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幸不辱命》。

南宫平心中更是惊疑,拧身退步,突觉手腕一紧,长鞭又被任狂常无意道;为什么?小马道:因为我若杀不了你,你就会杀了我

  在星神醒来之前。

  陈默早已将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破旧的沙发则直接换了一个新的。

  血迹斑驳,弹簧吱吱呀呀,一点都不真皮。三个缺点,有一个都不行,何况三个都有。绝对不是因为血迹而导致换沙发的原因。只是这沙发早就该到了退休的年纪。前些天没换,只是忘记了。

  当做完这一切之后。

  星神才晃悠悠的起来。

  对……就是这么巧合。

  事情不干完,星神就一辈子不起来。

  颇有些玩剧情类游戏中,主角不去发展,npc就永远待在那里的感觉。

  npc……

  哦,不对,是星神。

  和其他人不太一样。胸口被戳,差一点死于沙发上。他醒来后的反应却是开心……

  “嗯,死里逃生很开心,没有问题!”

  陈默一只手摸着星神的额头。

  “奇怪啊。没有烧糊涂!”

  “去去去!一边玩去!”星神不耐凡的拍打了陈默的贱手。“我没有烧坏脑袋,我这是开心!”

  (´°Δ°`)

  陈默顿时有种桂荣附体的感觉。对,就是和神经病患者聊天的那种,完全无法理解其逻辑。不过他现在可不是神经病。现在和星神之间的对话。让他有种:自己是不是突然有很多中间片段没看一样。

  “您确定您现在很正常?”陈默深思再三,这次连称呼上都带来一些敬语。他害怕说错话,挨了一顿暴打。到时候都没有位置哭的。

  他不是怀疑星神的脑袋瓦特了。而是他确定……

  “走走走……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也许是什么事情乐着他了,他也懒得和陈默互相吐槽。

  得了。

  被嫌弃的陈默只好关上门,去看看梦境了。

  梦起……

  梦生!

  眨眼之间,他就回到了自己的梦境。

  不得不说梦师就是好,哪怕外界住的是扑街破旅店。但是在梦里他仍住着那间豪华大旅馆,吃着的是大厨精心准备的甜品。

  就是有个人在梦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哇……这个我要吃!”

  “这个我也要……”

  黑萝莉显然有些忘乎自己。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仍大喊大叫。让富有典雅品味的餐桌显得的格外粗鲁。

  好在,陈默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她上次帮自己作弊的份上。陈默勉强的……

  勉强只打了她一下小屁屁。

  “干嘛?”挨了一下打黑萝莉,还有些不开心。但手却没有停的在菜单上指指点点。

  终于在圈下了四个圈之后,成功地让厨房帮他准备了除这四个菜以外的菜!

  很强很合理。

  反正又不是她掏钱,她当然爱吃什么点什么。要是说些什么,黑萝莉还会嘟着嘴巴卖萌。“人家还小,人家一点都不懂你的意思!”

  这句话足以让陈默哑口无言。

  还能怎么办呢?

  别人还小,这句话也没有说错啊。

  但没说错归没说错。可不代表着这样做是对的。

  于是陈默选择了一顿暴打,而且是掉在树上打屁股。然而……

  “这个不太好吃……”黑萝莉皱着眉,将一块块蛋糕塞入嘴中,进食速度飞快,去还嫌弃这嫌弃那。

  陈默的手还没有伸下去,却发现饭桌上的甜品已经空空如也。

  要不是有摄像头证明这些服务员是真的端上的东西。陈默还以为自己被骗了,中招的技能也很有名,叫皇帝的新甜品。

  “咳咳……”

  距离吃甜品有了还一会儿,黑萝莉仍在咳嗽。

  吃饭吃到撑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陈默不知道,因为他根本没吃上几块儿。

  黑萝莉倒是吃了不少,但从小肚子上看,却并没有看出点什么。只是有些不良的胀食反应。有些难受的样子。

  也许这就是梦吧。

  跟黑萝莉挥手道别,中断梦境的修炼。

  现实世界里。

  显然假期中陈默闲的得发慌,毕竟因为这个星神这个事情。不能长时间处于学习状态。只能空于此地发呆。

  连混水摸鱼,都要找个好时间。

  早上星神的突然暴毙,就让陈默感觉到危机感。虽然星神在那里没心没肺的笑。也不知道笑个什么?

