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睿王》。

他眼前只有一片黑暗,心里也只链,链子两端,系着瓜大的铜锤

小伙一聽這話,更加迷糊了。

“啥,啥獻祭?”

“先別管那個了,快,你現在帶我們去你家祖墳,晚了就來不及了。”

“那我哥的遺像還沒拿呢”,小伙直往門洞里躥,元化星不知何時從防盜柵欄里跳了下來。

“我幫你拿上了,咱們快走吧。”

小伙接過遺像,一臉懵逼,跟著冷戎他們迷迷糊糊上了車。

冷戎說道:“你指路,我們開車,去晚了,你全族都有危險了,嫌犯老兇了。”

小伙被唬的一愣一愣。

“誰是嫌犯啊?在場的都是我家親戚,還有我哥的朋友啊。

哎?警察叔叔,你們說的不會是胡大哥吧?”

冷戎坐在副駕駛上,把身體側了過來,“叫誰叔叔呢?叫哥。”

小伙咽了下口水,“哦,警察哥哥。”

冷戎暗自笑了一下,

“你說的胡大哥?全名叫什么?”

“胡慶國。”

“胡慶國怎么了?為什么說他?”

小伙坐著的身體前傾,手板住前座椅背,沖著冷戎不自覺的壓低了聲音。

“胡大哥今天特奇怪,不但臉上纏著密密的繃帶,身上還穿著一件灰色的長袍,那臉上的繃帶一條縫都沒有,我都不知道他能不能看的見道兒。

他說是他前段時間發生了意外,把自己燙傷了。

聽說我哥去世了,著急趕過來送一下。

但是我就覺得他怪怪的,特別是臉上纏著繃帶,在披個灰袍,看著又顯眼又嚇人。

但我們也不好意思說啥,畢竟人家來吊唁的,再怎么奇怪,能來也是個心意。”

冷戎摸了摸鼻子,“蘇軼,再開快點。

那你是什么時候離開的?在場的人當時都在干什么?”

小伙翻了翻眼睛說道:“陰陽說了,我哥下葬需要趕在9點前,所以我來得及取遺照,他們在祖墳那邊等著呢,沒干啥。”

冷戎看了看表,7點50分。

“離那邊還有多遠?”

小伙從車窗看去,手指向前點去,“上了前面那個立交橋,下去后走一段再過一個鐵軌就到了。”

車窗外的景物瘋狂的向后掠過,顧雨看的出蘇軼絕對超速了。

在這種速度下,顧雨不由的跟著也緊張起來。她知道冷戎組長為什么這么著急,因為張曉東那一家子人也許已經有危險了。

然而車到了小伙說的那個鐵軌前時,好巧不巧,車桿子橫在了前面,遠處一輛火車疾馳而來。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冷戎心里的不安更加強烈。

