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的信心在哪?》。

”他笑了笑,又道“你能将穴道江铁龙江中柱与镇山虎赵山君两

山水华城的御用风水顾问张天张大师在吐了一口老血之后就知道自愧不如了,风水师之间的差距差个等级就是差之千里,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去解决对方下的局,就像你让一个初中都没毕业的学生去搞论文答辩,这完全就无处下手啊。

  于是,第二天张天就返回了上京,然后直接去了山水华城的总部来到了王上治的办公室里,把过程跟他讲了一遍,并且最后给出了个自认非常准确的定论。

  “首先是,华城肯定得罪人了,不然对方不会请动一个地师级的风水师出来,说实话,我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张天坐在王上治的对面,有点皱眉的说道:“按理来说,这种层次的风水师通常都会选择坐镇一方,轻易都不会出手,更何况出的还是这种坑人的手段,我实在是很难理解这位大师的做法,这有点像是用大炮来打蚊子,很不值当啊”

  王上治说道:“你的意思是,华城还不值得人家下手了呗?”

  张天两手一摊,说道:“地师就相当于是一种核威慑,你可以拥有,但如果没有到生死存亡的阶段,你也根本不会去用,懂吧?”

  王上治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我懂了,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一个,想办法跟对方说和一下吧”

  王上治当即脸色一沉,说道:“人家过来打了我一巴掌,我还得跑过去给他端茶递水,传出去了你让华城的脸面往哪放?”

  张天手指点着桌子,很认真的说道:“王总,你首先要明白两个问题,第一是华城的两处工地已经停工了,我们根本耽误不起,每天工地有多少资金损失你肯定比我明白,再一个是如果你不想办法握手言和,那么这位地师仍旧还会把你或者华城当成敌人来对待,说句不好听的,现在是两处工地停了,山水华城在外还有几处?人家要是挨个全走一遍,那得是什么后果?还有一种可能,人家也许直接把刀刃对准你或者华城的总部……”

  王上治顿时愣了,思索了半天之后,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好好想想的”

  “嗯,希望我的话,能够让你慎重的考虑一下”张天随后起身走出办公室,临走之前他忽然回头说道:“如果你要坐下来跟对方谈的话,到时候我希望能陪你去一趟,我很想看看国内仅存的几位风水地师到底是哪一位过来找你的晦气”

  张天走了以后,王上治就站了起来,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然后深深的拧起了眉头,这一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还没砍下来呢就已经很疼了,因为作为一个很有能力的白手套,王上治的主要职责就是为上面的人敛财,可如果华城要是在他的手上出问题的话,上面肯定是要不满的。

  不过,思索了半天王上治也没有想起来,最近自己或者华城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得罪的那么狠,至于之前唐棠曾经找上门的事,其实压根就没有被他放在心上,在王上治来看,那就是一个纨绔子弟的胡闹做法而已澈问他为什么,老七说,他们是打着挖矿沙的名义来这的,只要动静不大,周口市公安局是不理会的,通过这阵子的观察,老七早就知道东家已经打通公安局的人了,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

  其实还有一号人,背后的老板姓马,听说这马老板是一个捣腾古董的…

  马老板对这块地方也是盯了很久,但是晚了一步,被苏小姐抢了先,他与吴爷之前就有过生意上的往来,并且关系非同一般,所以吴爷没有走,而是留下来操持了一些人,明面上说是帮着东家开矿,实际上则是替马老板做事。

  张青林的余光瞟了一眼坐在床上,捧着大碗埋头挑着面条,狼吞虎咽的大壮,然后又把目光移到老七的身上,警惕的问道:“你为什么和我们说这些?”

  程澈将最后的几根面条送到嘴里,也投来疑惑的眼神。

  老七把手里的碗筷放到桌上,用手抹了抹嘴角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是吴关根找来的,我也看出来了,你不是坏人,我说这些,就是想让你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我了解的也不是很多,但是他们来这的目的,不单单只是为了挖矿…”

  老七说到这,压低了声音,眼睛还斜视了一眼门口的方向。

  然后他继续说:“我之前听人说过,秦岭有不少的古墓,大部分都被那些土夫子掏过,而葫芦村这片是个未开发的区域,经济又不景气,不受国家关注,他们就是钻了这个空子。我这个人呢,是个老诚人,不喜欢他们这些阴奉阳违,心口不一的人…”

  “老七,你不想呆在这为什么不离开啊?”程澈瞅着老七,打断了他的话。

  “不是我不想离开,你们也看见了,既然来了这,就没有那么容易离开,所以,我跟你们说这些,就是想让你们帮我离开这,今天在矿里挖到的那些骨头,我听老刘说是上一批来这挖矿的,我上有老下有小,再说我还没有娶媳妇呢,我不想就这么死在这…”

  “现在我们都自身难保了,又怎么来帮你,再说你怎么就认为我们会帮你离开呢?”张青林觉得老七讲这些话,有点不合逻辑。

  如果想让他们帮忙,可以直接来说,为什么透漏给他们吴爷的事,还有矿山有古墓,他肯定知道的远不止这些。

  老七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着张青林和程澈,“因为我第一眼看到你们的时候,就知道你们是好人,而且你们又不是吴关根找来的。”

  “那如果我们是马老板派来的人呢?”张青林又问道。

  “马老板的人?不,马老板的人不会找事的,他们怕坏了马老板的计划,没有好果子吃,所以你们肯定不是马老板的人。”

  张青林注视着老七,发现他的观察力和思维能力都很强,他可以把自己保护得很好。

  老七说完这些话以后,他看了程澈一眼,程澈早就想离开这个破地方了,随后,立刻就答应了老七,说要和他一起离开这。

啸声之中,二十多只铁笼里,俱的,则是自己的“根”。一生二

五雙眼睛齊齊看向我,有驚訝的,有驚喜的,也有漠不關心的。

一個微胖的男孩站了起來,不確定的問我:“你是這床的室友嗎?”

