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散功》。

天峰真君扛著黑暗精靈女王,不斷地在地獄世界里面奔逃,他沒想到這幾個異世界的魔王會這么牛逼,竟然能夠咬著他不放,若不是他聽王二虎的話把傷養好以后在來的虎估計已經撲街了,就算是不死也得半殘。

>

此刻平台之上只剩下了刘闯、昆小明、端木紫琪与跪在地上的姜、庞五人。

数分钟后紫光散去,大厦顶楼平台上赫然出现了一个直径数十米的巨坑,而巨坑之内上早以空无一人。 

”杨铮笑了笑。“赌?赌什么?出来,风四娘也没有让他说出来

慕青,蛮族三大白银祭司之一,掌管红讯,与人族听雨楼一般的组织

  除了蛮王与残存下来的十御,在蛮族,他便是最高实力的代表了

  他一到,所有蛮人都卑躬行礼

  他一来,便是毁天灭地的一击

  广场一方天地骤然模糊,有形之物全化作无形,朝着巫姽婳而去

  没有声音没有力量,天地之间仅剩白茫茫的一片,人居其中,被无限拉小,一瞬间之感觉自身的渺小,如同沙粒面对海洋,让人觉得无法抵抗

  这一击,他在掂量巫姽婳

  巫姽婳也是不凡,眉间红粒出,成一红莲,莲上生五道虚影,瞬间变大,笼罩她的身体,成一尊神明

  唯有她,在这天地白光洗礼中永存了下来

  “原来是人族巫家五位老祖守护!怪不得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实力!”慕青瞥了虚影中的巫姽婳,很难想象这个人族的怪物竟是巫家的血脉

  若是别的大陆来人,倒也罢了,只是这巫家,与七个大陆皆有贸易往来,他们家的至臻血脉,万万是招惹不得的,这人有传奇五祖守护,天上地下,怕是哪里都能走的,今天这事倒是麻烦了

  “你是谁?”

  “此人是吾等家族传人,若与他为敌,则与我等五人为敌!”

  “若与我等五人为敌,天下地上,也叫你魂飞魄散!”

  “我等五人只护他一人,若有招惹,请勿莫怪!”

  “若被招惹,天地共杀!”

  五道虚影,一人一句,句句霸气,字字凌厉

  五道虚影在巫姽婳身上浮动,让其霸气侧漏,威武不凡

  “在下并无与之为敌之意,只是这位拿了我蛮族神殿的东西,既是我蛮族的东西,阁下也不好硬取吧!”

  五道虚影听闻这话,相视一眼,接着虚影皆退于巫姽婳身后,把话语权交到了她的手中

  巫姽婳既出,无瞳之眼开了蜥蜴一般的瞳孔,睥睨四方:“神殿之中,任何东西我皆不取!蛮族圣经亦可还你!只是这枚草指环——”她顿了顿,抬头道:“我要要!”一字一顿,毫无商量的口气

  “神殿之内,任何东西你都可取,唯有这草指环,必须给我留下!”慕青态度也甚是坚决

  “那就是没得谈咯?”

  慕青看着她,眼神冷冷如冰锋:“如果你要战,我必杀你,即使你后面的五位老祖亲临也是!我说的!但这玩意解决不了你的变异,你要又要何用?”

  “你不是因为诅咒之力变成这个样子的,你是血脉神魂自带的,这是青罗族的体质,它并非一种诅咒!”

  “交给我,我放你们离去!这神殿之中一半,你等皆可带走!”

  此时,慕青声音清冷清脆,如丝竹管弦之音

  巫姽婳久久没有说话,思量了很久,终于将那枚草指环掷出……

  “大佬,我们就这样走了?”桃云青本来还期待着一场大战,结果双方罢手了

  “慕青是蛮族白银祭司,我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他只是忌惮我的家族,忌惮守护我的人,若没有这些,我二人不及他一根小手指头!”她瞥了桃云青一眼,道:“我还好,有五老守护,一旦爆发战斗,你肯定死第一个!”

  “真有那么强?”

  “强者排山倒海,金丹之上,才是修行的起步,你不过是海里的一条小鱼,偶尔跳起来看一眼天空,哪里能知道世界的广阔!”

  “人贵在自知,能得一半巫神殿的宝物用来修行,该知足了!”

  慕青倒是说话算数,给了巫姽婳一半的神殿物品,她没要,全给桃云青了,这可把桃云青乐坏了,不管是啥,都一道装进了自己的储物袋

  不过他要去了桃云青的太阳金经,那毕竟是蛮族的圣典,事实上,桃云青拿着也只能当一种盾牌使用,因此还了,他也不是很沮丧

  “大人,怎么就这样跟他们二人算了?”流萤一脸不忿,这二人伤他婢女,夺宝巫神殿,毁了神像,慕青就因为那女人身后的五道虚影算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

  “等你明白了那五道虚影所代表的含义你就会理解我为什么这样做了!“

  流萤还想说什么,被慕青制止了,他来到桃云青等人打碎了的石像前:“这么多年了,你终于又开启了,新月遗族的诅咒,在你这一世,也该破除了!”