當火車轟鳴而去后,擋車桿子抬了起來,蘇軼的車壓過鐵軌顛簸而去,沒多久便來到了大青山的腳下。

這座城市的墓園就分布在大青山腳下,墓區分三個區域,和幾年前相比,并沒有太大變化。

東西區距離不算太近,東區為有管理人員看守的大型墓園,西區為老墳地,古時候就是亂葬崗,而介于東和西的中間區域,為私人買地的家族墓地,但缺乏管理,有些亂。

這片區域并沒有能讓汽車上去的道路,小伙指引著他們來到了一處相對平緩的空地上。

冷戎看到至少有四五輛大大小小的汽車停靠在這里,還有幾輛自行車和摩托車。

小伙說這都是他家親戚朋友的。冷戎讓小伙趕快帶路前去。

走上一截土坡后,冷戎向四周極目望去,大地上裸露的泥土,因為前一夜的雨呈現出濕潤的深棕色,空氣里都是潮濕陰冷的氣息。

此時的太陽隱于云中,不見了陽光天陰了下來。不知是不是因為昨夜的秋雨造成的,在這片空曠的大地上,氤氳升騰著淡淡的霧氣。

冷戎隱約看到,前方一個傾斜的坡度那里,有一圈低矮的灰白色墓墻,影影倬倬的站著很多人,還有一些花圈依靠在墓墻周圍。

小伙依舊在前面帶路,但是冷戎的心里卻涌過一絲不安。

這區域不知為何,死一樣的寂靜,沒有任何人聲或者喪葬音樂。

這里剩下的只有他們急促的腳步聲,還有小伙因為體力不支而發出的劇烈喘息聲。

小伙邊捯氣,邊指著冷戎剛才看到的那片區域。

“快到了,就在那里。”

不足200米的距離,霧好像越來越濃,但還是能透過霧氣看到,那灰白低矮墓墻里的明堂位置,的確是站著很多人。

可是哪里有點不對勁呢?這些人好像都低著頭,仿佛木樁子一般杵在那里一動不動。

突然,前面帶路的小伙停下了下來,冷戎也跟著停了下來,然而只在一瞬間,小伙的身體晃動了一下,沒發出任何聲音,在眾目睽睽之下,直直的向前摔倒了。

冷戎詫異中還是迅速的來到小伙近前,一把將他的身體翻正過來。

小伙的臉上因為磕碰已經流出了鮮血,但眼睛卻是向上翻著,露出了眼白。

“他怎么了?中邪了?掐人中組長。”顧雨說道。

“掐毛線啊,這有蹊蹺。”

冷戎把小伙放平后站了起來。

就這么一會的功夫,剛才還彌散著的薄霧,此時卻變成了濃霧。

濃霧使得兩三米開外就已無法看清。這霧還附著著冰涼穿透于衣物間,就像是在身上潑了瓢冷水一樣濕冷。

  却被司机小齐一把拉住了袖子,小齐劝说道:“小高,别下去,咱换条路走就是了,犯不着跟二咧巴起冲突。”

  高天扭头望着小齐,皱着眉问道:“你说的二咧巴是不是个大光头?你怎么知道这事儿是他干的?”

  小齐苦笑道:“没错,就是他。这附近有胆子这么干的,只有家伙了。”

  高天又问道:“他势力很大?”

  小齐点头说:“这货开了一收购站,几乎垄断了附近所有的废旧物品回收买卖,手底下养着七八个混子,整天耀武扬威的,敢跟他叫板的人不多。”

  黑恶势力啊这是,高天眯起了眼。

  后车上的吴桐也感觉不对劲了,走过来敲敲窗户,问道:“怎么回事啊?”

  打开车门跳下来,高天往前面一指,说道:“还记得跟咱俩竞争的那个大光头不?他干的,这是打算把咱哥儿俩留这儿了。”

  吴桐一听就炸了,怒骂道:“草特么的,敢!”

  说着,蹬蹬两个大步窜上前去,俯身就去搬那两根圆木。

  就在这时,从旁边的树林子里蹭蹭窜出来六道身影,打头的赫然就是大光头二咧巴。

  二咧巴手里提一条铁棍,狞笑着走到吴桐身前,嘲讽道:“你俩胆子不小啊,还真敢走这条道。”

  吴桐直起身子,打量了二咧巴一眼,嗤了一声道:“有什么不敢的?难不成这条道是你家开的?哥们儿要过还得给你交买路钱不成?”

  眼看着二咧巴带着几个汉子气势汹汹现了身,将吴桐围了起来,高天也跑过来,厉声喝问道:“二咧巴,你想干嘛?”

  “特么的,二爷的大名也是你能叫的?你小子找死!”旁边一个小年轻横眉立目的骂道。

  二咧巴一抬手,年轻人立刻闭嘴了,冲他嘿嘿直笑。

  “我想干嘛,你不清楚?你这兄弟说的没错,这条道虽说不是我家开的,却是老子在管理,想打我这条道上走,你特么还真就得交买路钱!”二咧巴一脸傲然。

  “要买路钱啊,你早说啊,没问题,你开价吧。”高天淡然笑道。

  铁棍一下下敲打着左手心,二咧巴咧嘴一笑,露出满口大黄牙,“你这会儿怎么不狂了?草!装特么什么大尾巴狼!把货卸下来吧,这两车货,就算是你俩交的过路费!”

