分吃力和遲滯的樣子,顯然一切還在掌控中。

李言沒有說話,不時觀察二位長老表情,并竭力傾聽。聽了片刻,他感覺那些震天響聲來源并非全部來自近處,忽大忽小的不斷響聲,大概是其余三宗和妖獸也受到了攻擊,但李言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妖獸那邊根本就沒有攻擊,因為妖獸知道自己只要不試圖沖過來就不會受到任何攻擊,什么事也沒有,所以自那次元嬰老祖商議后,后面遇見這種情況它們不信又嘗試了幾次,發覺果真如此,反而還讓自己一方吃了不少苦,后來干脆遇見這樣事情就不管不顧了,何況妖修還樂得看人類笑話,只要不是他們攻擊引起二界大戰就行了。

妖修以前想沖過來幫忙,并不是修仙界友愛深厚,而是怕人類損失太厲害,以后就不再來秘境采摘,那樣妖獸如何獲取丹藥和寶物,那些地方它們不懂陣法很難打破防護,更不說煉制丹藥了,只有三級妖獸以上才有可能會煉制,而且精研此道妖修少的可憐,他們更多的是依靠天賦在修煉。

但后來發現人類也確實強大,竟能用陣法抵抗這種詭異的攻擊,損失極小,甚至沒有損失,所以妖獸一眾也就樂得看這邊笑話了,連秘境天地都看不起這些外來者,竟有如此經久不息的敵意,不知如何上古修士為何竟設有這種限制。

法陣之內,就在眾人低聲議論和驚疑不定中,半刻鐘后,陣外攻擊聲音突然齊齊停止,接著陣法上方透明光罩上的漫天沙塵也突兀消失的無影無蹤,天空中出現了月光、星光,天心盤也牢牢的懸在谷口空中,絲毫沒有任何異常的樣子。

李言見到美婦和老君峰長老長長呼出一口氣,然后也已撤了法力,臉上都露出了笑意,看來攻擊這是無果而退了。

眾長老撤了法力后,隨后竟也撤了陣法,但彭長老并沒有讓眾人離開這片區域,維持這種陣法運行可是需要大量高階靈石,這次持續運轉陣法已經十四天了,高階靈石消耗很快,彭長老也是心痛的,這可是高階靈石,就如他們四大宗這樣消耗也是肉痛的。

彭長老他們知道每次攻擊只有一次,所以攻擊過后,他們就撤了陣法,但布陣器具的依舊未撤,這是他們一貫的警惕,雖然以前每次進入秘境只有一次攻擊,但并不代表永遠這樣,如果再次攻擊,以他們現在時時防備的情況下,可以迅速開啟陣法,因此他們并不允許宗門弟子離開陣法原有護持范圍。

李言遠遠看去其他幾宗凝氣弟子也是一幅好奇的樣子四處觀望,同樣未走出自己的區域,顯然門內長老也是下了命令的,他同時感覺自己的神識已正常無礙的放出而去,不由心里一松。一個修仙者沒有神識的情況下,心里總是缺乏安全感的。

當他神識掃到那三隊妖獸時不由一楞,連忙也把目光移了過去,所看到和神識中一樣,那三隊妖獸正嘶吼的看向這面,但李言從領隊的三頭妖獸的目光和那些嘶吼中感覺到了幸災樂禍的樣子。

李言感到不明所以,但眼見雙方并無事態進一步發生,他又把目光轉向了天心盤,看了一會后,不由心中一嘆,這才過去十四天黑色光點已消失了三分之一,而看看身邊的筑基修士,回來的只

方長老所住的是瓊臺觀。

和門長老的復真觀相比,瓊臺觀更有氣勢一些,因為瓊臺觀在山崖之上。

瓊臺觀有‘崖壁盤空天路回,白云行盡見瓊臺’之稱。

周安進入瓊臺觀,只見一個老道士,正在坐在椅子上拿著筆,在寫字。

周安走到近前,說道:“弟子前來接取任務來了。”

不見老道士有所動作,一個竹簡向著周安飛來。

周安伸手一接把竹簡接到了手中,打開看起了里面的內容。

這時周安才明白這是什么任務,侯贏......

苏樱又惊又喜,但忽然大声道::表哥先绕到后面去,破壁而入

他不想揭开这个伤痛,一想起克图格亚就有很多苦水,似乎瞬间就能涌上心头。

好几年了。他都再没有见过和想过以前那些人的影子。

以前的自己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白领而已,可现在却截然不同了。

有着怎样的幸福,同样的有着怎样的悲伤。

这句之前父母跟他说过无数次的话,好像就像在印证着他的生命一样,在这里完完全全完美的印证出来了。

他想大声的咆哮两声,想大声的怒吼两句,可在这个精神世界里,声音只会传出此起彼伏的回声,又重新回到自己的耳朵里。

“好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我记着,你们人类寻求这么一句谚语的吧。”

不过现在陈飞倒是没有那么惊慌失措或者痛不欲生了。

它落到这样的一种境况。已经充满了无限希望,车到山前必有路,这句话始终萦绕而在他脑海里。

他觉得再也不能放过这次机会了。对自己越来越信任,是他一步步在朝那个方向狂奔,猛跑而去。

关键的关键还是卡尔斯的那个问题,之后的事情该怎么办?