  他伸出草指环,石像在指环下重新聚合了

  他将指环带在了石像的手上,一瞬间,光芒大作

  轰的一声

  万丈光芒湮灭了巫神宫殿

  慕青也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p>只是,这人都走了。

“真是靠了,老子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方鹏坐在地上气愤地看着离开的几个大汉,虽然他们看着没多少钱,但是只要自己有办法让他们的罪名做实了,那么他的修车钱就有人付了,可是现在他们却走了。

越想越气,忍不住地踹了兰博基尼一脚,哪知,那兰博基尼本来就是侧翻着的,这一脚下去,兰博基尼直接翻了过来,砸在了方鹏的脚上。

“啊啊啊,我的腿啊!”这一次却是没有人肯帮他了。

对于方鹏的遭遇,始作俑者的王二虎王二虎却不知道,此时他正乐呵呵地洗着菜,淘着米,他可是请了妍双很久没将她请上门的,现在她终于肯上门了,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了。

“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有这闲情逸致啊!”妍双被王二虎的书房吸引了,这里面可是收藏了好些书籍。

“没事解解乏用的,倒是让你笑话了。”王二虎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放下笔杆子已经很多年了,记忆里的那些知识早就已经开始模糊了,只是为了不至于把学习来的字忘了,他便没事儿就摘摘写写,倒是把字还记着,甚至练了一手不错的书法。

“你的字不错,难道你就没,想过去读一读书,上一下学?”妍双又想起了王二虎早上拿着符咒诅咒方鹏的样子,这根本就是在往邪路上走啊,现在的邪教可是无所不用其极,万一这王二虎要是入了邪教,那么对于王小涵王小茹来说不亚于一场灾难。

“你以为我不想吗?只是现在的我是不可能回去的了,毕竟我还的得赚钱养妹妹,这两个小丫头现在就是我的全部,我可不不能让她们有一点儿委屈。”王二虎揉着面团,他打算做一些面食,就是不知道妍双喜不喜欢。

“抱歉,我倒是忘了,不过……”妍双有些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实在是怕伤害到王二虎的心灵,虽然她只是刚刚迈上这个社会,对于社会的认知或许会比王二虎还要低,但是,她对于一些事情还是很知道。

“不过什么?”王二虎倒是没觉得有有什么,直接把面团掐成一块一块。

“哦,没什么,就是那两个小丫头怎么还没醒?”妍双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还是等以后再说吧,毕竟刚刚的那个符一点儿作用都没有,想来至少会将他心中的一些想法抹掉吧!只是那东西真的没用吗?或许只有中招的人知道吧。

“哦,昨儿那两个丫头和老黄玩得太晚了,所以睡得有点儿死。”王二虎微笑着说道。

“老黄是谁?”妍双直接走进王小涵王小茹的房间,这地方她可能比自己家还要熟。

“等等。”就在妍双进屋的那一刻王二虎这才想起老黄并没有见过妍双,便赶紧喝住她,却是晚了。

说时迟那时快,王二虎嗖地一下就蹿出去了,只留下一道残影。

“汪汪汪汪”老黄一见有陌生人进来反应甚是激烈,直接扑了上来。

“啪”王二虎到底是赶上,一巴掌,就扇在了老黄的脑袋上。

“卧槽,这……”“妍双本来是要喊的,却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地抱住了,顿时间有些傻眼。

“呀,双双老师来了,是要上学了么?”王小涵王小茹这时候已经被吵醒了,直接跳下床,跑过来抱住妍双还有王二虎的大腿,一脸天真可爱萌地看着两人。

地上的老黄生生受了自家主子的一掌,晃了晃脑袋,晕乎乎地一边自个儿委屈去了。

王二虎抱歉地看了他一眼,把吓呆了的妍双抱了起来,离开了房间。

“哥哥,双双老师这是怎么啦?”王小茹王小涵跟着出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吓到了吧!”王二虎有些无奈,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哥哥,这个时候应该揉胸口才对,幼稚园上有教过的。”王小茹反倒是最理智的那一个,只是方法有些不太妥当,却也提醒了王二虎。

王二虎反应过来以后就直接伸出一只手,在妍双人中掐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王二虎觉得这将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为吓人的一个高音了。

“没事了,没事了。”王二虎无奈地拍着妍双的后背,这个时候的妍双估计是被吓得够呛。

 “没事了,没事了。”王小茹王小涵最是暖心的地方就突出在这个时候了,她们都学着王二虎的样子拍着妍双的后背。

“我,我没事儿了。”妍双羞红着脸把脑袋埋在王二虎怀里,不肯起来,废话,这两个小屁孩还在这里呢,若是被她们知道了她此时的状态岂不是要被笑话死了。到时候她堂堂黑带三段的脸往哪儿搁啊!

“行了,小涵小如,你们赶紧去洗漱吧,马上就可以开饭了。”王二虎一见妍双的样子就明白了,立刻将两个小的支开。

“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散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中年人修仙

米宏兮

中年人修仙

地道哥们

中年人修仙

胖达福

中年人修仙

倾咔

中年人修仙

香杉雨藤

中年人修仙

我是一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