  高天朗声大笑,“竞争不过,改明抢了是吧?孙贼,你想嘛呢?白日梦也没你这么做的!”

  二咧巴目露凶光,勃然大怒道:“小王八蛋,就抢你了,怎么地吧?你特么还敢骂老子,老子看你丫不想活了!兄弟们,上!死活不论!”

  六个精壮汉子立马跟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着冲上来,手里的扳手、钳子、钢筋抡得呼呼响,照着哥儿俩就砸过来。

  高天的武力值无限接近于0,一见这阵势,他撒丫子就跑,边跑边喊道:“桐子,交给你了哈!”

  京城糙爷们儿,铁血真汉子吴桐激动地大喊一声:“你赶紧颠儿吧,跑远点儿,小心溅你一身血!”

  话音落了地,吴桐摩拳擦掌迎上前,壮的跟牛犊子似的体格,在六人组成的包围圈中好似独狼入了羊群一般,矮下身子抬腿扫到仨,迅速起身后提起钵大的拳头砸懵一个。

  胳膊肘子顺势一捣,掀翻个短毛,最后一个窝心脚,将二咧巴踹出了两米开外去。

  高天掐着表看得龇牙咧嘴,仅仅用时十六秒,二咧巴一伙人全趴地上了,吴桐这货,下手真狠啊。

  俩司机小齐和大春也都看傻眼了,张大了嘴巴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靠,这兄弟这么猛的吗?

  高天掏出烟来发给俩司机一根,笑着说道:“身手不错吧?我这哥们儿,什刹海体校练了五年摔跤。”

  俩司机嘴角直抽抽,小齐苦笑道:“怪不得小高你如此肆无忌惮的呢,敢情早有准备啊。”

  高天脸一下就黑了下来:“齐哥,你这词儿用的,似乎不那么合适啊。”

  小齐挠头一笑,说道:“文盲,我就是个文盲。”

  打痛快了的吴桐从地上捡起根钢筋,嘿嘿笑着走到二咧巴身边,二话不说,抡圆了照着二咧巴的脚踝就来了下狠的,这一下打得很实在,二咧巴发出嗷的一声惨叫,捂着麻疙瘩就地打了个滚。

  “小子,卧槽……”二咧巴腾身而起,指着吴桐的鼻子就开始满嘴喷粪。

  后面那俩字儿还没说出口,吴桐嗖地将钢筋塞进了二咧巴的嘴里,冷声说道:“骂,有种你继续骂,再特么敢多放一个屁,信不信小爷撬了你满嘴大黄牙!”

  二咧巴这会儿真害怕了,他都没看清楚这钢筋是怎么桶到他嘴里来的,速度太快了,眼前这个家伙,真是个变态。

  当然,他也不是个傻子,知道吴桐武力值高,凭自己身边这几个歪瓜裂枣,想要干挺他,就是痴人说梦。

  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横行乡里多年的二咧巴更是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所以,他决定妥协。

  他双手死死抓住钢筋往后退了两步,扭头吐了两口唾沫,面带惶然苦笑着说道:“兄弟,有话好说,今儿哥们儿认栽了,给你赔不是还不行?”