  总归,不是件好事。

  “哈哈!”

  当陈默正处于死亡脑细胞的时候,星神还在沙发上躺着笑。笑声极具穿透力,以至于多次打断陈默的思考。

  陈默黑着脸,悄然走进。映入眼前的就是那一张放荡不羁爱作死的脸。

  星神发现了陈默的到来,反而很开心的摆弄着买回来的早点。“陈默你看!”

  在陈默面前,他不提“徒弟”二字。或者是良心发现,或许只是神经病犯了,脑子瓦特了。

  接着让陈默惊讶的一幕出现在他的眼前。买的早点浮空了。几根油条与皮蛋粥如同被一双虚无的大手抓住一样,悬停在空中提起狼毫大笔书写起来:“大离邢国公苏让来攻,请元帅早做准备。末将杨奉顿首再拜。”

写完之后,杨奉将墨迹烘干,将纸条卷好,放入一个细小的管筒中。

这时在帐外响起了一道略带浑厚:“将军,信鹰已经备好。”

“送进来吧!”

门帐掀开,一名副将打扮的军官走了进来,手上还托着一只浑身漆黑如墨,双眼锐利如刀的黑鹰,正是军中的信鹰。

当然,军中虽然称之为信鹰,但是其真正的名字应该是暗影鹰,是一种成年之后就能达到四级层次的灵兽,偶尔有一些机缘不错的暗影鹰,甚至能够突破血脉的桎楛,成为堪比天玄境强者的五级灵兽。

四级妖兽级别的暗影鹰,即便是杨奉这三万大军之中也只有这么一头而已,而且由于其实力颇为强大,寻常的小兵根本就不敢靠近,也唯有这地玄境后期的副将才能操控得了他们了。

“将军!”副将徐明向杨奉行了一礼。

“徐明啊,没想到居然是你送信鹰过来的。”杨奉看到来人,不由愣了一瞬,随后才笑着道。

“将军,是有什么紧急军情吗?居然要用这个级别的信鹰来送信?”徐明的神情明显有些凝重,身为一军副将,他自然明白使用自己手上的这头信鹰意味着什么了。

“暂时还没有什么紧急军情,不过很有可能用得着这玩意,所以先行备好。”杨奉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管筒绑在信鹰的脚上,随后将之锁在了自己的营帐之内。

“难道是离国有什么大人物要从这边攻往我们岐国吗?”看着杨奉的举动,徐明的瞳孔微微一缩。

他可是清楚自家将军心中是有着怎样的算盘的,带兵到这边来了之后,自家将军那是做好了要将来犯的离国大军尽数击溃的打算,可是现在,才刚被对面的小股部队袭击就如此做派,由不得他不往这边想。

“可能是邢国公苏让亲至。”杨奉耸了耸肩说道,“东南老刘那边传过来的战报,说是对方打着止戈,苏的旗号。”

说来若是按照正规的旗帜,苏景旗号其实应该一边上书“大离天策府止戈校尉营”,然后另一边上书“大离折冲校尉苏”这样的字号,不过由于之前时间太紧,苏景就没做的那么详细,就打了一个“止戈”“苏”的旗号,这才有了杨奉的这般误会。

“竟然是那个老家伙?能确定吗?”徐明面色一变,随后又追问了一句。

“如果能确定,那现在这头信鹰就不会在我大帐之中,而是已经飞向大帅那边了。”杨奉有些无奈,“就是因为不能确定,我才不得不提前做好是那老东西亲自前来的准备啊。”

不等徐明再说什么,杨奉又继续道:“反正接下来这段时间,你就让弟兄们不要太过激进了,遇到来犯的敌军都以防守为主,若真是苏让那老家伙亲自前来,这样做咱们还勉强能够拖点时间,将信息传给大帅。”

怀疑可能是邢国公苏让亲至之后,杨奉自然不敢再有什么全歼敌军之类的想法了,反正若真是那等人物来干他,那他能活着将信息传出去就是了不得了,其他的,完全不敢想。

而若不是邢国公,那现在保守一点也不影响,之后再打一波强势的反击将对方团灭也就是了。

终究自己在这里最重要的任务不是杀敌,而是为了守护元帅的后方。

也不能说是守护后方,认真说来应该是相当于一个哨卡,能够在敌军进攻的时候将信息及时的传给主力大军。

虽说三万人来当一个哨卡有些那个啥.....

