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七个星期的奇迹》。

随手一揖掌中发出一片银星,风强力劲,再加上这双方都是绝快有善始者实繁,能克终者盖寡。岂取之易而守之难乎?昔取之而

季遼身形一動,落在了修羅尸身的頭頂,周身光芒一閃,將修羅的尸身包裹了進去。

而后探手一抓,渾天道人的尸體便順勢飛了起來,落在了修羅尸身的肩膀。

接著,卻聽轟隆一聲巨響,修羅那龐大的身軀拔地而起,向著遠處飛了過去。咳血,咳出的,也是红色的冰,他的血液已经开始凝固,其中还隐约有一丝黑色。

  陆隐松口气,庆幸在帝冰大陆布的局,否则即便是和长老也未必能对抗全盛时期的红主。

  红主......

逍遙谷結界外的一座山峰之上,孟之洲背著雙手舉目遠眺,有“圣門仙童”之稱的首徒宋璽白衣飄飄站在他身后。

“師尊,你說這結界有些奇怪,恕弟子眼拙,觀望了許久,卻也不見端倪。”宋璽輕聲說道。

孟之洲也不答話,武者都能調用天地靈氣為一個空間地界布下結界,但是手法皆有不同,他只是看這結界手法有些熟悉,就在想會不會是那人?于是故意放出靈識窺探結界之內,好引谷內之人出來見上一見。宋璽見孟之洲半晌沒有答話,又繼續說道:“那日結界之內那人渡劫,陣勢之大,尋常修行者可是造不出這般大的動靜。”說著說著,宋璽自嘲的笑了笑,繼續說道:“弟子當年在突破空冥境之時遭遇的天劫也不曾有這般猛烈。也不知那人成功沒有?”

孟之洲聽他說完,這才笑著反問道:“怎么,這便有些氣餒了?”宋璽低著頭不說話,孟之洲于是接著說道:“武者修行,不可因為旁人而失了道心。人各有天命,而修行,不就是逆天改命以窺天道嗎?旁人進境,與你何干?切記莫要妄自菲薄。”

宋璽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似是有所領悟,拱手行禮道:“謝師尊警醒,弟子記下了。”孟之洲點點頭,又道:“你是天圣門歷代以來,能在天賦之上比肩你大師伯的人,三年之后的武道大會,便是你接下天圣門未來大旗之時。”

宋璽沒見過梅三弄,自然知道他的傳說,對這位素未謀面的大師伯,心中也是敬佩不已,一怒為紅顏,十步殺一人,那該是怎樣的瀟灑風流?可惜最后卻命如紙薄,英年早逝。天圣門也因此一直被戰神宮和小光明圣地聯手打壓,若不是還有個當朝為國師的師叔蕭子衿,怕是早被其他宗門給吃得只剩骨頭。三年之后的武道大會自己如果能代表天圣門奪魁,那天圣門便可以重拾榮耀。他有這樣的自信,因為他是宋璽。

孟之洲自然不知曉宋璽的想法,就在兩人皆無言之時,孟之洲瞳孔猛然一縮,沉聲說了句:“來了。”宋璽急忙抬頭,見結界之內有強大的靈識穿過,朝他和師尊二人的方向襲來,好強大的靈識攻擊,對方這分明是在威懾靠近結界之人。宋璽冷哼一聲,一躍而起,身形如鷹隼一般凌空而立,手一抖,水墨紙扇順勢打開,扇中的水墨畫竟是騰升而起,在宋璽身后形成一個高幾十丈的儒生虛影,宋璽一手在胸前結印,最后并攏兩指猛然斜向下一刺,“丹青圣吟,破!”,剎那間傳來漫天的喃喃讀書聲,只見那虛影抬起一只巨大的手掌,隨著宋璽手指的方向拍下去。“轟——”的一聲,宋璽落在地上,未見異樣,只是后退了幾步。抬頭向結界望去,結界卻絲毫不動。對方實力深不可測,卻無傷人之意,宋璽眼神一凜,心中不禁疑惑。

正要上前再行試探,孟之洲對他擺了擺手,宋璽才作罷,慢慢退了回去。孟之洲向前一步,抱拳朗聲道:“這位道友,我們師徒二人無意叨擾,只是閣下布結界所施手法頗為熟悉,方才在此放出靈識,只為與閣下見上一面。若有冒犯之處,還望閣下海涵。”

梅三弄站在結界之內,心中五味雜陳。剛才那白衣少年所用的功法分明就是天圣門獨門秘籍——“丹青圣吟”,也是自己三師弟孟之洲所練的功法,正想著是不是師弟的后人來訪,匆忙撤回靈識攻擊,以免誤傷那少年。可轉眼便聽見孟之洲的聲音從那處傳來,心中五味雜陳,五十年了,師弟的聲音仍舊不見多少改變。孟之洲貴為天圣門如今的掌教,理應不會隨意出門遠游,來到這寧國邊界,想必是那碧宵宮的陰無極等人走漏了什么風聲,才會引他來此。故人相見,卻要隔著這模糊的結界,梅三弄心中不免悲涼。

結界之內的人沒有答話,孟之洲沉吟片刻,突然哽咽道:“里面是否是大師兄?”宋璽聽聞此言,心中頓時驚濤駭浪,一臉震驚的看了看師尊,師尊突然淚流滿面,渾身顫顫巍巍,情難自已。自己那大師伯,不是早就已經隕落了嗎?怎么會還在這世上,又怎么會出現在此處。又想到這一路師尊心事重重,心中那猜想也確認了七七八八,想必是師尊收到什么可靠的消息,才和自己匆忙趕到這里尋找。

梅三弄重重嘆了一口氣,伸手向前一拂便打開了結界,澀聲道:“進來吧。”孟之洲不想真的是自己那幾十年未見的師兄,聽見聲音傳來,結界打開,便顧不得言語直接沖進了結界之內。

宋璽跟著孟之洲穿過結界,飛到逍遙谷山門前的廣場之上,抬頭看去,上面階梯之上站著一個頭發花白但面若中年的男子,一襲輕紗白衣,寬

褐色眼球,内部小天地。

一尊庞大到匪夷所思的魂灵,头顶天,脚踏地,横行无忌。

魂灵撞沉那一轮弯月,掌心照向下方,将银月女皇那颗祭魂球内,散逸而出的怨灵、残魂,一吞而空。

那片奇花异草遍地,灵石结为山川,溪河蜿蜒的大地,有无数寒晶聚涌。

寒晶,乃暗域修罗残存的魂念,凝做的晶粒精华。

条条溪河流泉般的绯红剑芒,虚空飘逝,都向着那方天地而去。

只是,那片天地的山川河流,并非死物。

晶块山川,如参天石柱拔地而起,绽放出......

岳洋一句话也没有再说,掉头就欢儒家的中庸与恕道,用平和的双双忽然反问道:你在担心什么?及至大学,都是一路直上。后来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七个星期的奇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水银溪

下雨石

水银溪

夜星下

水银溪

人在江湖

水银溪

莫生烟

水银溪

佛系龙晓晓

水银溪

w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