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形潜水艇》。

他一面下山,心中却不禁感慨丛道:所以我们最好还是说老实话

这是致命的一剑,这枯影再无活下去的可能。

当然,大剑皇之境的枯影并没有马上死去,他的嘴里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沫,看着很是凄惨,双目更是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的心口,然后再又看向自己手中的长剑,然后再又看向恍然,原来他在玩游戏的时候昏了过去。

“是谁把我送来的。”周安他现在一个人住,谁救的他,这让周安很疑惑。

“是你的房东,他到你的住处去收房租,结果敲门里面没有应答,他便把门给破开了,......

就在方才昏睡之间,他已远离了在还不肯露出来,他似乎宁可被

莫凱澤從燒烤攤的方向走來,卻見以辰發呆地直視著自己,低頭看看,確認自己沒什么不對勁的地方,疑惑地問:“我……有問題嗎?”

“沒,你沒問題,呃——身材不錯。”豎起大拇指,以辰抬了抬下巴,“你怎么從那邊過來?”

“饒了個圈,躲開幾個好奇心重的男女。”

“是該躲開,不然你可能會被當成外星人接受酒瓶的洗禮。”對那個說話都不忘喝酒的青年,以辰印象深刻。

在桌前坐下,莫凱澤說:“在燒烤攤我看到了拉爾森,當時他正在和一個女子說話。”

“拉爾森?你確定沒看錯?”

“沒。”經過劍息的增強,莫凱澤視力極好。

他覺得自己的視力應該是5.4,如果國際標準視力表上還有那一行極小的“E”字。

“他來新加坡做什么?你剛才說他在和一個女子聊天?難不成他是來泡妞的?”以辰猜測。

“那個女子比拉爾森年輕。”頓了一下,莫凱澤說,“也就比我們大三四歲的樣子。”

“很正常,大多數男人都喜歡比自己年輕的。”以辰把肉串翻了翻,回過頭來,“我聲明,我只是陳述事實。”

“那女子是綺娜·戴維斯,黃昏隊長。說起來她與你們并肩作戰過,與那國島的那場戰爭,她是負責海域戰場的副總指揮。”凡妮莎解釋道,再任由兩人說下去還指不定說出什么更離譜的話,話題已經扯得夠遠了。

“她就是綺娜?”莫凱澤一愣。

“百合……妖精?”以辰睖睜著眼睛。

對于那位是四霸之一的黃昏隊長,他略有耳聞。只不過聽說的不見得就是好消息,傳聞她對女性比對男性更感興趣。

“一來就聽到有人說我壞話,巧還是不巧?”一個動聽的聲音傳來。

以辰和莫凱澤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聞聲看去,近處不知何時站了一個穿著淡粉色薄紗裙和白色帆布鞋的白人女子。

隱約猜到了女子的身份,以辰看向莫凱澤,用眼神求證。

不等莫凱澤點頭,發現以辰小動作的綺娜就笑吟吟地說:“沒錯,我就是綺娜·戴維斯,你口中的百合妖精。”

以辰有種啞巴吃黃連的感覺,他很想解釋“不是我口中的,大家都這么說”,但他不敢,因為他還想見到明天的太陽。

綺娜走近了,盯著以辰:“我說,背后議論人是會遭天譴的,你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我錯了,我保證以后不說了。”以辰連忙舉起手。

“不是不說了,是不在背后說。”綺娜食指朝下點了點,示意他放下手,“百合妖精,這個稱呼不好聽嗎?多好聽。我一直把它當褒義詞看,不是假話。”

以辰無言以對,這話該怎么接?直接來一句“百合妖精,你好”?

“寶貝,好久不見,想死我了!”就在以辰胡思亂想的時候,綺娜一雙眼睛亮起,仿佛發現了新大陸,大喊一聲,然后就在以辰和莫凱澤驚愕的目光中張開雙臂撲向躺椅上的凡妮莎。

眼疾手快的凡妮莎一個翻身就從躺椅另一邊站了起來,連續三個后空翻拉開距離,令撲到躺椅上的綺娜撲了個空。

見綺娜又要撲上來,凡妮莎立馬指著她說:“停,打住,你不要動!”