他始终没有找到消灭克图格亚的至关重要的东西。

“任何一个股神都有他曾经恐惧的东西,只要找到这件东西就可以把它彻底封印,当然这种彻底也不过是百十来年的光景。”

到了这一阵儿,他多么希望自己是个超人智者啊。最好能人多人少的把它夸起来。

而他也在那一瞬间拥有了相匹配的能力,这才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但最后他还是恋恋不舍的从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走了出来,他知道就算是再多次在精神世界里纠缠自己的水平也已经陷入了瓶颈。

“等他醒过来咱们就可以把这个问题提上日程了,既然他是龙语者那么就应该拥有的对待上古之神最有用的东西。”

卡尔斯喃喃自语了,他认为最有用的东西是什么其实也说不出来,也想不清楚,但好像这个时候说上这么两句总是更顺口一些。

“我们倒是希望你能够到那个时候真正的展示出你的力量,让我们看看你究竟是怎样的强者。”

沙古斯撇了撇嘴,他见过太多这种在江湖上面自称一号的人物了,表面上说着自己多么厉害,有着怎样的不可一世的力量。

但其实等到真正战斗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他们其实什么都不行,只不过是非常普通的人物而已。

甚至有的根本就不懂什么是魔法。这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导致这有很多事情不明觉厉。

“但其实真正我们上演一看的话,就能明白他们但是在撒谎,他的水平根本都不足够站在这里与我们为伍。”

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露出不屑的表情,看了站在旁边的人演他就是想通过这样的事情来试探试探这个人究竟有没有水平。

他对于魔法并不是特别了解,尤其是什么魔杖法师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说又是今生第一次听说。

对于这种不了解的东西,或者说不知道的是現在馬修像發瘋一樣兵分四路向三個方向追逐公孫沐雨的下落。

一個馬修并不可怕,可怕是則是炙日公會的“暗團”。

如果說競技團是為公會奪取榮耀的話,那么暗團則是為公會謀取最大利益的團體。

公會所不能在明面上處理的事情,均會交給暗團想辦法處理,其手段根本沒有道德倫常、律法令止之說,只達目的,不問手段。

以秦崢對馬修的了解,公孫沐雨出逃的事情會讓馬修歸責于秦崢,在馬修的讒言下,勢必是自己將公孫沐雨搶了走。秦崢所擔心的正是炙日公會聽信馬修的煽動,讓暗團尋找自己的行蹤。

這么一來,恐怕會將易藍、格雷、左索、公孫沐雨陷入危險的境地。

“秦崢?”公孫沐雨見秦崢一路上若有所思,便忍不住詢問起來:“你在擔心什么事?”

“恐怕炙日公會與你父親會聽信馬修的讒言認為你是被搶走了,為了你的安全,一定會派…..”秦崢直言,將自己所擔心的事情說了出來,只是話還未完,便被公孫沐雨所打斷。

“到時!我一個人自會離去,絕不會拖累你們!”公孫沐雨并不想因為自己拖累大家受到無妄之災!

“你上哪去?你的安全對我來說同樣重要!我只是擔心他們來得太快!以我們現在的實力難以脫身!”秦崢有些責備道。

公孫沐雨看到秦崢那責備的臉色,心中一暖,瞬間笑了起來,“呵呵呵呵,我是跟你開玩笑的,就算他們追來,還有你擋著!我才不怕!”

現在公孫沐雨就像是曾經在公會依賴秦崢般,縱使秦崢出事淪落到如今,公孫沐雨仍然對秦崢無比的信任。

“那我們更要加倍努力修習了!秦崢,我相信你能很快恢復到以往的實力!”公孫沐雨堅定的說道。

“修習非一朝一夕之事,但總有一天我們還會出現在賽場之上!”秦崢自從被驅逐公會之后,內心第一次澎湃起來。

目視南方!堅定無比!

在前方領路的易藍豎起了耳朵將公孫沐雨、秦崢的談話一字不漏的聽進了耳朵,這一次易藍甚至不知道自己該插什么嘴。

公孫沐雨與秦崢的談話,有些事根本無需對方解釋,雙方都能夠了解明白,這個時候易藍才深深的發現,自己對秦崢的了解實在陌生!

甚至直到現在,自己仍然不清楚秦崢的曾經與未來的目的是什么,而公孫沐雨恰恰相反,只是那么三言兩語便能夠讓秦崢堅定信念。

這是自己遠遠達不到的事情,更是自己遠遠無法想到的事情。

易藍默默無聞的在前方帶路,對于小鎮兩側的美景已經毫無興趣,心中的胡思亂想已經阻亂了易藍的步伐,直到撞到一個人的身上。

“你瞎了!”被撞的漢子氣急敗壞的轉過身來,眼中看到發呆的易藍后瞬間將心中怒意沖淡,緊接著說道:“喲!原來是美嬌娘啊!怎么?這么想投進哥哥的懷抱了?”

魁梧的漢子顯然不是什么好人,一身橫肉來回顫抖,臉上更是一幅齷齪相,讓人心生厭惡。

自從南江城出城以來,左索始終感覺著他們這一行人有一種“逃跑”的感覺,這讓左索心中非常不舒服!

從來都是自己追人,豈有被人追的道理?

眼下!左索一臉壞笑將易藍拉過身后側,目光之中充滿興奮。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被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骑示

衷斐

骑示

写书的肌肉男

骑示

梁七少

骑示

慕城潇潇

骑示

云吉锦绣

骑示

行易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