他前胸竟已生生被抓出了个血洞又是连环两掌拍来,那夜行人间

龙青云上次遇到凌芷烟,就有一种我见犹怜之感,凌芷烟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激发了男人的保护欲望。

柳松权俊朗儒雅、器识超群,喜欢他的女子自然不少,但柳松权始终对凌倾城不能忘怀,况且答应过女儿,以后一家人还要团聚,享受天伦之乐。

所以,柳松权索性放浪形骸,以杜绝其他女子对他的爱慕之情,也消除了帮主李云踪对自己的猜忌,给人以胸无大志之感。

只是苦了女儿,凌芷烟看到柳松权这种状态,加之长期缺失母爱,长期处于郁郁寡欢之中,上次路上遇到龙青云搭救。

为龙青云的风采所动,少女情窦初开的心性得以释放,尽起了思慕之情。

展千横以前对柳松权的印象也与旁人一般无二,但此刻看到柳松权笔意端庄大气,沉稳雄阔,显然是一代大家的气象。

人性的复杂决定了人格的复杂,但“字如其人”这个是千百年以来大家的普遍认知。

此时柳松权笔意间的雄阔气象,让展千横意识到自己以前小觑了对方,柳松权实乃是不可多得的竞争对手。

有时候,最了解自己的未必是朋友,而恰恰是敌人。

所以有人说:“让你有小成就的是朋友,而使你有大成就的往往是敌人。”

萃宝斋和夜曦帮二虎相争,风雨二十载,彼此都在比拼中成长、壮大。

展千横当然知道,李云踪、柳松权,此番前来的用意,“想探下口风,夜曦帮准备发展海上贸易。”

看着柳松权和龙青云二人精彩的打斗,展千横端起茶杯,轻啜了一口雨前龙井,醇厚绵长。

看着眼前的“风卷葵”,胎质古朴、釉色莹润,色泽紫红,犹如落日余晖的天空,暝色苍茫中,给人以轻柔、雅逸之感。

展千横想到自己也算是雄才伟略,把萃宝斋发展的隆隆日上。

特别是海上贸易,拓展的有声有声。生意远达高丽、扶桑、以及东南沿海,最远达到地中海沿岸以及北非一带。

虽然自己精明强干,把萃宝斋发展的声势日隆,但帮中也有不服自己之人。

岳父卓惜文的大徒弟,有“一剑震江南”之称的楚翠山,早年间暗慕师妹卓宛琴。

后来,展千横加入萃宝斋后,卓宛琴和展千横情投意合,二人结为秦晋之好。

五年前展千横坐上了斋主之位。当时帮中有很多人并不服气,其中以“一剑震江南”楚翠山为首的就有好几十人。

众人私下都认为论才干,展千横未必就在楚翠山之上,只不过依靠夫人卓宛琴,以女婿的身份才获得了斋主之位。

展千横坐上萃宝斋斋主之位后,加大了海上贸易力度,在泉州港、广州港、明州港设立了分号,几年之间业务逐渐壮大,让萃宝斋声誉响彻南雍,众人才纷纷折服。

楚翠山作为卓惜文的大徒弟,能力颇为出众,卓惜文让他去开拓广州港,其实有外放之意。

不曾想,几年之间楚翠山把广州港打理的井井有条。并不亚于展千横亲自管理的泉州港、明州港。

加之楚翠山三个儿子楚昭龙、楚昭虎、楚昭豹也颇为成气。是以,楚翠山向帮里请示,希望让大儿子楚昭龙能参与明州港事务。

明州港作为萃宝斋最大的分号,离临安城也最近,一直是展千横亲自作镇,这一两年才让大女儿展傲霜参与其中,但毕竟是个女儿家,而且才二十岁左右,不免经验不足,生意有下滑趋势。