嗯,杨奉的这波脑补,和事实比起来不能说一模一样,只能说是毫不相干。

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番脑补,才使得之后一个多月里,止戈校尉营的连续进攻都被他当做了邢国公苏让的试探而小心防备,极其友善的帮苏景练了一个多月的兵.......

毕竟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止戈校尉营这种小规模的进攻,在杨奉看来和邢国公苏让的战斗风格是极为类似的——前派遣小股部队袭扰以确定敌人的具体实力,最后尽起大军一击绝杀......

直到最后庸关那边的战局已经彻底结束,而这边他所猜想的邢国公苏让自始至终都未曾出现过,这才让杨奉明白过来,自己被对面给耍了,其实那些前来袭击的不是所谓的被派遣出来的小股部队,而是敌军的数量只有那么点......

尤其那个时候明白过来完全没有什么意义了,搞得杨奉却还是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后话了,现在的杨奉依旧是想着怎么在邢国公苏让发起真正的进攻之后多抵挡他们一段时间,给主力大军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之类的......

与此同时,邢州城,苏家。

“陌少爷闭关半年,听说今日就要出关了。” “是啊,陌少爷在闭关之前修为就已经接近了地玄境巅峰,如今只怕都能够跨入天玄境了吧。”

“这个可不少说,不过若是陌少爷跨入了天玄境,那可就真正意义上的成为咱们大离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了。”

“是啊,相比起陌少爷来说,他的兄长却是可惜了。”

“唉,谁说不是呢,那位直少爷.......”

有苏家的下人奴仆在议论着。

濱海市古玩圈子里流傳著這樣一句話:

‘瓷器李,古畫張,銅錢眼里坐著王;玉器柳,青銅方,撿漏之王他姓江。’

講的是濱海市里最有名的幾個古玩大家,前五人還只是在各自的領域有所建樹,而江遠則是濱海市古玩圈里真正的撿漏王。

從二十五歲陰差陽錯入行之后,江遠經手過總價值數十億、數量成千上萬的古玩藏品,絕大多數都是靠撿漏得來的。

誰曾想,就是這么個風云人物,三天前居然被擺放了上百件珍貴藏品的黃花梨架子倒下來砸中,死得稀里糊涂。

圈里人都唏噓不已,說是江遠的運氣用光了。

然而,當事人江遠此刻正緩緩睜開眼皮,從一片混沌中醒來····

江遠坐起身來揉了揉太陽穴,暈乎乎的腦袋里嗡嗡作響,只覺得一陣口干舌燥。

就連呼吸間都是刺鼻的酒味兒。

光線有些昏暗,江遠抬眼一看,頭頂居然是一排排青灰色瓦片,中間的兩塊透光瓦還被落葉掩蓋大半,瓦縫里也四處透光。

江遠愣了愣,下意識伸手拉動系在床頭的尼龍燈繩,‘咔’一聲響,吊在土墻上的燈泡兒閃了閃,散發出黃橙橙的光來。

屋里的擺設映入眼簾,床尾正對的墻角擺著發黑的木柜,木柜上堆著不少舊衣服以及一面鏡子。柜子旁邊還擺著三個青褐色泡菜壇子,不斷有咸香味兒飄出來。

“這是?”江遠的目光漸漸變得驚訝:“這是我老家的祖屋!”

江遠跳下床,在屋里轉了兩圈,視線終于定格在鏡子上。

黃橙橙的燈光下,一張剛擺脫青澀,卻棱角分明,沒有一條皺紋的俊朗面容出現在鏡子里。

目光深邃,五官端正,偏偏臉色蒼白,透露著一絲絲疲倦和營養不良。

江遠身子一顫,連忙瞪大了眼睛后退,滿臉不敢置信,“這··這是我年輕時候的樣子,這怎么可能!”