綺娜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寶貝,你不想我嗎?”

“想,但你不能瘋!”此時的凡妮莎要多無奈有多無奈,干脆利落地肯定性回答才能穩住這個難纏的小妖精,不然絕對一發不可收拾。

“那親一下。”綺娜又張開雙臂。

“不行。”凡妮莎后退一步。

“就一下。”

“一下也不行。”

“寶貝,我要來強的了!”

“打得過我,我就認栽。”

雙手撐著躺椅,雙腿躍過,綺娜身手矯健地沖向凡妮莎。

凡妮莎雙腿蹬地,身體如炮彈般飛出,迎上綺娜。

兩女三言兩語便大打出手,直讓不遠處的以辰和莫凱澤看得心驚肉跳。

十分鐘后,場面恢復平靜,四人坐在桌前吃著肉串,綺娜耷拉著腦袋,顯然在剛才的打斗中凡妮莎略勝一籌。

“就拉爾森在這兒嗎?其他黃昏隊員呢?”以辰問。

“整支黃昏特別行動隊都在這兒。”綺娜說。

“那怎么不叫他們一起過來啊?”

“他們在執行任務。”

“有任務!”以辰瞪大了眼睛。

“有必要這么大驚小怪嗎?”綺娜沒好氣地說。

心里忽然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以辰拿過一張紙巾擦了下嘴,小心地問:“我們……不會也有任務吧?”

凡妮莎淡淡地說:“當然有了,你以為安德烈會純粹讓你們來旅游啊?”

“旅游果然是個幌子!”以辰想起了臨走前安德烈飄忽的眼神,心說怪不得那家伙一副做了虧心事的樣子。

“不能算,只是不純粹,先旅游再執行任務,旅游就當是完成任務的提前獎勵。”凡妮莎話語中有著毫不掩飾的幸災樂禍,“這可比直接執行任務慘多了,說得好聽一點是提前獎勵,難聽一點就是逼著完成任務。”

“我們被你那位老師坑慘了,不對,是我被你們那位老師坑慘了!”想到莫凱澤也是安德烈的學生,以辰頓感孤軍奮戰的艱難。

這個時候,以辰的腦海中漸漸浮現出路璇的身影,自己那位老師可是當之無愧的雄師!

要是她在這里,自己哪還是孤軍?恐怕早就首戰告捷了。

“我們和黃昏的任務一樣嗎?”莫凱澤問綺娜。

綺娜搖頭:“怎么可能一樣?我們是來找水之主的,你們是來找風王殿的,任務難度差了……十八萬千里呢。”

“是十萬八千里。”以辰小聲提醒。

綺娜美眸瞇起來:“有區別嗎?”

“沒區別,沒區別。”以辰急忙擺手,對那個能改變溫度的青年,他記憶猶新,“找水之主?他也在這兒嗎?”

“不是他,是他們。剛才在這兒,現在不知道去哪兒了。”

“他們?水之主……不是一

季辽和婉素心一路向着神剑宫飞遁,到了附近,季辽飞身离开了鼻涕狼。

“随便找个地方呆一阵子,待我这边事情解决了便去找你。”季辽对着鼻涕狼说道。

在无量城时季辽倒是买了可以收纳灵兽的灵兽戒指,不过鼻涕狼如今已是炼神中期的境界,想要将其收入灵兽戒指,还需用其精血神魂祭炼一番才可,季辽没这个时间,索性便任由鼻涕狼在天击山自由活动。

“我知道了。”鼻涕狼答应了一声。

鼻涕狼刚刚要走,季辽又是不放心的吩咐一句,“对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形潜水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永夜剑神

九霄天歌

永夜剑神

大力金刚掌

永夜剑神

混沌效应

永夜剑神

沧澜波涛短

永夜剑神

万俟姒

永夜剑神

穿越时空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