“是的,我是你們以后的舍友,我叫汪文清,來自秦西省,請各位以后多多關照。”我微笑著向他們介紹自己。

很多學習好的學生并不是很會交際,他們在高三只會埋頭讀書,也只有真的靜下心來的人才能闖過獨木橋。

當然,那種智力超群,天生學霸的妖孽除外。

這會就體現出大城市人的素養了。我介紹完,立馬就有兩個人站起來。

“大家好,我叫唐凱,是申城人,以后大家有事可以給我說,當然能力范圍以內。嘿嘿!”一個大背頭、偏瘦的男孩笑著說道。

“大家好,我叫龔立軍,也是申城人,家里是做服裝生意的。如果有需要到我的,我會義不容辭。”一個瘦高個留著和我一樣發型的帥哥微笑著。

“我...我叫羅西奎,是甘肅人 ,大家以后多多關照。”一個有點怯懦的帶眼睛的男孩小心翼翼的說著 。

“我叫周慶斌,是廣西玉林人,希望以后和大家成為很好的朋友。”這個也是胖胖的,但是比較高大。

“我叫任潘峰,是申城人,以后大家互相幫助。共同度過美好的大學生活。”最開始問我的那個室友。

這就算大家都認識了,我們商量著一會出去吃個飯。下午就要去各班集合,只有龔立軍和我是一個班上的。

“我聽說這大學宿舍都排位的,咱們是不是也排一排。”周慶斌提議,這也是大學生的一個傳統。

“那按照什么標準來排呢?”任潘峰問道。

“當然是年齡了,這個也最好排,沒有任何爭議對吧 ,來大家把身份證掏出來。”周慶斌說著就把自己的的先掏了出來,不過他帶著神秘的笑,讓我覺得這有問題。

我們拿出來比對了下,結果周慶斌是年齡最大的,還有這樣的。我哭笑不得,為了老大也是挺賣力了,算了就他老大。

唐凱老二,他一臉豬肝色,我知道他不喜歡。

我是老三,只比龔立軍大了五天。其實我的身份證是農歷生日,他們都是陽歷生日,真的算起來,我是比龔立軍小的,不過我沒說。

羅西奎老五,任潘峰老幺,很快我們就決定了這個。

于是大家嘻嘻哈哈的要出去吃頓飯,但是羅西奎沒動。臉色有點難看,不知道為什么。

我們整理完床鋪,把帶來的東西裝進了各自的鐵皮柜。學校給每個人都準備了一個鐵皮柜作為小柜子,存放東西。

做完這一切,老大就叫我們去吃飯。大家叫一聲好,就往門外跑去,我們都走出門了,也不見羅西奎下床。

“老五,你怎么不下床,大家還等你呢!”我提醒他。

“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他眼神躲閃。

我一看他穿著和鞋子,就知道原因了。西北五省這會還比較落后,他又和我一樣是農村的(那會我看了他身份證)。估計也沒帶多少錢!

“咱兩都是西北五省的,也算老鄉是吧。”我笑著問他。

“是的,咱兩省是挨著的。”他看看我,不知道我要說什么。

“那你這次要去,畢竟這是第一次和室友聚會,不能讓大家覺得你不合群。走吧!”說著我就拉他下來,一起走出了宿舍。

雖然他不情愿,但是就是這樣。出門,不單單靠自己,也要靠朋友,朋友關系是需要維護的。

“你倆怎么這么慢,都準備去叫你倆了。”老二老遠就喊我們。

“來了,來了。”我邊跑邊拉著羅西奎。

我們從學校南門走了出去,這附近我轉過,這邊出去有吃飯的地方。

“大家想吃什么,我請客。”老大周慶斌豪氣的指著自己。

人生自信兩百年,會當擊水三千里。

人生有起始,也有終結的一年。

人出生于母體,一般人的生命不會超過120歲。

百年人生,已經是難得。

人生自信兩百年,以此為人生時間安排自己的生命。

吳笑天從出生到現在已經26歲了。

人生以200歲計算,已經過去了八分之一。

如果以100歲計算,已經過去了四分之一。

在自己的短暫的一生里,自己要追求些什么?

想要過怎樣的人生呢?

真善美的追求肯定要的。

轟轟烈烈的追求,肯定要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的信心在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界交易所

子澄

万界交易所

祝家大郎

万界交易所

蝶之灵

万界交易所

天南二剑

万界交易所

长歌扬

万界交易所

去野