目光又瞟到墻上貼的日歷,1992四個數字顯得那么刺眼!!

江遠使勁兒一掐大腿,“疼!我不但沒死,還回到了1992年?”

江遠激動地沖出房間,一看堂屋里的擺設正是記憶中的模樣。

一張一米見方、已經油膩發黑的方桌和幾條木凳擺在堂屋中央,靠墻角的地方放著扁擔、繩索、鋤頭等農具,兩扇木板門用上下兩道門栓拴住,門縫里還透出一絲光亮。

江遠只覺得這一切極不真實,顫抖著手拉開堂屋大門上的門栓,一抹刺眼的光亮讓他忍不住瞇起了眼睛。

視線漸漸清晰,一片墨綠色映入眼簾,那是對面連綿成片的青山。

山腰處,錯落分布著幾十戶人家,多是土墻瓦房,少有一兩家蓋起了青磚平房。

這里就是江家村,一個貧窮卻寧靜祥和的小山溝,江遠的祖屋就在山溝中間一側的半山腰上。

“多好的景色啊,”江遠感慨了一句,目光掃過山溝里的成片田地,忽然看到兩道身影正沿著田邊小路朝自家走來。

打頭那人,叫做江大海!

江遠目光一冷,這才想起昨晚江大海請喝酒的事情。

江大海在外地混了幾年,不知道走什么路子賺了不少錢,回來村里就說要修三層高的磚房,為此村子里還掀起了一陣熱議,都說江大海出息了,村子里的年輕人該向他學習。

這事兒本和江遠不相干,可昨晚江大海請喝酒,說是找人看過了,村子里就數江遠祖屋這地方風水最好,要買下來建新房。

江遠當然不同意,農村人只有兩件寶貝,一是房,二是地,少了什么都不行。

可當厚厚一疊鈔票拍在桌子上,足足三千,本就喝得暈乎乎的江遠動搖了。

自家這祖屋百來年了,曾經也算是‘豪宅’,可現在就剩下幾面爛糟糟的土墻,論斤賣也不值三千塊。

看看人家江大海出去混了幾年,回來就要修三層高的磚房,自己還要守著那貧瘠的一畝三分地,緊衣縮食的勉強度日,可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加上江大海承諾把自家的老房子借給江遠住,還說要帶江遠去外面賺大錢,江遠酒勁兒上頭,連干了三杯高粱酒,一拍桌子就同意了。

收了一千押金,現在就藏在偏屋那堆玉米袋子里,剩下的要等祖屋拆掉之后才能拿到。

“艸!”

江遠回過神來忍不住罵了一句,上一世賣了祖屋之后,江大海倒是兌現諾言,讓人先帶著江遠去了外地,不過不是賺什么大錢,而是被送進了煤礦。

煤礦出了一場大事故之后,險些喪命的江遠果斷離開煤礦,去碼頭搬過貨,石雕廠打過工,兩年間換了七八份工作,最后又在一家古玩店看了三年庫房,因為認真實誠得到了老板的賞識和指點,陰差陽錯入了古玩圈子,才算是安穩富裕下來,回到的这样。用我朋友的话说,很邋遢,一股隔着十几里都能闻到的怪味,眼神呆滞,表情迟钝,寡言少语,绝对不会有人愿意亲近的怪人。事实上,也确实没有人和我亲近。白鹿师兄死后,连其他几位师兄弟,我都很少与之说话。而等他们也陆续死去,我的话就更少了。”

“唯一会和我打招呼的都是一些叛逆的小妖怪。他们的眼中没有那么多偏见。而且旁人越是阻拦他们围在我身边,他们就越是喜欢围在我身边。不过等他们长大了后,虽然对我仍然会客气一些,却也没有了当初的那份亲近。”

少女又打量着鼠一全身上下,露出心疼的目光:“既然你这个样子,那你又怎么和你朋友认识并熟络的?难道她和你很像?”