楚翠山之所以有如此底气,是因为“璃轩阁”阁主柳松权找过他,想让楚翠山脱离萃宝斋自立门户,和夜曦帮合作发展海上贸易。

海上贸易除了要应对朝廷、江湖之事,而且还要面对海盗。

展千横是两个女儿,并没有经历过出海的打磨和历练,海上风高浪急、海盗出没,没有生与死的搏杀和锤炼,是不可能继承萃宝斋这份事业。

,此地,這里所剩的只有刺骨冰冷以及彌漫著的驚天殺意。

“那小子是我們先發現的,你們最好別爭!”韓家早已經在此處埋伏,此刻那一道道身影旋即向著秦炎圍殺而來。

“韓二,什么叫你先發現的,究竟誰能將其斬殺,這還是要看實力的!”趙家內,趙池旋即開口道,而后一道道身影也是浮現于此。

“爾等莫要爭了,我茍家已然追尋他半天了,今日他便歸我茍家了!”秦炎身后,茍且等人飛馳而來。

“雪姬,封鎖此處!”凝視著秦炎輕輕一笑,旋即開口道,此話一落,雪姬玉手抬起,而后只見滿天大雪紛飛而起,竟是化為一方結界將此處徹底封鎖。

“嗯?小子你莫不是傻了……”茍且微微凝神,有些懵逼的看著眼前的秦炎。

趙家和韓家亦是如此,他們來此便是為了圍殺秦炎,秦炎這般做無非是作繭自縛。

“小子,你倒是有趣,既然已然做好了受死的準備,那便跪下來自裁吧!”茍且踏出一步冷笑道。

“自裁?你們怕是在做夢吧!既然都來了,那便都留下吧!”秦炎話落,四方錯愕。

“一個開脈境而已,竟是想讓我等留下,這……可笑至極!”一達到開脈九重極致的修煉者話落,旋即向著秦炎襲殺而去。

“小子,今日便在我腳下匍匐……”那修煉者話剛到此,一道寒芒襲來,直接將其身軀直接洞穿。

“嘶!”

看著這一幕,所有人皆是倒吸一口涼氣,整個更是呆滯當場。

“媽的,這便是你們所說的開脈七重?玩吶!”一些回過神來的殺手看向茍且道。

“這……那時他明明只是開脈七重,憑借一些手段方才能抗衡開脈九重……”茍且也是錯愕不已,此刻他強行解釋,然而秦炎腳步移動,殘影幻化,頃刻間足足六十四道殘影浮現而出。

殘影過處鮮血濺,一人力斬脈九重。

不足半刻,此地也只剩下寥寥十數人,當那殘影消散過后,雪地之上尸體堆積,白雪之地鮮血浸染。

“你……怎么可能?”看著這一幕,誰又不膽戰心驚,這種殺伐果斷真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能做到的嗎?

“你是地獄來的修羅吧!”茍且臉色慘白,額頭之上汗水更是滴答滴答而下。

曾經,他曾在一本書上看到過,修羅殺人亦不過如此。

“我是誰?你不是知道嗎?”秦炎話落,身體之內一道氣息竟是在這鮮血浸染之處被徹底牽動,而九轉煉靈決更是被其徹底運轉。

“九轉煉靈,煉化蒼生,以汝血氣,助我破關!”秦炎聲音落下,那一道道血氣被秦炎盡皆吞噬,而此刻,秦炎身軀內的那血色筋脈竟是在此刻躁動起來,其內一拇指大的血色雛丹旋即浮現而出。

感受著這血色雛丹,秦炎也是微微蹙眉。

呼呼!

然而血色雛丹運轉,將被秦炎煉化的血氣盡皆吞噬。

轟隆隆!

驚雷陣陣,秦炎上方一血色云層竟是憑空凝結而成。

“給我破!”

秦炎話落,血色雛丹內一道嗡鳴爆發,而后血色雛丹周遭血芒繚繞,在那血丹上一道赤金色紋路赫然浮現。

而后只見秦炎周身血氣繚繞,那血丹幻化,向著秦炎丹田內的雛丹瘋狂涌入。

“凝元一重!”此刻的秦炎血眸浮現,其瞳孔瞬間被三色勾玉花紋所充斥。

“修羅……這怎么可能!”凝視被血色繚繞的著秦炎,茍且身軀急劇的顫抖著。

然而此時,數千米之外,葛龍也向著此處襲殺而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睿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凌空剑魂

女孩有腿毛

凌空剑魂

浪拍云

凌空剑魂

崛起的石头

凌空剑魂

孤雨随风

凌空剑魂

百撕可得骑姐

凌空剑魂

无名训练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