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收下我吧》。

军大将军,屯半州,以综为长史,外掌”楚留香笑道:“下次该轮到我了。”小秃子道:“不,不,不

說笑著,便有兩人聯袂從外邊走了進來。

說來現在也是深夜了,如果不是之前感受到有人突破的氣勢,這兩個家伙也未必會如此大喇喇的進來,畢竟半夜擾人清夢可不好。

“葛連,孔清,你們倆還知道回來啊,我還以為你們打算退出破鋒營了呢。”聽到外邊傳來的聲音,看著走進營房風塵仆仆的兩人,熊厲沒好氣的說道。

明日一早大軍便要開拔前往前線,若是在此之前這兩個家伙沒能趕回來,那可就得被軍中除名了。

說著,熊厲便給蘇景介紹道:“這兩個就是咱們什另外的兩人了,葛連,三年前加入我破鋒營的,目前是玄通境后期的實力,孔清,四年前加入破鋒營,目前是玄通境巔峰實力,與我相若。”

“葛大哥,孔大哥。”蘇景笑著看向兩人。

這兩人中,左邊是葛連,一頭長發披在肩上,顯得極為狂野豪放,右邊是孔清,身著一身白色長衫,手中還拿著一柄折扇,頗有些翩翩貴公子的氣質。

不過因為趕了不少路才趕回天策大營,兩人此時倒是風塵仆仆。

熊厲繼續道:“你們這兩個家伙不是問誰突破了嗎,就是他,蘇景,今年剛加入咱們什的新兵,今天剛滿十五歲的天才哦。”

“嘖嘖,才十五歲就達到了玄通境中期了,這等天賦還真是可怕啊,老熊,你十五歲的時候,才剛勉強跨入玄通境吧。”

孔清詫異的看了蘇景一眼,隨后右手一揚,“唰”的一聲打開折扇搖了兩下,看著熊厲一臉調笑的道。

“滾你的死變態,大冬天的拿個破扇子晃什么晃,顯得你帥咩?”熊厲賞了孔清一個白眼,沒好氣的道。

“他急了他急了。”孔清毫不在意熊厲的態度,反倒是有些樂了。

熊厲:“......”

整個什這么些人,他唯一的就拿孔清這家伙沒什么辦法。

論實力,這家伙完全不在自己之下,而且臉皮又厚,整天的死皮賴臉,完全弄得自己沒什么脾氣。

要不是在戰場上的時候這家伙還算乖,愿意聽從指揮,他都有些想向屯長大人申請,把這玩意調去其他什禍害別人了......

“好啦老孔,你這家伙總喜歡撩撥熊老大,萬一把他氣出個什么好歹來,那你來當我們的什長嗎?”旁邊個葛連看似勸說實則補刀道。

兩個家伙一唱一和的,氣得熊厲呼吸的粗重了幾分。

這兩個家伙,真是太討厭了!

“行了行了,你們這兩個家伙,別在這里耍嘴皮子了,既然回來了就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咱們就該啟程前往前線了。”

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將被這兩個家伙氣得有些翻涌的氣血壓制下來之后,熊厲這才說道。

“蘇景,你也去休息休息吧,明天咱們就要去前線了。”說完,熊厲又看向蘇景囑咐道。

“好的熊大哥。”蘇景當然是乖巧的點點頭。

“好嘞我的熊老大,這就去休息。”孔清語調古怪的來了一句,往自己的床鋪走去,邊走還便道,“這次的收獲還真不小,干掉了兩個玄通境巔峰的惡賊,足足掙了一千五百戰功,真美啊。”

聽著孔清的自語,蘇景心中不禁暗暗稱奇。

在戰場上,干掉一個玄通境初期的敵軍士卒,是最普通的一級任務,僅有五十戰功,而干掉一個玄通境后期乃至玄通境巔峰的敵軍,是普通的三級任務,戰功也只有四百到六百,這戰場外的軍隊任務,所獲得的戰功確實是要比那等戰場上的尋常任務要賺一些。

一夜無話。

翌日清晨,破鋒營八萬余正卒和近兩萬五千的普通軍隊輔軍合共三萬三千人在破鋒營校場上集合完畢之后,便即開拔往北都城北進軍。

“熊大哥,前線邊境距離北都城應該沒多遠吧?”走在北都城外的官道上,蘇景牽著自己的絕影向什長熊厲問道。

在訓練的時候,軍伍中紀律嚴明,不允許隨意開口說話,但這種行軍的途中,卻沒有那么多的要求。

“嗯,確實沒多遠,也就三百多里而已,以我們的行軍速度,兩天便能到達前線第四關。”熊厲笑著道,說著他又看向蘇景的絕影,“這匹馬不錯啊,竟然也已經有玄通境初期的實力了,是紫影馬吧!”

“是的。”蘇景點點頭,紫影馬在馬類之中算得上是一不錯的品種了,成長到巔峰的足可擁有堪比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萧不平终于讲完了一切的事情。

  叶枫坐在椅子上摸了摸自己头上戴的遮掩斗笠,心中禁不住长长的嘘了一口气。

  “想不到这鲛人之地竟然这么凶险啊!还好我刚才没有摘斗笠……”

  根据萧不平说的,鲛人一族有一种特殊的天赋本领,那就是能够在银辉之月的时候,在月光下将自己的性别进行转换。

  因此在鲛人一族谈恋爱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在意对方的性别。

  反正你是男的我就转变成女的,你是女的......

残刀下方,一道人影走出,不是别人,赫然是夏神机,不过不是与木邪争锋的夏神机,而是分身,一道--祖境分身。

  “我说过,今日你必死”,说完,夏神机分身直接出现在陆隐前方,也不见他做什么,陆隐再怎”,霓皇驚嘆。

王祀奇怪,“白無神為什么會對你出手,你又怎么會在這?”。

第二夜王沒有隱瞞,知道瞞不住,開口道,“是陸隱那個卑鄙小人”。

王祀挑眉。

“陸隱在寒仙宗遺址無意間學到了當......

那女孩子看着他时,却好像正在好看。陆小凤道:太平王的世子癸酉,自潼关出,息于河心的人,但是用这法子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收下我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少年寰宇纪

执业兽医

少年寰宇纪

魂牵辣田鸡

少年寰宇纪

如倾如诉

少年寰宇纪

梦琪V

少年寰宇纪

韶台明月

少年寰宇纪

月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