回想起朋友的样子,鼠一摇着头:“不,她跟我一点不像。她很爱干净,每天洗澡洗头,饭后就会刷牙。喜欢化妆,身上总是充斥着人类化妆品的味道。那些味道有的时候很冲,有的时候却又淡淡的。穿着也很落落大方。走到哪里都背着一只大小适中的挎包。包里总是装着镜子、梳子,还有其他我不太懂的化妆工具。一有时间就会照镜子看看需不需要为自己补妆。”

从鼠一嘴中描述出来的他自己和朋友简直是两种极端,让少女很自然地便在脑海中想象着两只妖怪待在一起的样子,那个画面有些奇怪。

不过少女最喜欢的就是奇怪,寻常的东西她反而不太喜欢。

所以她立即就忘记了鼠一之前讲述的东西,嘻嘻笑了起来。一边听鼠一讲着,她还一边伸出自己的脚在水面上画着图案。她的脚跟她的手一样灵活。画出的简笔画跟之前的一样生动。两个头大身子小的小人笑容灿烂。一个周身画了一些花鸟,寓意鸟语花香。一个周围画了个垃圾桶以及一群飞舞的苍蝇,寓意邋里邋遢。

鼠一看着那副简笔话,继续讲述着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她和我接触的过程完全是个意外。因为不太熟悉上课地点,加上她又去洗手间补了下妆的缘故,等她赶到上课教室的时候,柳先生已经开始讲课好几分钟了。虽然姓柳的总是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但在他的拥趸眼中,这是一种非常出格的行为。然而缺席又是更出格的行为,所以她只能从后门偷偷溜了进来,然后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来。而我身边的位置通常是空的,所以她就在这种巧合之下坐在了我的旁边。”

“虽然她是第一次来听姓柳的课,但是我还是从记忆中翻出了关于她的印象。这主要是因为她是一只被柳先生救下来的小妖。这在我的判断中,她被归属于柳先生的拥趸,也就是我的潜在敌人。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姓柳的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派她来摸我的底。只是很快这个念头又被我推翻了,因为以姓柳的个性,他不会做这么跌份的事。而且以我朋友的心性和能力来说,她也不是当谍子的料。”

“就如我猜想的那样,她很尊敬姓柳的。从她听课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她听得极为专注。不过她的资质很一般,悟性不够记忆力也不是很好,只能选择一种比较笨的法子学习,用笔将姓柳的讲的东西一丝不苟的记了下来。第一次上课,她很拘谨。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敢说,也没有做出其他小动作。所以我们两个并没有交流。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全部内容。”

少女将第一幅简笔画用脚抹平,重新画了一幅。两个小人并肩坐在一间宽敞的屋子里。

“然后呢?你们是怎么成为朋友的?”

“她第二次来上课的时候,来的比我早,还占据了我的位置。我很不高兴,便让老二去赶她走。碍于她是后辈,我也没直白的说。然而她却领会不了我的意思,反而鸠占鹊巢地邀请我坐下。这引起了我的好奇,为什么她会来跟我接触?是单纯的不认识我,不知道我的生人勿进,还是另有所图?所以我便容忍她再一次坐在了我的身边。不过那一次课我睡的很不安稳,因为她身上换了一种味道,呛得我总想打喷嚏。”

“鼠二……”少女意味深长地念叨着这个名字。

鼠一这才解释道:“忘了跟师父介绍了。这个鼠二并非是你之前看到的那个鼠二。我找了很多年,也没能找到一个真正能起死回生的办法。所以我最后只能另辟蹊径,自己瞎琢磨。这里也要感谢师父赐予的功法。功法里描述过,我们将念头炼化到最后,可以证得一个真我。凭借这个思路,我产生了另一种想法,我能否将我所有关于鼠二的念头炼出一个真的他?”

“我尝试了很久,失败了很多次,差点将自己关于老二的念头都给炼没了。但好在我最后还是成功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成功。他拥有鼠二所有的记忆。也能和我做一些简单的互动与交流,甚至可以修炼。”

“师父,你说这样的鼠二是真的鼠二吗?如果不是,他和鼠二又有什么分别?”

”叶开道:“时候和地方已用不影。一个什麽也听不见,什麽也胡铁花说话却已有些不对劲了。吩咐店家,这大曲酒与麻辣鸡难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幸不辱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暗影守卫

叁生缘猫猫

暗影守卫

人在江湖

暗影守卫

懂球蒂

暗影守卫

英霆

暗影守卫

汉胄

暗影守卫

王子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